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问佛 红尘劫

真相网2015.6.27】 莲花问佛 红尘劫

我是佛座下最聪慧的弟子,日日于佛前听经、参禅、普渡众生。那日,佛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站起,稽首问佛:"什么是苦海?"

"情,有情就是苦海。"

"既如此说,那么,无情就是岸了?"

佛微笑,点头。?

"为何?"

佛闭目不答。

我还是日日在佛的身边,持着檀香木做的佛珠,念经、打座。

佛曾经闭了眼问我:"莲花,你寂寞么?"

我持珠摇头。

佛说:"莲花,你犯戒了。"

我哑然,片刻方问:"我犯什么戒了?"

"佛门第一戒,不妄言,你难道不是,犯了戒了吗?"

我的脸颊倏地红了。

佛啊,毕竟是心明如镜的佛。

佛拿掉我手里的佛珠,长叹一声:"莲花,去滇池边为我取一瓢水。"我答应了一声,摘下背后的葫芦,离殿而去。

滇池之水,如温润之玉,如冰清之魂,我微微地愣住,取过水之后,遂解开自己的衣衫,撩起点点的水花,让其触碰我的肌肤。

莲花问佛 红尘劫

痒痒的感觉里,我"嗬嗬"地笑了起来,有凤从池上飞过,投下五彩的影。

我更快乐了,看着池里自己明媚如花的脸,竟忍不住痴嗔起来。

待我站起身来的时候,却才发现,身后已经站立了一傻痴痴的男子,那样深情的眼眸,一刻不转地看着我,仿佛,比我们面前那深深的滇池,还深。

我羞红了脸,转过身就飞向天空,他大声地喊:"姑娘,姑娘,留下你的芳名,留下!"

可是,我没有,因为,我是佛身边的莲花,有着世间最冰清玉洁的品性的莲花。

佛堂,安静。

佛问我:"莲花,今日可见什么能入你眼之物?"

我低头,不语,佛长叹一声,忽然将手朝殿下一指,说:"你看,谁来了?"

我愕然地转过头,竟然看见他,正长身玉立在阶下,以无限敬畏的目光,看着佛。那一刻我心里的墙轰然倒塌,素日在经书间练得的静谧,竟在这一刻间,掀起轩然大波。佛再长叹:“莲花,他是为你而来的,你就随他而去吧!”我的眼里盈起泪光——佛,你真的,要我随他而去吗?

佛点头,然后说:"莲花,你只是要记住,在世间的时候,只紧紧地跟着他,可别回头,一回头,就是永绝。"

我低喃:"记住了。"然后,我在佛前跪下,慎慎重重地,三叩九拜。

佛看向我的目光里,竟有了,太多太多的不忍,良久,他才挥手说:"去吧,莲花。"

莲花问佛 红尘劫

我稍一愣神,已然是另一番天地,再睁眼时,却见茅屋草舍,处处灰垢,我心智明白,忍不住"哇哇"大哭,却听佛在空中说:"莲花,记住:别回头,别回头!"

我渐渐长成,容颜绝世,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我本以为,凭我的聪慧与美丽,定能在这茫茫人世,找到他,并与他,相伴一生。不想那日,我与一小姐妹上街游玩,竟撞见一群抬着黄绸暖轿的官兵,一见我,不分清红皂白,一把将我拉进轿里。缚住双手,塞上一块丝绸手帕。

再下轿时,只见官帏重重,帘幕深深,雕梁画栋,恍若,人间仙境。

再几日,我已是殿中暖阁里一名在侍的宫妃,一切,均由不得我,那男人爱我甚深,亲自为我轻蹙的眉头点画鬓影,而我依然不乐,日日看着殿前的仙鹤洒泪。

他为让我一笑,特携我入朝,不想,我的双目,竟穿越重重宫纱,刹那间与他重逢,恍若,如当日在滇池边,遇见他时的痴然。

那一刻,我傻了——佛嗬,这是你,故意的安排吗?

可是,佛告诉我,不能回头,一回头,便是永绝。

于是,自那日回转内宫后,我便茶饭不思,玉容消减,君王眼里的心痛,那样地明明白白,可是,又是那样地无可奈何。一日,有臣下送了一尊佛来,置于我床前,说是祈愿娘娘玉体早康,我一见,竟忍不住泪珠滚滚,一颗心不停地狂呼:"佛啊佛,为什么,要赐予我如此的折磨?"

佛竟笑,口吐禅语:"莲花,你想回头了么?"

我倔强地摇头,合上自己的双眼,有宫人大喊:"娘娘仙逝,娘娘仙逝!"

莲花问佛 红尘劫

再睁眼,却是在清清一小园中,我心里欢喜,忍不住咧开嘴"咯咯"地笑,旁边有人语笑妍妍:"夫人,你看小姐,生得好可爱模样儿!"我越发笑得开心,再转眼,却见一五六岁粉雕玉琢的小孩,竟静立于一旁,深深地注目于我,我心下更加欢然,手舞足蹈起来。

日子飞逝,我愈发调皮,拉着他无所不为,他宠我甚甚,无论我要什么,都想方设法为我弄来,不惜为此挨我父亲母亲的喝骂。

后来,我渐知他是父母昔日好友之子,我们两人,原已指腹为婚来着,我听了心喜,自谓这一生,情缘早定,无须我过多忧心。

不想,十五岁那年,父亲因一件莫名其妙的官司,被捕入狱,母亲倾家荡产,设法营救,为谋生计,他辞别我们娘俩儿,说是外出谋生,待安定下来,必大红花轿来接。我无语泪噎,执他的手,久久不肯放开。而他,终是去了。

