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真相是中共暴政逼出来的正义英雄之举

真相网综合报道2012年6月30日】6月27号新华社发出通稿,称钟鼎邦与他人多次利用专业设备攻击干扰转播大陆电视节目的卫星信号,该文也证实了这次行动是由周永康政法委属下的国安部所为,并欲对钟鼎邦先生“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并将其定罪“危害国家安全”。

但新华社这篇通稿中只字不敢提钟鼎邦是法轮功学员,也未提“插播”两个字,更不提及插播的什么内容危害了国家安全?令人费解的是,中共国安以“协助调查法轮功”为由绑架钟鼎邦,而新华社的通稿中只字不提“法轮功”,也不提“插播”二字。

钟鼎邦在大陆停留期间是否真的进行了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外界也不得而知。但是,即便钟鼎邦进行了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那也是正义之举,因为插播是在维护中国人了解法轮功真相的知情权。

据悉,在台湾海基会对此催问之下,台湾警政署刑事局证实已接获中国公安部通报,但公安部在通报单上未详述案情,仅表示钟鼎邦涉及中国的国家安全法、公共安全法,遭到“监视居住”。

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遭到中共国安单位绑架事件,再次将中国乃至世界民众的目光聚焦到当年处于重重黑幕下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电视插播的义举这一事件上。

为什么在中共专制暴政下才有插播?

为什么在当今中共统治下会有插播出现?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本前提。中共在宪法上许诺给中国人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新闻自由,可曾兑现过一点?有言论封锁,才有反封锁,言论封锁在前,反封锁在后,违反宪法的是中共这个组织。人民要争取新闻自由,传播真相,把知情权还给中国人,这只是在行驶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让中国人用自己的智慧去做出谁是谁非的判断,一贯认为自己“伟光正”的共产党,怕什么呢?

其实,中共惧怕的不是插播,而是真相。早有人说过在中国,如果有新闻自由,开放言论,三天之内,中共必亡。

中共凌驾于法律之上,像一个毒瘤一样吸取中国人的血汗,把中共与中国混为一谈,中国历史悠久,中共不过几十年的产物。中共这异物的存在,才是对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最大危害,维护国家安全,维护公共安全,从解体中共开始。

试问:如果没有中共违宪封锁“言论自由”,把媒体职能邪恶化为党的喉舌并进行极端控制和长期颠倒黑白掩盖事实真相,谁愿意、谁会想到去那么费力的进行电视插播?

媒体的作用是人民监督政府,中共把媒体当成“党的喉舌”长期掩盖真相欺骗人民

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政府根本无权干涉媒体。在美国,政府甚至不能拥有面向国内的媒体。媒体的作用是监督政府。可是在中国大陆,媒体却被中共霸占为一己的喉舌,成为欺骗和迫害民众的帮凶。正是由于中共霸占媒体,没有任何媒体和舆论的监督,才造成中国大陆民众遭受的一次又一次的苦难,一直持续到今天。是中共在“破坏”、“攻击”、“干扰”电视媒体,是中共在违法犯罪。

被中共霸占为喉舌的媒体谎话连篇,早已失去了起码的公信力,在街头巷议和互联网上,往往成为民众嘲笑的对象。法轮功学员插播电视,把事实真相传播给电视观众,是让媒体真正行使其社会责任,让媒体说一次真话。对于大陆电视观众来说,真话和真相才是最弥足珍贵的。

文明国家视媒体为社会公器,特别是用来监督政府施政的;而政府则是尽力维护它的独立自主,以达到客观公正。但中共自始称「媒体是党的喉舌」,垄断成一言堂,不让别人说话,并用它来毒害中国人民。中共的宪法与它签署的国际公约,都明白保障人民的言论、思想与信仰自由。中共从未遵守。

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插播真相?

自1999年7月江泽民一意孤行地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以来,中共利用电视、报纸、广播等所有的宣传工具,铺天盖地地制造谎言,污衊、抹黑法轮功、宣传仇恨、造谣诽谤、迫害法轮功。为了给镇压制造藉口,中共炮制了1400例所谓炼法轮功导致死亡的案例 、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事件、诽谤法轮功创始人以及秘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惊天黑幕等等,这一切谎言及罪恶都是中共有预谋地栽赃陷害于法轮功团体。

由于中共的严酷镇压,造成大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揭露迫害,制止中共继续煽动仇恨、通过谎言来维持这场波及一亿法轮功修炼者安危、累及数亿中国人(中共采取株连政策)的空前残酷的信仰迫害,在中共多年剥夺法轮功学员的言论自由、发言权、申辩权、申诉权、信仰自由,和掩盖事实真相剥夺民众对法轮功真相知情权的情况下,为了把真相告诉受欺骗的百姓,有的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的危险进行了电视插播,用插播电视的方法,抵制这种被用来毒害人民的媒体,把真相告诉人民,以免他们因不明真相而犯错,这不是正义之举吗?这正如“司马光打破水缸救人”,我们是要赞扬他救人?还是要责备他打破水缸呢?

