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脸书)吗?

真相网】Facebook(脸书)因为言论审查不公和吹哨人指控其众多荒唐危害之举,名声每况愈下,而且暴露出使用人群年轻人越来越少,在此重重问题之下,Facebook 创办人祖克柏不思改变过去的众多过错和违失,一概只是否认指控,玩起了更大的游戏。29日正式宣布更改公司名字,将原有“Facebook”改称为“Meta”,宣誓要全力进军“元宇宙”。但由于脸书负面指控缠身,《CNN》报导指出,脸书正面临创立17年以来最大危机!

Facebook 创办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29日声明指出,Facebook母公司将改名为Meta,并将Facebook名称降为旗下产品品牌之一,与Instagram及WhatsApp并列。脸书原有的官方页面,在祖克柏宣布改名之后,也立刻换上新的企业识别标志。

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脸书)吗?
图摘取自维基百科(点图看大图)

脸书面临的4大危机

据美国全国公共电台(NPR)报道,Facebook(脸书)已经存在四大危机

1、员工与领导阶层意见纷歧
在1月6日美国国会发动暴力示威后,脸书员工警告领导阶层,该公司对美国社会与政治的影响力;脸书高层则反驳,国会暴力事件责任不在脸书,而是那些攻击国会和鼓动者。

2、内容管理标准不一
脸书私下建立一套名为XCheck的系统,让高知名度用户免于遵守其部分或全部规则,引发脸书的监督委员会批评,该公司对内容管理标准不一不够坦诚。

3、无力控制遍布全球的用户
脸书在全球拥有超过28亿用户,涉及的社会和语言复杂性超越其掌控能力,在动荡不安或人权遭侵犯的国家特别危险。

4、对青少年缺乏吸引力
在美国,脸书的年长用户在过去10年快速成长,与脸书创办之初吸引大学生的情况大不相同。大多数年轻人认为,脸书属于40至50岁族群,批评脸书的内容无聊、误导且负面。

脸书、谷歌玩改名、推新招 专家:都是为了赚你的钱

据纽约时报报导,科技巨大公司推出各种新话题或产品,其目的不外乎是“卖广告”赚进更多钱。谷歌和脸书是全球最大的两家广告商。

纽时报导,谷歌母公司Alphabet(字母公司)今年的营收中,约8成来自广告,包括谷歌、YouTube及其他产品。脸书的营收中更是高达98%来自广告收入。

谷歌和脸书如何赚钱?

根据德国资料统计公司Statista,去年美国市场的网络广告营收,谷歌占28.9%,脸书25.2%,亚马逊10.3%,是美国市场前三强。

谷歌和脸书赚钱靠的是网络广告,其模式相仿;累积用户并汇集其数据,再利用这些数据吸引广告主。加上网络广告费用远低于纸本和电子等传统媒体,更容易吸引客户。网络广告的投放已经高度自动化,它们需要收集大量的用户数据,通过分析用户资料,包括性别、年龄、浏览的网站等,可以更精准的投放广告。

专家:“品牌名声已受损,聪明人不会被这次重塑给欺骗”

虽然Facebook(脸书)要更名“Meta”,试图重塑品牌形象,但有专家认为,此举将使员工留不住,对招聘新血也没有帮助。

《CNBC》报导,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商学教授霍尔顿(Brooks Holtom)专门研究组织如何获取、发展、保留人力及社会资本,他向《CNBC》表示:“脸书面临这么多的过失及公众批判,品牌名声已受损,聪明人不会被这次重塑给欺骗。”

在脸书前员工豪根(Frances Haugen)揭露一系列内部文件后,最近几周关于祖克柏及脸书的审查越多越多,该平台被认为传递错误资讯、散布仇恨言论,甚至危害青少年及儿童的心灵。

霍尔顿称:“脸书拥有人才,而市场上的竞争对手也在寻找这样的人才,竞争将非常激烈,你可以肯定的是,对于那些思考离职的人,其他公司正准备伸手招揽。从人才的角度来看,这对脸书而言是一个不稳定时期。”

“换汤不换药的改名” 只是想“闪避公关风暴”

在祖克伯慷慨激昂的宣誓之时,同时有分析警告:“虽然Meta的概念很吸引人,但整体技术要成熟上线可能还要‘数年以上’的时间才会清晰,这段时间的投资Meta仍将会被Facebook可能持续走低且政策风波不断的营利表现所影响,因此投资决定仍必需谨慎决定。”

除此之外,美国各大媒体与网络舆论大多认为,Facebook的改名策略只是为了“闪避公关风暴”,因为美国国会的隐私与社群伤害儿少健康问题听证会,近日才正锁定祖克伯集团如火如荼地展开。之中,尤以FB集团前员工吹哨者豪根(Frances Haugen)的控诉资料,更可能对Facebook集团带来极大的政治与法律压力。

