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中央党校公开讨论中国共产党的崩溃

真相网2013.9.21】据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在中共建政64周年前夕,《金融时报》9月20日发表长篇评论,提出一个存在已久的问题:中国共产党还能在中国存活多久?文章并披露,即使在中共中央党校,这些党校教授都可以没有禁忌的讨论中国共产主义的崩溃,而不用害怕受到报复。

“当它崩溃的时候,我们计划怎么办?”

《金融时报》报导说,在北京西部,中共的顶级间谍学校和颐和园之间藏着一个地方,这里是这个国家唯一一个可以公开辩论共产党的灭亡而不用害怕受到报复的地方。但是这块枝繁叶茂的地址不是美国资助的自由智库之家,也不是地下异议人士的密室。它是中共中央党校的校园,这个政府专制领导人的精英培训学院。

中央党校建立于1933年,目的是灌输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过去的校长包括毛泽东本人,习近平和胡锦涛。为了跟上中国社会发生的巨大变化,近年的课程做了根本上的修订。虽然学生们仍然学习资本论和邓小平理论,但是他们也被教授经济学、法律、宗教、军事和西方政治思想。中高级共产党干部不但阅读反腐败文件,还要上歌剧欣赏和外交礼仪课程。

一个更加显著的变化是它的新角色,在这里,没有什么是讨论的禁忌。“我们刚刚跟一大群非常有影响力的共产党党员举行一个座谈会,他们问我们,我们认为共产党将掌权多长时间?以及当它崩溃的时候,我们计划怎么办?”一个要求不具名的党校教授说。“老实说,这是中国每个人都在问的一个问题,但是我恐怕它很难回答。”

事实上,这个问题在自从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和苏联解体之后,这是一个常年的问题。自从它的队伍十年前向资本家敞开大门之后,现在这个无产阶级革命政党被形容为世界上最大的商会,身为会员是商人构建人际网络和赢得丰厚利润合同的最佳方式。

中共具备了所有灭亡的因素

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共产党将挑战苏联(69年)和墨西哥革命制度党(71年)的执政寿命。现代化理论认为,专制主义制度往往随着收入增加而民主化,制造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加速这个过程,并且在长期快速增长之后的经济放缓使得这种转变更加可能。严重恶化的不平等加上高度腐败可以增添变革的动力。

所有这些因素现在存在于中国。一些政治理论家,包括一些中央党校内的人,认为中国在文化上和政治上很特殊,席卷阿拉伯的专制主义崩溃浪潮不会抵达中国的海岸。但是其他人,包括有影响的中国知识份子,杰出的西方汉学家,甚至一些自由思想高级共产党员,相信如今是共产主义时代的最后日子,共产党将被冲走,如果它不很快启动严肃的政治改革。

教授观点的转变:类似中国历史上王朝垂死之日

著有“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的斯坦福大学高级研究员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说,他相信中国将遵循大多数其他国家的道路,可能通过逐渐自由化最终获得民主。但是如果这个没有发生,他说阿拉伯之春式的人民起义也有可能。

但批评者认为,共产党在应对其人民要求方面,花样不断翻新的过程比传统的专制主义制度远远更加灵敏。直到几年前,乔治‧华盛顿大学中国政策项目主任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还是这个观点的坚定支持者。但是现在他已经改变了他的想法,并且相信,共产党处于下滑的状态,类似于中国历史上王朝垂死的日子。

这些迹象包括一个空洞的、社会不相信的国家意识形态,恶化的腐败,无法向公众提供足够的社会福利,和普遍的公众不安全感和挫折感。其它迹象包括日益增加的社会和民族动荡,高层派系斗争,课重税并且所得大多数流入官员腰包,严重的和恶化的收入不平等,以及没有可靠的法治。

沈大伟说,人们对这个制度的信心有多么微弱的一个强大的指标是,中国富裕精英层在海外资产、海外银行账户和在西方大学学习的子女的数目。

“这些个人已经准备好一声令下就起锚,一旦政治制度终结。但是他们将仍然留在中国,为了在那之前攫取最后一分人民币。”他说。“他们的对冲行为大声揭示了中国今天党国脆弱的稳定。”

水晶棺里的木乃伊

《金融时报》报导说,人们对躺在天安门广场水晶棺里的木乃伊的态度也发生了变化。十年前常常见到人们嚎啕大哭。但是今天,参观者们带着漠然和轻微的失望。“我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就是为了看到这个?”一个中年男子戴着方言口音说。“我肯定那就是一个蜡假人。浪费时间。”

过去十年这种微妙的态度改变代表着一个更深层的中国社会的改变。“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基础真的非常空洞。”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教授林培瑞说。“人们这些天入党就是为了建立关系和升迁,而不是为了任何社会主义理想。”

也许最多的冷嘲热讽和对权威的质疑存在于庞大的互联网。中国的网络审查当局阻断推特、脸书、YouTube和无数其它网站和服务,因为共产党害怕这些可能被用来组织政治反对。但是政府控制下的国内变种比如微博呈爆炸式发展,仍然允许人们以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方式来部份规避共产党对公共话语的控制。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民众愤怒增加,这种对思想、观念和信息的失控让共产党真正担忧。

《金融时报》采访了专门研究苏联的华东师范大学教授沈志华。沈志华说,2009年9月,当时的中共主席江泽民召集一小群信得过的学者讨论苏联的倒台。“戈尔巴乔夫背叛了革命。”江泽民告诉这群人,并要求他们认定这是导致苏联垮台的具体因素。习近平也曾经说,苏联王国崩溃是“因为没有人像男子汉一样站出来抵抗”。

“我一直强调共产党领导人继续生活在前苏联的阴影之下——他们高度警惕戈尔巴乔夫的改革并且坚决拒绝走这条道路。”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沈大伟说。

不再有奇迹

《金融时报》报导说,从大多数角度来衡量,共产主义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大多数财富集中在一个小的、政治上彼此关联的精英层手中。如果目前的经济放缓演变成一个经济危机或触发广泛的失业,大多数分析家相信,政府将很快面临某种民众起义。“政权的合法性主要来自于经济改革的成功,但是大问题是,这种期待现在非常高。”84岁的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说。

茅于轼预测,由于一个巨大的坏账积累和巨大的房地产泡沫,在未来一到三年中国将面临 “不可避免的”金融危机,但是他认为这可能反过来推动国家走向民主化。“我认为金融危机可能实际上对中国有好处,因为它可能迫使政府实行经济和政治改革。”茅于轼说,“这是最好的情形,但是最坏的情况是一个暴力起义,跟随以长期的动荡和经济下滑,就像我们在埃及看到的那样。”

“目前的中国制度肯定将在某个时点崩溃——它可能是数月、数年或几十年,但是当它崩溃的时候,每个人都将说,当然,它注定要发生。”林培瑞说。

奥林匹克诅咒

《金融时报》报导说,有一个可爱的历史巧合是,没有一个专制政权,除了墨西哥,在主办现代奥运会之后能够继续维持十年。想一想1936年的柏林,1980年的莫斯科,1984年的萨拉热窝,和1988年的汉城。现在距离中共举办2008年北京奥运会已经过去五年。

在经过30年的经济增长之后,中国的增长模式开始呈强弩之末。许多党内外的人担心,通过试图使用老的镇压工具来压制越来越大的公众不满,新的政府可能有一天醒来发现街头布满民众。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