重磅的证据:来自委内瑞拉的见证人,证明Smartmatics的选举软件作弊

真相网2020.11.18】据大纪元《远见快评》报导,律师西德尼‧鲍威尔公布了此次大选进入法律诉讼纠纷以来第一份重磅的证据:一位来自委内瑞拉的第一手见证人,证明了Smartmatics的选举软件,从一开始就是精心设计的作弊软件。

这名证人由于具有丰富的特种作战经验而被选入委内瑞拉国家安全警卫团队,成为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贴身警卫。作为查韦斯核心圈子内的人员,他亲眼见证了查韦斯是如何亲自安排创建和运行一套复杂的电子投票系统,来操纵全国和地方的选举结果的全过程。

这个庞大的舞弊链条从十几年前一直延伸到了现在的美国大选,而整个链条的最核心,就是Smartmatics的选举软件。

这份公布的证词长达8页,概括地说,就是美国大选普遍采用的Dominion投票机上运行的软件就是Smartmatics,而这款软件开发的初衷,就是查韦斯为了选举舞弊而量身定做的,他亲自提出了许多非常具体而精细的开发软件的指标,包括“可以不留痕迹地改变每个选民的选票”、“系统必须设置成不会留下修改选票的证据”、“必须确保不会被查出选民的名字或指纹跟修改了的选票有联系”等等。

Smartmactics按照这些要求成功开发了软件并在委内瑞拉投入了使用。这位证人亲身经历了委内瑞拉几乎所有重要的选举,其中包括查韦斯在2006年12月的总统大选中以近6百万票的绝对优势获胜,马杜罗在2013年大选反超对手获胜,全是依靠了Smartmatics软件的功劳。

证词中提到的最关键内容,就是证人亲眼目睹在计票中心的控制室中,可以看到众多屏幕在显示实时的投票结果。当某个地区的投票结果或者全国总票数显示对某个候选人不利的时候,控制室里面的人就开始动手改变选票,利用软件的特殊功能把一个候选人的选票转换给另一个候选人。

在必要的时候,控制室还可以把网络切断后来修改选票。

证词详细描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就是2013年4月14日的大选。当天投票进行到下午两点左右,计票中心控制室的实时结果显示,马杜罗的竞争对手卡普里莱斯‧拉东斯基比他领先了200万票。由于拉东斯基领先优势过大,小规模偷票已经难以挽回局势,马杜罗不得不决定重置整个系统。

他们当时是切断了委内瑞拉全国各地的网络,然后投票系统操作员花了差不多2小时来把大量拉东斯基的票转换给马杜罗。

结果,当网络恢复正常后,马杜罗的票数开始急速飙升并反超对手,最终以20万票的小幅优势赢得了大选。

我相信这个话题聊到这里的时候,可能所有朋友都会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对吧?因为我们看到这次美国大选几乎就是一模一样地复制了7年前马杜罗的模式,那根已经成为拜登LOGO的直线跃升反超川普的曲线,当年的马杜罗就已经画过一次了。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民主党控制的几个摇摆州没敢断网,只能硬着头皮强行停止计票,而正是这个奇怪的动作引发了质疑,从而揭开了舞弊风暴的序幕。
证词要点 委内瑞拉、中国和古巴投资

这份证词的内容比较多,我们归纳一下,其它的重点内容还包括下面几条:

其一,投票者可以查看自己的投票结果并打印出来,他们会看到显示的结果与他们投票的对象是符合的,但实际上他们的投票可能已经暗中被转换给了另外一个人,这是投票者根本无法察觉的原因。

也就是说,只有掌握这套系统的人才知道真正的投票结果是什么,质疑投票的另一方无论从表面上怎么去查,都难以查到问题所在。这样一来,整个系统与掌握政权的人就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循环:一方面投票系统确保掌权者永远胜选,形成事实上的独裁。另一方面掌权者的权力确保投票系统的秘密永远不会被揭露。

其二,这个精心设计的作弊软件和系统早已出口到整个拉丁美洲,现在已经输出到全世界很多国家。也就是说,很多国家的领导人可能都是有问题的,为什么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急着向拜登祝贺,恐怕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不喜欢川普这么简单。

