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血债累累

真相网】【文: 林展翔】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下令“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并且密令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密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现在江泽民已经死了,法轮功不仅屹然不动,而且传到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江泽民虽然死了,但是其犯下的滔天罪恶是消不掉的。中共江泽民集团调动国家一切力量开足马力、不择手段地全力迫害法轮功,其惨烈程度前所未有,其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给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苦难,也给中国带来了灾难。

为了强制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使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许多学员因为不放弃修炼而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残、致疯。他们中有被活活打死的,有被电棍电击电死的,有被野蛮灌食插入肺部致死的,有被打毒针当场死亡的,有的被活活冻死的,有被注射不明药物回家几天后去世的……有的一家六口被迫害得只剩一人的,有的夫妻双双被迫害致死的,有的父子在相隔十天内被迫害致死的……更残酷的,还有大量学员被活摘器官,焚尸灭迹而死。

中共迫害法轮功造成了二十一世纪最大的人权灾难,江泽民双手沾满了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一、被各种酷刑折磨而死

中共肆意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实施酷刑折磨,甚至叫嚣“不转化就火化”。

江泽民血债累累
中共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点图看大图)

中共的酷刑五花八门,大致可分类为:毒打、电刑、药物与精神迫害、强制灌食、熬鹰(不让睡觉)、吊刑、铐刑、抻刑、饿刑、禁止排泄、锥刑、约束衣、强制堕胎、捆绑刑、体罚、冰冻、摧残伤口、利用动物摧残、鞭刑、闷蒸、烘烤、火烧、烙烫、开水、热油浇、拖拽、坐刑、水刑、绑刑、性虐待、关监、奴工等等。

每一类酷刑可能包含多种酷刑,例如,吊刑有单手铐吊、双手铐吊、门框悬吊、铁丝吊铐、吊铁环、拉抻吊铐、倒着吊、上大挂等;铐刑有手脚连铐、掏腿铐、大背铐(背剑、大背剑、苏秦背剑)、锁地环、超时床上铐、穿心镣、拇指铐、单人铐、双人铐、多人铐、抻铐等。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超过100多种。每一种酷刑都可以让人生不如死,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而死。

明慧网通过民间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而收集的大量迫害案例,触目惊心,但也只是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大量的迫害案例还没有揭露出来。由于篇幅所限,我们只能列举少数迫害致死案例,即使这样,也可以看出迫害的惨烈程度。

被打毒针当场死亡

中共滥用药物,给法轮功学员打毒针,造成严重后果,甚至死亡。

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张付珍(女,38岁),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进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平度市610警察绑架。她被强行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尔后,强行给她打了一种毒针,打上后,张付珍痛苦得就象疯了一样,在床上挣扎着死去。整个过程610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被灌开水烫死

洗脑班也叫黑监狱,为了掩盖其犯罪的真面目,洗脑班通常挂“法制学校”或“关爱学校”的牌子。中共不通过任何法律手续,就直接把法轮功学员抓进洗脑班迫害。洗脑班遍及全国,是个无法无天的地方,充满伪善和残忍。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春林,男,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日生。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七日,抚顺市公安一处、清原县公安局、南口前镇派出所等多名警察强行闯入盖春林家,把他绑架至南口前派出所,后又转到抚顺公安一处,五天后把他劫持往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所谓的“关爱教育学校”。五月六日他家人被通知盖春林“心脏病死亡”。

当他家人赶到现场时,见到尸体时已穿好衣服,盖春林的弟弟说:“俺哥没有心脏病,怎么会突然死于心脏病呢?”当时家属看见盖春林脸上有烫伤并扭曲变形,身上右侧胸部有烫伤,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验尸。

验尸结果:食道往下都烫熟了,用手一撸都掉皮,心尖变白色——插管灌开水烫的。

验尸结果表明,盖春林是被洗脑班灌开水活活烫死的。

被电棍当场电死

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是最常见的酷刑之一。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八个频道插播法轮功真相达四十多分钟,震动海内外。江泽民为此恼羞成怒,下达“杀无赦”命令,致使五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长春净月潭的一个山里,设有专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大刑的地方。电视插播者刘海波就在这里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五脏,刘海波被当场电死。

被酷刑约束衣活活吊死

河南省项城市法轮功学员孙士梅(女,40多岁),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当天,被河南省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用约束衣吊了一天一夜,五月二十三日被解下时已经死去,全身冰凉。劳教所为掩人耳目,叫吸毒犯冯燕萍、付金玉将孙士梅尸体背至附近医院打了一针,然后以急病突发而亡掩盖,草草火化。

江泽民血债累累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点图看大图)

被活活打死

毒打是最常见的酷刑之一,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残。湖南省衡阳市法轮功学员陈湘睿(男,29岁),因拒绝转化,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晚上九点,时任衡阳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长雷振中带领警察将陈湘睿绑架到市公安局大打出手:电棒、铁锤加书本、橡胶棍……活活把陈湘睿打死:头颅骨骨折,颅内出血,五脏六腑全部打坏,肋骨、锁骨、脚背骨被打断,腹腔内抽出2500升血,脑中枢神经致命损坏,他于次日(十二日)早上在衡阳市中心医院去世。十二日警察立即将陈湘睿的父母、姐姐、姐夫等亲戚多人挟持到市静园宾馆,逼迫他父母签字,并派两卡车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将陈湘睿尸体押到火葬场强行火化。因他父母不肯签字,警察强行将他全家关押至十四日才放人。

