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自焚伪案制片人和吹鼓手恶报惨死的警示

天安门自焚伪案制片人和吹鼓手恶报惨死的警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几千年人类文明历史留给人的一条做人的法则。尽管现在有些人不相信,但这条天理法则并不会因为人的不信而不起作用。2011年1月20日,中共媒体又拿出十年前编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企图再次煽起受骗群众对法轮功的仇恨。1999年7月中共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当时中共的镇压政策受到内部强烈抵制、外界的谴责和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的诉冤讲真相,中共挖空心思制造了当年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来嫁祸法轮功,目的是要强行继续推行对法轮功的镇压。这一伤天害理的恶行,令天地为之震怒,十年来,参与此一行恶者陆续遭到恶报。中央电视台 “天安门自焚案”的制片人陈虻和中央台首席播音员罗京的暴死经历,就是给出卖良知、迫害善良者的一大警示。

天安门自焚伪案事件回顾

中共导演和制造的世纪伪案发生在2001年1月23日除夕下午,五人在天安门广场点火自焚,在场公安将火扑灭,但仍有一名女子死亡,一儿童被严重烧伤。随后中共利用所有喉舌,铺天盖地的诬陷这五人是法轮功学员。

过去十年里,在大陆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讲真相的努力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已被越来越多的民众所认知。为什么中共要上演这出栽赃陷害的丑剧呢?用中共官员的话说,那也是骑虎难下后不得不采取的无奈下策,“不过,罗干也做得太蠢了!”

镇压法轮功受党内抵制

法轮功自1992年传出后,以其“真善忍”的道德理念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在大陆民间迅速传播。据公安部调查,截至1999年初,至少有7000万来自中国主流社会各界民众都在学练法轮功,其人数超过了中共党员的数目。

法轮功学员中有中央政治局常委家人、部长级高官、军队实力派人物,还有教授、名人、富商以及各界民众,他们都从“真善忍”修炼中身心受益。即使江泽民命令罗干设下圈套,把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因公安在天津抓人而到中南海上访,诬陷为“围攻中南海”,但“4‧25事件”依然得到了公正处理,民众依然享有宪法赋予的合法炼功环境。

江泽民出于妒忌之心,认为“法轮功在跟中共争夺群众”,他利用中共历年来练就的邪恶手段,在1999年7月20日,不顾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反对,悍然发动了对修炼佛家功法的法轮功学员的镇压。

正如四百年前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所预言的:“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落”。当时中共利用一切手段,诬陷迫害法轮功,很多普通民众都意识到:“第二次文革又来了”。电视、广播、报纸、杂志,铺天盖地的搞“大批判”,人人都被逼表态,要与法轮功“划清界限”。

不过让江泽民大失所望的是,尽管动用了党、政、军、文教、外交、经济等一切手段,采用了中共诞生以来的各种招数,但民众对镇压法轮功并不感兴趣,很多地方迫害政策受到各方或明或暗的抵制。

在镇压法轮功上浪费了巨额金钱的江泽民、罗干、周永康之流,感到迫害无力进行下去了。若停止迫害,那说明自己当初发动的镇压是错误的,若继续往前推进迫害,不但遭遇到法轮功学员前所未有的坚决抵制,也遭到越来越多国内非法轮功民众的抵制以及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

如2001年1月,中共针对3月即将在日内瓦召开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中共不得不准备搞一个百万人签名来掩盖其迫害实质,以此回应法轮功学员在海外各地征集的反迫害签名。不过没人响应中共的百万签名运动。骑虎难下,怎么办?

为强行维持迫害,中共编造自焚伪案

罗干为了保住自己的官位,与专门镇压法轮功而成立的610办公室,河南公安厅、中央电视台等部门,在1月23日上演了一场栽赃陷害法轮功的阴谋。610办公室是类似于中央文革小组或纳粹盖世太保、苏联克格勃、能凌驾于现行法律制度之上的特别权力机构。

据中共高层人士透露,当时河南公安厅因连续出现火灾死人等安全事故,被中央点名批评。为了挽回败局、维护官位,河南公安厅主动找来几个不练法轮功的人,如在河南开封一夜总会中年女招待的刘春玲。离婚后她不但要养活12岁的女儿刘思影,还有老母要依靠她生活,不过年老色衰的刘春玲不但夜总会收入低,而且被查处患有癌症。于是公安向她许诺,只要帮忙上演一出自焚假戏,就能得到很多钱,她女儿还能上好学校。

一场精心编制的谎言就这样上演了。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的电影短片《伪火》(False Fire),系统分析了几十处造假漏洞。
(更多相关资料和影片下载,请参考:“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专题

很多大陆民众在观看《天安门自焚真相》后都说: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天安门广场上哪有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的?那天哪有那么巧的事,中央电视台刚好就有好几台摄像机,在那等着拍摄突发事件的远距离和近距离的各种镜头?一眼就知道是事先安排好的。谁能安排这事呢?谁能调动警察和电视台呢?不就是中共自己嘛。经历过文革的中国人,这种栽赃陷害的把戏见得多了。老百姓心里都明白,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

