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犯罪率最高的学府:中共党校

真相网2020.10.27】【文: 麓彬】网友三三:“远看像座庙,近看是党校。细一看,原来是一群腐败分子在深造。这首打油诗是十几年前上过这所学校的一个人亲口告诉我的,说是校内流传的。”
——题记

中国目前有3005所大学(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中有人们津津乐道的“双一流”、985、211等,什么一本、二本,部属省属等。但鲜为人知的是,全国还有6000多所各级中共党校,这其中有一所特别“神秘”的学府,与众不同,比如:它只招收硕、博生,不招收本科生;它封闭式管理,不对外开放;它强调“思想建设”,疏于专业建树;它挂牌培养国家高级干部,但真正产出的是维护专制统治的中共各方大员;它表面教育学生为人民服务,但实际输出的是各省最高级别的贪官。

这所“神秘”学府有个自命不凡的名字——中共中央党校,它自上世纪30年代建立以来,已经成为中共轮训培训其党的高中级领导干部和“马克思主义理论”骨干的最高学府。如今,它一如既往地号召进校“修行”中共邪教教义的教徒们“不忘红色初心,牢记共产使命”,自中共一大以来,中央党校因其绝对专业的培养贪官水准,使之获得了一个当之无愧的响亮名份——世界上毕业生犯罪率最高的学府。

学生犯罪率最高的学府:中共党校

世界上毕业生犯罪率最高的学校

按照中共的规定,现职的省部、厅局、县处级干部,每五年必须到党校轮流培训一次;县级以上中青年党政后备干部,在晋升之前必须先到党校培训,其中升任高干的,一定要先到中共中央党校培训。

2018年3月中共机构改革后,国家行政学院已合并到中央党校,“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办学。两院校合并后,公务员培训纳入同一体系培训,中央党校事实上得以“扩容”。中共本来就是党国不分,这下可好,党校姓党,公务员也姓党了,潜在犯罪人群显增。大陆搜狐网曾报道中共中央委员的犯罪率是普通民众的22倍。

据中共官媒《经济日报》2019年9月7日文章报道,中共18大以来,省部级及以上落马官员(不含企业任职)已达187人,这些落马官员当中绝大部份是从中央党校毕业,有些本身还身兼省级党校校长职务。

举几个例子:原公安部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原中共内蒙古常委王素毅、原安徽副省长倪发科均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法学理论专业;原四川副省长郭永祥、原中共贵州省常委廖少华毕业于中央党校研究生班经济管理专业;原中共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是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他在四川和福建任职时都是省委副书记兼省委党校校长。

中央党校毕业生还有两办主任令计划、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原中共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原中共湖南政协副主席阳宝华、原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原中共广东省委常委万庆良、原中共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原中共山西省委常委聂春玉、原中共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童名谦、原中共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等等。

中共中央党校还培养了许多十恶不赦人权恶棍,如薄熙来、周永康、孙政才、苏荣等。路透社报道周永康实际贪腐900亿,薄熙来更是人面兽心,高官中第一个涉嫌活摘倒卖法轮功学员器官。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央党校之所以能成为贪官训练基地,和中共贪官总教练江泽民有很大关系,江泽民在位时为了迫害法轮功信仰群体,放纵各级官员贪腐,换取他们积极参与迫害的政治表忠,中共18大以后下马的省部级官员几乎手上都沾满了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鲜血,他们的倒台也是报应使然。

中央党校成为贪官权钱交易的犯罪现场

中共中央党校历来不但是官员拉帮结派捞文凭好地方,甚至成为权钱交易的犯罪现场。

湖南湘潭原副市长朱少中,2006年9月在中央党校县委书记研讨班学习期间,两次收受人民币9万元;山东东营原副市长陈兴銮, 2003年和2007年两次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收受贿赂;中共辽源原常务副市长王洪启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于党校茶馆接受贿赂;中共安徽省滁州市委宣传部长张传权在中共中央党校接受行贿30余次;原中共肇东市市委书记赵胜利2015年3月末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于离党校不远的茶楼处,收受商人行贿的1万欧元(根据2015年3月汇率折合人民币68000元)。

在曾庆红和苏荣分别人中共中央党校一二把手之际,二人在中央党校大搞权钱交易。那时,中共党校开设民企老板培训班,2006年达到高峰,近万名老板进党校镀金。一人一期培训费约5,000元。这种情况持续多年,据2015年行情,为期7天的培训费是7,000元。苏荣1999年至2001年任吉林省委副书记期间,积极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2004年苏荣成为第一个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告上法庭,且接到传票的中共迫害官员。自此,苏荣成为国际逃犯。

中共官员们在党校交流犯罪经验

2012年12月的日本《产经新闻》曾报道中共党校是贪腐的根源所在。报导称大批党员在有如五星级饭店的设施里进修,交换贪污诀窍。

报道说,江西井冈山干部学院被当地百姓称作是一座拥有五星级的豪华设施“贪官公邸”,该党校24小时武警戒备,游客稍微靠近马上就会被驱赶。附近居民说,每天只看到高官模样的人进进出出,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经常出入的官员约40、50岁,都是有希望在各省或中央高升的局级官员和菁英。研习时间从数日到数个月不等,学员在此研习共党理论还得穿上红军制服,以感受把打砸抢当作革命事业的感觉。党校干部曾自豪地介绍,创校7年来已有3万多名毕业生,其中还出了国家领导人。

但这间党校却遭到井冈山当地百姓的不断恶评,各地官僚打着研修之名,在豪宅内边喝酒边交流犯罪经验,官员们大言不惭地说:“借用过世亲戚户头,连中纪委也查不到。”一位中共党内人士清醒地认识到:“没有媒体和在野党的监督,当权者当然会堕落。”

中共官员“前腐后继”

