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真相网】中国共产党当局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异议声音的打压,现在更是变本加厉。在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那样尖锐的批评声被关进监狱完全消失后,中共对温和的批评声也越来越不容忍。在将一些要求停止(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战争,反对“清零”封锁以及看跌中国经济发展的声音禁止之外,中共最近又要求自己的退休干部和党员“不得妄议中央大政方针”。

分析人士担心,随着言论限制的红线越划越多,在中共二十大之前,恐怕中国的情况不是“只有一种声音被允许”,而是“只有一个声音,也就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声音,被允许”。他们还指出,现在这个声音渐渐被“武器化”--任何违反这个声音的言论都将受到打压。

在中国,只有一个声音被允许发声

据新华社报道, 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加强新时代离退休干部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意见》称,要“确保离退休干部党员继续听党话、跟党走”,“不得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不得传播政治性的负面言论”。

新华社还专门刊发了中共中央组织部负责人就《意见》相关问题对记者的采访。中组部负责人说,《意见》引导“离退休干部党员深刻领悟‘两个确立’的决定性意义,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自觉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美国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研究与倡议事务协调员倪伟平(William Nee)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习近平是在要求中共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

他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虽然中共的声音主流,但是,系统内以及学界的其他的声音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被允许的。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了限制和收紧,到基本上来说,被允许的声音只能是习近平的声音以及他的个人看法。 那些与他看法不同的人,不是有了反党的风险,就是有了违宪的风险。”

倪伟平说,中共还将习近平的声音“武器化”,任何与他不同的声音都被视为“反党”或是“违宪”。他认为,《意见》中的“两个确立”和“两个维护”就是对习近平及其领导地位的一种比较委婉的说法。中共以这个为标准,穷尽各种办法,对一切不同的意见进行打压。

2021年11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确立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并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简称“两个确立”)。“两个维护”是指坚决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倪伟平说,要把《意见》的出台放在一定的背景下来看,那就是中共现在面临的内外困局: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中国与美国和西方进一步交恶;坚持“清零”防疫政策掀起了民怨并搞乱了经济。

他说:“现在的新冠清零就是党的总方针。如果你说,这样做没有道理。你说我们的经济将会急剧下滑,工人会失业,企业会离开,外国高管和银行高管在离开,这是灾难。如果你是党员, 你这样说,你就是‘妄议中央’,你就是无法领悟‘两个确立’, 和‘两个维护’。”

中国政治批评人士、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告诉美国之音,中共2016年也颁布过对离退休干部党的工作意见,现在的意见与以前相比,最突出的就是“不得妄议”。他说,这是习近平在向中共元老,特别是“顶级的元老”--党内的“太上皇”们发出警告。

他说:“对那些一般的干部和党员,他可以自上而下的控制,对那些顶级的元老,威胁不是那么大, 专门出个文件, 在这种独裁体制下, 不得民心,不得党心,他在党内的高层,党内的精英中,他可能并没有得到多数人的拥护但是他必须维护被大多数人拥护的假象。要维护这样的假象,你就得尽量限制他们发声的渠道,尽量避免他们有自由接触的机会,你只要有了自由接触的机会,大家互通声息,就会你一言我一语,大家想法一样 形成一种舆论。一旦他们联手, 他(习近平)的位置就坐不稳了。”

越来越多温和的批评遭到打压

在中共元老被警告前,中共对民间不同的声音已经进行了打压。

5月8日,上海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童之伟在新浪微博上发表一篇标题为《对上海新冠防疫两措施的法律意见》的署名文章,表示街道办、居委会人员及派出所人员将民众强制送往方舱隔离、强行进入民宅消毒等举措为非法行为。很快他的文章被删除,新浪微博被禁言,过往的7000篇微博全部消失。5月17日,他的微博的页面显示,“因违反社区公约,该用户禁言至2022/11/08”

洪灝是中国知名财经分析师、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策略师,但日前遭到当局禁言,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均被封,自己也被迫辞职。据报道,洪灏之所以被禁言是因为他近期发布过一些看淡市场的看法,被认为是唱衰中国。3月份,洪灏曾准确预言中国A股将会跌穿3000点。4月25日,其预言成真,上证指数收盘跌破3000点,创2020年6月中旬以来新低。

在微博上一向以敢言著称的万达集团董事王思聪的微博账号4月也遭到封杀。王思聪日前曾转发针对以岭药业连花清瘟胶囊的视频,还曾在朋友圈中批评政府防疫措施,称上海每日的核酸检测“检测的不是阳性或阴性,而是你的奴性和血性”。

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金星3月在其个人微博发文,不点名批评俄罗斯总统普京是个“疯狂的俄国男人”,并呼吁“停止战争,祈祷和平”,但遭到微博禁言。

以上只是几个比较有影响力的人在公共平台被禁言的例子。 在中国,更多人的言论被封锁。中国人大代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因在微博建议科学防疫,呼吁缩短封控期、停止一人确诊或疑似便整幢楼全封的文章,文章出来后不久就被屏蔽;另外,中国防疫专家钟南山指动态清零不能长期维持,中国需要有序重新开放的学术文章,遭学术期刊下架。上海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有关城市停滞带来的次生影响可能会导致人口死亡率将高于新冠肺炎死亡率的言论被封,然而,后来,他有关“上海的严控策略阻止了疫情的持续传播和潜在的大量人员死亡”的说法却被放行。更有甚者,曾经被中国媒体赞扬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因批评中国防疫的话也被封杀。不过,谭德塞星期二(5月17日)再次称中国的新冠政策“不可持续”。

