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真相网2020.8.30】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序 言

文物和古迹既是传统文化的载体,也是传统文化的物质表现。

建于清康熙和乾隆年间的圆明园正是此种珍迹之一。它不只是40座供皇室赏玩的园景、每年春夏秋三季的常驻行宫,它还是包纳宗教、宗庙、国事、庆典、文武试、戏台等兼收九州文化的集大成之作。此园被毁实在是人类的巨大损失。英法联军及后世的本地破坏者都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注:中共自1960年代始通过文革前的园内造田,文革时的肆意破坏和挖砖石,文革末期在园内占地建厂房、建生活区、伐林,文革后影视拍摄、旅游开发等活动延续了对圆明园的破坏,致圆明园遗址原有山形水系和古树植被彻底消失,残存建筑基址亦被破坏殆尽)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1 圆明园四十景图之一:正大光明殿(点图看大图)

在中共不遗余力的借圆明园被焚毁来煽动民族情绪转移视线时,人们应该清楚的看到,自共产党在人类世界出现以来,其故意损毁的文物古迹远超历史上的任何其它破坏力量所为,非百座圆明园可比,亦超百倍于侵华日军破坏(据统计日军侵华战火毁坏中国古迹741处)。

鉴于共产党损毁的文物古迹数量之多确实罄竹难书,实在难以统计周全。本文仅列出部份案例来,供诸位评鉴。

目录

一、巴黎公社焚毁璀璨的巴黎古迹
二、苏共对古迹的破坏
三、中共对古迹文物的破坏
1. 古都北京50年代至文革的部份毁损案例
2. 北京外知名古迹文物毁损按省举例(文革结束前)
3. 文革结束前中共在全国范围毁坏古迹文物综述
4. 中共在文革后的破坏
四、后记

一、巴黎公社焚毁璀璨的巴黎古迹

在1871年之前,巴黎城拥有繁盛的古迹和文物。它们不只展现了法兰西的辉煌历史,更是西方文明和艺术精华的缩影。

Galignani在《1868年新巴黎指南》[1]一书中用数百页(自144页起)文字,也只能极简要的介绍巴黎的各种古迹外观和内饰。

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在1855年访问巴黎时,用多幅油画[2,3]记录了当时的场景(室内场景为重建前的巴黎市政厅,即维勒旅馆),也只能反映巴黎盛景的一隅。

1871年,流氓起家的巴黎公社第一次实践了共产主义暴力夺取政权的理论,被马克思、恩格斯及其后的共产党魁列宁、斯大林及毛泽东等一再吹捧。中共窃政后不久就大力宣扬巴黎公社,中共毁坏文物古迹、囚禁杀害宗教人士、阻塞自由言论、设立人民公社、及文革中的诸多荒诞政策更是以巴黎公社作为样本照搬而实现的。

巴黎公社在覆灭之际蓄意焚毁了所有可触及的巴黎古迹。下令焚烧宫殿的国民自卫队司令Jules Bergeret曾给公社领导人发了这样一封信:“皇室的最后残骸刚刚消失了,我希望巴黎的所有古迹都会发生同样的情况”。若不是勇敢的巴黎市民挺身而出阻拦暴徒纵火和抢救古迹,巴黎圣母院和卢浮宫等建筑也早就毁于此劫了。

两位亲历者留下的叙事录:《公社统治下的巴黎——暨第二次围城的73天》[4]、《巴黎公社的出现和毁灭》[5],和在1896年整理的史册:《1871年巴黎公社史实》[6]都详细记录了这段历史。

巴黎公社毁坏的仅重大古迹就达20多处。《公社统治下的巴黎——暨第二次围城的73天》[4]第389-395页统计的古迹、房屋、喷泉、雕像等毁损达千余处。巴黎公社建造的600多街垒造成的街面毁损更是难以计数。以上提及的毁损还不包括无数被毁的室内艺术品、书籍、壁画、挂毯、家具等等。该书作者朋友私人拥有的博物馆就被巴黎公社焚毁,其朋友本人被巴黎公社暴徒枪杀。

巴黎公社覆灭后,巴黎新政府修复和重建了重点的公共建筑,但与往日的璀璨文明遗迹已无法相比了。杜伊勒里王宫彻底消失了,损失的文物已无法找回……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2 曾经的杜伊勒里王宫(前面一整排宫殿)外观,现已不存在(点图看大图)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3 曾经的杜伊勒里王宫内部一厅(1859)(点图看大图)

今时的游览者在为卢浮宫和巴黎街头的精美的艺术品赞叹不已时,应当知道巴黎公社出现前的巴黎曾拥有更璀璨的文明遗迹。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4 巴黎公社毁坏的重要古迹图(点图看大图)

说段题外话,巴黎公社覆灭后修复和重建的建筑,有的没有按历史原样重建。例如在旧址上重建的巴黎市政厅(维勒旅馆),内部装饰采用了第二帝国即所谓的“新”文艺复兴装饰风格,实际上是为显雍容华贵目的而混杂堆砌各种古典装饰元素,抛弃了老市政厅的文艺复兴风格为主的内饰。新的装饰画作糅合了当时的现代元素,绘画的主题也完全不同。

共产主义运动第一次暴力窃权就毁掉了巴黎的文明遗迹。然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二、苏共对古迹的破坏

在俄罗斯等前苏联占领地区,民众朴实虔诚,庄严肃穆的教堂建筑曾遍布各地。以“妒嫉”、“谎言”和“暴力”为基础的共产党无法容忍其它思想与其同存。苏共窃取政权后,立即着手抹黑和迫害根深蒂固的东正教和其它基督教分支。

伴随着10万多教士被杀害,多数教堂和修道院被强行改作工厂、仓库等设施,甚至被完全拆除[7][8][9][10]。至1985年,曾有的5万多座东正教堂仅存不到7000座。罗马天主教堂在1917年时曾约有1200座,至1941年时仅存两座。犹太教和其它基督教分支的教堂也遭到类似破坏。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5 被苏共拆毁的全球最高的莫斯科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内部(点图看大图)

前苏联占领地区的人民和传统文化的联系主要在于宗教,因此苏共对于文物古迹破坏的重点也就放在宗教方面了。

三、中共对文物古迹的破坏

中共损毁文物古迹的数量和多样性上要远超其它国家。

1.古都北京50年代至文革的部份毁损案例

据北京市文物局主编的《北京志·文物志》统计,1958年至80年代北京登记的古建筑减少750多处,此期间受到损毁但没有消失的古建筑肯定要超出这个数字。这还不包括难以计数的可移动文物的毁失。

