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祷:善恶的决战 使命的兑现

真相网2020.11.10】序:1871年,巴黎公社暴动,摧毁了巴黎城优美的艺术文物。这是现代共产主义最早的暴动。此后,在欧洲,共产主义受到各种传统势力的抵御,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落魄的共产主义在俄罗斯落脚,并逐步扩张,最终统辖了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

此后,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成对立之势。二战后,冷战长达半世纪。然而虽然表面上两个阵营互相角力,其实早在60年代起,在左翼的渗透下,文化马克思主义劫持了整个自由世界。它透过教育偷偷绑架年轻一代、煽动社会风潮,使人类背离宗教、道德,造成了秩序大崩溃。

就在整个世界被文化马克思主义悄悄蚕食之后,共产中国跃上世界舞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系,以金币权色收买了自由世界,原本水火不容的两个体系成为利益共同体。2020年,中共病毒导致一场世纪大瘟疫,世人大梦方醒,浩荡的抗共大潮再度掀起。

红色中国散布病毒,摧毁人类的罪行震撼世人。然而,这毁灭性的目的却是共产主义的真正目的。我们今天所见证的,就是红色中国对这一终极目的毫无保留,自杀式的执行。

2020庚子年,人类与共产主义的百年角力到了最终的对决。

1、马克思:“资本论”和“共产主义宣言”都是垃圾与污秽之书

1917年一战期间,布什维克趁乱发动了十月革命。神圣罗马帝国的继承者俄罗斯陷入无神论者之手。之后,苏共倾国家资源印刷了大量不同语种的廉价版“共产主义宣言”,向全世界传布。

在这之前,卡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宣言”在德国、美国、土耳其是一本禁书,被焚、被禁。1848年,革命之火烧遍欧洲,共产党人被视为罪犯囚禁。马克思、恩格斯被法、比、德等国驱逐出境。

“共产主义宣言”这样开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也就是说,直到苏共窃据古老的俄罗斯,建立第一个共产极权之前,共产党人被传统的势力驱赶、关押,被视为洪水猛兽。

“共产主义宣言”的结语是:“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

藉由这煽动、蛊惑的语言,在十月革命后,共产主义一步步成为二十世纪对人类影响最大的一种假说和行动纲领之一,实践了它推翻旧世界的目的,并在最强盛时期左右了三分之一人类的命运。

要了解“共产主义宣言”的根源,我们得了解马克思其人。在他十九岁时,卡尔马克思从一个虔诚的基督徒蜕变为一名撒旦崇拜者。他的创作中充斥着地狱、撒旦、复仇、咒诅人类等不祥的字眼。直到现在,他的一百多卷著作只发表了十三卷,其余藏在莫斯科马克思研究所内,没有人敢发表。

他的父亲在给他的信中写道:“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令你的心疏离美好的情感,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马克思给父亲的回信这样写道:“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自称被魔附身的马克思写出“共产主义宣言”的过程也是暗藏秘辛。一旦明白了这段历史,我们就揭开了共产主义欺骗世人的假面:

1847年5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原正义者同盟)在法国召开大会,密谋策划点燃欧洲革命。6月,在第二次伦敦大会上,共产主义者同盟出佣金委托马克思、恩格斯起草“共产主义宣言”,为它提供革命的理论依据(注1)。

共产主义者同盟是信奉撒旦主义的秘密组织光照帮(或译光明会)的一个分部。1770年,在德国巴伐利亚,背叛上帝的神学教授亚当·魏萨普(Adam Weishaupt)着手写企图实现世界革命的“核心计划”,密谋让撒旦在世上掌权。

1776年5月1日,“核心计划”完成,魏萨普自称受到启示,要成立光照帮,拜撒旦为指向光明的启蒙者。此后,光照帮秘密发展,在世界各地建立了分支,并渗透多个外围组织,如共济会、雅各宾俱乐部、正义者同盟等。

1848年1月,欧洲革命爆发,燃遍意大利、法国、德国、匈牙利等国,欧洲大动荡。2月,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催逼下,“共产主义宣言”完稿,在伦敦出版,赶上了共产主义者同盟引爆的欧洲革命。

“共产主义宣言”出自于契约,它的理念不是来自马克思,而是来自于魏萨普为光照帮所写的“核心计划”。它所宣扬的主要是这么几点:人类几千年的文明是个错误,是人类不幸福的原因,必须消灭;废除所有政府;废除所有宗教信仰;废除私有财产;废除爱国主义;废除家庭、婚姻,以及与家庭相关的道德、伦理;摧毁现存社会秩序,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取代所有国家民族。