被打不明药物回家后几天去世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因使用不明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很多法轮功学员在这个洗脑班遭受药物迫害,身体受到很大伤害,甚至死亡。

法轮功学员谢德清(男,69岁),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被中共警察绑架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不到一个月,由于谢德清拒绝“转化”而被洗脑班下毒,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然后将他扔回家。回家仅四天(五月二十七日),谢德清便含冤去世。

谢德清临去世前曾艰难地说,新津洗脑班曾强制送他到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十多天内水食难进。谢德清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逐渐变黑,是中毒的明显症状。

被野蛮灌食致死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一些学员绝食抗议迫害。中共对这些学员野蛮灌食,利用灌食进一步迫害他们,有些学员被野蛮灌食致死。

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男,47岁),被中共非法判重刑十年。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秦月明在佳木斯监狱被四人分别按住四肢,另有一人按住头部,用止血钳子夹住他的舌头拉出来,强制插管灌蒙牛纯奶加盐。当时集训队大队长于义枫和集训队所有警察都在场,狱医赵伟也在场,是两个犯人护士插管,其中一人为殷洪亮,两人当时把插管插到秦月明的肺里,秦月明发出凄惨的叫声,第二天(二月二十六日)早上死亡。

在监狱被抻刑致死

监狱是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之一。东北三省的主要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最残酷的场所,“抻刑”是这些监狱常用的酷刑之一。

法轮功学员赵艳霞,55岁,吉林省梨树县环保局退休职工,因修炼法轮功,遭受过非法劳教二次,分别是一年、三年。赵艳霞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后被梨树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于二零一一年九月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在教育大队三小队迫害。

因为赵艳霞不放弃大法修炼,所以她刚一入狱,狱警就对她进行毒打、上绳、吊抻、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体罚等酷刑折磨。即使这样,赵艳霞坚决不放弃法轮功。最后,大队长张淑珍、副队长孙某指使包夹人员把赵艳霞五马分尸一样吊在床上抻,一抻就是一个小时,直到赵艳霞被抻得大小便失禁。即使这样,狱警还是不肯罢休,时隔几天又第二次给赵艳霞上抻刑。

江泽民血债累累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点图看大图)

二零一一年十月五日晚七点到八点左右,狱警指使包夹犯人对赵艳霞上抻刑,赵艳霞当场被活活抻死。为掩盖真相,大队长张淑珍让包夹杨惠从犯人那里借了一套新的内衣内裤给赵艳霞换上,然后送到监狱内部医院,给已经死亡的赵艳霞扎上吊针,对外宣称赵艳霞因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二、中共的活摘器官产业链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国际上曝光,从而中共活摘器官牟利的黑幕被撕开了一角。现在通过各界人士的长期共同努力,人们发现中共活摘器官数量很大,而且一直在持续进行着。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时任中共商务部长的薄熙来,随总理温家宝访问德国汉堡时,亲口承认是“江主席”下达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二零一四年九月,中共军队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书忠亲口称,是江泽民亲自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也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元凶。

中共按需杀人,已经形成了一场由政府、军警、医院操控的,系统的器官活摘罪恶产业链。中共活摘器官被称为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案例,因为中共焚尸灭迹和封锁信息,还没有被揭露出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没有幸存者。从明慧网报道的零星案例,可见中共活摘器官的血腥、残忍和邪恶。

例一: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法轮功学员郝润娟(女),因四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抓,二零零二年遭22天酷刑摧残后死在广州白云看守所。当家属被通知去认尸时,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家属看过遗体两次后,都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只好把她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就是郝润娟。

例二: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位当年曾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担任警卫的辽宁公安,亲自打电话到海外揭露了多年前发生的一例活摘器官的案例。

他揭露说: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下午五点,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将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活摘器官。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

这位公安揭露道:“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位公安还揭露,在摘取她器官之前,恶徒们还对她进行了强暴:“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

三、江泽民血债也是共产党的血债

江泽民叫嚣“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江泽民是以共产党的名义下令迫害法轮功,也是以共产党控制的国家政权和资源来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死了,中共迫害法轮功还在继续,活摘器官还在继续。

中共到底迫害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中共极力掩盖其罪行。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这场迫害造成至少487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人被非法劳教、判刑,或者被绑架到洗脑班折磨。真实被迫害致死的人数远不止这些,只有在迫害结束之后才会有真实的数字。

江泽民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双手沾满了无辜善良人们的鲜血,血债累累。江泽民欠的血债也是共产党欠的血债。

(来源:明慧网)

English Version: https://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2/12/8/205089.html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jiang-zemin-blood-debt.html
本文标题:江泽民血债累累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7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3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