的确,法轮功是佛家功法,绝对禁止杀生,包括禁止自杀。国际社会也很快认定,天安门自焚“整个事件是由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骗局,参与造假的各种人员,都被国际人权组织“追查国际”追踪调查,从此不敢再踏进自由民主国家的土地。

诬陷法轮功,自焚伪案制片人陈虻惨遭恶报

中央电视台的陈虻(音蒙)就在被追查之列。他是《焦点访谈》栏目《天安门自焚》记录片的制片人,他积极主动的参与制作了这毒害亿万人的谎言。当这位47岁的副处级干部暴死后,他的骨灰之所以能挤进八宝山,主要就是因为他在诬陷法轮功方面充当了先进。当时连中共两任总书记赵紫阳和解放军前副总参谋长兼海军政委李作鹏将军的骨灰都没获准进入八宝山。

知情人议论说,陈虻之所以“先进”了坟墓,就是因为他在镇压法轮功上太“先进”了。1961年出生的陈虻,原名陈小兵,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光学工程专业。两年后因其母关系,调到中央电视台当记者,并改名陈虻,取义伏尼契的小说《牛虻》。牛虻这位红衣大主教的私生子,具有“革命者”的热情。美国书评称该书“对年轻人相当有害”,因为“书中充满了不恭和对神明的亵渎”。

陈虻被初恋女歌星抛弃后,发誓“如不出人头地,誓不为人!”他不惜一切的想出人头地。他拚命工作,2001年1月担任新闻评论部副主任,负责《实话实说》、《新闻调查》等栏目,在制作《天安门自焚》后的10月,就升任为《东方时空》主管。 不过这些晋升都是建立在出卖良知的基础上。正如2001年他在加州一个研讨会上所说,“新闻在我看来并没有什么真实性”,“谁给我饭吃,我就给谁卖命。”没想到一语成偈,决定了他未来的命运。

2008年12月23日,正想官位往上爬的陈虻,在发现胃癌的9个月后,痛苦的死在北京肿瘤医院,死时47岁。同事们都很惊讶,滴酒不沾的陈虻怎么会得胃癌?在胃癌治疗中,又发现癌细胞转移到肝部,随后的肝癌更是疼得他死去活来。最后他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尽管他身后还有个没有工作的妻子和一个11岁的儿子。在被痛苦折磨了300多天后,他痛苦的离去,死前都没有了人样。

诬陷法轮功,最卖力的吹鼓手罗京也惨遭恶报

当时跟陈虻一起在北京肿瘤医院作伴的,还有央视新闻联播的标志性人物罗京。罗京充当中共喉舌,很多诬陷法轮功的谎言都是通过他的口中传出。罗京得了淋巴癌,在治疗后基本恢复健康。不过他一心想回去继续充当谎言喉舌,结果一夜间病情恶化,当时罗京口腔溃疡最为严重,靠麻醉药漱口吃药,连吃饭喝水说话都疼得要命。医院知情人私下议论说,罗京靠嘴骗人,结果让他嘴烂成那样,真是报应啊!死时罗京只有48岁,比陈虻多一岁。

陈虻和罗京的死给其央视同行和各类迫害参与者敲响了警钟

陈虻和罗京的死给其央视同行和各类迫害参与者敲响了警钟。不过有些被名利支配得丧失良心的人,依然继续配合中共作恶,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为中共效力,今日你能捞到一些好处,但过不了多久,替中共当陪葬、把命真的卖给中共,那就成了必然结局。正如马克思撒旦教所说:“到地狱里跟我做伴”。

很多人相信,陈虻等人拍摄制作的“天安门自焚案”,将会和中共的 “反右阳谋”、“亩产万斤”、“叛徒、内奸、工贼”、“非典”等谎言一样,成为后人研究中共造假历史的好标本。

前车之鉴 惊醒他人

2011年1月20日,江泽民亲信李长春控制的新闻喉舌,再次在胡锦涛出访美国时,抛出采访所谓自焚案受害者的报导。有人很奇怪,为什么不等到1月23日刚好十年的日子做个新闻性强的报导呢?原来胡锦涛21日就从芝加哥返回中国。海外人士评论说,这是江派对胡出访放暗箭,让胡在美国遭到更多的谴责和唾弃,也替镇压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背黑锅。

十年前的谎言都骗不了人,今天再炒自焚冷饭,只能让人更倒胃口罢了。

那些还在继续为迫害涂脂抹粉、鼓噪欺骗之人,已经很危险了。不过今天在神州大地上演的是一场千古大戏,主角并不是当今台面上的人物,而是每一个中国人。他们在这场善恶大戏中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这才是大戏的主题,而像陈虻、罗京这样的反面小配角,只是用来惊醒世人,而那些首恶更是会留到最后,让人类见证作恶者如何遭到法律的制裁,从而再塑人间正义。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