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SARS与脑控武器功能之人造影像——人造影像的实质是视网膜成像

真相网2020.5.19】众所周知,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了非典事件,也可称作SARS事件,百度百科将SARS事件定义为:“SARS事件是指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英语:SARS)于2002年在中国广东发生,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

当全世界目前都在关注新冠肺炎的时候,我重提SARS是因为我看到河南平顶山的脑电波扫描仪(即脑控武器)受害者杨晓慧在记述自己受害经历的《脑控受害者手记(1)》中有如下记述:

大约是2002年年底,有一晚,我夜里睡着后(注:当时住的单位办公室,因为工作性质决定要经常上早班,由于家远,为了保证上班不迟到,上早班前,我都提前住班上,即在办公室打地铺睡一宿,接着上第二天早班)。睡着后,又开始做梦,梦里梦到一陌生男子跟我讲,有一种可以全面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疾病要发生。我一听,很紧张,问怎么预防。那男子好象讲戴口罩、不吐唾沫(或不打喷嚏)什么的,当时我觉得很荒谬,醒来后,我好象得了仙人指点一样,一直在揣测:那到底可能是一种什么样的疾病,能全面破坏人体免役系统?一度,我想起了艾滋,但艾滋好像跟口罩没关系。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后来还把这个奇梦当成一件趣事讲给了别人听。 谁知过了几个月,也就是2003年,尤其是进入4月份以后,平时既不读报、也很少看电视(新闻)的我才开始听周围同事断断续续地谈起了非典,渐渐地,我发现大街上戴口罩的人慢慢多了起来,慢慢地,我才开始意识到非典的可怖。 也就是2003年非典肆虐之际,我出了很多事。

可见,大约在2002年年底,利用脑控武器脑控杨晓慧的脑控犯罪分子就已经知道了“有一种可以全面破坏人体免疫系统的疾病要发生”,脑控者指的就是SARS,SARS也的确可以损害人体免疫系统,只不过当时该疾病还没有被命名为SARS,并且脑控者应该也知道该病具有传染性,因为在受害者的印象中,她梦到的陌生男子对她讲的预防方式是“戴口罩、不吐唾沫(或不打喷嚏)”,非典时期也确实有人带口罩,而广东省政府按传染病法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疫情是在2003年2月11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并预测中国局部地区可能会出现小范围呼吸道传染病流行的时间是2003年2月12日!

但是有关疫情的情况是受害者“梦里”梦到一陌生男子跟她讲的,脑控武器还可以人为制造梦境?答案是肯定的,关键在于如何制造梦境,而要弄清楚如何制造梦境,必须先弄清楚梦境是如何产生的,关于梦境产生的原理这一点可以参考《神经的逻辑:谜样的人类行为和解谜的人脑机制》一书(注:【美】埃利泽·斯滕伯格着、高天羽译)中的如下两段重要内容:

神经病学家发现,当我们做梦时,丘脑也开始有不同的表现:它不再对来自眼睛的信号做出反应(这时候的眼睛也没有信号),而是接受了脑干的控制。脑干是脑和脊椎连接的部分,它的一个主要功能是维持快速眼动睡眠,而快速眼动睡眠正是大多数梦境出现的阶段。许多神经病学家认为,正是因为丘脑和脑干在快速眼动睡眠阶段形成了这个联系,我们才在梦中见到了图像。

神经病学家观察人在睡眠时的脑电波,并从中找出了独特的几种,称它们为“PGO波”(PGO表示“脑桥-膝状体-枕叶”),具有显著的波形和波幅。当我们做梦时,这些脑波会在脑中的三个地方出现:脑桥(位于脑干内)、外侧膝状体(丘脑中的视觉部分)和枕叶(视皮层所在的区域)。由此可以推测,这三个区域正在协同工作。也许在眼睛休息的时候,脑干、丘脑和视皮层形成了一条新的视觉通路。这条梦的通路和视觉的通路有诸多重叠,唯一的区别在于脑干取代眼球,成为素材的源头。在这里,图像是从内部产生的。

可见,与梦境产生相关的有脑干、丘脑和视皮层,但是书中说梦的素材的源头是脑干,而梦的素材的源头更可能是海马体,因为海马体与记忆相关,脑干对睡眠只是起到调节和控制的作用,并且,梦也可能与杏仁体有关,因为杏仁体控制情绪!另外,书中提到“这条梦的通路和视觉的通路有诸多重叠”,那么视觉通路又是什么呢?简单总结如下:

光线→角膜→瞳孔→晶状体(折射光线)→玻璃体(支撑、固定眼球)→视网膜(形成物像)→视神经(传导视觉信息)→丘脑中的视觉部分(外侧膝状体)→大脑视觉中枢/视觉皮层/枕叶(形成视觉)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梦与视觉的产生都有视觉皮层的参与,即都有视觉中枢的参与,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如下一段披露脑控武器原理和功能的内容中与梦境相关的内容了:

通常非法脑控会刺激被害者相应记忆功能区,形成记忆回放,加上欺骗信息传递,造成自己无所不知的假象,神话自己。还有非法脑控用射线刺激大脑的怀疑功能区、感受他人的功能区等,形成自身认知错误,把自我思考感受成他人控制,形成自我他人混淆的自我认知混沌状态。当然也有被害者一直被非法脑控控制并记录言行和环境信息,同时用全息技术处理后形成人工合成的“带受害者视角的大脑记忆4D数模动画片段”,再通过大脑可识别信号发射至头部功能区形成记忆回放,这是被害者和脑控者对大脑功能区的协调共管。当然做得仔细是协调共管,做得粗枝烂叶就形同干扰。梦境制造就是如此产生的,当然也可以用于辅助形象思考以及教学,培养思考能力和学习能力。只是这种信息传递到受害者大脑中通常只有黑白映像而没有色彩,和通常人的梦境是差不多的。但不是说不能传递带有色彩的信息,关键看侦测到的基础数据是否有明显的色彩信息,还有看全息加工过程中对色彩修补处理没有。

该段内容中提到将用全息技术处理后形成的人工合成的“带受害者视角的大脑记忆4D数模动画片段”通过大脑可识别信号发射至头部功能区可以形成记忆回放,其中的“头部功能区”应该指的就是视觉皮层或称视皮层,其中的“动画片段”其实就是记忆片段,并且从上述一段内容还可以得出梦境制造的方式与人为制造记忆回放的方式类似,梦境是大脑中出现运动影像,那么记忆回放也是大脑中出现运动影像。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一段内容中提到的“记录言行和环境信息”其实记录的是受害者的脑电波,即接收受害者的脑电波并进行存储!

另外,在《脑控的基本程序》一文中对“造梦”有如下记述:

现在,梦境也是可以制造的,就像电影《盗梦空间(Inception)》一样。不同之处是,电磁波造梦不需要与人直接接触。笔者所知,目前仅能制造二层梦境,即梦中梦。控制者在受控者睡着的时候,或者主动将受控者置于一种半睡眠状态。然后向其大脑输入图片和运动影像,并用语言进行诱导。此时的受控者就会感觉身处梦境一般。梦境的内容是受控制者操控的。

如果一个受控者相信梦具有预示能力,那么造梦者就可以对他进行心理暗示,并影响他现实生活中的行为和决定。如果一个受控者具有较强的心理防御能力,那么,在梦里可以揭露他心中的秘密。因为在梦中他的大脑并不清醒,不能建立有效的心理防御。

如果一个人频繁做梦,那么他应该担心身体健康,其次不要轻易相信梦境的内容。一般情况下,自然的梦是支离破碎,杂乱无章的;人工的梦有明确的心理暗示作用。

以上内容中提到了“半睡眠状态”,而杨晓慧在《脑控受害者手记(1)》中也有“半梦半醒”、“似梦又非梦”、“亦真亦幻的连环噩梦”等类似说法。

有了以上的分析作支撑,就可以对杨晓慧所做的与SARS相关的梦作以解释和说明,杨晓慧梦中的那个陌生男子有可能是真的出现在了受害者的梦中并且受害者见到了他的面貌,也有可能陌生男子并没有出现在受害者的梦中(即受害者并没有看到他的面貌),受害者只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听到了陌生男子的讲话并且将这种情况也称作“做梦”,因为杨晓慧在《脑控受害者手记(1)》一文中还有如下一段记述:

我去汽车站上班后,没多久,有一段,我睡后,躺床上,半梦半醒间,总是在一片漆黑中听到很多陌生异性的声音在问我话,那些声音问得大多都是我感情、家庭方面的事情,问题一个接一个,很多事情我听到没听说,想更没想过,稀奇古怪的,仅凭下意识(或潜意识)就顺口答言;有时问题都没听白,就开始一个人在那里信口开河。 那情形似梦又非梦。说是梦吧,没人物、没梦境、没情节,就是在一片漆黑中听到很多异性的一句接一句的问话声,那感觉就像一个人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地接受秘密审讯一样;说不是梦吧,能那么近地听到许多声音,除非是屋里进了人,可我一个人关着门睡觉,又觉得不太可能。

所以,杨晓慧听到的陌生男子的讲话最有可能就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脑控者利用脑控武器的传音入密功能将自己的讲话发送给了受害者,并且受害者是用耳朵听到的,不是脑控者将声音直接传输到受害者的大脑中从而使受害者感知到了大脑内的声音!目前的脑控武器的确可以通过将视频或图片直接输入到目标大脑的视觉皮层来制造梦境,也就是上面所说的“向其大脑输入图片和运动影像”,具体地可以将要发送的视频或图片信号的频率调谐到目标大脑视觉皮层的共振频率并放大后发射,视频或图片就会出现在目标的大脑内。另外,上面还提到受控者在睡着或被脑控者置于半睡眠状态的时候,脑控者不仅可以向其大脑输入图片和运动影像,还可以用语言进行诱导,“语言诱导”应该指的还是脑控者利用脑控武器将自己的语音发送给受控者从而使半睡眠状态的受控者用耳朵听到声音的情况!

杨晓慧更明显地脑控受害情况是脑中曾出现过“白色骷髅”,她在《脑控受害者手记(1)》中的“脑中成像”标题下有如下描述:

1994年或1995年

那时,我正上高三,想不起是高三上学期(1994年),还是下学期(1995年),只记得:有一段,连着6、7个晚上,我上床休息时,清醒状态下,一闭眼,经常在一片漆黑中的脑海里看到了一个白色骷髅(即;人头骨)图像,图像呈像位置在眼后部(即脑后部),在这之前,我睡觉前,闭上眼都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第一次闭上眼睛,清醒状态下,在脑中看到骷髅图像,着实把我吓住了。一看到那图像,就赶紧睁眼,可过一会,再闭上眼还能在脑中看到那图像。当时一连几天,吓得我晚上睡觉都不敢闭眼。好在这种情形只连续出现了一周左右,就自形消失了。之后一直也没再出现过。