2020年8月份,中共公布华融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一案,贪腐金额为17.88亿元;赖小民之前,原中共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被控受贿7.17亿余元人民币。民间统计,赖小民是习近平反腐打虎以来抓捕的第75个“亿元贪官”。

2020年9月17日,中共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对媒体说,近年落马的省部级大员贪污金额触目惊心。曾六进中央党校培训原中共湖北省副省长郭有明贪污近14亿。其实何止是省部级,近期,北京丰台区长辛店辛庄村村官石凤刚家中单金条就搜出31公斤,现金720万,茅台酒成柜,豪车20多辆。中共不解体,腐败案件是越反越多,数目越来越大,官员们也是“前腐后继”。

早在2016年,《山东警察学院学报》曾刊文,官员“前腐后继”犯罪现象呈现以下特点:几乎都是“一把手”涉嫌犯罪,如1999年到2009年江苏赣榆县连续3任县委书记被省纪委“双规”,1997年至2012年湖北监利县4任“一把手”相继落马等;后继者往往比前任贪污贿赂更严重。如河南省交通厅厅长曾锦城收受贿赂不足40万,继任者张昆桐受贿100余万元,第三任石发亮受贿近2000万,而第四任董永安则受贿达2500万元;涉案者大都任职于“权高位重”的要害部门,“越反越腐”。

文中同时指出,官员贪污贿赂犯罪黑数高。所谓犯罪黑数,又称犯罪暗数、刑事隐案,是指一些隐案或潜伏犯罪虽然已经发生,却因各种原因没有被计算在官方正式的犯罪统计之中,对这部份的犯罪估计值。

该文分析,中共体制内贪污贿赂犯罪黑数要比其他犯罪大得多。在已经实施的腐败犯罪中大约有一半未被发现;在因检举揭发或偶然事件而被发现的腐败犯罪中大约有一半未能查证;在已经获得相关证据的腐败犯罪中大约有一半未能处罚。这3个50%相乘的结果就是:受到处罚的贪官大概只占实在贪官的12.5%。换言之,腐败犯罪的黑数可能高达87.5%。

时至今日,中共官员不只是“前腐后继”,而且是大有“红潮后浪压前浪,且过今朝无来日”之势。

落马高官日记揭中共假恶斗大全

2015年10月16日,周永康旧部,河北省省委书记周本顺落马,当局从其办公室搜到一个日记本。记载了周为官四十年的“感悟”,揭示的中共官场的真实内幕与黑厚经令人瞠目结舌。

周本顺在日记中揭示了中共官场以权力为核心的丛林法则:“领导的看法就是你的做法。”并将部属分为三类,好用的、有用的和没用的,分别对应听话、不听话以及唯领导马首是瞻,三种人分别被领导用来办正事、私事和坏事。周本顺特别叮嘱:宁可用庸才,不可用人才。其结果,中共官场小人如鱼得水,正直的人处境艰难。

周本顺认为,做官类似于妓女,必须学会说谎。“妓女和做官是最相似的职业,只不过做官出卖的是嘴。记住,做官以后你的嘴不仅仅属于你自己的,说什么要根据需要。”

周本顺在“官场八条潜规则”中还厚颜无耻地说:“不能去追求真理,也不能去探询事物的本来面目。”“要有文凭,但不能真有知识,真有知识会害了你。” “有了知识你就会独立思考,而独立思考正是从政的大忌。”

周本顺正是凭着这份独到的精明与无耻,与民争利、迫害百姓,爬上了高位,周本顺在位期间跟随周永康,对法轮功信仰者大打出手,最终遭到了报应,领刑15年。

中共人心尽失,中共中央党校教师集体退党

中共为推卸自己的责任,往往把其组织成员的犯罪动因归咎于封建王朝专权的遗毒。殊不知,传统社会信奉的是神传文化,从皇帝到平民向来都是敬仰神明天地的,帝王思想多以敬天保民为重。

今河南卢氏县政府院内有一座宋代出土的立碑,正面上方书“圣谕”二字,下方碑文为“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清代县志记载,当时的圣谕碑还有“圣谕亭”保护。这十六字碑文就是宋太祖颁行于天下的《戒石铭》。五代时后蜀之主孟昶曾作《令箴》颁行于境内,以警戒其统治下的各级官吏。宋太祖赵匡胤灭蜀后,摘取其中的四句十六个字“尔俸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更名为《戒石铭》告诫官员不可贪污腐败、虐政害民,否则上天有眼,报应不爽。

中共幽灵东来,灌输无神论,立暴政残民以逞,历时71年,杀害同胞8000万,迫害“真善忍”宇宙大法,恶贯满盈,十恶不赦。

中共人心尽失,体制内人士亦纷纷跳船。早在2005年5月,中共中央党校部份官员向海外大纪元投书一份集体声明退党书,其中写道:“我们是来自中共中央党校各个不同部门的官员,我们中间有‘老革命’、‘老干部’、‘老党员’,还有中青年在职官员,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有一般科员和普通官员,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们大家都同意借你们的《大纪元时报》退党专栏,刊登我们众多官员的退出共产邪灵的声明。其实据我们知道,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为什么要退党,《九评》讲的很清楚,中共从起家就是以欺骗,谎言,暴力杀人为基础,从解放到今天,中共各种运动杀人致残少说也有1-2亿中国人,中共确实是邪党、邪教、流氓的党。它就像充满细菌、毒素、恶臭的大染缸。腐蚀着、残害着我们的肉体和灵魂。”

如今,在海外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三退人数已达3.65亿。近期,原中共中央党校教授、红二代蔡霞也因不满中共体制而跳船逃亡美国,称中共体制已成政治僵尸,影响巨大。这一切说明中共体制真的已经全面破产,面临最后的解体。

转载自明慧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2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