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真相网2021.2.7】据明慧网报道:“广东省法制教育所”前身为“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由广东省“610办公室”直接操控,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法外黑监狱。它位于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也被称为“三水洗脑班”(下文统称为三水洗脑班)。

“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设立于二零零一年五月,地址在三水劳教所三分所门口,主要迫害省直系统和省高教系统的法轮功学员。广东省委、广东省工商局、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单位,都一次性将修炼法轮功的职工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三年四月,经省编办批准,“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扩大办校规模,升级为“广东省法制教育所”,隶属于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二零一三年,全国的劳教所解体。三水洗脑班因此隶属于广东省戒毒管理局,由广东省司法厅管理,正式工作人员全部为司法警察,政委由广东省司法厅任命。

三水洗脑班的具体位置是三水区西南街道同福北路二十三号,有六栋现代化的两层楼宇建在人工湖面上,只有一座桥出入,进入大门就与世隔绝,这里是邪恶的野蛮之城、法荒之地。

一、黑社会运作模式

三水洗脑班设立之初,主要是迫害广东省直系统和省高教系统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是在单位绑架法轮功学员,绑架者就是单位保卫科的不法人员,“包夹”则都是自己的同事。凡是去过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过的法轮功学员,或单位认为修炼积极的法轮功学员,都会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非法洗脑时间最短三个月。

随着洗脑班规模的扩大,洗脑班招募了专门的“包夹”人员。对构陷证据不够,无法走所谓法律途径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劳教或冤狱期满后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各单位认为很积极的法轮功学员,不断地被送到洗脑班迫害。

有证据显示,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遭三水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多达1240人。二零一三年,中共劳教制度解体,洗脑班很快替代了劳教所,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人数上升。二十年来,三水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估计在3000人以上。

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没有任何证明;洗脑时间不限期;洗脑班也没有对外联系的窗口,完全是黑社会运作模式。

二、暴力洗脑流程

三水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暴力洗脑流程如下:

“矫治教育”阶段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洗脑班首先给每个人建立一个档案,详细分析该学员修炼法轮功的原因,然后进行分类,比如“被认可型”、“受益型”等等,并详细列出每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将遭受严重迫害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冤狱期满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列为“难转化学员”,专门对待。

洗脑班采取二十四小时包夹,伪善、欺骗、暴力多管齐下,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三水洗脑班,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房间里有摄像头,两个“包夹”看管,上厕所也被盯着,毫无隐私可言。法轮功学员不妥协则不准离开房间,水与饭都由夹控人员去打理。

“矫治”阶段的时间长短不一,在高压下违心地写出所谓的“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交待书”以及“学习体会”等书面材料后,“矫治”阶段才算结束。

“巩固”阶段

法轮功学员被逼写出“五书”后,由跟踪的所谓教员提出将法轮功学员转入巩固阶段的申请,经由矫治小组、教转大队、教育科、所长同意,并签字盖章后,即进入所谓的巩固阶段。

在巩固阶段,学员有了少许的自由,可以参加一些文体活动,但洗脑方面决不放松。被强制要求深入“揭批”,进行一系列问卷测试,每周写出学习小结、心得体会,“转化”历程等。最邪恶的是,还要出卖几名自己熟悉的法轮功学员,邪恶人员按着这个线索迫害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巩固阶段也没有固定的时间期限,直到洗脑班认为合格了,巩固阶段才能结束。

出所“考核”阶段

巩固阶段结束之后,由巩固组提出出所“考核”申请,同样经由教转大队、教育科、所长同意,并签字盖章后,进入出所阶段。

进入出所阶段后,由教育科提出“验收”申请,经所长同意并签字盖章后,三水洗脑班通知学员户口所在地的“610”前来验收。验收合格后,学员才能出所。

三、残酷的洗脑手段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进洗脑班初期,警察会进房间来聊天。一开始,表面上采取和善、理解的态度,目的是让法轮功学员思想麻痹,放弃抵抗,顺从洗脑班,企图以最小的付出让学员“转化”;犹大会过来“交流”;夹控则播放诬陷视频,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