不想,他走不久,家却再度被抄,我与母亲,同被卖进教坊,坊间女子,哪还有什么自由?母亲为了护我,被打得气息奄奄,而我,因被鸨子做了手脚,不复清白,只得日日以笑饰泪,苟活于坊间。那日,我陪一贵公子路过城楼下,却见楼门处贴一皇榜,才知他已高中为今科状元,遍告天下,寻一个叫"兰妹"的女子,今生今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一刻,我泪如雨下,那一刻,我心胆俱裂,口里吐出血来,于扇子上,斑斑点点,不想,却惹来身边那公子森然的白眼。

再数日,我于坊间廊上,看他戴金翅帽,骑大红马,沿着楼下的官道禹禹而来,却与我隔着,万水千山的距离,那一刻,我泣血狂喊:"佛,佛,你在哪里?"

佛于半空里现身,依然那么安静的看着我:"莲花,你欲回头了么?"

我咬碎了银牙,将身从楼顶坠下,一片哗然中,我亦,了无牵挂。

昏昏三界中,我苦苦地寻觅,有没有一种东西,可以将我和他,牢牢地相系,免了我的苦,也免了他的痛。

只是可惜,三界太大,我一弱小芳魂,竟无处寻觅。

那一日,我再次来到滇池边,望着那如玉如碧的池水哭泣,却听他在身后唤我:"莲花,莲花……"

我惶然地站起,却见他满目凄苦地看我,我向他走去,意欲执他的手,可是,无论我怎样地执着,他离我,依然有着数尺的距离。

我柔弱的身子,再禁不住任何的风雨和别离,我说:"此生,我们是不是,注定有缘,却也注定,无分?"

此生深深地看我,目光里一片痴然。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此生啊,佛啊,人世啊!

那一刻,滇池竟起了风雨,那一刻,日照竟然昏聩,一阵狂风,把我和此生一同卷起,掷入红尘。这一世,我们是红尘中最普通的夫妻,他日日在一家小店里揉面团做早餐,而我,日日坐在一架缝纫机前,执一把剪刀,为这世间的,红妆男女,做一幸福之衣。

日子安好的时候,我常常傻笑,想来,这便是自己要的幸福了吧,我竟慢慢地,把佛置于脑后,似乎心里眼里,都是此生,都是此生的眉,此生的眼,此生的爱,此生的恋。

却不想那日此生从医院回来,便阴了脸,不再同我说一句话,我放下手里的活计,问他为何,此生不答。

后来的日子,此生开始不再把他的心事说与我听,我百计加以探知,却终不知其底里。

忽一日,此生告诉我,说是想出门走走,与朋友一起,我想他出去走走也好,于是,便叮嘱他,希望他能照看好自己,此生闷闷地答应一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就那么出门而去。不想,数十日后,一脸惊慌的朋友却来到家里,大声的哭着说:“在下山的路上,他,不慎坠崖身亡!”

那一刻,天崩地裂,那一刻,神魂俱灭,我终于大声地喊出来:"为什么为什么?"

后几日,我清理此生遗物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钱夹里放着一张医院开出的病历,上面写的很明白"肝硬化,晚期。"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此生眼里所有不快的理由,哦,我的此生,我的此生啊!处理好此生的后事,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了无生趣。

我再次请回了佛,放在堂前,每日静坐凝思,我回想起那些容颜姣好,侍立于佛旁的日子,那时节,我不明白,为何世间有这么多的苦;那时节,我不明白,何为劫数;那时节,我不明白,为什么世间的人,会如此地敬畏,一向温和笑着的佛。而此刻,我竟然有些悟了——佛还是看着我笑,他说:"莲花,你想回头了么?"?

"我想回头了么?"我冥神静气,安宁地问自己。不知道,不知道,世间的种种,因,或者由,来,或者去,我都不知道,我,都不明了。那一日,我又在大街上游走,忽听一声音大喊:"莲花,回头,回头,莲花!"?

莲花问佛 红尘劫

于是,我真回头了,刹那间,魂魄离体,飞天而去……

禅唱吟吟,我才发现,自己,又已静立于佛侧,拿着一串,散发着悠悠檀香的佛珠。

佛笑着问我:"莲花,你可还好?"

而我不语,转过头去,看着在我们脚下顶礼膜拜的无数人生,拈花微笑。若有若无中,我听见,佛在说:"在这万丈红尘中,要么,你遇不到他,要么,他遇不到你。就算你们能够相遇,那时节,你心中有他,他心中未必有你。你心中全是他,他心中未必全是你。就算,你和他心中全是他和你,以这种心在茫茫人海中行走,又哪里能够长久呢?"

于是,回头,于是,万念俱灰。

于是,滚滚红尘在我身后,寂灭。

于是,我求佛,不要再让我有心,不要再让我拥有和人一样的躯壳。

于是,佛让我化身成,他身下永世无语,永世无情的,莲台。

香烟缭绕中,佛音低回,绕梁不断:"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那跪在佛脚下的芸芸众生啊,你们可知,若是想脱离苦海,须是无情,若是心中有情,就永远只能在苦海中徘徊……

所以,在红尘中行走的时候,千万别回头,一回头,就是岸,一回头,便须断掉,你心中的千般痴嗔,万般爱恋。

来源网络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