梁思成曾对学生罗哲文说,北京城是中国古代城市规划的实物杰作,如果能把包括城墙、城门、街巷、牌楼、宫殿、王府、坛庙、寺观、园林等的城市完整地保护下来,将是一个世界奇迹。但如果在城内建设,新旧两者必相矛盾,古建筑就必然要受到破坏。因此,必须把中央各部和机关学校建在城外,才能两全其美。

然而,1958年1月毛泽东在南宁会议上说:“北京、开封的房子,我看了就不舒服。”

他还批评主张保护古代建筑的人说:“北京拆牌楼,城门打洞,也哭鼻子。这是政治问题。”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6 老永定门城楼、瓮城和箭楼(点图看大图)

完整保留旧城是中共无论如何不可能接受的方案。凸显传统智慧和辉煌历史,是和中共统治理念相悖的。北京古城恰恰是中共要求“打碎旧世界”和“扫除封建残余”的主要目标,是毛泽东倾力改造中国人思想和革传统文化命的重要一环。

古城墙和城楼

北京完整的外城、内城城墙及20座城楼自1952年起被中共陆续拆除,仅剩天安门、正阳门、德胜门和仿建后的永定门。北京古城,作为自辽代以来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没有毁于战火却毁于中共之手。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7 新建仿古永定门城楼(点图看大图)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8 曾经的北京城墙——西直门段(点图看大图)

从民国初到日占时期的北京规划,再到中共窃政前国统时期,再到梁思成与陈占祥提出的合理详细的“梁陈方案”,甚至梁思成退而求其次的城墙开洞方案,都是以不拆城墙为最基本规划措施的。

长城

北京段长城于文革期间被拆毁逾50公里,用做铺路、盖房和建猪圈。

皇家园林

圆明园遗迹:前文已交待。

颐和园:文革破四旧时佛香阁及大佛,万寿山顶所有能够的到的琉璃佛像全被毁坏,长廊、亭台等处人物画全被涂毁。

宫殿祠坛

历代帝王庙:文革时历代帝王牌位被做成了板凳。

故宫奉先殿:文革时红卫兵为搞革命展览破坏了奉先殿原有结构,拆毁了殿前的焚帛炉。

故宫城隍庙:文革时被红卫兵破坏。

北海万佛楼:清乾隆建的北岸最高大建筑,文革期间中共不愿斥资修缮而整体拆除。

月坛:祭台和坛墙在文革期间被拆除。月坛最主要的部份—祭台、神龛、神库、宰牲亭、乐器库和祭器库等,被电视发射塔设施占用。

汇通祠:始建于明永乐年间的汇通祠于文革时整体被毁,1987年仿建。汇通祠为清乾隆帝赐名,原奉龙王。仿建后改名为郭守敬纪念馆。

王府:北京15座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王府,在中共的安排下改做聚居大杂院、工厂或事业单位,文革时又受到了不同成度的破坏。

旌勇祠:清乾隆皇帝为云贵总督所建,民国时改为昭忠祠,后在中共安排下被占用,损毁严重。

文天祥祠:南宋就义将领,祠堂中塑像和匾额于文革时被毁,后重修。

宗教建筑

北京作为五朝古都,位于此地的宗教建筑多为敕造或敕修,即使单从文物角度看也是价值不凡的。

双塔庆寿寺是北京最古老的寺院。1267年修建元大都南城墙的时候,因与金代建成的双塔庆寿寺发生冲突,元世祖忽必烈曾下旨:“远三十步环而筑之”,把双塔庆寿寺保留了下来。然而到了1954年,因修建西长安街,中共把庆寿寺及双塔夷为平地,原址上建起电报大楼。

安定门外东皇寺,北京最大的庙宇,达赖喇嘛进京驻跸。1958年中共总政占据后为给毛泽东进献楠木(为给其巨幅题词做框)而拆除此佛寺,第二年达赖出走(十世班禅未出走,文革时被批斗,曾被逼吃屎)。

其它遭受不同成度破坏的宗教建筑至少包括(北京几乎所有宗教建筑都曾遭受不同成度的破坏):

西晋始建——潭柘寺

东晋始建——红螺寺

隋代始建——云居寺石经局部(雷音洞内隋代雕刻的千佛柱和静琬雕刻的经版)

唐代始建——白云观、法源寺、戒台寺、卧佛寺、敕建和平寺、仰山栖隐寺、真武庙、火德真君庙

辽代始建——天宁寺、妙应寺(白塔寺)、报国寺、大觉寺、冶仙塔、牛街清真寺

金代始建——圣安寺、广济寺、法藏寺及寺塔

元代始建——碧云寺、广化寺、护国寺、胜泉庵、东岳庙

明代始建——福生寺、法海寺、延寿寺、净海寺、广福观、宣武门天主教堂、常营清真寺

清代建——嵩祝寺、法渊寺、贤良寺、智珠寺、大钟寺、慈善寺、北海善因殿、北海团城玉佛嵌宝、灯市口教堂、王府井天主教堂、崇文门基督教堂、四王府清真寺

及,

隋代至清代建——西山八大处古刹

元代和明代建——昌平区沟崖内多座寺庙道观

陵墓

明定陵:1956年,中共开始盲目挖掘明定陵。由于未尽文物保护之责,致使发掘出的3000多件文物中,包括万历龙袍,大部份遭受氧化,当时即损失惨重。万历及皇后棺木被拆卸后抛下山沟。发掘出的文物由于常年保存于简陋环境中,又进一步加重了损失。另外,文革时万历皇帝和皇后的尸骨被造反派砸碎后焚烧。

明景泰陵:文革时被夷平。

袁崇焕墓:明末著名将领,文革时被夷平。

传教士墓:传教士墓地于文革时被毁,其中包括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等在朝廷任职的传教士。

洪承畴墓:清开国汉臣,促清朝汉化,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伊桑阿墓:清康熙时大臣,曾协助康熙帝统筹平定“三藩之乱”和抵抗俄罗斯入侵的军需,入祀贤良祠。其墓于文革时部份被毁。

僧格林沁墓:清末封亲王,战功卓著,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詹天佑墓:中国第一代铁路专家,其夫妇墓在文革时被铲平戮尸。