也就是说:从九九年七月以来,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常年剥夺广大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中国民众对法轮功真相的知情权,而这些真相信息对人们的未来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就是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依然坚持站出来讲真相,包括插播的根本原因。

现代媒体覆盖面巨大,维护民众的知情权关系到每一个普通百姓的切身安危。在西方社会,没有谁会需要通过插播来发表意见,每一个人的信仰和言论的自由都得到最大的保障。媒体的职责是监督政府,保障观众的知情权。可是在中国大陆,媒体是中共喉舌,而不是自由媒体,它们帮助当权者侵害着观众的知情权,所以,插播是在维护宪法赋予中国民众的基本权利。法轮功学员的插播行为是在用生命的代价来传播真相,这实在是一种大义大勇的行为,他们可以说是中国的英雄。

插播真相,不是主动的选择,是被中共独裁封锁真相逼出来的

插播,不是一种主动的选择,他的前提是信息封锁的存在,中共它是完全垄断了广播电视的渠道,再加上它对报纸的管控和对互联网的封锁,构成了它整体的信息过泸和封锁的系统,然而信息的传播是言论自由的组成部分,所以用电视插播打破封锁的,本质上和开发破网软件突破互联网的封锁,是属于同一性质的行为,都是为了使信息能够自由地传播。

这在中国大陆这种镇压存在的环境下,中共当局是剥夺了法轮功群体一切发声的渠道,一切言论的渠道,在基本人权受到严重的侵犯的情况下,用插播的方式进行抗争,是有天然的合法性的。

中共长年封锁国际网络、干扰国际电台信号,更是在危害世界安全!

众所周知,中共的GF长城防火墙和很对哦的微波发射台,长年封锁国际网络、干扰国际电台信号,更是在危害国际安全。这种事情几十年来中共每天都在做,它通过世界各地建立大量的短波发射站,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内容加上多重回声,用同频干扰的方式,对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和希望之声等中文国际广播电台的节目内容,进行干扰,特别是在2009年还发生了非常严重的新唐人电视台被盖台的事件,新唐人亚太台的卫星信号被阻断,做为在台湾的一家中文电视台,亚太台连对台湾自己的播出,都受到了阻断。

一位政论家曾举过一个例子,说这就好比一个道貌岸然的歹徒把一座房子的门全部锁死,并偷偷放了一把火。可是当房子的主人被迫从窗子跳出来逃生时,这个歹徒却对围观的邻居说:“你们看,这个人多么不文明,居然跳窗户。”

中共干扰海外广播,封锁网路,践踏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却诋毁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申冤,讲明真相的行为违反法律。无异于现代版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杜阳明:中共一手遮天掩真相 法轮功学员插播是维护正义

上海维权人士杜阳明明确表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进行电视插播的行为,目地是揭露被中共严密封锁的真相,实属正义之举。因为中共一向专政独裁,对国民进行“一言堂”洗脑,凡不符合它“心意”的维权行为,中共一概乱扣罪名,并随意解释法律进行打压。而法轮功学员的插播行为,恰恰是在维护中国人民的知情权。

他说““这次台湾法轮功学员的电视插播,实际上也是一个讲真相的正义行为。共产党现在实行的一套东西都是什么呢:只要你不按照共产党的要求说话、做事、办事,那么你就是反对共产党,你就是非法的。共产党为什么要你‘合理上访’?‘合理上访’就是全部按照它的要求让你行为,你的行为都是不可能触及共产党的任何痛处、痒处的,这叫‘合理上访’。如果一旦你有什么行为,它认为你‘不合理’了,实际上明明是他们不合理了,你不断的上访,它就可以随意打压你。他对所有访民随意的打压都是属于违法的,都是犯罪的,但是回过头来他还套你的‘帽子’,就是说你‘非访’。所以共产党现在是利用国家权力实行国家恐怖。”

杜阳明指出,中共在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曾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而今,法轮功却已洪传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各国政府的褒奖1600多项,深受各国人民的喜爱和拥护。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共所犯下的一切罪恶也在被一点点的揭穿。