也就是说,共产主义不是出自于马克思,而是出自于为执行撒旦摧毁一切的意志而成立的光照帮。准确的说,它出自于撒旦。它的起草者马克思被撒旦的金子所收买。

马克思在老年痛悔地说道:“我所写的‘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都是垃圾与污秽之书。……实际上我在共产党宣言中开宗明义地第一句话就明明告诉人类,‘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幽灵是什么?幽灵就是在我身上附体的撒旦魔鬼!”(注2)

垂垂老矣的马克思自称“共产主义宣言”是“污秽之书”。不幸的是,这本“污秽之书”日后却成为一些人心目中可以取代“圣经”、自己下黄泉时都要随身携带的物品。

一个故事能说清此书对无产阶级的蛊惑。一战前,在巴伐利亚矿区科堡,因肺病而去世的矿工多要求和“圣经”一起埋葬。据知名国际关系学者莫根玿(Hans Morgenthau)回忆:在他随着自己的医生父亲去矿区探病时,有一些矿工临死前要求和“共产主义宣言”一起埋葬。(注3)

1932年,美、英共产党出版了廉价版“共产主义宣言”,这本书印了数万本,是当时英语书籍中印刷最多的书籍之一。二战后,“共产主义宣言”进入学校课程,加速了共产意识形态的深化。60年代起,文化马克思主义挟带着各种主义、风潮悄悄潜入现代人心灵,改变着现代人类的意识。而在上世纪末共产阵营垮台之后,被前共产国家唾弃的共产主义披上社会主义外衣,启动它腐蚀人类的新一轮计谋。(注4)

2、俄罗斯与中华文明古国

二十世纪初,在俄罗斯广袤的北国土地上,出现了第一个共产主义极权国家:前苏联。它以各种手段及武力入侵、扩展加盟国、卫星国,并于1921年渗透中国。

中国有着五千年历史,是全世界唯一延续不断的文明古国,人类精神的家园。在这块古老的土地上,苏联一手扶植壮大中国共产党。1945年,二战最后几天,百万苏军入侵东北击溃日本,把日军缴交的大量凶猛军备转交给林彪四野军。四年后,1949年,四野军乘坐着苏联兵工建造的跨满洲铁路,拿着战败者日军的精良武器,麾军入关,直下中原,击溃了4年前在二战中耗尽人马资源,沥血战胜日军的中华民国国军。

1949年,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华文明古国成为苏联傀儡国,5亿4千万(沦陷时人口)古国人民成了共产党的禁脔,山河变色。

继虔信东正教的俄罗斯之后,中华古文明帝国被共产主义挟持。国土上,除了马、恩、列、毛的东西之外,其他书籍都被列为‘四旧’,被焚被禁。传统被连根拔起,中华民族敬天敬地的脑中被植入唯物论、无神论,被劫持半个多世纪,直到今天。

随着红色中国跃上世界舞台,它有着更大的野心。它不只是前苏联的继承人,却已成为共产阵营中野心勃勃的主角。它的目标是全世界。它来自于苏维埃的镰刀和斧头举向全人类。红色中国成为光照帮“核心计划”中摧毁人类文明的最新工具。

3、戈尔巴乔夫:“我们向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升起了第一面血旗。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因此,它的党旗上有苏维埃的标识:镰刀斧头(或锤子镰刀)。而更确切的说,共产党的源头在光照帮,镰刀锤子来自于光照帮的分部——共济会。在西方文化中,镰刀象征收割人命的死神。

为了避嫌,在伪人民共和国的血旗上,镰刀斧头消失在象征党的那颗大星中。这面旗子是人血染的,一旦挂上这血旗,就会布下一个负能量场,是不祥之兆。

在建政第一天,人民共和国印的第一幅国家版图上切去了外蒙古,那是“新中国”献给苏联老大哥的第一个大礼。在这伪“新中国”的第一天,我们失去了饱满的秋海棠。

一面人血祭祀染红的血旗缓缓升上了天空。从那一刻起,被绑架的数亿中国人成为献在撒旦祭坛上的祭品。七十年来,八千万人被谋害,十四亿人被劫魂,百万人器官被活摘。在“崛起”后的今天,中国已成为全世界自杀人数最高的国家,自杀死亡的绝对数字居世界第一,每年自杀者向30万攀升,自杀率比世界平均水平高出50%。(注5)

1991年圣诞,与“共产主义宣言”相隔一个半世纪,戈巴乔夫和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宣布“苏共解体宣言”。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要出现共产党就会出现内战、饥荒和恐怖,就把烧杀、掠夺、暴乱、篡国夺权、血流成河带到哪里。为此,我们在克里姆林宫真诚地向全世界受共产党迫害的人民和国家道歉。”

克里姆林宫最该道歉的,恐怕是70年来被关在铁幕后,集体失忆、全民患上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症、每2分钟就有一人自杀的文明古国——中国。