李莲英墓:在宫廷内被称为宽敬谨慎,文革时被掘墓盗宝。

抗日将领赵登禹墓:文革时被掘墓毁尸。

古北口七勇士墓:日军葬国民党死守古北口帽山七勇士墓,文革时被红卫兵破坏。

齐白石墓:齐白石的墓和‘白石画屋’在破四旧时被红卫兵砸毁,又逼迫齐的儿子刨平齐白石自书的匾上字迹。

梅兰芳墓:四大名旦之一,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牌楼牌坊

北京市各处牌楼牌坊在文革前和文革期间全部被拆除无一幸免。北京现在的牌楼全部是文革后仿建的假古董。

四合院

文革破四旧时,北京四合院中古香古色的艺术装饰被认为是封建残余遭到破坏。四合院中精美的砖雕、木雕、石刻、彩绘,以及四合院中的艺术品、壁画乃至门口的石狮子,都难以幸存。

知名建筑

神木厂御碑亭:文革时乾陵御制碑及亭皆毁。

张之洞旧居和后花园:张府和后花园均先被石油部占用,后变成大杂院。后花园内景致于文革时被砸毁。

齐白石故居:文革时被改为大杂院。

湖广会馆:古北京湖北人的聚会场所,后孙中山与此成立国民党,文革中被改为文具工厂。

后门桥(万宁桥):汉白玉栏杆被红卫兵破坏,后于2000年整修。

燕墩:南方镇物烽火台,始建于元代,两扇石门中一扇毁于文革。

北海大桥:原金鳌玉栋汉白玉桥栏杆于文革时被拆除换成铁栏杆。

中南海内万字廊、福禄居等古建筑:1977年被拆除给中共8341部队长官建住宅和办公楼。

天安门广场使领馆区大邮局和西交民巷口银行大楼:1977年被拆除建中共党魁纪念堂。

可移动文物毁损

1966年8月18日后的一个月内,北京市被抄家的达11.4万多户(据1989版《当代中国的北京》)。周恩来在1966年9月25日称北京抄家10万户(据1966年北京化工学院、北京经济学院等联合汇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参考资料》第二册)。抄家过程中,难以计数的文物被毁。北京地区古籍字画等被毁的案例有:

—章伯钧逾万册藏书,除少数被北京图书馆收去之外,其余被进驻他家的红卫兵用作烤火取暖的燃料,其他被送到造纸厂做纸浆(据1986年第25期《瞭望》)。

— “中国最后的大儒”梁漱溟家几代积存的古籍、字画和文物全在破四旧时被毁(据丁力编《风起雨落几鸿儒》)。

— 字画裱褙专家洪秋声老人家终生收集的古字画在破四旧时被焚。他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的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据1987年第14期《瞭望》)

— 俞平伯的俞家几世积存的藏书,以及他有关《红楼梦》的研究资料,被焚毁。

— 沈从文的包括明代刊本《今古小说》在内的几书架珍贵书籍被烧成了灰(据陆健东着《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

— 老舍托齐白石老人画的《匏瓜图》被焚。

— 田汉收集的整柜整柜的珍版书籍、名家字画,被堆在他居住的四合院里和胡同口焚烧。

— 章乃器的全部藏书被堆在院子里焚烧。

— 中国特有的刻瓷艺术家仅剩北京朱友麟一人。前去抄家的红卫兵将他的作品都摔碎。不久,朱凄惨地死去,国宝绝迹。

—西城区一个福绥境街道,就有1061户居民被抄家,抄走的图书字画被焚烧了几天。

— 西周班簋,清宫中保存的文物重器,文革中被毁成若干大小不一的碎片,并被送到废品回收站、炼铜厂,等待回炉。1972年被北京文物清理拣选小组的呼玉衡、华以武师徒从废品回收站发现。

1967年,北京文物图书清理小组的孙学海等人,利用通县造纸厂机器突然坏了停工的短暂时间,从正要制作成纸浆的大量线装图书、字画堆中,挑选出320多吨珍贵的线装书,其中包括珍贵的宋版书《十三经》缺本、赵孟頫书法手卷一件、徐悲鸿的《奔马》。天津市文物图书清理组的刘光启抢救出了六朝写经《大方广佛华严经》,东晋王羲之的《干呕帖》,宋朝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元朝杨维桢的《梦游海棠城》,明朝王武的花卉扇面、林良的《芦雁图》等等。当时已经被化成纸浆的线装书究竟有多少,就难以说清楚了。

孙学海同清查组一起,从北京地区炼铜厂抢救出110多吨珍贵的青铜器。光鎏金佛就一万多尊,另外还有铜炉等。仅从通县铸造厂一处,就捡回鎏金佛26吨。还从广安门外铸造厂捡回了房山云居寺的三吨重的大佛、大钟寺里的10多只大钟。但是,已经被熔化成铜水的文物有多少,难以统计。

这些文物抢救工作规模太渺小,启动又晚,可想那些已被毁掉文物的数量之巨大了。

另外,在人人自危的破四旧运动中,深更半夜自行烧掉毁掉的珍贵文物也是难以计数的,如:

— 纪晓岚后人纪根沛在文革破四旧时,悄悄烧掉所有珍传的纪晓岚遗物,包括几幅手书一些字画拓片和一批古书。

2.北京市外知名文物古迹毁损按省举例(文革结束前)

笔者原想汇总一份较完整详细的中国各地古迹和文物遭毁损列表。然而在整理过程中,笔者意识到,仅就能探明的毁损而言,个人耗尽一生也难以逐项全述。

因此才不得不改为举例概述知名古迹毁损。其实仅就知名古迹毁损而言,也只列出了冰山一角,更没有详述具体的损失。

不甚知名的或是无名的文物古迹毁损的数量更是难以想象的庞大。诸如明成祖敕封卷帘将军朱钺(墓及祠堂在文革时被毁坏)或清末一品大员吕纬堂(祠堂在文革时被毁)这样的人物,本文的篇幅都无力涵盖,更不用说被广泛破坏的古代地方官员墓祠(如慈城名吏刘安墓和陈文谟墓文革时被毁,再如清末湖南巡抚刘崐墓园文革时被破坏)和不甚闻名的建筑乃至牌坊贵冢(如努尔哈赤第六子塔拜墓被毁)宗祠小庙了。这类毁损本文只能略略涉及点滴以示其无比庞杂。

可移动文物的损失更是无法尽知。知名古迹破坏多数都附带着许多价值连城甚至是无价的文物损失,仅此项都难以全部知悉,更不用说抄家和在恐惧中自毁文物带来的损失了。这完全不是此篇文章能调查和涵盖的了。

