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的利弊,众多专家的警告

真相网2021.7.5】目前全世界疯抢新冠病毒疫苗并全球接种,赞同者居多,几乎各国政府都支持,俨然新冠病毒疫苗成了新冠病毒的救星。众多的、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民众其实是不知道疫苗原理的,特别是这次新冠病毒疫苗采用的全新技术。很多人以为就是象治病一样,头痛就吃头痛药,就可以减轻或消除头痛,其实疫苗本身就是新冠病毒的一部分,它并不是治愈新冠病毒的药,这是很多很多民众不了解的事情。

在多数政府官员、专家学者都推荐新冠疫苗施打的同时,反对者也不少,他们指出当今疫苗可能存在严重副作用、甚至巨大灾难,这些学者也在不断发声、警告可能因新冠疫苗带来的灾难。但在主流多数赞同施打和媒体来看,把这些学者专家斥为散布假消息。

但是,这并不公平。很多事情现在才刚刚进行中,很多的科学实验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那么,究竟怎样看待疫苗的利弊呢?因为“利”的部分全球文章已经很多了,在此不多评论,那么新冠疫苗的副作用、可能的潜在危害,究竟有没有?有哪些?本文综合进行讨论。

笔者也算是这个专业的学者,文末也顺便谈谈自己的看法。

下面是不同专家的警告,供所有人参考。

新冠疫苗的利弊,众多专家的警告

一、全球三十几位医生和医疗从业者对 Covid 疫苗的警告

这段影片访问了将近30几位医生,疫苗学家,科学家,护士,博士,及专业医疗从业人员。他们解答了一般大家对疫苗存有的疑惑以及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了疫苗对人类及人体的危害。

影片访问了将近30几位医生,疫苗学家,科学家,护士,博士,及专业医疗从业人员。他们解答了一般大家对疫苗存有的疑惑以及从专业的角度分析了疫苗对人类及人体的危害。

原影片网址:
https://brandnewtube.com/v/75grLShttps://rumble.com/vipexf-ask-the-experts-covid-.html

二、輝瑞(Pfizer)疫苗公司的前首席科学家迈克·耶顿(Mike Yeadon)呼吁:别再去接种"杀手"疫苗

Michael Yeadon 曾经是制药巨头輝瑞(Pfizer)公司的前首席科学家和副总裁。

迈克·耶顿(Mike Yeadon)先生说,现在要挽救已经接种了covid 19疫苗的人为时已晚,他呼吁:所有未接种过covid 19疫苗的人别再去接种"杀手"疫苗,为人类和儿童的生存而战。

这位著名的免疫专家强调了他的声明,有关于疫苗灭除世界人口的过程及看法。

首次注射疫苗后,预计将在2周内立即死亡总计0.8%。 那些能够存活的人有望平均生活2年,但是这种能力会因后续补充疫苗注射而降低。

反驳意见:

路透社等媒体对迈克·耶顿(Mike Yeadon)进行了驳斥,并称Michael Yeadon于2011年离开辉瑞后创立了Ziarco公司并致力于研发一款湿疹新药的失败,驳斥Mike Yeadon对新冠疫苗的警告观点。

评论:

按照科学思维,这种驳斥显然也是很难站住脚的甚至是荒谬的,一个科学家在一种研究中的失败,并不能成为其对另一种研究观点也是失败的推论和证据!

三、Dolores Cahill 教授:呼吁停止疫苗接种,称mRNA疫苗危害超过病毒本身

“2021年5月21日,《今日亚太》(Asia Pacific Today)采访了都柏林大学医学院分子遗传学教授、爱尔兰自由党主席——多洛雷斯-卡希尔(Dolores Cahill)博士。采访中卡希尔博士指出,mRNA疫苗对人类的危害极大且毫无用处,并强烈呼吁政府停止让民众接种疫苗。”

中文原文请见:【热点播报】卡希尔博士呼吁停止疫苗接种,称mRNA疫苗危害超过病毒本身 – GNEWS

为了读者完整阅读,本文摘录其全文如下: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

【热点播报】卡希尔博士呼吁停止疫苗接种,称mRNA疫苗危害超过病毒本身。

作者:纽约香草山翻译部 文雅621

2021年5月21日,《今日亚太》(Asia Pacific Today)采访了都柏林大学医学院分子遗传学教授、爱尔兰自由党主席——多洛雷斯-卡希尔(Dolores Cahill)博士。采访中卡希尔博士指出,mRNA疫苗对人类的危害极大且毫无用处,并强烈呼吁政府停止让民众接种疫苗。

