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舆论遭抵制 百姓发声封不住

真相网2020.3.18】明慧网三月十日《武汉疫情:中共特别“透明” 谁能核实?》一文中披露:中共内部制定战略,要把对武汉肺炎的视线拉向海外,(1)转移国内人民的注意力;(2)借机吹捧自己,吹嘘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谓的制度性优势);(3)推卸责任,要把武汉肺炎的源头嫁祸给美国,大力进行反美宣传。中共的这些“战略”,已经引起世人的警觉。而中共在国内不顾人民的生命安全,一切以维护其权力为重的做法已激起民愤。更多大陆民众在觉醒。

武汉90后:我有义务为死者发声

3月4日,新华社发文及视频,公开喊叫“全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这表明中共不仅禁止国内人民发声,甚至也想禁止国际社会发声。对此,人们是怎么想、怎么做的呢?

据美国之音报导,在武汉出生长大的中国90后屠龙(化名)说,一场武汉疫情彻底改变了他按照当局者意愿做个顺民的想法。

屠龙说,要不是自己会翻墙,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诉他真相,此刻说不定他已经进了焚尸炉。

封城的日子里,他反思了很多:“他们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时,我跟自己说,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会被清理。他们在新疆搞劳改营时,我想我也不是少数民族,我也没有宗教信仰,我也不会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觉得我也不会去上街,不会抗议,所以也跟我没关系。这一次事情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周边已经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了。”

“说实话,这件事情给我刺激最大的,真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人性的大考。”他感慨地说道。

屠龙说,“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并不无辜。因为我们纵容了他们作恶,当然还有更多人是跟他们一起做恶。”

他又说:“现在中国弥漫着一种不寻常的乐观气息,我看到报导说,全世界欠中国一个道歉,甚至说什么没有这次新冠肺炎。我都不知道中共这么牛。现在,武汉还在牺牲,还在受苦,他们还跑出来说,哎呀,你看现在国外做得多么不好,就是我们中共做得特别好。非常可怕!”

之前曾有朋友对他说:想要在中国生活下去,有两点你要做到其一,两个都做到是最好的——第一、丢掉自己的理智;第二、丢掉自己的良心。屠龙觉得,这两样,他都做不到。

他说:“这次事件我熬过去了,我幸运;熬不过去也是一种解脱,但是只要我熬过去了这件事情,作为武汉事件的幸存者,我这辈子有义务为死去的人发声。 ”

武汉肺炎疫情死伤真相点滴

截止到3月6日,武汉中心医院有四名医生因武汉肺炎去世,两百多名医护人员感染。

明慧网3月11日《武汉肺炎 大陆医护死伤惨重》一文提醒大家说,“中国官方3月6日证实,目前湖北已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省医护人员,也都不是传染科医生。支援湖北省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到目前仍未拿出感染报告。鉴于中共撒谎成性、对信息控制成性,真实数字还有待知情人士挺身公布。”

早在2月初,英国著名流行病学家、伦敦帝国学院传染病流行病学系主任尼尔·弗格森(Neil Ferguson)已经指出,根据模型估算,中共目前公布的确诊数字仅为真实病例数的10%。

让我们来看几例在百姓努力下公布于世的信息:

例1、1月24日,孝感市湖北航天医院的胡电波医生公开的信息是,武汉10万人感染发热。3月16日,中共宣布的全中国感染人数为81,020、死亡人数3,217。时隔6个星期,全国数字和武汉一个城市的数字相比,仍然倒挂15%。

例2:2月24日,湖北十堰,一位70岁的老人被发现家中身亡多日。家中有一个6岁的孙子,独自守着爷爷的尸体。孩子说:爷爷不让出门,说外边有病毒。这个小男孩给死在厕所的爷爷盖上了棉被,靠吃饼干度过数日。——如果不是被人发现,他也许会悄无声息地死去。

例3:进入3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有位门诊医生关注了几个通过透视胸片可以直观判断为武汉肺炎的病人,后来跟踪病例发现,因为怕数字上涨,已经不再做核酸检测,而是按照一般肺炎治疗(费用全部自理,目前隔离措施不详);因为按照中共的说法,武汉肺炎确诊、死人算数字,政府要负责;肺炎死人不算数字,政府和邪党各级官员没有任何责任。

例4:明慧网3月14日的一篇报导中提到,一名妇女从山东和家乡武汉的亲人通电话了解疫情。她在武汉的亲人告诉她:他们附近有的一个村全部感染。政府不是采取方法救治,而是把整村封锁。过几天派几个人去敲门。如果听到里边有动静,就走;如果听到里边没有动静,就破门而入,安排车将死尸拉到外边事先挖好的大坑里直接掩埋。事先挖好的坑很大,就如“万人坑”。

从这几个例子看,有多少死伤在武汉肺炎中的百姓,没有被中共记入官方确诊和死亡数字呢?