笔者做了个大概的估算,如果把所有文革破坏的历史名人祠墓和知名古建都包含在内,本文长度得已数倍计。假若再要涵盖不甚知名的祠墓城池古建毁损(这类毁损太庞杂无法全部获知),估计还要累乘数倍。这还没有考虑无法统计的可移动文物毁失。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9 文革破四旧毁坏文物(点图看大图)
安徽案例

大黄伏羲庙及坟:大黄镇太昊伏羲氏坟冢于1958年被夷平,伏羲庙于文革时被毁坏,后重修。

亳州汤王陵:商代开国君主成汤陵,文革时被毁坏。

亳州华佗祠(华祖庵):亳州是华佗出生地,其专祠文革时被毁。

水车岭太白楼和翠螺山太白楼:李白有“秋浦千重岭,水车岭最奇”之句,水车岭太白楼于文革时修路被炸毁。翠螺山太白楼文革时被破坏,内部塑像被毁。另有青山“十咏亭”文革时被毁。

合肥包公祠:在文革时受到严重破坏,塑像被毁。

九华山古寺:在文革破四旧的几次破坏下,全山古寺被破坏,佛像被毁,经书文物被焚烧,5座不坏肉身菩萨被毁。

齐云山古道观群:古道观群及神像于文革时被毁。

鸡笼山寺观:鸡笼山37座寺庙道观文革时均被毁坏。

其它安徽古寺观举例:其它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合肥西庐寺(汉)、马鞍山广济寺(三国)、合肥明教寺(南朝)、安庆三祖寺(南朝)、褒禅山寺及塔(唐)、复松寺(唐)、安庆迎江寺(北宋)等等。

淮北子张墓:颛孙子张,孔子弟子,孔门十二哲之一,墓于文革时被毁。

淮北蹇叔墓:春秋时秦国名相,墓在文革时被平毁。

阜阳管鲍祠:为纪念春秋齐国管仲和鲍叔牙而建,文革时被毁坏。

芜湖黄盖墓:三国吴将,诈降曹操,留下周瑜打黄盖典故,墓于文革时被毁。

凤阳明皇陵:文革时陵园石像生被砸。

和县霸王祠:为西楚霸王项羽的祠堂和衣冠冢,文革时被毁。

灵璧虞姬墓:文革时被挖毁。

六安樊哙墓:1957年和文革时两次被毁。

宿松周瑜墓:文革时碑墓被毁。

寿县荀彧墓:曹操五大谋士之一,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定远蕫槐墓:南宋名臣,清正廉明,功绩卓著,墓于文革时被毁。

霍山苏东坡墓:苏东坡及子孙墓群,文革时被破坏,碑被挖掉,后守墓人复建。

滁县醉翁亭碑文: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所指的醉翁亭中的苏轼手书碑文在文革时部份被毁。

凤阳明皇陵:为朱元璋为其父母兄嫂而建,50年代辟为耕地,文革时部份石像等被破坏。

凤阳中都皇城:朱元璋建,文革时拆毁三分之二,城砖被长三角地区民众用来建房屋猪圈厕所。桐城张廷玉墓:清代三朝重臣,唯一配享太庙的汉臣,其墓园于文革时被毁。

全椒县吴敬梓故居:清代吴敬梓着有《儒林外史》,他的故居文革时被毁(据1986年第12期《文汇》)。

合肥李鸿章墓:大跃进时期被毁,尸骨被拖拉机拖行至粉碎。

庐江县武壮公祠:为清末淮军将领吴长庆所建,曾出兵朝鲜平定内乱,文革时被破坏。

无为县丁汝昌墓:甲午海战将领,在文革时的掘墓风潮中被掘盗。

芜湖戴安澜将军墓:英雄抗日将领戴安澜之墓于文革时被毁坏,其子于压力之下砸碎戴将军勋章。

绩溪旺川村:三十余处古迹被文革所毁。

黄山市堨田村:文革期间毁损至少包括,(1)数量众多的宗祠、社屋、厅屋等规模宏大的建筑,在农业集体化年代,祠堂等公共房屋被用作生产队仓库,先后遭拆建改造,原祠堂面貌已荡然无存。(2)文革时期,各族宗谱在破“四旧”时均遭毁灭。(3)“朱家林”占地三十余亩,原有需数人合抱的参天古树六十余株,在大跃进年代被伐作柴薪烧掉了。(4)观音庙被拆除。(5)“双石碑”高大壮观,碑文记载“吕堨”开凿始末,文革时被盗毁。(6)为方便行人与劳作农民休息与遮风避雨,村外路傍建有各种式样的路亭、朱坊亭、小里亭、王口亭、三官殿、上庙、下庙、土地庙、红庙、八角亭、六风亭等十余处。现除三官殿尚存但已面目全非,其余各亭在农业学大寨时均被拆除。(7)历代古墓无数,在文革年代尽被破坏盗掘,无一幸存。其中包括吕堨创建人南朝梁新安内史吕文达暨夫人郑氏之墓。(8)十景之一的汪塘在六十年代被填埋为晒场,已面目全非了。

重庆案例

云阳汉桓侯庙:蜀国义忠桓侯张飞庙,庙于文革破四旧时被破坏。

白帝城明良殿:内祀刘备、关羽、张飞和诸葛亮塑像,文革时四塑像被砍头。

钓鱼城护国寺及千佛崖:护国寺始建于南朝,文革时寺院和石坊均被严重毁坏,千佛崖中2775尊佛像在文革中几乎全毁。

大足石刻:大足石刻造像于文革中近乎全被砸毁。

重庆古寺观举例:重庆于50年代至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缙云寺(南朝)、温泉寺(南朝)、宝轮寺(西魏)、老君洞(隋)、华岩寺(唐)、慈云寺(唐)、合川二佛寺(唐)、南雅大佛寺(唐)、转龙寺、石华寺、大隐寺、复兴寺、净音寺(北宋)、罗汉寺(北宋)、白云观(明)、能仁寺(明)、重庆大佛寺(明)、绍龙观(明)、天心寺(明)、塔坪寺(明)、清源宫(清)等等。