其三,证词有许多地方都被遮挡了,显然是涉及到了目前不宜公开的敏感内容。西德尼‧鲍威尔在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有关于Smartmatics的补充说明,她直言不讳地披露,这家公司有来自3个国家的投资,除了原产地委内瑞拉,另外两个国家是中国和古巴。

在昨天的节目中,我们就讨论过3家公司的背景中,都出现了中共因素。其中Smartmatics是因为查韦斯与中共关系密切而被认为有了间接的联系。但西德尼‧鲍威尔进一步的披露说明,我们还是低估了中共的能力,它们与Smartmatics的联系是直接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我们都知道,古巴形式上也有一个选举制度,去年12月还通过所谓的“选举”产生了自卡斯特罗上台43年来的首位国家总理。所以,像古巴这样贫弱的小国,虽然也是社会主义的一员,对外界其实毫无影响力,它们投资这个选票作弊系统,显然目的在于满足国内需求,作为制造所谓的民主化、开明化假象的一部分。
中共投资 为控制民主国家选举

但中共不一样。中共连形式上的选举都几乎没有,在国内它们根本就不需要用这么复杂的花招来伪装民主。它们早就超越了需要伪装的阶段,完全达到了公开的极权独裁,而且不但不以为耻,还要反以为荣地向外展示4个自信并输出。

所以,中共投资Smartmatics只可能有一个动机,就是通过这套系统逐步控制民主国家的选举,然后一步步用选举的形式来颠覆、破坏选举制度,从而达成事实上颠覆民主政体,实现不动声色的颜色革命的目的。

截止目前为止,我们不清楚中共卷入美国大选的舞弊究竟有多深,鲍威尔律师也没有给出进一步的细节,但可以肯定的是,Smartmatics的软件至少是我们看到的川普团队公开展示的、有外国势力干涉了美国大选的第一份堪称实锤的证据。

这样一来就带来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这么一个具有重大国家安全隐患的软件,是如何能够顺利“借尸还魂”进入美国运行了至少10年时间,而号称拥有全世界最强大情报网络的CIA、FBI等居然毫无察觉?或者说,他们是否有可能不是没察觉,而是有意采取了视而不见,甚至主动带路的行为呢?
拜登一方颠覆美国合法政府

这再一次涉及到了一个我们大家都已经反复讨论过很多次的问题,就是:这次大选从一开始就不是大选,而是拜登一方处心积虑利用大选的形式来彻底毁掉美国选举制度,完成颠覆美国合法政府的一次政变。

就我个人的看法,我认为这种判断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我们的确看到这次的舞弊行为有太多不寻常的地方。

首先,我们过去提到过《华盛顿邮报》的文章,他们自己就承认针对川普的所谓“起义”早在2016年川普宣誓就职的那一刻就开始了。这说明了左派意图颠覆川普政府的计划有着长期的预谋过程,通俄门应该就是他们的首选。

早在通俄门调查失败,川普被证明清白的时候,就已经有舆论指出,这个所谓的调查事实上形同一次政变,而且CIA等政府要害部门有参与其中,时任中情局长的布伦南就是通俄门调查的主力人员之一。

其次,我们看到左派媒体和社群媒体这次表现出了罕见的高度的协调性,无论是封杀拜登丑闻,还是转移舆论视线焦点,再到对拜登的集体“劝进”,都表现出了某种组织化行事的特征。脸书和推特CEO甚至被召到参议院参加听证会,被参议员严厉质问的情况下,依然肆无忌惮地删帖、销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很多人都觉得非常吃惊,感觉怎么一夜之间这些势力全都商量好了一样死撑拜登——没错,他们的确有那种“商量好了”的明显的特征。这就是中国人非常熟悉的那种协同一起“举大事”的特征。为什么我们都感到左派表现出一种“豁出去了”的味道,我说他们是梭哈式的豪赌,原因就在这里。
鲍威尔:CIA局长应该解雇

我们把话题说回来,就是说CIA这样的敏感部门非常有可能深度卷入了这次披着大选外衣的政变,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推测,但对西德尼‧鲍威尔来说,恐怕已经是一个结论。