曝中共掩盖疫情真相 网民发挥创造力

2020年3月10日《人物》杂志报导了对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的专访。专访说,12月30日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检测报告。她把这份报告拍下来,在检测报告上圈出“萨斯冠状病毒”字样,传给医学院的同学。随后,这份报告传播武汉医生圈。《人物》专访发表的当天,正逢中共党魁习近平考察武汉。

为抹煞其隐瞒疫情以致酿成世界性疫情的罪责,中共宣传部门紧急对该文全网删除。同时,已经下载了这段专访的中国网民,以各种方式在网上传播该报导全文,并且翻译成英语、法语、希伯来语、波斯语、摩尔斯电码,精灵语(Elvish)和外星文(Klingon)混搭等近百种之多版本在互联网上快速流传,以示对中共信息控制的抗议。

一位用户在微信上发帖说:“看到这些版本时,我首先是笑了,然后哭了。”

台湾作家廖信忠在微信上写道,这个创造力的爆发是一个“黑暗喜剧”,希望新世代“可以无所顾忌地自由使用中文”。

香港大学审查专家傅景华(King-wa Fu)说,冠状病毒的爆发震惊整个中国大陆,几乎每个人都受到影响,也因此激起了网上抗议热潮。“这次是整个中国”,他说,“就规模而言,这是我所见过的最大规模。”

《大国战疫》是共产党罪行的物证

疫情未了,哀鸿遍野。2020年2月26日中共新华社便开始推销《大国战“疫”》,吹捧习近平、为中共歌功颂德。很快,此事遭中国众网友骂翻,被悄悄下架。

有网友抨击:“中共作为祸主直接引爆并扩散了瘟疫,祸害了中国,祸害了全世界,就算剖腹都无法洗刷其罪恶,还有脸出书《大国战疫》?!”

也有人质问:“医院里还有数不清的新冠肺炎病患者,几千冤魂还在武汉上空郁结,学生还不能上课,你们就开始举办盛大庆功宴了?庆功宴上血红血红的人血馒头,你们下得了口吗?”

也有不少网友提醒大家,“《大国战疫》……将来都是这个荒唐时代的见证,以及共产党罪行的物证。”

中共继续撒谎称疫情趋缓 中国记者挑战中共

中共隐瞒疫情酿成世界灾难,近日中共官媒却大肆宣传中国各地“疫情趋缓”的消息,激起许多中国媒体人公愤。他们罕见地群起反击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渠道发布政府掩盖疫情的内幕。

中共某家官媒记者王雅各(Jacob Wang音译)告诉《纽约时报》,他最近看到网上流传的报导说,武汉肺炎病毒发源地武汉市的生活越来越好,但他知道武汉仍然处于危机之中。

“人们在等死,对此我感到非常生气。”他说,“我是一名记者,但我也是一个普通人。”

1月下旬,王雅各随同一批中国记者在武汉封城前进入当地报导疫情。他们在酒店中建立临时办公室,穿戴上防护衣和护目镜,冒险进入医院病房采访病人和医生,并紧张地接受检测。

亲身面对死亡和绝望,王雅各说,“看到这些骇人的故事,你真的会在晚上无法入睡,感到非常沮丧。”

他记录了中共当局抗疫失败,并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表。上个月他写了一篇文章,指出在官僚主义失败下,武汉病人正在寻求医疗服务中挣扎。

近日,中共官方对于疫情的错误导向,令王雅各这些中国记者愤怒,他们开始反击,罕见地挑战中国共产党。

报导称,他们正在发布令人震惊的内容,描述政府的掩盖和医疗保健系统的失败,不断地呼吁新闻自由,利用社交媒体引起公众关注不公义及虐待。

一家国营刊物记者黄先生(Tenney Huang)说:“每个人都处于被压抑和委屈的状态,自由表达是我们反击的一种方式。”

黄先生已在武汉待了几个星期,他说,随着审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记者改成在社交媒体平台和其它工具继续分享他们的报导。

“事实就像柴火。”他说,“堆的越多,当遇上火花时,燃烧的力道就越大。”

在北京的退休编辑李大同(Li Datong)说:“(中共)政府这次对言论自由的控制,直接伤害了普通百姓的利益和生活。每个人都知道,如果不说实话,就会发生这种大灾难。”

转载自明慧网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