法轮功学员一旦抵制洗脑,洗脑班立即原形毕露。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背叛真、善、忍的目的,伪善、谎言、诛心、暴力、下毒,洗脑班无所不用其极。

暴力

◎吴朝棋,男,茂名市法轮功学员,时年二十六岁。因撕毁广州市天河公园附近诽谤、污蔑法轮大法的宣传画,被天园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天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无条件释放。

但吴朝棋并没能回家。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吴朝棋从天河区看守所直接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继续迫害。在三水洗脑班,吴朝棋被分配在二大队,非法关押在B104房间。专门负责对他洗脑的警察是古长青,二大队的钟文清和一大队的刘春怀对他进行全天二十四小时夹控。

夹控员钟文清播放诬蔑法轮功创始人的视频,并把声音调到很大,吴朝棋拒绝看诬陷视频,古长青示意两名夹控员,刘春怀和钟文清就把吴朝棋强行拉到椅子上坐着,并把他强行按在椅子上。吴朝棋在洗脑班的床上盘腿打坐,李俊健与古长青立即冲过来并吼叫:你马上下来,你不可以在这里打坐的。看吴朝棋还坐着,李俊健与古长青便把他强行拉下来。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强迫看谎言录像

◎曹丽萍,女,乐昌市法轮功学员,时年四十二岁。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因营救被绑架遭非法判刑的丈夫,法轮功学员梁剑君,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洗脑班对曹丽萍进行精神恐吓:你不转化也得转化,这里没有不转化的,有的待了一年半,还是要转化。如果六月份你还没有转化,就要被当地国保抓回去扔到看守所或监狱,或上法庭,或被秘密拘禁精神病院。

警察表面上也不再和善,而是推搡谩骂。曹丽萍经常被警察谩骂,还被推来推去,搞的精神紧张,然后他们就会说,这人炼法轮功得了精神病。二大队警察颜桂逸大骂曹丽萍厚颜无耻等脏话。

刺胃

法轮功学员如果绝食反迫害,洗脑班立即野蛮灌食,并故意把插管一头剪尖,捅伤喉胃,甚至插管的时候从鼻里带出肉块来。冷酷手段更是令人不寒而栗。

◎邹雪梅,女,湛江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二月,邹雪梅被绑架到湛江市七中洗脑班。邹雪梅抵制洗脑,三个月后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邹雪梅绝食反迫害,洗脑班恶人按住邹雪梅的头、手脚,用剪刀把胶管一头剪的特别尖,插进邹雪梅的鼻孔里,把邹雪梅鼻孔插破,鲜血流在枕头上。再插进胃里灌食,痛的邹雪梅大声哭。副所长李美英恐吓邹雪梅说,现在一天灌一次,再不吃饭、不转化,就一天灌二次、三次。

灌食

◎罗东升,男,一九七二年出生,梅州市梅江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从梅州看守所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在三水洗脑班五个多月的时间里,曾前后三次共六、七十天绝食抵制迫害。每隔三、四天,恶警就往他的鼻孔“灌食”——用塑料管上下拉、左右转,每次都把他折磨的大量吐胃酸。一次,恶警们竟然从他的鼻子里拖出一块肉来,塑料管里外全是血,罗东升全身抽搐,一口一口的鲜血从嘴里冒出来。当时,时年四十岁的罗东升被迫害得整个脱像,体重从一百多斤下降到七十多斤。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酷刑演示:灌食

点穴

一般作为武林中人,讲究武德,都不会轻易运用点穴手法,因为点穴轻则伤残,重则死亡。在三水洗脑班,随意用点穴来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

杨再,女,湛江市遂溪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九月,被绑架到遂溪洗脑班。因坚定修炼,不妥协,二零零三年年底,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杨再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受尽折磨。

