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声明传心声

真相网2019.3.24】【文: 清音】“如果民不聊生无法让我们动容,如果邪恶无法让我们清醒,如果正义已经远离我们而去,那我们存在的意义何在。本人声明退出共产党及其相关组织,远离邪恶,为生命迎来新的希望。”这是化名为“赤乌鹏”的大陆民众今年1月10日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的三退声明。

“三退”声明传心声

世人在觉醒,时至今日,已有3.28亿人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们在三退时的留言颇耐人寻味。

一名化名为“学历”的警察在今年1月8日的声明中称:“我是派出所的员警,开始的时候也跟着迫害法轮功学员,可是后来我看到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而且是极其残忍的对待他们,我真看不下去,却又无能为力。我就泡病号不去上班,后来干脆就办了病退。今天听了大法弟子给我讲了大法真相,我彻底明白了。是江泽民魔头和邪党干的这场泯灭人性的大恶事,原来中共邪党的根就是魔鬼撒旦,反天反地反神佛反人性。中国人都被邪党给欺骗了,我坚决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一切邪恶组织。”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张晓梅也是一名员警,她在去年11月11日的三退声明中称:“我接触过几个法轮功学员,个个都那么善良;而我接触的领导和政府官员都那么唯利是图。现在扫黑,是共产恶党的流氓文化,把好人培养坏了,把坏人培养的更坏了。不是政匪一家、警匪一家,哪有黑恶势力!中共恶党就是最大的黑恶势力。迫害好人的一定是邪恶的。所以,中共恶党不除,人民不会安居乐业。我退出邪恶中共党、团、队组织。”

去年10月10日,来自北京的景才俊在声明中说:“我曾在中共野战部队服役。在1999年,部队要求我们参加抹黑法轮功的培训教育,以法轮功为敌人进行作战训练。我家族祖辈的家产、田地等私人财产在1949年的时候都被中共剥夺。我家族有四十多人,受到中共的打压。从那时起,升学、提干、当兵等等在当时的好事,都与我家族的人无关。我了解中共杀人的历史,了解中共栽赃法轮功的事。我要退出自己曾经加入中共的少先队、共青团邪恶组织。”

来自南京的禾苗在去年10月7日的声明中说:“今天我与单位70足岁的同事打乒乓,看到她矫健的身手,和善的态度,白里透红的肤色,感叹不已。我们都知道她已修炼法轮功22年,这么多年从未报过医药费。她虽然因传播法轮功资料曾被拘留过,但从未放弃。在打球休息的时间她给我讲了很多,并列举了本单位很多明真相者得福报的事例,这些活生生的例子就发生在我身边,很有说服力,她还给我讲了贵州的藏字石以及三退的意义。在此,我声明自愿退出曾加入过的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跟共产邪党划清界限,以保平安。”

