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忧郁症,中共高官自杀为何成世界之最?

真相网2021.4.20】中共高官有别于世界各国官员的一个有“中国特色”的不同点就在于,众多的中共官员选择“自杀”而死,随后中共以“忧郁症”为其盖棺,结束不能说出真相的悔恨一生。据北京市公安局周日(18日)通报,北京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马立娜17日在住家坠楼身亡,中共官方称已排除刑事案件嫌疑,其患有忧郁症。

据报导,马立娜最近一次还有公开露面,是在4月1日参加北京市检察机关2020年度新入职人员培训班活动。

中共官员吃香喝辣,他们能得“忧郁症”吗?他们究竟在“忧郁”些什么?本文解析其原因。

中共高官为何“自杀”?

其实中共高官选择“自杀”死亡,也算是不得已的做法,原因大致有四:

一是,不愿落得眼睁睁的看着身败名裂和牢狱之灾甚至酷刑折磨。

殊不知人生的罪孽,哪能一死了之!那是中共无神论灌输的谬论。自杀之死,不仅仅人生罪孽不会消失,那个人的真正生命仍然要在另外空间偿还,那时你自己会实实在在的感受那份痛苦,而且还要加上“杀生”、破坏生命安排的罪孽,所以偿还的罪孽更加深重。

二是,中共有一个内规:追究活人,不追究死人;一旦在政治角力中失利、贪污暴露等等,“跳楼”一死,中共往往不再追究其生前的所作所为。

三是,自己“跳楼”一死,因中共不再追究,很多的财产,比如贪污所得,一部份可以留给亲属子女。

四是,中共官员贪污,往往绝非单独独吞,是一个制度性的贪污链,死掉其中一环,贪污链条可能断掉,不能追究到更上一层,同时,更上一层也保护其财产不被没收,明里暗里帮其说话,得以让第三点兑现作为回报。

跳楼、忧郁症,中共高官自杀为何成世界之最?

中共高官“自杀”何其多?

中共官员包括党政干部、国企高管、还有金融官员等等,“自杀”特别多已成为世界之最。自杀方式,包括跳楼、跳水、上吊、办公室“猝死”等等。

中共的“贪、恶、斗”是其官员自杀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说中共官员自杀,是体制问题,由来已久。

中中共1949年篡政说起,

远有:

高岗,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1954年8月17日服安眠药自杀身亡。
阎红彦,解放军上将、云南省委第一书记,1969年1月7日服毒身亡。
邓拓,《人民日报》总编辑,1966年5月17日自杀身亡。
田家英,曾任毛泽东秘书,1966年5月23日自缢身亡。
姚溱,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被姚文元称为“阎王殿大判官”,被康生的秘书恐吓后于1966年7月23日自缢而死。
江青,1991年5月14日(77岁)在北京其保外就医的住处自缢身亡。
王宝森,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1995年4月4日,外出至怀柔,开枪自杀。

近有:

姬鹏飞,国务院原副总理、外交部原部长,2000年2月10日,在北京家中服安眠药自尽,终年91岁。
宋平顺,天津市委副书记、天津市政协主席、政法委书记,2007年6月4日,办公场所,服毒。
李伍峰,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2014年3月24日,办公场所,坠楼。
徐业安,国家信访局副局长,2014年4月8日,办公场所,死因不明。
马发祥,解放军海军副政委,2014年11月13日,坠楼。
时希平,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2015年9月13日前后在湖北休假期间落水身亡。
陈杰,解放军陆军第四十二集团军政委,2016年8月5日,服安眠药自杀
张阳,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11月23日,在住所自缢身亡。
郑晓松,澳门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主任,2018年10月20日晚在其澳门住所坠楼身亡。
李志斌,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副厅长、呼和浩特市副市长、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2018年11月1日自杀身亡。
陈奋健,中国铁道建筑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20年8月17日晚,坠楼身亡。

2014年上半年,中国国企主管出现自杀潮,短短半年就有六名大型国企高层主管自杀丧生,包括中铁总裁白中仁、大唐集团副总蔡哲夫、北方信托董事长刘惠文、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董事长韦江宏、航天控股工业公司董事李国雷、哈药集团副总经理刘占滨。中共官媒报导称,他们都有忧郁症。

据不完全统计,近七年多已有逾260名中共高官和国企主管非自然死亡,自杀方式包括:跳楼、割腕、上吊,溺水、服毒、卧轨、开枪等,有些还称是在海外“意外死亡”。

当然,那些宣称自杀的高官中,也不排除一部分人是被中共“暗杀”、是“被自杀”。

总之,上面举例的只是冰山一角。

中共高官在“忧郁”什么?

中共高官自杀,一死与中共作对的,最后被冠以“罪大恶极”;另一类是中共体制内的,对中共百依百顺的党奴官员,从未对中共党提出异议的“爱党爱国者”,这些人自杀后,不知从何年何月起,中共找到了一个很贴切的名称“忧郁症”。

这些人的确是有“忧郁”,这是无疑的,那么他们在“忧郁”什么呢?

1、贪污的钱太多,用也用不完,“忧郁”钱无处藏匿。

2、在中共官场内的“你死我活”的内斗、暗斗中,算计得白天晚上不能安宁,自然“忧郁”,患得患失。

3、中共制度性的犯罪,官员人人在犯罪,不犯罪做不了大官,想在中共官场洁身自好,太难,会被视为“异类”迟早被剔除,要高升,贪腐是制度性的需要和必须的作为,在中共你死我活的斗争中,其所作所为随时面临追究,当面冠冕堂皇,背地惶惶不可终日,“两面人”的生涯甚是煎熬,当然这是指还有一部分人性的人。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senior-ccp-official-commits-suicide.html
本文标题:跳楼、忧郁症,中共高官自杀为何成世界之最?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h2zd7ro
本文 is.gd 短网址: https://is.gd/QGGOdr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0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