奉节庞统墓:三国时名士,墓于文革时被毁。

陆贽墓及祠:陆贽为唐代贤相,苏轼赞其有王佐帝师之才,成语“情有可原”即出自他起草的诏书。其墓及祠堂于50年代至文革两次被毁。

忠县白公祠:唐白居易曾被贬于此,受忠县人爱戴而建有白公祠,文革时被破坏。

秦良玉墓及祠堂:明末秦良玉是唯一载入正史的女将,忠烈勇武,文革中其三处墓均被毁,太保祠(大都督府)被拆毁。

福建案例

灵秀山古迹:文革破四旧时包括金相院等众多古迹被毁坏。

其它福建古寺观举例:文革中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晋江灵源寺(隋)、泉州圆妙观(唐)、厦门南普陀寺(唐)、平和三平寺(唐)、泉州开元寺(唐)、福州西禅寺(唐)、漳州南山寺(唐)、德化灵鹫岩寺(唐)、天宫山圆通寺(唐)、福鼎资国寺(唐)、泉州承天寺(南唐)、泉州崇福寺(北宋)、龙岩莲山寺(北宋)、泉州大白岩寺(南宋)、南平明翠阁(南宋)等等。

福州镇海楼:明代始建,1969年因胡扯的理由被拆毁。

泉州武穆王墓:唐代王审邽,治理闽地政绩显著,累封工、兵、户三部尚书授威武军节度副使,晋开国侯,卒谥武肃王。墓碑于1958年被毁,墓于文革时被毁,后族裔重建。

漳浦赵家堡:宋代皇室遗族聚居所建,局部被红卫兵毁损,珍藏的宋十八帝神像图在文革时丢失。

延平李侗墓及祠堂:南宋理学家,朱熹的师傅,文革时祠堂及墓均被毁坏。

浦城真德秀墓:南宋后期理学家,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建阳考亭书院:朱熹建,他大部份时间在此讲学,文革时被拆毁。

福州林浦尚书里牌坊:为表彰明代林瀚三代出了五位尚书而建,文革时被毁。

泉州蔡清故居及墓:明代理学名臣,文革时故居及墓被破坏。

泉州李光地墓:康熙时重臣,清勤仁厚(电视剧以小说为素材非实情),墓于文革时部份被毁。

泉州施琅故宅:康熙时破台湾,文革时施琅塑像被打碎。

浦城真德秀墓:南宋名臣,着有《大学衍义》,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泉州陈庆镛故居及墓:清末名吏,故居及墓均于文革时被毁。

福州沈葆桢墓:晚清名臣,中国造船业奠基人。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平建阳鳌峰书院和厦门舫山书院建筑:均在文革时被破坏。

福建文联:“花了三年多时间采集的可连续播放一百五十多小时的一式两套民间音乐和地方戏曲唱段,全部被毁”(据1978年5月中国文联全委会扩大会议发言简报,万里云发言)。

泉州文人苏大山编修的地方史:《晋江私乘人物列传》数十卷,稿未刊,文革中尽毁。

甘肃案例

天水陇城女娲祠:文革时被拆毁。

天水卦台山伏羲庙:太昊伏羲氏是三皇之首,人文之祖。文革时伏羲庙被毁,伏羲铜像被当作废铜处理,文物遗失。另外,华沟昊天伏羲庙和天水西关伏羲庙在文革时也都被毁坏。

崆峒山道观庙宇:从大跃进至文革时,崆峒山八台九宫十二院数百间庙宇宫观佛像几乎完全被毁。

金昌北武当山道观群:战后复建的道观全部毁于文革破四旧。

其它甘肃古寺观举例:甘肃地区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马蹄寺及石窟(东晋)、炳灵寺(西秦)、山丹大佛寺(北魏)、天水南郭寺(北朝)、天水玉泉观(唐)、兴国寺(元)、天水后街清真寺(元)、天堂寺(明)、瑞莲寺(明)、拉卜楞寺(清)、兰州灵岩寺(清)、碌曲县赛赤寺(清)、碌曲县郎木寺清真寺(清)、甘南合作寺(清)等等。

阮国共池:商代阮国建,文革前保存尚好,当地人也称荷花池,文革时学校整地时被填。

文王画卦山文王大殿建筑群:周文王于此山演卦,大殿等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毁。

民勤县苏武庙:汉武帝时出使匈奴被扣,留下苏武牧羊故事,祀庙于文革时被毁。

清水县赵充国墓:汉武帝时军功卓著,麒麟阁十一功臣,文革时墓被毁。

祁山武侯祠:此武侯祠建于诸葛亮六处祁山之地,文革时被毁坏。

成县杜少陵祠:祀唐代诗人杜甫,文革时被破坏、占用。

兰州握桥:建于明永乐年间,两岸堤坝插木,挑梁凌空对握,河中无柱,不惧水冲之患。毁于1952年中共城建。

临夏王尚书墓:王竑官至兵部尚书,明英宗和景帝时名臣。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临洮张万纪墓:明代刚正之臣,墓于文革时被毁。

临洮雍焯墓:明代名臣,墓于文革时被毁。

定西牛树梅墓:被誉为清代牛青天,墓于文革时被毁。

天水文物:文革仅头一个月内天水市区就曾收缴旧书籍22万余册,焚毁旧字画43万余张。文革前天水存有上百只古琴,文革后古琴所剩无几。

永泰古城:(1)城中原来有二十八处庙宇、牌坊、戏楼等木构建筑。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景泰县城搞建设,这些古建筑被拆毁,木料被运走。(2)永泰古城原有12个炮台,安装着12门铁铸的大炮。每门大炮有碗口粗,一米二长。大炼钢铁时,大炮全部被熔化炼钢。南门城头曾悬挂着重一吨多的万历大钟,口径一米二左右,也被炼钢了。(3)李崇仁编著的《永泰龟城的前世今生》未刊稿介绍,北城街西以前有座大佛寺,有一尊一米多高的镏金佛,额上挂宝珠一颗,昼则转色,夜则放光。寺内还藏有三十六部佛教小乘经卷,为东汉时著名译经家安世高翻译。这些珍宝均在“文革”中被毁。(4)岳飞后人祖坟地的墓碑在“文革”中被砸碎作了磨刀石。(5)局部城墙和军察衙门等古迹在文革时被破坏。(6)老虎山森林和城内古树于大跃进时被伐光。

广东案例

韶关市南华寺:始建于南北朝,文革时被毁坏,六祖慧能不腐肉身被损坏。

其它广东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广东古寺观包括,广州光孝寺(三国)、广州三元宫(东晋)、广州华林寺(南梁)、广州六榕寺(南北朝)、韶关云门寺(唐)、潮州开元寺(唐)、惠州元妙观(唐)、新兴国恩寺(唐)、广州大佛寺(南汉)、佛山宝林寺(南汉)、阳山县涅槃石塔(南宋)、惠州准提阁(明)、广州纯阳观(清)、广州海幢寺(清)、佛山仁寿寺(清)、广州石室圣心大教堂(清)等等。