杨再自述:“做恶最凶的有卢姓(男)、钟姓(男)、黄姓(女)的几个人,他们每次打人除了直接打外,都是用最狠毒的点穴,用手往学员头部、心脏位置、手的脉门和身体的各大穴位猛点。我被点的失去知觉、晕头晕脑,身受重伤。那时手、脚、头全身许多穴位处都是黑痕,全身都肿了;脸肿成了黄黑色;反胃,不能吃东西,一吃就吐。”

下毒

从古至今,最为人所不齿,极度阴险阴暗的心理才会下毒害人。在三水洗脑班,毒药迫害司空见惯,包括饭菜下毒、注射毒针,让法轮功学员在神智不清的状况下“转化”。更有甚者,使用慢性毒药让法轮功学员出班后毒性发作死亡,杀人的同时撇清罪责。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酷刑演示:打毒针

◎梁小霞,女,茂名市电白区法轮功学员,时年二十多岁。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后,所谓的“人民警察”把毒药混在饭里给她吃,梁小霞当时不知道。回家后不久,药物发作,导致梁小霞精神失常、错乱、精神分裂。把家里的生活用品、锅头、气灶、电饭煲、电风扇全部打烂,饭菜倒掉。全家人唉声叹气,无一天安宁。最后千方百计借钱上医院,住院治疗。

◎郑少卿,女,揭阳市惠来县教师,时年四十岁。二零零三年三月,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一下车,三水洗脑班里来了几个大汉,把她领到了一个屋子里做了身体全面检查,查完身体后,再带往经过一条长廊,然后关进一个有编号的房间,开始软硬兼施的进行迫害。她开始绝食抗议,一个星期后被强行灌食,然后被整天按坐在电视机前洗脑恐吓。接下来是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在食物里暗下不明药物,强制她吃下饭菜,她出现下腹疼痛难忍,有如刀割,全身冒汗。郑少卿被三水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半年,健康受到很大伤害。

◎刘冬娥,女,梅州市梅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家突遭袭击,一帮人闯进来,二话不说,将她的头按在地上,用脚踩住,铐上手铐,不让带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只穿随身衣服,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

在三水洗脑班,刘冬娥绝食抗议迫害。近十个恶警按手、按脚、按头、压腿,不顾刘冬娥拼命挣扎,强行灌食。“帮教”用鞋跟死命的抽打她的头、脸和全身,打的她天旋地转,站立不稳,东倒西歪。后来,恶人又把刘冬娥绑架到精神病院注射不明药物,造成她头变的又肿又大,全身又乌又黑,眼睛看不清。折磨了三个多月,恶警见使尽一切招术都无法使她放弃信仰,且又有生命危险,怕担责任,才让家属带她回去。

◎曹丽萍,女,乐昌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被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在三水洗脑班精神日渐萎靡,从洗脑班回家之后,精神与身体状态欠佳,与之前精神抖擞有较大差别,记忆力出现减退。回家很长时间,曹丽萍才能勉强回忆起一些往事。

四、部份被迫害严重伤亡实例

◎吴白梅,女,四十八岁,佛山乐从国际家私城香迪总部总经理,拥有好几家实体企业。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吴白梅被恶人绑架到三水市洗脑班。当时她丈夫想提前接她回家,不法人员说她跟几个省都有联络,属于中央直管,他们地方做不了主。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吴白梅被释放回家。二十九日便离奇死亡,遗体嘴唇发紫,手指甲盖发紫,肚子胀得很高。

吴白梅被释放回家时,脸色苍白。二十八日,吴白梅感觉胸口痛,当时也没当回事。二十九日,她和丈夫去超市买东西,突然感觉两腿发软,抬不起来,她对丈夫说:“我感觉好象不行了。”随即就昏迷过去。她丈夫马上送吴白梅去医院抢救,但吴白梅再也没醒过来。

大约当天晚上九点多,吴白梅不幸离世,年仅四十八岁。她的老母亲已八十多岁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欲绝。三水洗脑班又制造了一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