“法轮功这个问题在99年的时候,共产党发出的誓言是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是现在法轮功通过不屈不挠的斗争,历经13年,不仅没有在三个月内被消灭,而且现在向全世界得到了传播和弘扬。那么正因为共产党现在害怕,怕中国人知道所有的事情的真相,因为现在凡是在中国出现罪恶的地方,都有共产党莫大的控制。”

杜阳明非常支持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行动。他认为,讲真相是解体中共最好的方法,所有正义人士都应该广传真相,让全中国人越来越了解中共残酷、暴虐的一面。

“讲真相实际上是对共产党进行剥皮抽筋的最好的办法,共产党就害怕(法轮功)向全世界讲真相。当然了,我们如果不做这种行为,没有全国人民的抵制,共产党会更加无法无天,更加肆无忌惮。”

大陆律师:插播无罪 “是一种义举” “中共对法轮功执行恶法 应该废除”

倡导“天下为公,人权最大”原则的北京市佳法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兰志学就钟鼎邦遭绑架一事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人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不受侵犯。“这些法轮功学员在那种高压之下,选择用这种方式,传播法轮功真相,表达自己的诉求,捍卫自己的信仰,我认为这本身就是对国家宪法关于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的捍卫。我觉得这没有问题。”

兰律师说,法轮功学员的插播是正当的。“往我身涂污名,往我身上抹黑,难道就不能让我自己来洗清自己的一些事情吗?说清楚当时的真相吗?这是非常正常的一种事情。”

“不要说法轮功这些讲真善忍的学员,就是一个杀人犯,也得让他说话,让他有一个为自己辩护、洗清自己污名的机会。”

长春插播事件后,中共造谣说法轮功学员破坏电视,有国外政治势力操纵,迷惑大陆不明真相的民众。

兰律师说:“(插播真相)这种方式在当时是一种非常的方式。在那种强权高压之下,这种抗议,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在一种正常的言论自由的社会,我觉得这种方式不可取,但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认为也是一种义举。”

兰律师还表示,即使是在春秋战国奴隶社会的时候,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也是有保障的,当时是百家争鸣。各派思想家可以表达自己的思想,都能被当时的统治者接受。

兰律师称,中共政权是一个一元的体制,媒体只有一个声音,“显然现在这个社会结构就是一个变态的结构,我觉得它不会对一个国家的发展起促进作用,只能起到一种阻碍和桎梏的作用。”

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执行的都是“属于恶法”,“恶法就应该废除。”

兰律师说:“社会思想应该是多元的,不能说不同意你就是邪教,不能这么看吧?”“(法轮功)到底好不好,是不是邪教,那不是一个势力、一个权力说了算的,应该把他摆在一个国际社会,或者中华民族层面上,让大家来评判,不能一个人就能决定一个信仰的命运,不能用暴力、用枪、用邪恶的东西来迫害信仰。”

浙江资深民主党人: “中共控制媒体 直接违宪”

浙江资深民主党人陈树庆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共严格控制媒体,不但侵犯了民众的知情权,妨碍了社会的公平秩序,也在很大程度上侵害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这直接是违宪的问题。”

陈树庆说,大陆电视里面掩盖了真相,而插播有利于揭示真相,这种插播也保证了民众的知情权,让民众了解到真相,对民众都是有好处的。

陈树庆认为,在电视上插播真相是正义之举。他表示,西方媒体是自由的,民众要发布什么有渠道,用不着插播,但在中国,中共强力控制媒体,民众没有渠道发布真相,“民众没有办法了,进行插播讲真相,这是对的。”

“中共当局利用公权力因此对插播人员进行政治迫害,是滥用公权。”陈树庆强调。

“插播”讲真相 中国老百姓也会赞同

浙江资深民主党人吕耿松接受本报采访时也表示,在中共这个社会,媒体一言堂,很多事情黑白颠倒,真相被扭曲,在这种情况下,插播是很有必要的好事。

吕耿松说:“由于中共控制媒体,剥夺老百姓知情权,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不知道,如果有人这样做,值得提倡,我们非常欢迎这种做法。”

吕耿松也认为,真正违法的是中共统治者。“中共自己首先胡作非为,如果没有它对媒体的封锁,也就不会有插播,如果它没有封锁网络,也不会有所谓‘翻墙’了,自由门等软件也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虽然中共这个宪法我们还不认同,但中共本身控制媒体的行为就违反了它自己的宪法。”吕耿松说。

美国会议员斥中共卑下

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遭到中共610国安绑架扣押一事,引起美国国会的关注。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台湾连线创办人罗拉巴克表示,钟鼎邦因想要帮助中国民众获得知情权而身陷危险之中,国际社会都应给予关注。他认为中共的所作所为只会让人们更明显地看到这个体制的恶劣卑下的本性。

