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危机将至 当局痛下杀手“扫荡”维权律师

真相网2015.7.17】7月10日,中国当局对维权律师群体开展大扫荡行动,至7月13日,已经有超过120名维权律师及人权捍卫者被传唤、拘捕及失踪,包括王宇律师、周世锋律师在内的至少6人已经被刑事拘留。中国官方媒体开足马力诋毁和抹黑维权律师群体及访民,并称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重大犯罪团伙”。

维权律师持续被打压

中国的维权律师群体在新千年的前几年开始浮出水面,便一直遭到打压。2005年,亚洲周刊将十四位维权律师与法律工作者评为年度风云人物,回顾一下这些人的遭遇,可以梳理出中国维权律师被打压的大概时间线。许志永(2009被抓,2013被抓判刑)、高智晟(2006、2009两度遭抓捕判刑)、郭飞雄(2006被抓判刑,2013再度被抓)、范亚峰(2006年之后人身自由一直受到严格限制)、滕彪(2011年被绑架失踪70天)、李柏光(2005年被抓,行动受限)、张星水、陈光诚(2005年起被长期软禁家中,直至2012年逃出)、朱久虎(2006年被抓)、莫少平、浦志强(2014年被抓,仍未开庭)、郑恩宠(2003年入狱,行动严格受限)、郭国汀(2005年流亡加拿大)、李和平(在这次扫荡中被抓)。目前仍然在大陆活跃的,只剩朱久虎、张星水及莫少平三人。简单罗列,即可看出,当局对维权律师群体的打压从未中断,且处境愈发艰难。

维权律师,被称之为“新黑五类”,即官方学者袁鹏所称的“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络领袖和弱势群体”,早在2008年奥运会之前,就已经成为群体打击对象。维权运动十年来。从维物权到维人权,从维己权到维他权,从法庭内到法庭外,“维权,包括上访等,虽然隐含着对极权合法性的默认,但是当前对于极权治理结果、治理有效性的追究,已经明显指向了极权合法性的不足乃至否定,已经是实际上的直面抗争。这也是极权重点打击的原因。”

防止维权律师群体与访民群体结合

这次大扫荡,有个很清晰的线条,即庆安事件——吴淦(超级低俗屠夫)——王宇——锋锐所——维权律师群体。庆安徐纯合被警方开枪打死,屠夫(吴淦)发起人肉,维权人士现场围观,当地多名官员被揭贪腐丑闻,屠夫的“杀猪模式”再次发挥威力。

据吴强博士的总结,“屠夫的杀猪维权,是当下最有中国特色的激进主义,将威胁公众权益的当权者、官僚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打击,谓之杀猪,而手段则包括互联网的人肉,媒体曝光,私底下搜集所有相关个人讯息,包括贪腐证据和家庭信息,利用一切可能手段打击之,超出当局熟悉的套路,公开与秘密相结合,以我为主,创造出非暴力抗争的最激进最有效模式。”

论者姚遥认为,屠夫有效联结了“律师,维权当事人以及媒体等资源”,他说“维权律师曾经占据了维权抗争运动的中心,但限于身份和专业主义的局限,维权律师极少摆脱体制局限主导维权案件,维权案件的进展往往是被动的。而上访群体虽然长期存在第一线也有主体意识,但也有因抗争格局经常过于局限而丧失主动,不易超越官方维稳控制。屠夫不仅仅串联了律师,维权当事人以及媒体等资源,也更以追究个体作恶的方式另辟蹊径,使得维权运动出现自定义话题并且主动追击体制的局面,给既有的维稳体制带来极大冲击。屠夫(被)刑拘,意味着维稳体制的又一次升级与演进。这也预示着未来的民间抗争必然将继续突破制度化维权的理中客话语,向着独立提出议题的方向发展。”

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聘请吴淦为行政助理,再辅以法律资源,让这种结合发挥了巨大的威力。这是当局对吴淦及锋锐所痛下杀手的根本原因。这从当局抹黑污蔑锋锐所及周世锋、王宇及吴淦的文宣,就可印证这一点。从官方的文宣,恰恰可以得出相反的结论,不管是维权律师还是吴淦,不过是制造舆论压力,制衡当局对司法的不当干预,依法维权。笔者几天前在推特上总结说,“综合各方信息来看,这两天打压人权律师群体是早已经部署好的行动,北京当局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的犯罪行为。庆安事件是个引子,屠夫是个切入口,锋锐所是代表性机构,王宇周世锋是代表性人物,为王宇的百名律师联署是各地联动打压的引信和清单。”

从现在掌握的名单来看,这一轮被传唤约谈的维权律师及人权捍卫者,基本在为王宇呼吁的联署名单之列。

危机将至当局痛下杀手

只有中国最高决策层,才能同时调动政法系统进行全国大扫荡及最高等级的官方媒体抹黑污蔑维权律师群体。习近平将于今年九月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按一般惯例,中方会为访问创造良好的“气氛”。选择在访问前下手扫荡维权律师,只能说明当局判断当下已经到了危急时刻,不惜影响习近平访美也要及时把维权律师群体打压下去。

为何危急?此前周永康被外界认为是轻判,已经让习近平的权力是否稳固遭到质疑。近来,中国股市又陷入了危机。与6月中旬的高点5166点相比,主要股指上证综合指数重挫三成,酿成股灾,当局不得不出动枪杆子,让公安部副部长坐镇中国证监会查处所谓恶意做空,以图稳定股市。中国经济不断下滑,外界担心,股市的危机将蔓延成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并进而引发社会动荡。

打击维权律师群体,看来是当局试图避免重点人群在危机来临之时引发民主革命。这次由庆安事件引发的对维权律师群体的大扫荡,可视为是一次预防性打击。这种大规模的预防性打击,往往只有在当局判断足以引发政权危机时才会采用。在2011年中国茉莉花革命期间,中国当局秘密抓捕数以百计的维权律师、异议人士及其他重点人,并长时间秘密审讯及关押,同属预防性打击。

转载自博讯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