◎吴玉韫,女,六十多岁,江门市一中退休教师。二零零三年八月十四日,吴玉韫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三水洗脑班的种种酷刑无法改变她时,恶人们竟丧心病狂的在她的饭中下毒。吴玉韫体内毒性发作,痛苦万分,警察不是安排治疗,而是安排隔壁房间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到吴玉韫房间,设局让她们目睹她身体感到不适的状况以作旁证。杨惠慈就是其中目击证人之一。

吴玉韫在三水洗脑班遭下毒后,出现严重的疾病,被送回家中监视治疗。二零零四年九月,吴玉韫含冤离世,去世时六十多岁。

◎杨雪琴,女,六十五岁,广东省交通厅退休干部,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遭单位绑架,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受到非人的折磨。经常被十几个人围攻,强制灌输恶党迫害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几天几夜不许睡觉,被罚站,企图让杨雪琴在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二年九、十月间,杨雪琴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记者曾分别向广东省交通厅老干部处及广东省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查证杨雪琴死亡案,得到的回答明显相互矛盾。广东省交通厅老干部处的人员称,杨雪琴是“九至十月份死的,是突发性脑血管意外”,而广东省“610办公室”一男性官员则称,杨雪琴是“绝食死的,送到医院来不及抢救了”,他并称杨雪琴没有被绑架,是“单位送去法制教育学习班学习。”

但该官员并没有解释杨雪琴既然只是去学习,为什么要绝食?也没有解释绝食并不是急症,为什么来不及抢救?

无论省交通厅老干部处的解释,还是省“610办公室”的答复,都间接证实了杨雪琴是被三水洗脑班迫害致死。

◎温粉华,女,揭西县棉湖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揭西棉湖派出所警察将温粉华绑架,劫持到三水洗脑班迫害。当时她刚生小孩,还在哺乳期,经丈夫、公婆再三要求,才在第二天放她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十日,揭西政法委副书记陈纪华、公安局股长林少鑫、棉湖镇综治办郭乐伟带领的十几个便衣将温粉华绑架,理由是孩子已满周岁,一定要将她送三水洗脑班。

半个月后,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七日晚十点钟左右,居委来电叫温粉华丈夫杨映鹏开门,说温粉华将到家。杨映鹏开门没看见妻子,林春松说温粉华还在车上。杨映鹏上车,见一女人扶着温粉华坐着,杨映鹏叫了几声“粉华”,温粉华才有气无力的“哼”了一声,靠着车壁,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杨映鹏蹲下身,林春松叫其他二男一女扶着,才把温粉华背进了家。

杨映鹏责问为什么温粉华会变成这个样子?林春松说是绝食所致,这时温粉华还能说一句:“我有食。”几个人扶着她放下,温粉华没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他们放下人就往外走,杨映鹏赶出去,呼唤邻居乡亲出来见证,责问那些人为什么温粉华原本好好的,现在却被迫害成这样?并用手电筒将恶人一个个的照给乡亲们看。乡亲们也说杨映鹏一家人最正直老实,怎么被害成这样?这些不法人员什么也没说,钻进车开走了。

温粉华被送回家时,瘫在那里,一动不动,手背、手腕等多处有注射留下的针迹、淤青,腿上有多处伤痕,有的还渗着血水。温粉华回家后,大小便完全要别人帮,自己没力气翻身,双目紧闭,叫她只哼一声。据温粉华的状况分析,很可能被邪恶之徒注射了不明毒药。

半个月的时间,三水洗脑班就把好好的一个人,迫害成奄奄一息的人。温粉华家中四个孩子,最小的一岁,还有七十多岁的老人需要抚养,温粉华却被三水洗脑班迫害致生命垂危,惨绝人寰。