前国会人权委员会创始人兰托斯的遗孀、兰托斯基金会主席兰托斯夫人,对此表达了强烈的关注,认为这件事情必须在国际社会上曝光。

兰托斯夫人称中共给钟鼎邦所列的“罪名”都是胡言乱语。她强调,人们有权利接触到自由的、不受过滤控制的信息。那是基本的人权。她鼓励法轮功学员一定要坚持到底,实践自己的承诺。

兰托斯夫人认为,国际形势变幻迅猛,埃及、利比亚的专制政权已垮掉,叙比亚的反独裁抗争也即将走入尾声,下一个就是中共。(在促中共倒台上),中国人一定要觉醒﹗

湖南民众李先生:如果插播信号能发到我们这里,我愿意接收!

湖南民众李先生看过新华社这则通稿后表示,对中共的玩文字游戏的隐晦报导,大陆老百姓都会看到报导背后的事实是什么。“我解读这个报导隐含的意思是说钟鼎邦搞插播而抓了他。插播的内容肯定是共产党掩盖的真相,它的谎言。”

李先生现身说法:他在两年前自费装上卫星天线,为的就是收听海外媒体广播。李先生说:“老百姓在国内被中共死死封锁,听不到、看不到海外媒体的消息,需要翻墙软件才能看到,而中共又一再升级封锁翻墙技术。海外媒体的报导比较客观、公正,这是国内老百姓都相信的。独裁中共犯的错误和罪恶它从来都不承认的,还要颠倒黑白。如果插播信号能发到我们这里,我愿意接收!”

台湾洪先生:“这些插播者的举动,其实是最和平、非暴力的方式”

在台湾同样从事科技业的洪先生说,中共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在当时的时空背景下,脸书和推特这种工具还不普及,再加上中共对网路封锁相当严重,在没有发声管道的情况下,从2002年开始,法轮功学员被迫采用着一些工具,包括在大陆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

洪先生说,对于生活在极权国家的人,人民没有任何言论自由,也没有获得自由讯息的管道,中共当局又用扑天盖地、一言堂的谎言来迷惑人民,让人们在无知的情况下仇恨法轮功,使当权者有机会遂行对法轮功的群体灭绝政策。“这些无知的人们,是有权利知道真相的。”

2011年初,北非突尼西亚出现政局变荡,独裁23年的总统本阿里遭到推翻,随后埃及、利比亚、叶门的统治者也相继被推翻,民众透过脸书、推特,加上手机传播的密集性,让茉莉花革命迅速地燃烧。

洪先生说,“如果对照北非那些国家,这些插播者的举动,其实是最和平、非暴力的方式。”就如同台湾有各种媒体和管道,任何事件发生都可以平衡报导、正反意见都可以表达,但是在中共极权暴力的统治下,插播者的行为完全是正常的发声方式。

而新华社的报导中,彻头彻尾不谈对法轮功的迫害,钟鼎邦也没有律师在场,只是将国家安全法无限上纲,洪先生认为,这令人回想起曾经跑到美领馆的陈光诚,也曾被冠以类似罪名,但其提出严惩政法委的三点要求,迄今尚未获得具体回应。

洪先生认为,面对由中共政法委带头违法迫害,多年来法轮功学员们透过科技技术自发地讲清真相行为,其实是正当的发声,台湾政府应在其中扮演积极角色,营救台湾公民钟鼎邦返回家园。

美宪法保障人民持枪权 中国人为何不可插播

翻开美国历史,建国初期,为了防范未来政权发生变化,政府军队对公民进行暴力镇压,开国元老们于是透过《宪法》保障了人民保卫家园,推翻暴政的权利。2008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针对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再度确认人民有权拥枪以保证自身的权益的重大原则。

时事评论家李天笑:〝美国独立宣言里面就提到,当一个政府把人民置于绝对专制之下的时候,人民就有权力推翻这个政府,也就是说当政府剥夺人民的权利、压迫人民、迫害人民,人民就可以利用一切的手段,包括拥有武器的手段来使这个政府下台。〞

也就是说,公民有反对暴政的权利,这也成为人们持有武器的最根本。而现今的中国,政法委成了实施极权残害人权的凶手,而人民却手无寸铁。

李天笑:〝中共实际上是掌控和垄断所有的媒体,可以任意利用媒体进行欺骗宣传、造谣惑众、抹黑任何个人和团体。中共所说宪法权利它只是废纸一张,是对中国民众一种欺骗的宣传。目前我们并不知道钟先生是否有插播这个事实,但是呢,即使有,也是非常理所应当的,因为本来国家的媒体就是社会公器,人民就是可以利用他来发表自己的意见,这完全是利用社会公器服务于社会公义的这么一个举动。〞

