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前公安厅厅长李文喜遭恶报 被判处死缓

真相网】(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二三年一月六日,山东省泰安市中级法院宣判,判处原辽宁省公安厅厅长、辽宁省政协前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文喜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两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辽宁省公安厅四任厅长——李峰、李文喜、薛恒、王大伟全部遭恶报落马。

辽宁省前公安厅厅长李文喜遭恶报 被判处死缓
李文喜

李文喜曾积极跟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辽宁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元凶之一。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李文喜被调查,同年八月被逮捕,九月被起诉,二零二二年七月开庭受审。

现年73岁的李文喜,从一九九四年四月起,任辽宁本溪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二零零零年一月起,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党委副书记;二零零二年五月,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二零零八年,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继续兼任省公安厅厅长,二零一一年三月起,专任省政协副主席。退休后,李文喜以中共警察协会副会长、辽宁省警察协会主席的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李文喜任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辽宁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期间,死心塌地的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的灭绝令。辽宁成为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辽宁省有三百九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劳教、判刑,酷刑、刑讯逼供、药物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冤狱遍地,造成无数个法轮功学员的家破人亡。

本文仅曝光李文喜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期间的四例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虐杀的案例。

一、对被毁容的高蓉蓉灭口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等用电棍连续电击高蓉蓉六、七个小时,导致高蓉蓉面部烧焦、严重毁容,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高蓉蓉被送到医院,住院期间走脱,并将其被毁容的照片在国际社会曝光。

中共江泽民、罗干、周永康集团害怕高蓉蓉本人也被营救出国,因此全力追踪高蓉蓉的下落,并将此案定为“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成立了专案组,动用一切力量,搜查高蓉蓉,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总队长的许文有经近半年的蹲坑、跟踪,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凌晨,高蓉蓉不幸再次被辽宁警方绑架,多名参与营救的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非法抓捕。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再次被绑架的高蓉蓉被辽沈警方杀人灭口,离世于医院,年仅37岁。

时任辽宁省公安厅厅长的李文喜罪责难逃。

二、黄成被十指穿针,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黄成,男,锦州女儿河纺织厂职工,因不放弃对法轮大法修炼,在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中,黄成多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看守所、戒毒所、洗脑班、太和公安分局、教养院、监狱,累计达十五次之多,期间他还被非法勒索钱财、骚扰、抄家、酷刑折磨多次,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疯狂迫害。

黄成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被绑架,八月被非法判刑六年,十二月十六日被劫持到盘锦监狱时已经被酷刑折磨的伤势严重,狱方开始拒收。太和公安分局的恶警戴勇说:“死都不怪你,死了找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监狱开始强行“转化”,管教科的杨冠军、胡小东、李峰(科长)、中队长于×、犯人孟祥林、王硕(毒犯)等几人用八根高压电棍同时电击黄成,把他的浑身上下电的没有好地方,接着把黄成的头戴上头套吊三天三夜,不让吃饭、喝水,最后放下来时,大队长管风春把黄成衣服扒光,铐在铁椅子上,用电棍一会一电,还逼迫黄成骂人。

在此期间,管风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将黄成双手铐在墙上,将他每个手指尖插进一根医用的大针头,整整插了十根!针是从指甲与肉之间扎进去的,带着肉丝伴着血从另一端流出,有的针从指甲缝扎进去又从另一指节背穿出,血从针头流出,在无法承受的痛苦中黄成昏死过去……直到离世时,他的指甲盖内仍留有疤痕。还有一次,四个恶警同时电黄成两个小时左右,又让犯人踩他的脸,牙被踩掉两颗。当时一犯人实在下不去手说,“我不干了,没这么整人的,我不赚这份钱(奖赏)了。”参与的犯人换了好几个,打人之狠毒,连犯人都看不过去。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左右,黄成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被狱警杨冠军打数百个嘴巴子、大队长用手铐打胸部、各种电刑(水泥地泼水、水通电)等连续折磨,打的他呕吐并昏死过去,直到第二天都没苏醒过来,被送医院“抢救。从此黄成出现偏瘫、浑身浮肿、高血压(高压二百七十,低压一百七十)等症状,生活不能自理,经省级医院的检查,判定黄成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监狱不想承担责任,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给黄成办了“保外就医”。出狱后家属带黄成到各大医院医治,答复是:无药可治。出狱后的黄成还经常遭到当地派出所的恶警的骚扰、恐吓和威逼,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黄成回家后仅几个月,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含冤离世,终年56岁。

三、黄立忠入狱一年,被严重电刑“猝死”

葫芦岛连山区法轮功学员黄立忠,曾多次被关押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折磨的出现生命危险。直到他被迫害死,这些非人的折磨才算结束。

二零零八年在中共邪党 “保奥运安全”迫害中遭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黄立忠被连山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十年,后被劫持到盘锦监狱遭受严重迫害。家人后期多次探望都被狱方拒绝。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才见上一面,黄立忠由一名犯人搀扶着来到接见室,黄立忠妻子说:“我都认不出他来了,面色憔悴,身体枯瘦如柴,牙齿变形”。整个人都“脱了相”。四十七岁的人看起来象六十多岁。黄立忠告诉妻子:把我电的昏死过去,后来一点点缓过来了。由于受到严重电刑,导致他耳聋、内脏也严重受损。黄当时非常虚弱,说话费劲,身体一直颤抖不停。十月二十五日晚狱方通知家属,黄立忠已经死亡,死因是“猝死”。黄的妻子表示,过去黄立忠身体一切正常,并且精神还好。怎么突然就“猝死”了呢?她找狱方想为丈夫讨公道,不断受到七监区大队长张国林及葫芦岛 “六一零”的恐吓与威胁,被迫在黄立忠属于自然“死亡证明”上签字,家属提出的尸检要求被狱方、盘锦城郊区检察院拒绝。无奈只好将尸体火化。

四、丁振芳被酷刑折磨、药物迫害致死

丁振芳,女,61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

刚入监,恶警李鹤翘拿着狱内所有的刑具,从头至尾全部用来折磨了丁振芳一遍。还指使狱中最恶毒的犯人每天对丁振芳非打即骂、罚站、不许睡觉。二零零八年底十一、十二月间,恶警李鹤翘把丁振芳吊在暖气管上,狠狠抽打她,吊了七天七夜,人奄奄一息时才被放下来。丁振芳绝食反迫害长达一年,这期间,监狱不允许家属接见。丁振芳被迫害得患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脑血栓等,牙齿只剩下三四颗。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丈夫见到丁振芳时,她已瘦得皮包骨,气息微弱,只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第二天,丁振芳被送进了沈阳七三九医院,八月一日丁振芳含冤离世。家属认为监狱害怕迫害恶行被揭露,所以将丁振芳药物迫害致死。

结语

中共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人人都是受害者。中共罪恶滔天,天要灭它。奉劝公检法司人员,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只有认清它的邪恶,才能摆脱它的控制。同时,在大纪元网站声明“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解除“跟党走”的魔咒,才能从它的贼船上下来,不给它当陪葬。

法轮功沉冤昭雪已为时不远,对罪恶者的报应正在兑现。在这最后的时刻,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只有立即停止作恶,诚心向法轮大法师父忏悔;积极帮助解救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才能作为自己赎罪的凭证,从而得到上天的宽恕。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liaoning-public-security-department-director-li-wenxi-karma.html
本文标题:辽宁省前公安厅厅长李文喜遭恶报 被判处死缓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2 + 1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3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