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温粉华被洗脑班送回家时身上有多处伤痕

◎陈少清,女,一九七一年十二月出生,湛江市麻章区赤岭小学教师。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晚上七点左右,湛江市麻章区“610”头目孙康琼、姚兰英带领一大帮警察、几辆警车,绑架陈少清到湛江市“法制学校”。残酷的迫害导致陈少清不能走路,但恶人们依然“转化”不了陈少清。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陈少清被劫持到三水洗脑班时,陈少清已无法站立,但三水洗脑班仍然接收。在他们眼里,“转化”比命更重要。后来,陈少清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经佛山人民医院检查,已到肝癌晚期。为推卸责任,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洗脑班才通知麻章区“610”人员将陈少清接回家。

有证据显示,至二零一二年八月初,遭三水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已多达1240人。二零一三年,中共劳教制度解体,洗脑班很快替代了劳教所,被绑架到洗脑班的人数上升。二十年来,三水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估计在3000人以上。

三水洗脑班隶属于广东省戒毒管理局,由广东省司法厅管理,正式工作人员全部为司法警察。政委由广东省司法厅任命。

二十年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关押,采取暴力灌食、殴打、药物迫害等酷刑,至少已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迫害致死,两名被迫害致命危,已构成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和非法拘禁罪。

五、三水洗脑班人员信息

三水洗脑班正式工作人员约六、七十人,全部为司法警察。加上夹控、保安等,一共一百多人。有两个专管大队。洗脑班的所谓管理团队包括:政委、所长、副所长、教育科长、教育副科长、心理辅导中心主任、大队长、副大队长等。这些以迫害为职业的所谓工作人员,一般是长期在洗脑班上班,直到退休年龄。小部份调动,也是在戒毒管理局内部调动。

▼原政委王天灵,二零一六年由广东省司法厅(粤司党[2016]155号)任命为三水戒毒康复管理所政委;原所长陈爱中,后调入广东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调走具体时间不详,但有确凿证据,二零一二年年底陈爱中仍任所长)。二零一二年三月,佛山企业家吴白梅女士被山水洗脑班迫害致死。王天灵、陈爱中应担负罪责。

▼原副所长古英桂,卖力迫害法轮功,利用节假日业余时间,先后300余次为全省100多所院校作诬陷报告,20多万师生受害。古英桂一直在三水洗脑班参与迫害,直至二零一七年退休。退休后,古英桂受聘为广东省63所大中专院校及中小学的法制辅导员、总辅导员,毒害了众多无辜的学生,罪业无边。

▼原副所长李美英,已调往广东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任纪委书记;原教育科长刘国辉,已调到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积极参与迫害的警察卢金虎,已调到广东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

▼政委唐广莉,原广东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三水戒毒康复管理所政委。二零一六由广东省司法厅(粤司党[2016]155号)任命为三水洗脑班政委,害人手段多样。

▼陈瑞雄,专管二大队的警察,原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狱警。汕头市外砂镇法轮功学员王树彬被迫害致死的主要打手。王树彬,男,二零零五年被迫害离世,年仅二十八岁。王树彬被非法关押在三水劳教所期间,陈瑞雄是迫害他的主要打手之一。陈瑞雄转到三水洗脑班后,曾任二大队大队长、科长。

▼副所长廖毓平,原广东省女子劳教所政治处主任,佛山人。经常播放法轮功学员被警察绑架的暴力视频,并口口声声叫嚣:看了这个,你就会转化了吧。

▼二大队大队长郑伟科,梅州梅县人,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表面与法轮功学员“打成”一片,专门负责叫犹大转化法轮功学员,长期在三水洗脑班的犹大是梁纲、刘宇夫妇等。