卡希尔博士在2020年3月11日宣布大流行病时就说过,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机率为1:180万,而接种疫苗后产生副作用甚至死亡的机率则为1:50,即2%。卡希尔博士认为,当前的mRNA新冠疫苗是基因治疗法(gene theropy),而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疫苗。尽管50年以来人们一直试图研制mRNA注射疫苗,但截至2020年,世界上没有一例mRNA疫苗被授权许可,所有研究均一直处于临床实验阶段。这类疫苗之所以没有被批准使用,是因为在对人和动物进行的实验中显示,注射这种疫苗会带来太多的不良反应和死亡现象。在基因疗法实验中,接受实验的动物们一半或全部死亡。实际上,动物并不是马上死亡,注射后的表现相对来说不错,只是有点累,但当注入新冠病毒后,一些实验中的所有实验动物都死亡了。对此,卡希尔博士还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就像给一个癌症患者用某种方法治疗,而这种治疗方法会杀死一半或全部的被治疗者,那么,这个所谓的“治疗”方法事实上比癌症本身的危害性还大。

卡希尔博士称,人们普遍认为,注射“疫苗”可以刺激人体免疫系统,从而起到保护作用。但是实际上,这个mRNA疫苗所激发的免疫力并不能保护人体免受病毒侵害,而是快速转变你自身的免疫系统。在实验中,所有动物都病症严重或死亡。因此,这种所谓疫苗毁掉了人们的健康并杀死人们,所谓抗体依赖性增强(ADE)实际上增强了疾病症状。

具体来说,mRNA疫苗所谓的超强激发免疫功能,实际上是激发免疫系统对病毒蛋白的抵抗力。它把注射了疫苗的人变成了一个转基因生物,使其自身就会生成病毒蛋白,而人体免疫系统经过几百万年的进化就是要消灭病毒蛋白。但这种病毒蛋白可以和人体器官以及细胞融为一体,随后会融入你的心脏、肝、胰、肺等器官内,于是,当你自身的免疫系统开始攻击病毒蛋白时,其实就是攻击你自身的细胞。而你的反应可能“与你接触疫苗中传染源的次数或你以前是否接种过疫苗有关”。在此之后,你将很快进入慢性疲劳,然后你会精疲力尽,你的器官开始衰竭,而新冠病毒或将在未来的三年内循环往复,可能会导致你在两到三周内死亡。
图片来源:今日亚太

卡希尔博士指出,现在还不清楚到底应该对这类疫苗副作用采取何种救治措施,所以去年开始她就呼吁人们不要打疫苗,而且要在全球范围内停止疫苗临床试验。几个世纪以来,如果临床试验中有死亡案例,就应该终止试验。在爱尔兰,仅仅在两个护理院,就有57人在注射疫苗后的2-5周内死亡。这些人的死亡是因为免疫系统受到刺激,导致他们病情严重,从而在几周内死亡,年轻人则是会在几个月或几年内死亡。也就是说,无论你是30岁、40岁还是50岁,你的寿命都会大大缩短。

卡希尔博士于2020年就称,已经有非常便宜且安全的方法预防新冠病毒。她建议常服维他命C和D、硫酸羟氯喹(hydrochloroquine)加锌还有伊维菌素(ivermectin)能非常安全而有效的预防和早期治疗新冠病毒。她说,如果医生们采用这种方法给公众预防治疗,就根本不会发生死亡病例。她表示,现阶段完全没有必要接种mRNA疫苗,因为它危害极大且毫无用处。

鉴于所谓的新冠疫苗有如此严重的后果,没有人应该接种疫苗。政府应该立即停止要求民众注射疫苗。

英文原文,及Dolores Cahill 教授的视频发言请参考原文:

Professor Dolores Cahill says that mRNA vaccines enhances the illness and the disease.
https://rumble.com/vhfbov-professor-dolores-cahill-says-that-mrna-vaccines-enhances-the-illness-and-t.html

Dolores Cahill 教授的视频:

Dolores Cahill 教授的中文视频:

反驳意见:

美联社、爱尔兰时报等对Dolores Cahill 教授进行了驳斥,认为她传播假消息,并指出她已经被医学院解职等等。

评论:

如今双方观点的争议,其实对Dolores Cahill 教授的观点,并没有任何人可以推翻,目前更无有力的科学证据来推翻;“被医学院解职”不能说明她的科学见解就一定是错的。同样,Dolores Cahill 教授提出的警告,也没有科学证据进一步实验证明,还得等待时间来验证。

所以,驳斥“疫苗警告”的人,也不需太心急,更不需要扣上释放假消息的帽子,等一段时间,过一、二年让时间来验证,更多人都施打疫苗后,并且一、二年后再看看全球施打的后续效果,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四、几个需要思考和研究的问题

从专业角度来讲:

1、这次疫苗采用的新技术(mRNA疫苗、腺病毒疫苗)与以往的(灭活)疫苗和新药的医学研究相比,从安全性、防护性,特别是后续的副作用研究的确是不够的,这是事实,目前的医学研究不断在证实存在一些没有预想到的副作用,如血栓问题,相信随着时间推移,一定还会有更多的目前还没有发现的副作用被发现。

所以,上述有的医生、学者认为这次是拿人做小白鼠,这并不为过!