有一些清醒状态下利用脑控武器向目标大脑输入图片的事例,典型的如四川大足县的唐雨用耳朵认字辨色,唐雨最开始发现自己能用耳朵认字的时间是1978年11月,当时其家住大足县团结公社建立大队。1979年3月11日,《四川日报》报导了一篇题为《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省有关科研部门已采取措施,对这一现象进行科学研究》的文章,报道的能用耳朵辨认字的儿童正是唐雨。文章开头就写到:“大足县最近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认字、鉴别颜色的儿童。经反复考察,确有其事。”,根据报导内容,唐雨不仅能用耳朵辨认字,还能鉴别字的颜色是红色、蓝色还是黑色,是用毛笔写的还是用钢笔写的,该文也被全文引用在《伪与罪:中国伪科学“大师”的出山与破败》 一书的《“耳朵认字”,一个“科学新发现”》 一文中。报导中还有唐雨自己介绍耳朵认字时的感觉的内容,内容为:“他的手像有电一样,拿到写有字的纸团,脑子里随开始有字迹的反应;当字团放进耳门,脑海就像银幕一样把字的笔划逐一显现出来;如果心情愉快,没有噪音等干扰,脑里显出来的字就十分清楚。”。字是在唐雨脑海中的“银幕”上显现出来的,这一现象在复旦大学的“思维传感”实验中称为“屏幕现象”,在复旦大学的实验中,信息接收者在额前闪出的“屏幕”上就可以显现数字、文字,图像以及色彩等(注:复旦大学的实验详情见《人体特异功能的实验研究与诱发训练》一书的《思维传感的实验研究》一文)。另外,姜堪政的两人脑之间心理信息传递实验中出现的现象应该也是“屏幕现象”,实验中,当姜堪政见到或想象一个特定的图形〇或∆时,同学的脑海里出现了相应的图形,当姜堪政想象了一个爬山的情景时,同学的脑海里也出现了爬山的画面,和同学互换位置,同学脑海中的形象也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之后通过使用电磁波透镜或称生物电磁波“聚焦器”,实验成功率甚至达到了95%,姜堪政的这个实验早在1960年就已经获得成功!对于复旦大学实验中信息接收者额前闪出含有内容的“屏幕”的感觉,我觉得应该与视觉暂留的感觉相同,而视觉暂留时影像是停留在视网膜上,唐雨脑海中出现“银幕”以及姜堪政实验中姜堪政和同学脑海中出现画面时的感觉亦然,大多数人在想象时脑海中都会出现图像(运动的或不运动的),在复旦大学的思维传感实验中,信息发送者和接收者就都须要在额前闪出“屏幕”,那么额前闪出“屏幕”也与视网膜有关,即信息是在视网膜成像后发送者或接收者感觉额前闪出了“屏幕”,其实脑海中出现“银幕”与额前闪出“屏幕”是一回事!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唐雨自己的介绍内容,他说字的笔划是在脑海中的“银幕”上逐一显现出来的,但根据我目前所了解的,字的笔划应该不是像写字时的情况一样一笔一划逐一显现的,同样,杨晓慧脑海中出现的“白色骷髅”也不可能与画画时的情况相同一笔一笔地显现出来,因为脑控武器向大脑输入图片从而使图片在脑海中显现出来理论上至少有三种情况:1、将图片以电磁波的形式直接输入到目标大脑的视觉皮层,目前主要是通过大脑共振实现,并且这种方式与脑电波没有直接关系;2、一个人观看一张图片,然后用该人看图片时的脑电波直接照射目标(一般需要聚焦【如姜堪政实验】或放大,下同)或通过大脑共振将从该人看图片时的复合脑电波中分离出的视觉信号输入目标大脑的视觉皮层;3、一个人想象一张看过的图片,然后用该人想象图片时的脑电波直接照射目标【参照姜堪政实验】或通过大脑共振将从该人想象图片时的复合脑电波中分离出的视觉信号输入目标大脑的视觉皮层。第二种情况所涉及的看图片时的脑电波可以延伸到眼睛看任何东西时的脑电波,第三种情况所涉及的想象图片时的脑电波可以延伸到脑中想象任何图片或影像时的脑电波!《思维传感的实验研究》一文中就提到信息发送者所传输的信息一般写在纸上,然后通过信息发送者和接收者都在额前闪出“屏幕”传输信息,文中提到的含有信息的纸就相当于一个“图片”,而在《人体特异功能的实验研究与诱发训练》一书的《思维传感中“屏幕效应”现象的分析》一文介绍的实验中也有信息发送者先观看一张彩色图片(内容分别为彩色蝴蝶、彩色老虎、彩色的鹰),然后通过屏幕效应(即想象图片时脑中出现影像)传输信息,信息接收者也是通过屏幕效应接收图片信息的实验。

根据《思维传感中“屏幕效应”现象的分析》一文的介绍,通过屏幕效应传输较长的语句时,屏幕上是相继出现一个一个字,而且出现下一个字之前,前面的字并不消失,字也是从一边移到另一边,类似电视屏幕下面出现的“说明”或“通知”字幕,并且还有一个词组同时出现的情况!

可见,向大脑中直接输入图片一般是将图片作为一个整体一次性传输的,只是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脑海中的图片可能会有一个由模糊到清晰的过程,而输入的汉字既可以一次显示,也可以相继显示,所以,唐雨所说的“逐一显现”应该也指的是脑海中银幕上的汉字是由模糊到清晰地一次性显示或者汉字是在脑中的银幕上相继显示。唐雨每次所辨识的字的字数一般为1~4个,所以与通过屏幕效应传输较长的语句的情况不尽相同。唐雨自己介绍的当心情愉快并且没有噪音等干扰时脑里显出来的字十分清楚,个人认为,与心情愉快与否没有关系,主要是不能有噪音等干扰,只要没有其他干扰,唐雨就可以集中注意力,此时就可以很好地“接收”脑控者发送的图片信号!