连州刘瞻衣冠冢:唐相刘瞻,以直谏和廉洁闻名,衣冠冢毁于文革。

潮州韩文公祠:唐代官员,以文名著称,祠于文革时被毁坏。

汕头王云谷墓:南宋官员,清廉简朴,高风亮节,墓在文革时被破坏。

海陵岛张太傅庙:南宋末年忠臣,太傅庙于文革时被毁。

惠州叶梦熊墓:明代尚书,为官公正耿直,发明轻型火炮,后半生以武功闻名。墓在文革时被毁。

梅州翁万达墓:明代嘉靖时兵部尚书,被誉为“文足以安邦,武足以戡乱”,文革时墓被毁。

惠州杨起元墓:明代理学名臣,文革时墓被毁。

江门陈白沙墓:明代儒家学者,广东唯一从祀孔庙之人,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云浮陈鼎墓:明代官员,执法无私、清廉简朴,墓于文革时被毁坏。

潮州凤凰台: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破坏。

玄武山福星塔: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炸毁。

河源对江塔:明代建,又称文笔峰,毁于文革。

顺德陈邦彦祠:明末岭南三忠之一,文革时祠被毁。

广州陈子壮宗祠:明末岭南三忠之一,文革时宗祠被局部破坏。

惠来三忠祠:康熙年间王来任、周有德、李希贤三人直谏不可“迁界”,复界后民众建三忠祠以示感恩。文革时三忠祠被毁。

佛山骆秉章墓:晚清名臣,军功卓著,墓于文革时被毁。

东莞可园:广东四大园林之一,始建于清代,文革时遭部份毁损。

广州陈家祠:始建于清代,广东72县陈姓合建的祠堂,文革时遭破坏。

广西案例

广西古寺观举例:文革时期被毁坏的广西古寺观包括,白石山三清观(东晋)、全州湘山寺(唐)、桂林栖霞寺(唐)、荔浦鹅翎寺(唐)、桂平龙华寺(唐)、容县云溪寺(唐),贵港南山寺(北宋)、柳州西来寺(不明)、玉林宝山寺(清)、桂平洗石庵(清)、南宁水月庵(清)、宜州紫云寺(清)等等。

柳宗元衣冠冢:唐宋八大家之一,文革时衣冠冢被严重破坏。

荔浦文塔:始建于南宋,文革时被人为破坏。

兴安文庙及状元桥:始建于清雍正年间,破四旧时红卫兵炸毁文庙和牌坊,欲炸状元桥并已局部砸坏,幸得地方博物馆人员赶到改作拆毁而保存拆下来的石料,得以复建。

临桂陈宏谋墓:清乾隆时东阁大学士,清代第一位汉人相阁,墓于文革时被掘毁。

贵港翼王亭:为太平天国石达开所建,文革时被破坏。

钦州冯子材墓:清末名将,取得镇南关大捷,墓园内的神道碑、六角亭等于文革时被毁。

宁明县周元祠:周元将军,抗日战争时死守蒙城,文革时祠被毁。

南宁商会:文革时建筑被破坏,资料被焚。

防城县文物:文物馆几千部古典书籍、资料和全部档案被焚(据广西文革大事年表)。

贵州案例

福泉山道教遗迹:张三丰自画像石碑和草亭等文革时被毁。

贵阳东山仙人洞的数座道观寺庙:文革时被毁坏。

镇远青龙洞三教古建群: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破坏。

其它贵州古寺观举例:贵州于大跃进和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铜仁护国寺(南宋)、贵阳黔明寺(明)、丹霞山护国寺(明)、天台山伍龙寺(明)、贵阳万松阁(明)、长顺白云寺(明)、清镇巢凤寺(明)、贵阳古林寺(明)、安顺东林寺(明)、贵阳灵应寺(清)、贵阳弘福寺(清)、贵阳北天主教堂(清)、贵阳清真寺(清)等等。

遵义罗荣墓:唐封播州侯,墓于文革时被毁。

铜鼓山回龙寺:始建于宋代,建在三面峭壁上,也称半边寺,毁于文革。

大方奢香墓:明初彝族女首领,以智护地区安定,墓于文革时被毁。

新民镇石棺坟:境内有大量的石棺坟,还有少数修造奇特被称为“苗灌坟”的古墓,在公社化运动和文革中遭到严重破坏。

贵阳王阳明祠:明代文武全才,文革时被毁掉。

贵阳甲秀楼:贵阳地标建筑,始建于明代,以壮文脉。文革时被毁坏。

黎平何腾蛟墓:明末抗清将领,文革时被破坏。

都匀永历陵:南明最后一个皇帝,陵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毕节李世杰墓:乾隆时兵部尚书,文革时墓园被毁。

贵阳义商华之鸿私宅:民国时义商,资助无数,其私宅花园精致内建大型佛堂,名曰大觉精舍。文革时被毁。

贵州文学资料:文革前贵州文联“已编印的贵州20多个民族的34本民间文学资料,几乎荡然无存。”1950年成立的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十七年中经广大群众汇集的大量民间文学原稿,大都被送进造纸厂,幸存者很少”(据1978年5月中国文联全委会扩大会议发言简报,贾芝发言)。

海南案例

海南古寺观举例:1949年至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澄迈永庆寺(北宋)、万宁潮音寺(南宋)、海口仁心寺(南宋)、海口善慧庵(南宋)、陵水三昧寺(明)、屯昌西仁寺(清)、海口泰华庵(清)、海口余庆庵(清)等。

海口苏公祠和儋州东坡书院:苏东坡曾在儋州讲学,遗有东坡书院,文革时被严重毁坏,文物遗失;海口为其建有苏公祠,文革时也被毁坏。

海口海瑞墓:文革时被掘墓毁碑焚尸。

海口丘濬(丘浚)墓:明代中兴贤辅,与海瑞并称海南双璧,文革时墓被毁。

海口五公祠:为纪念曾被贬到海南岛的五位贤臣而建,即唐朝宰相李德裕、宋朝宰相李纲、赵鼎及大学士李光、胡铨。文革时被破坏。

黑龙江案例:

肇源县寺庙:文革期间仅肇源县就有13座寺庙被全部拆毁。

黑龙江寺观:黑龙江于土改到文革被毁坏的寺观包括,松峰山海云观(金)、绥化慈云观(清)、大庆正浩寺(清)、哈尔滨观音寺(清)、衍福寺(清)、哈尔滨圣尼古拉大教堂(清)、江北尼古拉教堂(清)、哈尔滨极乐寺(民国)、哈尔滨华严寺(民国)、齐齐哈尔永安寺(民国)、依兰慈云寺(民国)等等。

齐齐哈尔寿公祠:清末镇守黑龙江的忠勇将军,袁崇焕七世孙,不降自尽,被俄军誉为满洲最刚毅将军。石碑于文革时佚失。祠堂毁坏时间不明。

齐齐哈尔程德全碑:清末黑龙江最后一位将军,以冒死救下齐齐哈尔百姓和宁死不做傀儡而闻名。石碑于文革(一说50年代)被毁坏。

瑷晖数个将军墓:清中期后数个葬于瑷晖的爱国将军(张善庆、托克湍、富明阿、银山保等)墓于文革时被毁坏。

河北案例

涉县娲皇宫:奉祀女娲的建筑群,文革时被严重破坏。

易县后山庙:黄帝命人所建,奉祀后土。东汉光武帝刘秀曾于此获救。文革时被毁。

内丘扁鹊庙:扁鹊头葬处,文革时,透灵碑楼被毁,幸有村人护碑未致全损。

枣强县董子庙:祀汉武帝时大儒董仲舒,中共1946年和文革时两次破坏。

清东陵:清东陵15座陵寝中,孙殿英只盗了乾陵皇帝的裕陵和慈禧太后的普陀峪定东陵。而八路军官员及下属民兵(介儒、张尽忠、张森、王绍义、赵国正、郭正、赵子新、贾正国等)煽动村民一起盗掘了包括康熙陵的余下13座陵寝。1945年9月至1946年1月,先后有1000多人参与了盗陵,过程中广泛使用了炸药。清东陵附近(中共占领区)无人不知,最终被国民政府获知,事件才被披露出来。事后,中共称冀东军区介儒和张尽忠以上不知情,对介儒也未严肃追责,称张尽忠以下官员和民兵为混进中共的土匪和混混。

保定北岳庙:始建于西汉,历代帝王祭祀北岳恒山的处所,文革时被毁坏。

承德避暑山庄外八庙:文革时外八庙受到不同成度的毁坏。

东光县铁佛寺:始建于北宋,以铁佛闻名,寺毁于文革。

宣务山石窟:始建于隋代,文革时被毁。

其它河北古寺观举例:其它于文革前至文革时被毁的古寺观包括,赵县柏林寺(东汉)、邢台净土寺及舍利塔(十六国)、唐山玉清观(唐)、沙河甄泽观(唐)、邢台开元寺(唐)、九龙山圣井寺(唐)、隆尧光业寺(唐)、沧州水月寺(后周)、石家庄龙泉寺(金)、沧州清真寺(明)等等。

邢台雷公庙:为上古神医,黄帝医官雷公而建,文革时被严重破坏。

首阳山夷齐庙:祀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文革时被毁。

邯郸蔺相如墓和回车巷:战国时期赵国名大夫,墓及碑于文革中被毁坏。蔺相如避让廉颇的回车巷碑及坊也被毁。

邯郸平原君墓:战国四公子之一,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武邑乐毅墓:战国时期名将,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保定彭越王墓:汉初三将之一,封梁王,其墓于文革时因平地被毁。

河间毛苌墓及毛公书院:西汉时期传讲孔子释《诗经》而闻名,其墓于文革时被毁。乾隆敕建毛公书院以纪念毛苌,文革时亦被毁。

定兴祖逖祠碑:东晋名将,有闻鸡起舞典故,文革时祠庙和碑刻均被毁。

百官村北迁碑记和魏氏佛堂:佛堂中供奉360尊唐太宗御赐魏征的铜佛像,北迁碑记载魏征后人迁至此处的过程。日占时期日军不曾毁损分毫,中共占据该地后就全毁掉了。魏氏后人也家破人亡。(新唐人:唐朝名相魏征50世孙亲述中共迫害血泪史)

隆尧唐祖陵:为唐太宗为其祖辈而建,文革时石像近乎全被毁坏,部份碑刻被破坏。

邢台和易县的道德经幢:均建于唐代。邢台龙行观道德经幢于文革时被炸毁;邢台甄泽观及道德经幢也与文革时被毁;易县道德经幢文革时被红卫兵当射击靶而表面受损。

沙河宋璟墓园:唐初贤相,墓园于50-60年代被毁坏。

邢台塔林:始建于唐代,是开元寺和天宁寺的高僧墓地。90多座僧塔于文革时被逐个炸毁。

邢台清风楼文物:始建于唐代,其中石碑等文物于文革时被破坏。

应县木塔:建于辽代,文革时佛像受损。

保定宋三陵:为宋太祖的三祖陵,1949年时陵墓尚存,后被平毁。

正定阳和楼:建于金末元初,中共1947年占领正定后拆除主楼,文革时又拆毁楼台。

沙河张文谦墓:元初汉臣,多次劝止忽必烈杀虐,以仁德辅政,荐郭守敬,墓园于文革时被破坏。

邢台刘秉忠墓:老北京城的设计者,郭守敬的老师,墓园规模宏大,文革时被毁。

邯郸廖庄郭公祠和郭公塔:当地为感谢郭守敬治水而建,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大名县成基命:明末官至内阁首辅,为官清廉,有“清白相公”之称,曾力荐孙承宗,力保袁崇焕。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沧州王翱墓:明代名臣,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宣化清远楼:始建于明代,被誉为第二黄鹤楼,文革时被严重破坏。

沧州闻远楼:明代建成,1957年被拆毁。

邯郸彭城东阁:建于明代,毁于1958年修马路。

大城县司马宁园:明代李松墓园,严吏,于辽东战功卓著,墓园文革时被毁。

高阳孙承宗牌坊:孙承宗为明末重臣。文革时牌坊被毁。

沧州纪晓岚墓:清乾隆时名臣,墓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涿州永济桥旁御碑亭:清乾隆年间重修永济桥时建乾陵御书碑及亭,文革初期被拆除。