4、马克思:“轮到我们的时候……”

1849年,马克思主编的“新莱茵河报”被禁。在报纸的最后一篇社论中他写道:“我们没有慈悲,也不会向你们寻求慈悲。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会为恐怖找任何借口。”

我们不妨把这两句话和“共产主义宣言”著名的结尾放在一起看:“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注6)

自始至终,共产主义的目的是“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打垮它的一砖一瓦,片甲不留。它的目标和手段非常明确,那就是一种毫无保留,绝不道歉的暴力、谎言加恐怖。

“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不会为恐怖找任何借口。”——在共产党统治的世界,农奴、红卫兵、穷人、贫农、工人都被赋予了这样的时刻。他们在共产党人煽动主导下的复仇残酷至极。而对于共产党来说,“轮到我们的时候”,那就是它取代法定的统治者,站上宝座,驾驭全体人民/奴隶的时刻。在这时,它毫不手软。它的宝座下血流成河。说白了,这就是撒旦向上帝,向人类复仇的时刻。

在过去一百年中,共产极权国家杀害的一亿五千万人是上面这些话的见证。共产主义的目的就是来摧毁的,旧世界所有的秩序,所有的传统都是它摧毁的对象。半个多世纪后,共产党一一实现了光照帮的“核心计划”,推翻了人类文明建立的秩序,腐蚀了宗教和无数现存的政府,把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石“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如果我们认为共产极权只是在它所占领的领土上实践了这些目标,是一个极大的误解。从60年代起,文化马克思主义早已伪装成各种想象不到的现代主义风潮,在精心策划下渗透各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颠覆了人类既有的文化和秩序。我们甚至可以说,它颠覆了人类的道德和信仰。

无论是共产主义或是它的根源光照帮,其根本的目的就是把所有神圣的从人类心灵移去,以完全控制人类。它(撒旦)真正要做的,是打碎、重塑人类。这上帝完美的造物是它妒恨仇视的生命。

到这时,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一个政治体系,而是远为庞杂的文化哲学社会体系,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每一领域。曾经在十九世纪下半叶竭力阻挡共产主义的旧世界早已被一块一块敲碎,一个新的世界悄悄取代了它。我们一无警觉的被移入了共产党依照撒旦的意志所打造的新世界。

进入二十一世纪,这是一个由文化马克思主义在背后主宰的世界。它与传统文明,与数千年来人类文明所培育出来的“人”格格不入。它是反人类的。它违反、摧毁了人类赖以存在于地上的,上天赋予的美德与美质,腐蚀了万物之灵的灵魂。(注7)

马克思墓碑上刻着这句知名的话:“哲学家只是以不同方式解释了这个世界,然而重点是改变它。”正如人类低估了马克思所宣称的推翻所有既有制度的企图,很大程度上,人类低估了他所说的“改变世界”这句话的重量。低估了作为撒旦的仆人,百年来,共产党人狂热的,彻底的执行了主子的意志,从来没有停止。

从60年代到现在,经历了半个多世纪,人类的改变是如此绝对,他们的行为准则,他们对自己和世界的认知与从前的人类相比,几乎可说是人类的变种。
到这里,我们可以说:人类低估了撒旦作为地上掌权者的愤怒和他毁灭的欲望。低估了撒旦的仆人执行远程任务的耐心和可怕的毅力。而为了这可怕的毅力和毁灭的欲望,人类将痛失自己永恒的生命。

5、马克思主义祓魅与换装术

共产阵营全盛期,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口生活在共产主义社会体系中。自由世界与共产极权阵营冰火不容,犹如一张红蓝双色的地图,地球分裂为这两大阵营。

在过去一百年间,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的角力历经了好几回合。1930年代起,美共地下特工就已活跃在政治文化界,暗中左右了美国政界,导致其对华政策的转变,并最终导致中华民国沦入共产主义铁蹄下。1949-1950年,共产主义的威胁加剧,美国政策大转弯,麦卡锡祭出铁腕,扫荡渗透入美国文化、科学及政界高层的共产党地下特工,展开了一场现代反共“十字军运动”。

1980年代,面对前苏联无孔不入的间谍网,里根总统大受震惊,对苏联展开经济政治封锁。这对早已陷入经济危机,社会信用破产的前苏联加速解体起到了催化的作用。随着波罗的海三小国退出苏联,共产国家纷纷解体,骨牌般一路倒下,直到最后一张骨牌——苏联——应声而倒。

作为共产主义最早、最积极的实践与扩张者,前苏联对马克思主义的真相有最大的发言权。这是戈巴乔夫在苏共解体前夕宣读的证词:

“马列主义这一套荒谬绝伦的邪说,经过七十多年的实验,从理论到实践都彻底失败了。历史事实证明,马克思主义是彻头彻尾祸害人类的荒谬邪说。”(“苏共解体宣言”,1991,12,25)在这震撼式的宣读之后,钟声敲响,前苏联镰刀锤子旗从克里姆林宫缓缓降下。此后,这一面象征死神丰收的旗子一面面从俄罗斯国土缓缓降下,代之而升起的是俄罗斯三色旗。和死神旗子一起被拉倒的,还有遍布北国的一座座马克思雕像。(注8)

在共产政权纷纷解体后,开始了浩荡的去共化风潮。前共产国家立法禁止共产主义思想及标语、旗帜,各国立下“共产主义除垢法”(也叫净化政策lustration),惩治共产党员犯下的罪,清除残余的共产党势力。

“苏共解体宣言”第一条、第二条裁定:
1、前苏联共产党的所有组织全部解散,从即日起前苏联共产党的任何活动都是非法的,并要受到法律制裁;
2、一切参与过暴乱的党徒立即到指定机关自首并听候处理。

“宣言”公布之后,苏共所有档案转交给俄罗斯政府档案部门,将苏共的血腥历史公布于众,原本不可一世的苏共成了国民公敌。

历史走到这里,叱咤一时的共产主义被抛入历史的地下水道。然而撒旦的仆人没有撒手。1992年夏天,柏林围墙倒塌、前苏联镰刀旗子降下后半年,共产党人在加州伯克莱大学召开大会,密谋把60年代起在美国进行的渗透加码加速,从内部左右政府政策。经由瓦解家庭伦理、诋毁宗教,宣扬性解放、女性主义、同性恋、搞乱搞低俗文化艺术,把美国打垮。

这是共产主义失败后的反扑。也就是说,就在我们庆祝共产阵营解体的同时,它把败德乱伦,反文化乱传统的文化马克思主义植入人的心灵,如一个在黑暗中行事的小偷,把象征自由和传统秩序,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美国掏空。这就是共产党曾经宣称的,它要从苏联一路前进,攻陷欧洲、亚洲,最后横越太平洋、击垮美国,占领全世界。

与此同时,在东方,自称“崛起”的红色中国悄悄开始了它盗窃世界的行动。在这黄土地上,红色中国一手制造的浩劫,它包藏的祸心和它在全球悄悄实现的野心,将使所有前苏联的古拉格群岛黯然失色。

6、红色中国百年大梦

前苏联猎获的最大傀儡国,无疑,是地广人稠、文物丰富的红色中国。在苏联垮台后,中共把中国变成最后一个共产主义极权大国。一如川剧的变脸一样,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后,在美国的大力援助下,它摇身一变,成为拥有生化、核子武器、200颗卫星在太空轨道运行、2亿人脸监视器的红色监控帝国。

世纪之交,红色中国和尖端科技连手,把地球打造成一个危险而陌生的世界。从廉价的“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制造2025”,中共把中国悄悄向前沿科技转型。从低廉的“世界工厂”蜕变为昂贵的千人计划地主国,中共把网罗洒向全世界精英,把各界人才买入自己的囊中。

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共向西方列强示好求援。跃上世界舞台之后,它开办千人培训班,大力招揽发展中国家各界菁英,传授管理人民的高端技术,并把自己塑造为第三世界的领袖,发展中国家向它俯首称臣。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中共悄悄收买了第三世界,天涯海角布置起一个新世纪的殖民帝国。

另一方面,透过大外宣,它的意识形态占有世界各大媒体、院线,并攻入好莱坞工作室,主宰制造意识形态的工厂,悄悄改变着世界。就这样,国库装满了金子的红色中国褪去了刻板形象,披上资本主义外衣,蛊惑人心。

在中共悄悄收买世界、把贪腐传染给世人之前,半世纪以来,文化马克思主义早已在全球默默播下了反文化、反道德的种子,并在不知不觉中长成庞然恶魔,在人类心灵扎根,投下了巨大的阴影。它从文化、教育、政治、环保、家庭、性别意识下手,全方位劫持了人类。不知不觉中,人类失去了来自传统的智慧,也失去了根植于信仰的精神力量。

就这样,撒旦的仆人在地球上制造败德、失序的土壤。在这样的土壤中,中共如鱼得水,在全世界砸下重金买下失去了抵抗力的个人、媒体、商号、官员、国际组织,壮大自己,暗暗进行它的毁灭计划。

也就是说,人类今天的困境是共产党人跨越整整半个多世纪,各方位密切结合下酿造的一场大灾难。我们如果不能看出共产党人如魔鬼般狂妄大胆,意图毁灭人类文明的计划,不能看出它为人类在地球上打造的这一座囚笼,我们就永远不明白共产主义深邃的根源,以及它真正的目的。