很多民众被法轮功学员的无私与慈悲所感动。去年8月3日,化名“天地良心”的人士说:“我是一名在全国发行的某杂志社的领导,在周末出差的旅途中有幸听到三退保平安的事,这个事太好了,我很佩服法轮功学员,敢于坚守自己的信仰‘真善忍’,敢于对中共邪党的邪恶说不,这是很了不起的,眼下在中国大陆,出现的信仰缺失、道德观麻木的问题是很可怕的,让人看不到中华民族的未来和希望,我感觉三退是很伟大的一件事情,我很支持,虽然我没有勇气象法轮功学员那样去做,但是我很赞同,恢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美德,抛弃中共邪党的无神论,这是对的,在此我声明,退出中共邪党。”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郑彩莲在今年1月3日的声明中称:“今天一位法轮功学员对我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说你不怕危险吗?他说我不怕,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我希望炎黄子孙都能幸福安康。他深深的感动了我。突然我明白一个道理:自己好,希望别人也好的人,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善良;自己好,不希望别人好的是中共恶党的歹毒与邪恶。比如,中共恶党的官员希望自己有钱,而不希望别人有钱。所以贪官遍地,到处搜刮民财;再比如:恶党的官员希望自己健康,而不希望别人健康,所以贪官吃特供,而百姓吃的食品,不但农药、化肥超标,还有生长激素、避孕药、防腐剂、玉米香精、膨大剂等有毒有害及致癌物。我是佛教信徒,我感悟到,中共恶党破坏传统文化,灌输无神论邪说,是断炎黄子孙的慧命;有毒食品的泛滥是断炎黄子孙的生命。这是从精神到肉体灭我中华。用心歹毒,邪恶至极。我郑重声明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殷敬莲在3月17日的声明中称:“我是市人社局的干部,二十多年前,我局有一位同事因患肝癌没上班,后来修炼了法轮功。五月节局里每人分十斤鸡蛋,最后只剩五斤鸡蛋,办公室给这位炼法轮功的同事送去五斤鸡蛋和五斤鸡蛋钱,这位同事说我就这五斤鸡蛋的缘份,没留五斤鸡蛋钱。一年多他也没报销一分钱医药费(给医保局省很多医药费),局领导研究决定给他五万元现金让他看病用。他说修炼法轮功身体挺好的,不能收这钱。这两件事我们非常感动,一个人人向钱看的拜金时代,修炼法轮功的人竟然如此高尚,如此善良!当今社会贪官污吏比比皆是,这中共恶党不惩恶扬善,却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真是邪恶至极!作为中共的一员是我的耻辱,我声明退出中共恶党的党团队组织!”

声明三退的陈军称:“我退休前是一名基层党委的专职副书记,虽然我也不信共产党的那一套,但是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但是没有参与过迫害法轮功。我的表弟和他太太都是法轮功学员,他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曾经有令人羡慕的工作,后来因为炼法轮功被迫害。”

2018年12月26日,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典志莲留言:“我是小企业主,深受中共贪污腐败之苦。今年区税务局某局长孩子结婚大操大办。局长在饭店门口收钱,背个大包装满满的钱,还不止一次。中央说反腐,只是为了维护腐败的政治体制。现在的官员已经无官不贪、无官不腐。子曰:苛政猛如虎,现在是暴政猛如虎。我企业有个法轮功学员是企业最好的员工,却屡遭迫害。穷凶极恶迫害好人的恶党暴政,扼杀了中国人的善良;也扼杀了中国人勤劳创业的热情。中共暴政是中华民族的悲哀;也是世界文明的悲哀。我真心退出邪恶的中共党、团、队组织!”

中共建政七十年运动不停,灾难不断,多少家庭遭受摧残。很多人从家族的经历、个人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中共的残暴,或从《九评共产党》、大纪元网站等了解到真相,认清了中共的本质。

去年12月18日,来自司法领域的谭明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三退声明:“我是一位在公检法司领域里的工作人员,常年的工作,深知共产党残害老百姓的恶行,它将遭到天谴和报应。我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我知道只有早日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远离邪恶,等天灭它的时候,保佑我的平安。”

3月17日,来自安徽的“三叶”在声明中说:“我是一名历经2018年中共制造的P2P暴雷潮中的金融难民。可怜自己辛苦积攒的十几万元被洗劫一空,要知道,当年我父亲病重期间都舍不得用这笔钱看病啊!这是用命省下的钱!共产党金融创新缺乏监管苦果,我们金融难民绝不承受!以前懵懂无知,跟着大家入了少先队、共青团这些魔教组织,经历了这次大劫难,我彻底清醒了,现在郑重声明,我退出曾经加入的少先队和共青团,和共产邪党彻底决裂!天佑中华,也希望亿万国人不要再沉迷于共产党宣传的岁月静好假相,早点退出这个邪恶组织自救。现在,已经到了泰坦尼克沉没前最后的狂欢时刻!”