唐柏桥评钟鼎邦案:推翻中共都合法合理

旅美人权活动家、六四前学生领袖唐柏桥从世界和历史两个角度对比分析中共暴政,他指出人民推翻中共的政权都是合理合法的,民众的反抗绝不是犯法。

唐柏桥:现在有百分之百的推翻政权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为什么呢?我们对世界做一个比较,已经被推翻的第三波民主浪潮以后那些专制独裁者也有五十几个,到去年的阿拉伯之春,有几个国家的政权比中共更坏的?基本上都是更好。比如说穆巴拉克,他们还有脸书,他们叫脸书革命,他们国家上脸书都可以自由上的,然后他们议会里面有反对派人士。所以这些国家现在人民都有权利去推翻它,中共的这个政府为什么人民不能推翻它?

唐柏桥:任何一个人能够拿出一个理由来说,噢,中共政府比穆巴拉克好,所以不应该被推翻。你能拿出这样的理由吗?拿不出来,那么拿不出来世界要产生同一个标准,你要是支持人民推翻穆穆巴拉克的话,支持人民推翻的叙利亚阿萨德,你就应该支持中国人推翻中共。

唐柏桥:我们纵向来比较的话,清王朝末年对人民的镇压或欺诈远远没有共产党现在这么嚣张,这么邪恶。那个时候有各种报纸,在全中国有一千多家报纸;有各种小的议会、协会、政治社团、帮会。但在中国,比方说西藏吧,清王朝从来都没有欺负过西藏人。那么今天,你看看无论是法轮功学员、西藏、天主教、基督教、然后上访的。那上访就相当于击鼓鸣冤啊,那几千年中国的王朝都击鼓鸣冤、解决问题的一种渠道,那么你明明设了信访办,你现在专门搞了截访,把那些人现在关到黑监狱去,被打死了。

唐柏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孙中山当年不都把清王朝推翻了吗?你中共的历史不是说孙中山是个国父吗?孙中山是怎么推翻的?是武装推翻的呀,十次大起义啊!那么,为什么现在的中国人就不能有当时一百年以前的中国人能够行使权利呢?

唐柏桥:所以说我觉得无论从横向比较、纵向比较,所以我们一旦把钟鼎邦这个案子放到这个角度一放的话,就没什么可说了。你比如中共抓了砸毛泽东像的那三个人,又要审判他了。如果是砸毛泽东像三个人,中共胡搅蛮缠说是破坏了公物,根据这个法律他应该被判的话,那全世界所有反抗暴政的、砸柏林墙的,砸穆巴拉克像的,砸卡扎菲像的,所有那些人都应该被绳之以法,这样的话,国际社会会答应吗?文明社会会答应吗?不答应!中国的老百姓也不能答应!那同样的道理,砸毛泽东像的也不能绳之以法,插播的也不能绳之以法。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谴责中共绑架钟鼎邦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28日谴责,中共政法委系统片面以危害国安理由,罗织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罪名,显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手,已经延伸到台湾。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28日发表郑重声明,张清溪表示,中共的宪法与它签署的国际公约,都明白保障人民的言论、思想与信仰自由。但中共迫害法轮功,透过党的电视、电台、报章杂志与网路等,对人民洗脑、煽动仇恨法轮功,中国法轮功学员依法上访,610办公室却非法绑架、折磨、摧残、虐杀。

张清溪说,在文明国家视媒体为社会公器,特别是用来监督政府施政;而政府则是尽力维护它的独立自主,以达到客观公正。但中共自始称“媒体是党的喉舌”,掌控所有媒体全面打压法轮功,使得中国大陆民众无法透过官方掌控的传媒了解事实。在这种情况下,用插播电视的方法,把真相告诉人民,以免他们不明真相而犯错,这不是一种英雄的正义之举吗?

张清溪表示,对于中共媒体垄断的作为,如果有人可以去打破,事实上是回复到它宪法本质和国际公约的精神。做这件事情在中国是要冒险的,我们不知道钟鼎邦有没有做这件事情,但插播中共卫星电视本身,完全是英雄的行为,是正义之举。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再次重申:任何人在这个艰难的时刻,帮助我们维护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包括用插播中共卫星电视的方法,我们都由衷的感谢,视为英雄,并祈祷神的降福。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