2、mRNA疫苗、腺病毒疫苗,本质上是有一段新冠病毒的基因片段,在注射进入肩膀肌肉細胞后,在人体細胞中进行翻译(translation)、转录(transcription)成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或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来诱发免疫反应。

如此这样将活的有致命毒性的病毒蛋白的mRNA和DNA植入人体细胞,并利用人体细胞进行合成病毒蛋白,这样的试验在人体中大面积的推行,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非常大胆,被人质疑,无可厚非!!!

那么,请教全球这个专业的学者科学家:

1)这个新冠病毒的mRNA片段和腺病毒整合的棘蛋白DNA片段,何时能够“完全失活”,不再具有转录、翻译成刺突蛋白的能力?目前哪家的疫苗可以科学的操控它们停止合成病毒蛋白并失活?几小时?几天?几十天?……

2)人体就像是一个丛林,这个病毒的mRNA片段、DNA片段在体内合成的刺突蛋白片段并非合成精准的单一的完全一样的刺突蛋白,那么當某些刺突蛋白随着血液进入人体全身这个丛林后,它们在血管内、在心脏、在肾脏、在肝脏、在肌肉等等各个地方的作用会完全一样吗?会不会产生预想不到的副作用?毕竟它们是外来的病毒蛋白。

这些刺突蛋白除了诱发免疫反应产生抗体来消灭病毒本身之外,它们会不会在人体中遇到它们的“伙伴”因子,或者它们加强体内已有的致病物质,或者体内已有的某种因素刺激它们而产生变异或其它作用?

又或者说,当诱发的人体免疫力不是那么足够消灭这些病毒因子的时候,它们在体内,假设运行到全身,结果又会如何呢?

显然,这些问题目前没有医学和生物学研究结论,只有时间才能积累问题,还需要更多研究来证明。

3)如果这些mRNA片段和DNA片段,在人体细胞中一定时间内的积累,会不会有整合的可能?当然正常细胞完整的DNA中它们不太可能整合进去,但人体状况千千万万种,万一遇到比如刚好受伤的细胞,又比如受到紫外线、辐射损伤、某些化学诱变剂等等的作用,体内某些或某种DNA、RNA受到损伤的情况下,会不会出现整合的问题?整合后会不会出现大问题?

又或者说,万一这些注入人体内的新冠病毒DNA或mRNA片段本身在某种未知的情况下发生变异,那又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呢?

4)现在很多人讲mRNA疫苗是安全的,只是在细胞质中合成病毒棘蛋白。

那么,mRNA的逆转录成DNA的可能性和科学实验,已经有证据这完全不可能吗?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引发的问题是不是也很严重?

5)在肌肉注射时,万一这些mRNA片段和DNA片段直接进入血管,循环到全身,那问题就复杂了,也严重了。

诸如此类,都有不可控、不可预期的结果,还有待研究。

也就是说,这次mRNA和腺病毒载体疫苗新技术,都是有一段活的病毒蛋白的mRNA和DNA片段植入人体细胞,并利用人体细胞自身的合成系统来制造病毒棘蛋白,进而诱发免疫反应。

很显然,这里有制作疫苗的方便之处,当然也有不可控、不可知的危险之处,还有待时间来验证,这就是这次疫苗的潜在问题和被一些专家质疑的地方。

目前,坚持使用疫苗的一方占多数,一味的反驳mRNA和腺病毒包裹DNA的可能的潜在危险,并加以鞑伐,这是在没有提出完整安全性实验证据的情况下的指责,显然是不科学的、有欠公允。面对种种质疑,既然目前没有完整的科学证据,就没有理由反驳其潜在危害不存在,这些都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我的同事2、30年前,他们做育种,通过整合基因片段来制造新物种,那个时候的基因工程技术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可以任意剪接某个(些)基因,那么他们采用比较原始的方法就是将一个物种的DNA片段引入另一个物种的细胞,让其随机去整合产生新物种,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是也的确是有新物种的产生,这与这次疫苗的情况是不是很类似呢?

-----

有关疫苗的一些详细资料,请参考:
四类新冠病毒疫苗的特点、优缺点及副作用 - 真相网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new-coronavirus-vaccine-pros-cons-warning.html
本文标题:新冠疫苗的利弊,众多专家的警告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gfg57zf
本文 is.gd 短网址: https://is.gd/GURXxc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2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