“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社会制度、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一个邪灵,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 ”(注9)

中共有一个秘密。从1921年建党开始,毛传下一个百年大梦,要在建党百年之际取代美国,统治世界。在红色中国“崛起”之后,这个大梦被叫做“百年强国大梦”。这貌似荒诞的白日梦却被历届共产党领导人谨守在心,耗费了30年,在地底凿出一座长达五千公里的地下核长城;它成功发射了300枚卫星进入太空轨道;它在武汉有了第一座P4病毒实验室。2020庚子年,中共病毒爆发,导致了世纪大瘟疫;封城前夕,来自中国武汉的病毒随着500万武汉人散布向全世界。

2020年,是共产党这场百年大梦的一个终点,也被立为第二个一百年的起点。

7、天启四骑士吹响的号角

80年代,里根总统发起的围堵苏联运动最终促成了前苏联的解体,并开启了象征自由的“美国时代”。在今天,40年后,在左翼潜行反扑,悄悄蚕食世界几世代之后,善与恶的新一轮对决再度开始。

什么时候起,大半个世界被人民币买下,集体堕入它凿下的深渊。其实,在大瘟疫爆发之前,世人早已被红色贪腐的疾病感染。世人的体内已成为病毒滋长的温床,失去了抵抗力。

这一场瘟疫的源头是中共病毒实验室,然而嘲讽的是,它的最终目标正是摧毁中共。也就是说,这一场瘟疫最高的源头是神,它出自于神的意旨,来自于神的惩戒。我们记得在古代,瘟疫又叫上帝的鞭子。

在这世纪大瘟疫中,出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格局:中共成为世界公敌。它鲸吞世界的阴谋被它自己的科学家揭穿,这些科学家携带机密文件出逃欧美,世人如梦方醒,看到了中共伪善假面下的真面目,看到了它占有世界的野心。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一语道破真实:“我们不能把中共政权看作是像他国一样的正常国家。”“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那么共产中国将改变我们。”
对于全世界,这是一个危险时刻。奉行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没有忘记马克思“改变世界”的口号。从来没有一个口号被执行的如此彻底。为了把革命进行到底,在美国,这信神、富庶的世界第一强国被悄悄蚕食。而在红色中国,这口号被推到了顶峰。中共吞噬的目标是全人类;是“把地球管理起来”,把马克思主义的暴力革命进行到底。

正如70年来,共产党把中国人关在铁幕后奴役,现在,它把手伸向全世界,而它的真正目标是美国。在半个多世纪的蚕食后,美国已是另一个国家。“很快有一天,你在学校、图书馆,或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找到真相,因为真相不复存在;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历史将会遗失,因为他会被精英与共产党分子所劫持。”(注10)

这是一个真正严重的情况:在极权中国劫持了世界各大媒体、组织、文化机构、知识分子之后,真相从世人眼前消失。这意味着不仅是在铁幕后的人被奴役,在铁幕之外,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也失去了自由。

熬过了最初的恐慌,世人终于弄清了这场瘟疫的来龙去脉。在这新的世界格局中,跨洲、跨赤道自由同盟纷纷成立,一个全新的世界民主同盟即将形成,它将取代被中共挟持的联合国,召集全球正义的力量,推倒红墙。

与此平行,神州大地天象巨变。老天遣下一串异兆:千万只乌鸦飞过红色中国的天空,闪电、暴雨、雷鸣、地震、冰雹、蝗虫、五日同天、洪水滔天。天灭中共的号角在天边响起,石破天惊。

同时,在人间,天启四骑士吹响了灭共的号角。2020庚子巨变,全球进入最后的反共时代。

8、来自神佛的精兵

在美国,50年代反共运动被称为“十字军运动”。而在这新一轮的反共时代,美国四位领军的先锋被命名为“天启四骑士”。也就是“圣经 启示录”中,天使揭开封印之后骑在白、红、灰、绿四匹烈马上,手执弓、天平、刀出现的四骑士。与50年代的“十字军运动”相隔半个多世纪,惩戒罪愆的基督教主题再度出现,直扣共产主义的黑暗根源。

共产主义的根源是撒旦。唯有宗教力量,也就是绝对的,形上的善的力量,能解体这最终的恶。而我们不应忘记,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也是世界秩序的维护者。

共产主义是撒旦毁人的工具。共产党人在执行任务时宗教般的激情来自他们的黑暗系谱。共产主义被称做“反宗教的宗教”。也就是说,它不是什么无神论,恰恰相反,它也有它膜拜的对象。毫不隐讳的说,它膜拜的没有他物,就是撒旦。撒旦的另外一个名字是魔鬼。