她在接受福克斯采访的时候就明确说,这确实是一个阴险腐败的制度,哈斯佩尔和中情局(CIA)一定知道投票系统有严重缺陷,因为CIA、FBI,和另一个机构早就收到无数关于这个选举软件错误、失败及脆弱性的报告,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做。她怀疑CIA是否在不同地方将其用于自己利益。她认为哈斯佩尔至少应该被立刻解雇。

这话说的很清楚,虽然她只是指控CIA渎职,但这么明目张胆的渎职,背后恐怕是无法用简单的工作疏漏来解释得通的。

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不要说CIA这类极其专业的机构,就是左媒自己都公开说Dominion这个选票机不靠谱。
投票机有无问题?CNN自打脸

早在2017年,CNN科技频道就曾经专门制作了一档节目,他们征集了一批民间黑客来针对Dominion的投票机做测试,这批机器和本次大选是一模一样的机型。结果不到2小时,所有在场的黑客都成功入侵了投票机,完成了修改数据的目标,有人甚至还当场恶作剧让投票机播放出了摇滚乐。

这次测试节目的创意来自一个名叫杰克‧布劳恩的人,他是网络与安全事务专家,2009-2011年期间,曾经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土安全部的白宫联络人。

这位专家为什么要组织这么一次测试节目来质疑Dominion投票机的安全性太差呢?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吗?

原因其实很简单,当时正是左媒铺天盖地渲染川普通俄门的时候,他们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俄罗斯的黑客可以很轻易地就进入Dominion投票机,更改投票数据。所以,虽然可能会影响Dominion的安全性声誉,但如果能够掀翻川普,这点小小不言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只是CNN没想到,3年之后他们需要把自己当初的说辞扭转180度,从赌咒发誓投票机一定有问题,变成赌咒发誓投票机完全没问题,今年的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选举等等。
CIA涉嫌卷入舞弊和政变?

至于CIA涉嫌卷入舞弊和政变,我觉得还有一点信息是值得补充的。就是昨天我们的节目中谈到了那条关于美军在德国法兰克福突袭了SCYTL公司服务器的传闻,现在又有了新的说法。

还是GP(gateway pundit)这家媒体,他们在昨天刊发了一篇文章,作者名叫Larry Johnson(拉瑞‧约翰逊),他以第一人称的方式介绍自己曾经在美国国务院下属反恐怖主义局工作了四年。他曾经负责调查泛美103号航班恐怖爆炸事件。

正因如此,他知道美国的执法部门如果没有得到其它国家的许可,就不能在这些国家开展任何行动。所以,美军基本不可能在德国对Scytl的服务器进行突袭。因为他们是外国公民,美军对这些实体没有执法权。

但是这位约翰逊透露,他自己一个可靠的消息来源告诉了他非常有意思的信息,说隶属于美军欧洲司令部的一支特种部队的确进行了一次控制电脑服务器的行动。只不过这批服务器不属于Scytl或其它的什么公司,而是属于中情局。

这个说法是否可靠呢?我们从技术层面讲,美国军方的确是有权力这样做的,因为中情局在欧洲战区的任何活动都是利用军方掩护来进行的,所以德国政府一直都将中情局官员的身份认定为军事雇员或军事顾问。

换句话说,这样的行动是美国军方针对自己人的一次类似“清理门户”的行动,不涉及到没有执法权的问题。

更重要的是,这种行动并不是第一次。约翰逊的文章披露说,他一位从缉毒局退休的好友就告诉约翰逊,他就曾经在美军的支持下进入过法兰克福的中情局计算机设施,迫使CIA人员交出一些被隐瞒的证据。那还是上个世纪80年代发生的事情了。

尽管我们仍然无法核实这位拉瑞‧约翰逊的说法是否属实,但我们还是可以看到,至少这个消息与当前有几点是契合的:

1. CIA早就知道Dominion有问题,而且他们肯定卷入了舞弊丑闻,现在不清楚的只是卷入多深的问题。
2. CIA在法兰克福的确有敏感的服务器设施。
3. CIA局长哈斯佩尔已经被排除在川普政府的高级情报会议之外。

所以,话题聊到这里,我们只能说: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是好莱坞的编剧都写不出的剧本。这场大戏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更加引人入胜的情节。我们事实上已经不是看戏的人,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是剧中人,因为这场大战事关我们每个人的未来。

转载自大纪元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