在此一风向之下,原本就因年轻使用者大量退场,仇恨与诈骗言论散布平台而无法控制而导致营利下滑的Facebook,才会需要提出大破大立的“前瞻愿景”。

“换汤不换药的改名,只是没用的化妆逃避而已。”目前正主导豪根吹哨FB听证会的民主党参议员布鲁蒙索(Richard Blumenthal),再接获祖克伯改名的消息后,也如此不满地表示:“比起改名,Facebook更要做的是商德检讨与自清陋习门户,使用者们追求的是真相揭露、诚实可信、保护儿少与用户隐私的真正进步——这还只是最基本的低标门槛而已,如果Meta连这些都办不到,所有美好愿景都毫无意义。”

“脸书报告”(The Facebook Papers)的调查揭示真相

《CNN》与其他16家新闻机构共组联盟,发布一系列称做“脸书报告”(The Facebook Papers)的调查报导,这些文件,包括了吹哨者豪根(Frances Haugen)的法律顾问提供给国会和美国证券管理委员会(SEC)经编辑过的内容。

被爆出一连串的严重问题中,包含“脸书知道Instagram对年轻女性有害,令其产生自残念头”、“对高知名用户采取差别待遇”、“罔顾民主,只顾赚钱”...等,这次再曝光的还有“无法控管、适当翻译国际用户的仇恨言论”、“煽动暴力助长印度宗教冲突”,Instagram甚至“沦为中东侍女交易平台”等。

除此之外,报告还揭露脸书未来一大生存危机,即“年轻用户数量正大幅下降”。虽然这一直都是它的挑战,但报告指出,公司并未向投资者和广告客户提供透明化资讯,只显示整体成长,却排除了关键人口统计放缓的细节,扭曲了核心指标,误导股东。

科技媒体《The Verge》指出,自2019年以来,美国使用脸书的年轻用户(18到29岁)和青少年数量分别下滑了2%和13%,预计2年后(2023)下降幅度将增至4%和45%。并且,用户越年轻,使用的频率就越低。发文数、传送讯息数和使用时间都在减少。

令人更惊讶的是,脸书每月活跃用户人数第3季虽年增6%,但《华尔街日报》质疑,它真的知道用户有多少吗?又是否夸大了广告触及人数?这是因为,“单一用户多帐号”(SUMA)其实是内部视而不见、非常普遍的问题。目前估计全球每月活跃用户有11%是重复帐户,但脸书今年春季检查约5000个新注册帐户后,发现其中高达32%至56%是由现有用户开设。实际的比例,恐怕被低估了。

脸书配合越南共产党封锁异议人士

豪根说,脸书所有权结构使得创办人祖克柏拥有特殊类别的股份,意味他对脸书及旗下Instagram和WhatsApp等社交平台拥有控制权,片面控制了全球逾三十亿用户,他的公开声明往往与公司内部研究调查结果相悖,必须为脸书无止尽追求成长所造成的一连串社会危害,承担最终责任。

据报导,越南共产党政府要求脸书封锁异议人士,祖克柏亲自拍板配合;二○二○年美国总统大选后,脸书解除可压制仇恨与欺骗性内容的措施,故意让前总统川普的支持者对大选合法性的质疑内容暴增。

现年37岁的豪根是数据分析师,曾任职Google、Pinterest等科技巨擘,2019年加入脸书的公民不实资讯团队,负责选举风险管理,今年5月离职,并在9月匿名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至少8项投诉,也与华尔街日报分享脸书内部的研究文件,因此被喻为“吹哨人”,她指控脸书早已清楚自家平台的风险,包括算法助长政治仇恨,以及旗下的IG对青少年造成心理伤害,尤其是对女孩,却对外隐瞒。

脸书丑闻频传 老股东:人们已失去信心

脸书(Facebook)最早投资者之一的霍夫曼(Reid Hoffman)本月13日接受外媒采访指出,脸书现在已失去人们的信任,且并未对近期丑闻做出妥善回应。

《彭博》报导,霍夫曼为风投公司Greylock Partners的合伙人,也是领英(LinkedIn)平台联合创始人,他认为脸书应该更积极应付自家研究中的不安迹象,但实际结果却令他失望。

据报导,在前员工豪根(Frances Haugen)分享数千页的内部研究及文件後,揭露脸书在内容审查方面标准不一,给予着名帐户特别待遇,同时提到Instagram对青少女造成的心理危害,大打脸书形象。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facebook-confuse-meta.html
本文标题:改名“Meta” ,救得了Facebook(脸书)吗?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3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