另外, 《自然杂志》刊登过一篇题为《关于唐雨耳朵辨色认字的考察报告》[2]的文章(注:1979年12期|何大华、丁先发、申政伦、钱帮伦、朱永弟、胡正书【四川省大足县联合考察组】),报告结论中也明确指出,唐雨耳朵能辨色认字是客观存在、千真万确的事实,任何人也否定不了。但是,报告中说唐雨患急性肠炎后字的笔划、颜色在头脑里模糊不清,无法辨认,病好后,耳朵异常功能虽有好转但有反复。其实字的笔划和颜色清晰与否与唐雨所患的急性肠炎没有一点关系,因为肠炎不会影响到唐雨的脑,也不会影响到他的大脑视觉皮层!与这篇报告类似的还有《自然杂志》刊登的题为《关于人耳认字辨色功能的考察报告》[1]的文章(注:1979年11期|【安徽师范大学耳朵认字辨色功能考察小组】徐梓芳、夏继荃、花兆合、胡增高、(执笔)张立鸿),受试者也是脑中出现字形或图象,可以肯定这种现象就是脑控武器所致,至于文中的关、开灯实验和遮断光源实验中出现的情况以及受试者白天(不论雨、阴、晴)可以正常认读,在微弱光线下(此时眼睛看不清字迹)也能认读,但时间较长,在完全无光时或暗室内不能认读等情况都是脑控者造成的,这几种实验的结果与文中所说的“光源”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该考察报告中的实验也证实了人耳认字辨色功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

可见,脑控武器的确可以向目标的大脑输入图片或运动影像,输入的图片或运动影像也可以带有颜色,梦境制造和向大脑输入图片或运动影像的原理相同,并且,通过共振输入的最初位置是视觉皮层(注:理论上输入的最初位置也可以是丘脑),而无论是向大脑输入图片或运动影像,还是人为制造梦境,图片、运动影像和梦境都是显示在视网膜这个“屏幕”或“银幕”上,即都是在视网膜成像,感觉就像屏幕在脑海中或额前一样,在不受脑控武器的影响时脑中的想象画面和自然梦境亦然,这一点应该和视觉皮层与视网膜的映射关系有关,特别是初级视皮层(V1)与视网膜的映射关系,并且,视网膜上能够出现“屏幕”是通过视觉通路中的视网膜到大脑视觉皮层部分实现的!中科院院士陈宜张在《一则新闻背后的世纪大阴谋》一文中提到的武先生就是脑控受害者,陈宜张院士所说的具有“能强行给你造梦,并控制梦境”特点的技术就是脑控技术,即控制人大脑的技术,包括人体控制和思想/精神控制!关于梦境制造,还可以参考名称为“智能梦境制造仪”、申请号为201710746599.7的中国专利!

杨晓慧的受害经历涉及到的脑控武器的功能除了以上提到的向大脑输入图片和制造梦境以外,还有解读思维、脑中对话(即向目标大脑输入语音,语音当然也是出现在大脑内部)以及传音入密等!杨晓慧的更多受害经历见她所写的《大事记——一个脑电波扫描仪受害者的受害经历》。与杨晓慧的受害经历有类似情况的是搜狐新闻频道2003年10月27日刊登的一篇题为《尖刀刺向8名同窗 来自涟源的女大学生精神失常》的文章中提到的梅子,广西师范学院的梅子是“梦里面常杀人”,而且出事前的晚上“突然脑子里蹦出一个人头像,是头发长长的女的”,另外梅子也有思维被解读和传音入密的情况!

SARS与脑控以脑控受害者杨晓慧的梦联系在了一起,并且梦境是脑控者人为制造的,从杨晓慧梦到的那个陌生男子跟她所讲的话可以看出,脑控杨晓慧的脑控犯罪分子对SARS的情况在非典初期比大多数人都知道得早、知道得多!非典已经过去了,中共的脑控还在继续,并且在我看来,只要中共的“生命不息”,脑控就会在中国一直存在下去,中共是真的能够做到生命不息殃民不止!

参考文献:
[1]关于人耳认字辨色功能的考察报告--《自然杂志》1979年11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RZZ197911020.htm
[2]关于唐雨耳朵辨色认字的考察报告--《自然杂志》1979年12期
http://www.cnki.com.cn/Article/CJFDTotal-ZRZZ197912026.htm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