更有人因为微博发言被送进了监狱。5月6日刑满获释的前媒体人罗昌平就是因为在微博上质疑中共抗美援朝的正义性而被以“侮辱英烈罪”判刑。

广东异议人士王爱忠去年5月被中国当局以“寻衅滋事罪”为由羁押差不多一年了,原定今年4月受审,后来当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突然取消审判,王爱忠至今仍然被关押。王爱忠长期致力于推动南方街头运动,受到广东当局高度关注。不过,王爱忠的妻子王贺楠曾告诉媒体,当地的民警曾明确地告诉她,王爱忠此次被抓捕“是因为言论和接受外媒采访”。

因为前往疫情下的武汉去采访,一批公民记者被当局囚禁,他们中包括,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以及张展等。根据“人权捍卫者”网络记录,2020年1月1日到3月25日期间,中国爆发了897起涉及中国互联网用户的案件,他们因在网上发表有关新冠病毒的言论或分享信息而遭到警方处罚。其中,大部分案例是记录者从官方媒体的报道或政府的告示中收集到的。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倪伟平说,在他们跟踪的一些案子中,一些人很低调,对中共政权也没有敌意,他们之所以被打压,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有了一定的影响力。

他以2021年下半年被抓的女权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的被捕为例说:“如果你的言论有一定的影响力,又不在共产党的控制之内,他们就会摧毁你的网络。 不管你的这个网络是有关女权主义、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以及变性者)的权益还是农民工的权益的。这跟你在做什么无关,是跟你的组织能力以及能够建立网络的能力有关”。

一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结果会是灾难性的

不幸感染病毒去世的李文亮医生曾经说过,“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个声音”。每当中共当局收紧对言论的控制时,这句话就会被一次次提起。被经常提起还有网络上的这样一段话:“如果尖锐的批评完全消失,温和的批评将会变得刺耳。如果温和的批评也不被允许,沉默将被认为居心叵测。如果沉默也不再允许,赞扬不够卖力将是一种罪行。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而这样的谎言最终一定会给一个国家带来灾难。伊恩·托尔 (Ian Toll)是美国的海军史学家,曾经撰写《太平洋战争》三部曲。在书中,他分析了二战前以及二战中日本军国主义的缘起。他书中一个重要的主题就是日本政府当时“一亿国民,一种思想”的做法,让日本当局自信心爆棚,作出错误的判断,挑起了太平洋战争。

他告诉美国之音,当一个社会不能包容更多不同的声音时,结果肯定是灾难性的,而日本的教训只是其中之一。

他说:“历史上还有很多其他例子,一个国家拒绝容忍异议,容忍各种不同的意见和声音,他们经常做出非常糟糕的决定,而你知道的这些决定可能会产生长期的后果。”

托尔说,在1930年代的日本,也有不少人认为如果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的话,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会丧失主权,但是这种声音最后却被军方的一小部分人用威吓、威胁、暴力以及暗杀打压了。

根据托尔的书,除了打压异议,日本民众每一种获得信息的途径都被牢牢控制了,包括广播、报纸、新闻短片、电影、海报、音乐和动画片,于是日本人民只能以规定的方式思考限定的内容。反对意见都被抨击为“极端思想”或者“共产主义思想”,那些在过去支持自由主义思想的人被迫离开政治生活,身陷囹圄,甚至更惨。

官方用各种口号将其认为正确的思想和信念强行灌输给日本人民:“战胜之前我什么都不渴求”、“一亿国民,一种思想”、支持大东亚共荣”、“警惕间谍”、“敌军不停火我们绝不停火!”广播里日日夜夜放着悲伤的民谣,歌颂海外的战争。另外,他们还用仇恨西方的情绪来激发民族精神。

托尔认为,俄罗斯发动入侵乌克兰战争中是另一个异议的声音被压制,最后做出最糟糕决定的例子。他说:“普京加强了对俄罗斯的控制,俄罗斯议会通过法律禁止任何形式的关于战争的异议,因此那些可能会警告普京反对侵略乌克兰的人(被压制了)。如果军官有勇气告诉领导人说,我们可能不会赢得对乌克兰的战争,也许俄罗斯不会做出入侵乌克兰的决定。现在俄罗斯的战争并不顺利。”

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的倪伟平认为,习近平已经做出了一些不好的决策。中国因为俄罗斯的没有上限的关系与欧洲和美国交恶,而在这之前,习近平通过与《中欧全面双边投资协定》差点就成功地离间了美国和欧洲,然而现在,因为拒绝谴责俄罗斯,欧洲,特别是东欧的一些国家对中国非常的不满。

中国政治评论人士胡平说, 让14亿人围着一个人的脑袋转,也是对人类尊严的最大的羞辱。 已经70多岁的胡平说,对于他这代人来说, 他们对当时最大的独裁者毛泽东作出过最大的反抗。

他说:“‘四五’运动对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地方就是,我们在暴君还活着的时候,就公开向他说了一声‘不’,而且体现了我们过去的耻辱。当大家都拜倒在这么一个人之下,这本身就是很丢人,很可耻的事情,只有通过向他说‘不’,才能挽回失去的尊严。”

(来源:美国之音)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ccp-suppresses-dissent.html
本文标题:“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 真相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0 + 3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2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