▼二大队副大队长柯俊斐,自称广州星海学院毕业,说陈果是她的熟人,借此用“天安门自焚”伪案诬陷法轮功。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惠州市党校与惠东县政法委联合举办为期三天的惠东反X教帮教封闭式培训班。三水洗脑班的徐文奇、邢慧、梁春琼作为主讲人员在培训班上诬陷、攻击法轮功。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广州工商学院三水校区与三水区委政法委等单位联合开展“无毒无邪,健康青春”为主题的洗脑进校园活动。三水洗脑班的张敏清在活动上宣扬“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毒害了众多天真的学子。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东莞市大岭山镇举办洗脑进校园活动。三水洗脑班副所长肖永强、一大队大队长郑科伟、二大队主任科员李布军、“管教中心”副主任黄雪莲到现场进行所谓指导。嘉晖学校全体师生,大岭山镇全镇中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共3700余人参加,发放诬陷传单3万多份。黄雪莲目前为东莞市邪教工作专家。

▼警察彭福明,籍贯江西省宜春市,现任三水洗脑班一大队大队长,佛山市三水区作家协会理事。彭福明经常做一些针对幼儿和中小学生的诬陷小视频,抹黑法轮功,毒害幼儿和小学生。

▼警察周崇高,较伪善,和法轮功学员称兄道弟,伪善的目的是要法轮功学员“转化”。

三水洗脑班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街道同福北路23号
邮政编码:528100
电话:0757-87756242、87775110、87778115、87775113、87778798、87774004、87775128、87771394
政委唐广莉:女,1964年7月18日出生;13928596823
副所长肖永强:男,1967年3月1日出生;13925906128
副所长廖毓平:男,1962年10月1日出生;13809256097
原政委王天灵:男,1966年2月13日出生;13809252391
原政委刘佳佳:1958年4月18日出生;13702757832
原所长陈爱中:男,1956年9月13日出生;13825070738
原副所长古英桂:男,1957年2月21日出生;13925407218、13925402286、13902857854
原副所长李美英:1964年6月3日出生;13928580366、 13702758486
原教育科长刘国辉:男,1974年12月9日出生;13923101528
教育科长张欣:1969年5月28日出生;13923102225
政治处副主任李继红:女,1970年7月28日出生;13928567602
心理辅导中心主任王金秋:女,1962年7月9日出生;13702754106
“管教中心”副主任黄雪莲:女,1980年11月16日出生;13928587925
一大队大队长彭福明:男,1974年10月12日出生;13923104936
一大队副大队长李俊健:女,1972年2月21日出生;13925418318
二大队大队长郑伟科:男,1977年8月12日出生;13928565636
二大队副大队长柯俊斐:女,1979年10月29日出生;13928565607
二大队书记殷国权:1966年9月26日出生;13902204592
二大队主任科员李布军:男,1964年10月16日出生;13809253101
巩固组长梁春琼:女,1980年1月10日出生;13925406016
一大队
张敏清:13928567183
陈月琴:13925404993
梁经联:13709609790
钟 建:13928573777
朱志刚:13750256838
杨辉文:13928562691
李 勇:13710818630
黄辉武:15920164354
周崇高:15919745254
二大队
邢 慧:13590511320
谢开练:13928576598
张惠平:13709606633
黄 丽:13925407920
黄晓峰:13928578357
苏业科:13809253879
颜桂逸:13928588608
罗文梅:13590526518
张 帅:18588688668
原警察卢金虎:13590510510
机关
教育科徐文奇:13923104109
刘树其:13925408518
许冯梅:13590517922
周金良:13928579866
官德红:13925902616
范学通:13928596489
钟多能:13809810319
谢超瑜:13809253078
方 茵:13902857606
葛丽萍:13928579081
彭志坚:13809810589
宋 军:13702759492
易 晟:13928572222
林尤宁:13928564376
马群山:13928579018
杨健宇:13824437529
钟秋良:13709605895
潘望峰:13928596613
陈 海:13928552568
叶火松:13709602024
江先信:13809810170
李苏平:13825127296
黎德健:15800056885

转载自明慧网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guangdong-legal-education-institute-persecuting-falun-gong-practitioners.html
本文标题:广东省“法制教育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4gxogpf
本文 is.gd 短网址: https://is.gd/gn9EF2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3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