1976年出版的“马克思与撒旦”是罗马尼亚牧师沃姆布兰德在狱中所写,书中揭示了马克思崇拜撒旦及其附魔的人格。之后,更多书籍问世,刨出了共产主义深植于撒旦的根。

2013年,库克(Terry L. Cook)的“革命!共产主义是撒旦主义的伪装”出版,揭示了共产主义不只是一个政治体系,更是一个膜拜魔鬼的宗教体系。以“伪装”(disguise)这个概念,库克敲下了百年来共产主义的假面,撕下了所有它欺骗世人,冠冕堂皇的种种伪饰和谎言。

追根究底,嗜血的共产党是魔鬼的工具,它的一切行动服务于撒旦,它的一切纲领来自于撒旦。把共产主义视为一种人间寻求平等的主义,甚至一种乌托邦,是对它最大的误解,更是对人类最大的污蔑。

从“伪装”、欺瞒、动物变色的本能来揭开共产党的魔鬼本色,我们才能看透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摧毁一切秩序的暴力与疯狂其深不可测的渊源。唯有把共产主义与撒旦之间可怖的脐带抖搂出来,我们才能了悟何以共产党必须寄生在自己的谎言上,何以共产党和谎言是邪恶的两位一体。

“祸哉!那些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以苦为甜,以甜为苦的人。”(“圣经 以赛亚书5:20-24”)

“他从起初是杀人的,不守真理,因他心里没有真理。他说谎是出于自己;因他本来是说谎的,也是说谎之人的父。”(“圣经 约翰福音8:44”)
称自己是乌托邦,称自己要建造人间天堂,对农人允诺土地,对工人允诺地上的乐园,正是共产主义来自魔鬼的谎言。魏萨普曾告诉其心腹:“要致力于欺诈的艺术、伪装自己的艺术、侦察别人的艺术,和洞察别人思想的艺术。”这就是共产主义鼻祖光照帮会员的工作指南。

唯有魔鬼来自地狱的恐怖催生了血流成河的大屠杀。唯有魔鬼妒忌上帝及人类的仇恨,滋生了共产党摧毁一切的欲望。凌迟人的肉体和精神,毁灭人的灵魂,正是撒旦透过共产党的手所做的工。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所谓的“全世界工人团结”,全是欺世盗名的谎言。

2020年,肯古尔Paul Kengor的“魔鬼与马克思:共产主义死亡、欺骗与渗透的长征”出版。在今天,共产中国的恐怖与残酷使得我们更加深刻的思索马克思与魔鬼之间的关系。而共产主义的凶残(尤其是在监狱中对信仰者可耻的酷刑)背后种种也促使人们深思其根由。

书中,肯古尔把聚光灯射向了共产党种种渎神、魔鬼式的行径,它叫人齿寒的酷刑,以及恶魔一般对毁灭的欲望。我们唯有把撒旦毁灭一切的欲望和它对上帝强烈的妒恨放在一起来看,才能看清为什么废除、毁坏、摧毁这些字眼不断出现在共产党的话语中。

2019年,“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由大纪元出版,揭示了共产主义在另外空间的系谱。共产主义的根源是撒旦,它在不同的时空中以不同的兽(如红龙、长虫)的形象出现。要治这上帝圣殿中的背叛者,要治这狡猾的魔鬼,唯有来自正教的力量。唯有来自神佛的精兵。

苏维埃旗帜上收割人命的镰刀斧头在风中飘,迎风而进。我们一旦明白了共产主义的黑暗渊薮,一旦明白了撒旦不可治愈的狂疾,对于它在地上的仆人所做的一切就不迷不惑,了然于胸。

上一世纪末共产阵营垮台时,在欧美,瓦解共产党的精神力量主要来自于基督教、天主教,如前苏联的东正教、波兰工会背后的天主教。而在亚洲,瓦解共产党的精神力量多来自佛教。由于这两大信仰承受的迫害惨绝人寰,他们的证词雄辩有力。

在这新一轮解体共产极权的大潮中,法轮大法起了主导作用。1999年来,这古老的佛家修炼法门遭受了酷烈的迫害。为了挽救世人,法轮大法推动了一场伟大的和平抗争运动,让世人明白共产中国的真面目,引领中国人洗去额头上兽的印记,退出共产党,重获新生。以神佛无边的智慧,法轮大法创造了这最为快捷的途径,把中国共产党釜底抽薪,解体风化,不费吹灰之力。

