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中共病毒 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真相网】(来源:明慧网)本文作者塞缪尔·阿尔瓦拉多(Samuel Alvarado)先生,现年五十九岁,他出生在墨西哥的泰祖特兰(Teziutlán)市。他毕业于工商管理专业,现在与妻子和儿子一起住在墨西哥城。十四年前,即二零零七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尽管他是家里唯一的修炼者,但他的妻子和儿子都在支持塞缪尔修炼。他的妻子告诉他,她知道是师父把他从中共病毒中救了回来。他的儿子知道法轮大法好。

尊敬的师父好!

尊敬的同修们好!

我今年五十九岁,我是二零零七得法的。那年,我儿时的玩伴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并且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开始读书,还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但断断续续,带修不修多年。

由于没有实修,尤其是对大法缺乏尊敬,在不知不觉中,我陷入人生中最艰难的逆境,濒临死亡的边缘。

一次意外几乎丧命 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二零年一月,我出了意外,从两米高的梯子上摔下来。我的头撞的很厉害,处于半昏迷状态。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我甚至丧失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我感到迷茫和焦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在哪里,以及是怎样到达那里的。我的妻子非常惊慌,立即带我去医院检查。医生们看了我的情况,并做了核磁共振检查,但他们也一头雾水。接下来几个月,只剩下疼痛如影随形。那一碰撞是如此强烈,完全可以打碎我的头,取走我的生命。我悟到那是对我的棒喝,同时我也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

偏离修炼 迷失方向 坠入深渊

二零二零年三月,中共病毒开始在墨西哥蔓延。那时我每天学法、炼功,一切正常。那时由于疫情影响,炼功点关闭。有些同修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放演示功法的视频洪法。一位同修请我帮她做一些电脑设置,因为她不懂这些技术。我同意帮忙,但很快就停止了。我经常表现出自私、懒惰和冷漠。我又开始远离大法,不再学法和炼功,回到常人的状态。

二零二零年九月上旬,我开始感到不适。我以为很快就会好起来,然而,恰恰相反。两周后,我感觉很不舒服,处于严重的状态,于是我拨打了急救电话——911,被救护车送到医院……

噩梦——感染中共病毒

医生给我做了CT扫描,结果显示我的肺部严重受损。严重的炎症使我无法呼吸,即使有氧气供应也是如此。医生告诉我,为了避免风险,最好的办法是给我插管,从而避免虚脱而导致死亡。他们给了我一些授权文件来签署接受插管程序;但我没有同意。他们让我考虑一下,他们会再来的,否则他们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他们每天都在催促我在文件上签字。我感觉非常糟糕,我觉的快死了。在病房中,我亲眼目睹了病人的死去,我看到了一位患者在插管后两天内死去;另一个不想插管的,快憋死了;我看到医生将尸体包在袋子里。我觉的我就象在一间无法摆脱的监狱里。

我觉的自己快死了。在那些日子里,医生不断施压让我签署插管授权书。我感受到黑暗日子的来临。我感觉非常糟糕,我看到在一场风暴下的一片非常波涛汹涌的大海中,我深处其中的黑暗。我觉的自己溺水了,不断下沉。

这时,我请求师父帮助我,同时我以极大的力量和信念重复着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和罪过,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我从心底忏悔,祈求师父的原谅,祈求师父给予我一次新的机会。

发正念的时候,前五分钟我集中精力清理身体,特别是肺的部位。我重复念着“灭”,将所有的那些病毒,细菌全部清除。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瘟疫本身就是针对人心、道德变坏、业力大了而来的。”[1]“人应该向神真心的忏悔,自己哪里不好,希望给机会改过,这才是办法,这才是灵丹妙药。”[1]

师父和大法救了我

在医院第三天,家人好几天没有见到我了,除了一些医疗报告,对我的现状一无所知,于是给我送来一部手机和他们联系。我说话很困难,但是告诉他们,医生想让我签署一份给我插管的授权书;家人让我不要同意。家人的这种态度也很有帮助,这种支持虽然来自远方,但大大鼓励了我。

儿子在电话里跟我说:“我要把你的大法书拿给你。”带去医院时,主治医生告诉他,在这种情况下,很少有病人想要一本书。他打开书后审查,并授权把书、一副眼镜和其他东西带给我。

第二天,他们给了我一个装着大法书的袋子。一位护士把袋子递给我,我拿到袋子时很高兴。我抱着《转法轮》,感觉他就像是一位救生员,让漂浮在可怕的黑暗汹涌的大海中的我,从那一刻起平静了下来。

医生让我必须尽可能长时间脸部朝下,这种姿势对减轻肺部炎症,对促進呼吸有很大帮助。于是,保持着这样一个难受的姿势,我开始学《转法轮》。我想办法用儿子寄来的矫形枕头,把自己安顿下来。只要身体还可以承受,我就打开书学法。当时的感觉就像我是第一次读这本书。我认为那是一次非常与众不同的体验。

一天,三名医生,两男一女,给我会诊。年轻的医生再次向我施压,要求我签署插管授权书,以防止呼吸衰竭、心脏病发作或中风。另一位医生说:“你看他连呼吸都喘不过气来,眼睁睁的看着肚子上上下下,都快要窒息了。”与此同时,第三位医生打开纸笔让我签字。我告诉他们:“我不会签字,因为我会好的。”年轻的医生回答说:“这个病没有办法治愈。”我问他:“那些出院的人怎么说?”他回答说:“那是因为他们康复了。”我说:“我也会康复的。”他们没有再跟我说什么,也没有再坚持,其后转身离开。

神迹展现

这天早上,吃过早饭,我又趴下来,翻开《转法轮》,继续前一天的学习。我戴上眼镜,开始寻找那一段内容。我很惊讶,每一行字看起来都很模糊,我完全无法看明白写的内容。但是,突然之间,在一片模糊中,有一行字看起来非常清晰,尽管这行字的上面和下面一行,仍然是模糊的。其后,我看到那行字清晰而准确的内容:“我已经从根本上治愈了你的疾病。”我当时非常震撼,无限的感恩师父。后来,我想再读一遍那行字,却没法在书中找到。更让我惊讶的是,原来书中竟然不存在这句话。

感染中共病毒 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图:塞缪尔·阿尔瓦拉多(Samuel Alvarado)感谢师父!

读《转法轮》和炼功 我渐渐康复

当我可以一点一点挪动身体,还未能站起来,我就开始坐在床沿炼法轮大法的第一套功法。就这样,我尽力一点一点地炼,直到几天后我才能站起来炼完一套功法。

在那段神奇经历的三天后,也就是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星期后,一位医生告诉我,“你成功了,你已经没有病毒了。我要去医院做你的出院准备。下一周你大约就可以回家。”

入院十八天后,我出院了。一位用轮椅把我送出医院的护理人员,在电梯里告诉我说:“我刚刚送走了一个没能挺过去的病人。而你战胜了这个病魔。”我认为功不在我,在师父。

我当时身体仍然非常虚弱,行动不便。我继续吸氧两个月。期间,我持续学法。在能够上街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炼功点炼功。

那一刻,我放下了住院期间一直压抑心头的所有情绪。在那之后,我感到极大的解脱,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对师父怀着无限的感恩之情,想起来都会泪流满面。

这次修炼经历给我的教训是,修炼路上一定要敬师敬法、正念正行。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的无限慈悲!
谢谢同修!

注:[1]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二零二一年墨西哥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dafa-master-saved-my-life.html
本文标题:感染中共病毒 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6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