2月18日来自贵州的万醒称:“我是一名曾经参加过所谓的中越自卫还击战的老兵,现今为生活所迫,难以维持基本生活,通过法轮功修炼者的讲清真相及亲眼所见,彻底认清了共产党的虚伪、凶残、狡诈、无赖的流氓本性,在此,我郑重声明退出邪恶的中国共产党。”

2月10日发表声明的李一说:“我是当年下过乡的知识青年,当过红卫兵、插过队、回城待过业、当过临时工。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都让中共的运动给毁了,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的苦难罄竹难书,只有解体中共才能把中国人民彻底解脱。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当年被哄骗加入的少先队、共青团!废除宣过的毒誓,彻底与邪党划清界限!”

2月7日发表声明的辽宁省营口市访民王素娥:“上访十三年无果,八次坐牢,六个取保,被边控内控被维稳人。无(不给)退休金、无(不给)医保、无(不给)低保、无土地,让我(当今杨白劳)怎么生存?因此我王素娥郑重声明退出中共!!!”

湖北武汉吴华堂在去年12月24日的声明中称:“91岁高龄,当年参加长江大桥建设,时为团支书,今天听明白了真相,愿意退出邪党附属组织。”

2月4日发表声明的山东淄博张云杰称:“我是一个历史学者,一生致力于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努力将中国变成一个正德正善、自然良循的社会。然而,邪恶的中共‘党文化’正在将中国文化糟蹋的面目全非。在阅读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我深刻地体会到了中共邪党的罪恶,现和父亲张笃银一起声明退党。”

2018年12月30日来自北京的朱贤声明:“我是某大学的一位教师,近年来深感中共的可恶。原本以为中共会变好,可是它越来越坏,是根本不可能变好的毒药。今天,我决定退出中国共产党。”

今年2月发表声明的李田英说:“我已是九十四岁高龄的普通百姓,被共产党骗了一辈子。……有幸聆听大法弟子讲真相,然我内心确切领悟到宁信地狱鬼、不信共产党的嘴。天要灭共匪的时辰到了,我真的如梦初醒决心脱离中共这个大恶魔的长期束缚,决不能做他的陪葬品,赶紧退出这个大魔教邪恶党组织,老天肯定会保佑善良人的。但愿同胞快快觉醒!!!期盼共产党在地狱中做自己的鬼梦吧!”

2月1日发表声明的聂吾明称:“禁锢思想,无法禁锢我的灵魂。一个只会禁锢思想的党派,就不会是一个得民心的统治者,从小所受的洗脑教育,让人蒙蔽了双眼,我了解了它的邪恶本质后,决心退党,以免在有生之年,对不起自己的灵魂。”

化名“士兵”的人在去年12月31日的声明中说:“我在部队加入的中国共产党,本来以为是保家卫国最后却成了共产党的一条狗,维护中国共产党这个无耻的政党的统治!中国共产党迫害了多少中国人民,造就了多少贪官污吏,欺压群众,八九六四更是血债累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欺骗和土匪组织,从七九年起,中国人被中共洗脑变得没有人性,只认钱!没有了伦理,我在这里郑重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退出中国共青团、退出中国少先队!”

去年12月15日发表声明的“正义”称:“我是一名国企的基层管理人员,被共产邪党拉人其组织被动入党,最近又被绑架成支部书记,共产党邪恶至极,不允许你有任何信仰,现在又利用巡视、督查、和网络平台监视等手段强迫学习其理论,如果不做或要求退出其组织,就会给你扣上政治问题的帽子,用工作和职位威胁你。共产党是幽灵邪党危害人类,我以化名正义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及一切组织绝不和共产恶党为伍,和共产党划清界限。”

来自圣地亚哥的黄卫红去年12月14日发表声明:“我看了神韵晚会,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和领略了5000年的中国传统文化,竟然要由一个巡回世界的舞台剧发扬。我决定在此声明三退。”

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林正心2月16日声明:“自从看到委内瑞拉,以及看到诸多历史真相之后,我看到了整个共产主义的虚伪、邪恶和极端的恐怖。因此,我在此说明:本人林正心在此,公开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并且不会再允许各种变种的共产邪说污染我的大脑。希望人类永绝共产祸患!祝一切反共的人一切安好!

这些三退声明见证了中共的独裁与残暴,也见证了世人的觉醒。希望更多的人能加入三退大潮,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转载自明慧网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0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