9、神圣的使命

1949年起,被关入铁幕的中华民族成了撒旦祭坛上的祭品。如果不在共产党灭亡前把他们救出来,他们就将带着额头上兽的印记,随邪灵堕入深渊。也就是说,要打赢这场战役,唯有推倒红墙,把十四亿中国人救出来。而要救这群集体失忆的人,唯有洗去他们脑中的谎言,唤醒他们。

上一个世纪末,共产阵营的解体主要来自内部改革及人民要求改变的声音。今天,同样的,十四亿古国人民得从红龙的囚笼中释放自己。首先,他们得把自己从共产党抽离出来。70年来,那块黄土地上被绑架的人们生出了斯德哥尔摩症。为了生存,人们认同共产党,忘了自己是中华民国的亡国奴,却认贼作父,鹦鹉学舌般的说:“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

由于共产党篡改百年来的历史,他们甚至不知道中华民国是如何被打垮,所谓的“新中国”是如何建立的。他们没有听过苏联兵工建造跨满洲铁路,火车上载着来自投降日军缴交的大炮、坦克,运到战场上交给林彪的四野军,把武器远远落后的国军狠狠击溃。没听说抗日战争时,中共把国军的情报定期交给日军。新四军不是什么中流砥柱,而是一支从背后突袭国军的叛军。也就是说,共产党不是什么“娘”,而是在前苏联的倾力资援、主导下,窃据神州大地的外来暴力政权。

要从这场亡国的噩梦中醒来,我们就必须知道这些被消失的历史,知道民族经历的种种耻辱,捣碎中共的一个个谎言,才能真正改变自己,也才能改变中国。也就是说,要改变中国,我们首先得改变自己。我们首先得经历一场心灵深处的蜕变。

在这场世纪大瘟疫中,生活在谎言中的中国人不知道疫情的险恶,不知道全球的死亡人数,更不知道武汉封城到底死了多少人。他们相信党的谎言,以为病毒来自美国;中国抗疫第一,是世界表帅。从来没有如此巨大数字的人民被集体绑架、囚禁,生活在谎言中;从来没有如此巨大数字的人民把百年来民族真实的历史,把自己真实的身份遗忘。

多年来,法轮大法的弟子们一直在传播一个重要的概念:中共不等于中国。现在,天启四骑士接过了这个概念,向铁幕后的中国人伸出了橄榄枝:

美国国务卿庞培奥说:“中国人民是我们敬佩的,他们和中共不是一回事。”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说:“共产党并不等于中国或她的人民。”

“蚕食美国”影片的导演寇帝斯鲍尔说:“共产党奴役中国人。我们爱中国的人民,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自由,直到每一个中国人都自由之前,我们不会与中共做生意。”

彷佛知道红墙后的十四亿中国人是随时会被撕票的人质,世人向他们释放最大的善意。六四时,世人看见了天安门广场上热情无惧的中国人民;现在,世人看到了铁幕后的中国人悲惨的囚禁在谎言中,是西来幽灵的人质。前所未有的,世人向他们呼唤,把手探入铁幕,推倒那道看不见的红墙,把他们救出来。

30年前,受到天安门广场上高贵勇敢的中国人激励,柏林墙被众人推倒。今天,出于手足之爱,世人将一起把那座囚禁十四亿古国人民的红墙推倒。

文明古国中国悲剧式的沦陷入共产党的手中。70年来,世界上唯一幸存,连续不断的文明古国与过去的牵系已经在党文化的蹂躏侵凌下断裂。然而14亿古国后裔被禁锢的生命值得珍惜敬畏。在这场与撒旦的决战中,尽力把更多的中国人从撒旦的心牢中释放出来,是神佛及他们使者的神圣使命。

10、善与恶之间最后的角力

人类数千年的历史回旋反复,充满了奥义。

本次文明纪元一到四世纪间,基督教多次被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被抛入狮子圈。在这近四百年间,老天多次降下大瘟疫。纪元380年,被迫害的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并在之后逐渐成为世界最大宗教之一,深远的影响着人类文明。

一千五百年后,神奇的历史再度发生。

法轮功修炼人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受迫害群体之一。法轮功在红色中国受到迫害,在海外却深受敬爱。在长达21年的迫害中,大法洪传世界;相反的,迫害者纷纷落马,共产中国即将解体。到那时,黑暗从神州大地退去,法轮大法重回中国,和历尽劫难的中华民族团圆,再度洪传大江南北。

进入新纪元,大法将洪传世界每一角落,带领人类回升。同时,人类将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古代预言中的末世。人类历经劫难,净化更新,步入宇宙新纪元。

在这之前,人类将经历一场预言中的大劫,浴火重生。

共产主义来自撒旦。这黑暗天使长背叛上帝,从天国带着三分之一天使坠落人间,成为地上的掌权者。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旦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 (“路加福音10:18”)

天使长堕落,成为魔鬼,在地上行走的神话是我们今天正在经历的真实。魔鬼正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文化马克思主义结合了各种现代风潮主义,制造了一个异化扭曲的世界,人类发生了危险的变异。自由世界与共产阵营对立了半个多世纪,作为这场角力的高潮,红色中国把潜藏的魔鬼放出来,散播一场世纪大瘟疫,意图毁灭人类。“共产主义宣言”最后宣告的灾难正在发生。

我们正在经历的,是一场善恶之间最终的对决。在东西方文明中,善与恶的对决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而撒旦是最终的恶,最终的黑暗。它是人类最古老的敌人。击溃它,我们才能生活在自由与光明之中。

“死海古卷”最后一卷“战争古卷”中描绘了善与恶之间最后的战役。光明之子乘金马车从天而降,击溃了黑暗之子。这是善的最终胜利。2000年在死海海床上发现的“加百列启示石碑”预言了一场将在耶路撒冷发生的战争,上帝率领驾着战车的天使从天而降,拯救这座堕落的圣城。正义的力量击退邪恶,神圣的秩序重返人间。

在“古波斯经”中,大约3000年前,波斯先知萨若思特预言了一场善恶的角力。宇宙中黑暗的恶势力对抗光明,世界在正邪交战中重生,人人都得在善恶之间选择。最后黑暗溃败,光明的力量来到人间,统领天地。

今天,在本次人类文明的最后一页,我们来到了善恶最终的对决。这将是一场艰苦的战役。所有的牌都摊在桌面上,我们得付出所有,向那最后的胜利倾全力以赴。

诺查丹玛斯“诸世纪”预言了来自东方古国的启示:“一位东方人离开他的家乡,穿越亚平宁山脉到达法国:他将越过天空、海洋和冰雪,每个人都将被他的神杖打动。”(注13)

佛经中也记载了弥勒佛及转轮圣王下世度人。这些末世的预言都指向一位来自东方的圣者。

“优昙花,梵语古译讹略也。梵语正云乌昙跋罗,此云祥瑞灵异。天花也。世间无此花。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注14)1997年起,优昙婆罗花在韩国多座寺院出现,此后,这神秘的奇花在世界各地绽放,昭示法轮圣王已来在世上转大法轮。

彷佛是为了昭示转轮圣王的到来,这场大瘟疫中出现了一件神奇的事。在中国及许多国家如美、法、加等国,许多染疫严重的患者诚心默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原本高烧受苦的身体奇迹一般康复。这几个字被称作神圣的九个字。伴随着在世界遍地绽放的优昙婆罗花,法轮圣王在世上现奇迹度世人,洪恩满苍宇。

也就是说,正如耶稣在耶路撒冷行圣迹,奇迹已回到人间。在这场善恶最后的对决展开的同时,我们已进入了一个神奇的时代。神佛已回到人间,洗涤净化颠沛流离的人类。不可思议的是,这最后的拯救是何等慷慨,仅仅需要虔诚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迷失的生命就会被上天洪大慈悲的能量洗净,洗去罪业,从新开始。

在黑暗之子重回火湖,地球净化后,一个全新的宇宙新纪元将要开始。大劫之后,人类将进入全新的文明。法轮大法洪恩浩荡,带领人类穿过一条净化、新生的甬道,穿过一扇金色大门,进入重生的宇宙新世纪。

我们生活在善恶交织的神圣蓝图中,生活在新世纪诞生之前奥秘的启示中。直到善最终得胜,光明之子击溃黑暗之子,撒旦永坠火湖,永不再起。人类经过了一场剜心透骨的淬炼,在神佛的洪恩浩荡中,来到了新宇宙荣耀的大门面前。

注释:
注1:1872年德文版“共产主义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序言。
注2:温布伦特“马克思和撒旦”,1976。
注3:“Tearing Away the Veils:The Communist Manifesto” by Marshall Berm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Penguin, 2011。
注4:请参考“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大纪元,2019;纪录片Agenda“蚕食美国”;Agenda II“欺诈大师“,寇帝斯鲍尔,2010。
注5:北京心理危机研究与干预中心、法兰克福报数据。
注6:“共产主义宣言 第四章”。
注7:详见“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大纪元,2019。
注8:2018年,马克思出生200周年,中共送了一座马克思铜雕像给他的出生地特里尔城。这座雕像5天后被人纵火焚烧。
注9:“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引言。
注10:W.Cleon Skousen,“赤裸裸的共产党人”,1958。
注11:“圣经”,创世纪9:8-17。
注12:蒋介石,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国庆“告全国军民同胞书”。
注13:“诸世纪”第2纪第29首。
注14:“慧琳音义”卷八则。

转载自明慧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