南皮县张之洞墓:他是中国重工业奠基人,他创办了中国第一个高等师范学堂、第一个幼儿园,他将武汉打造成中国重工业基地,创建了中国首家系统完备的军工厂,让“汉阳造”闻名天下。他位列晚清四大名臣,一生清廉,丧葬费由亲朋门生筹措,文革破四旧时被掘墓毁尸,头颅被人踢着玩。

邢台古城:拆毁前,邢台古城许多方面都优于保存较好的正定古城和平遥古城。在中共早期的拆城墙等运动被拆毁殆尽。

河南案例

商丘燧皇陵:燧人氏钻木取火、定夫妇道和四方名,文明之始,陵于文革时被破坏,后重修。

淮阳太昊陵庙:太昊伏羲氏是三皇之首,也称人文始祖。淮阳是太昊伏羲执政地,也于此离世,文革时庙内塑像被毁。

商丘帝喾陵:五帝之一,文革时祠庙建筑被毁。

商丘阏伯台:帝喾之子,火政,于此台观星授时,中华最早的观星台,阏伯葬于台下。文革时被破坏。

南乐县仓颉庙:仓颉庙建筑由南向北依次为石望柱、头门、二门、拜殿、正殿、寝楼及大量碑刻等,陵前有石翁人仲、石牌坊、石狮等,整座陵庙布局严谨。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偃师汤王陵:商代开国君主成汤陵,文革时被平毁。

杞县伊尹庙:商代开国重臣,辅佐五代君王,文革时祠被毁。

卫辉太公庙及墓碑:奉祀姜子牙,始建于西汉,文革时被毁。

济源孙思邈墓祠:唐代名医,道士,孙真人坟及孙真人庙于文革时被毁。

洛阳邵雍祠:北宋易学家、理学家、道士,着有《梅花诗》,其祠于文革时被毁。

汤阴县岳飞故居:文革破四旧时被严重破坏。

洛阳白马寺:中国佛教第一寺,中原四大寺之一,汉明帝敕建。文革破四旧时焚毁白马寺藏经5五万多卷,砸毁元、明、清历代佛像91尊(包括来自印度的一尊白玉佛),连30余片缅甸赠送的珍贵的贝叶经也未能幸免,被投入大火。

嵩山少林寺:中原四大寺之一,始建于北魏,号称“天下第一名刹”,文革时期被毁坏。

安阳北盘龙寺:初为关帝庙,唐太宗李世民曾避难于此,文革时近乎全毁。南盘龙寺全毁。

嵩山中岳庙:始建于秦代,中岳庙内的“岳立天中”石碑被拉倒在地,神像20余尊被砸毁。

其它河南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南阳云朝寺(西汉)、鹿邑太清宫(东汉)、香山大普门寺(东汉)、信阳灵山寺(北魏)、新乡香泉寺(北齐)、洛阳上清宫(唐)、浚县太平兴国寺(唐)、新郑荆王石塔(唐)、商丘白云寺(唐)、南阳香岩寺(唐)、开封白衣阁(五代)、邓州因缘寺(北宋)、开封延庆观(金)、南盘龙寺(明)、驻马店南海禅寺(明)等等。

太康县太康陵:夏朝第三位君主,因享乐失国,陵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太康县少康陵:夏朝第六位君主,称有少康中兴,其陵于文革破四旧时被红卫兵破坏。

内黄太戊陵:商代中宗,治国抚民,颇有振作,其陵始建于汉代。文革时石碑群被破坏。

商丘微子祠:微子,商纣王兄,宋姓之祖,见纣王无道而出走,孔子称其为殷三仁之一。祠于50年代初被毁。

虞城东岳天齐庙:黄飞虎,原为商朝镇国武成王,因义情所感而投西周,后建庙而祀。文革时被拆除,石碑尽毁。

范县闵子骞墓:孔子弟子,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长葛公冶长墓:孔子弟子,通鸟语,为救人而成义,墓于文革时被平毁。

南阳百里奚墓:春秋时秦国名相,墓于文革时被毁,后因地产开发而不存。

郑州纪信墓祠:纪信以身代刘邦,不降,被项羽烧死。其墓和纪公庙,文革时几乎被毁坏殆尽。

郑州周苛墓祠:纪信诓项羽后,荥阳城陷,周苛不降,被烹。其墓与周苛庙于文革时被毁。

兰考张良墓:汉刘邦谋士张良墓园内的张良庙被拆,墓碑全被砸毁。

禹州晁错墓:汉景帝时提出削藩,致被腰斩,其墓于50年代被毁。

方城张释之祠:汉初廷尉,以执法公正闻名,文革时塑像被砸。

舞钢岑彭墓:东汉开国大将,1958年至文革墓被毁。

长葛固坟台:东汉班固墓,班固着《汉书》、征匈奴,固坟台于1958年时被平毁。

郾城陈寔墓:东汉名士,有大德,典故梁上君子出于此,文革破四旧时墓被毁。

南阳张仲景祠:东汉末年名医,祠堂文革时被破坏,文革后重建。

南阳诸葛草庐:文革时诸葛草庐内的石坊、人物塑像、碑文、明代塑造的18尊琉璃罗汉、殿宇饰物被毁坏,珍藏的清康熙《龙岗志》、《忠武志》木刻文版被焚烧

许昌毓秀台:为汉献帝祭天场所,文革时被推平。

繁城献帝庙:汉献帝禅让帝位于曹丕而设的离宫,文革时被毁。

长葛张辽墓:三国魏猛将,文革前后大冢被毁。

内黄冉闵陵墓:五胡十六国时冉魏开国皇帝,陵墓于大跃进和文革时被破坏。

开封江淹墓:南朝官员,少有文名,晚年无佳作,即江郎才尽出处。江淹墓及江淹庙均于文革时期被毁坏。

共产之最(1):损毁文物古迹有史最多 远超百座圆明园
图10 河南南乐县仓颉庙破坏现场(点图看大图)

长葛王求礼墓:唐武则天时名臣,刚直,其墓于文革破四旧时被平毁。

北邙狄仁杰墓:唐武则天时名臣,执法不阿,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原阳楼师德墓:唐相,恭勤不怠,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商丘八关斋及石幢:八关斋与安史之乱时两解商丘之围的田神功有关,而石幢碑文为颜真卿晚年最精美的代表作。石幢历经磨难终毁于文革,八关斋也于文革时被拆毁。

孟州韩湘墓:八仙之一,唐代韩愈侄孙,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禹州画圣祠:始建于唐末,为画圣吴道子而建,文革时被毁。

临渭寇准墓:北宋宰相,刚直廉洁,墓于文革时被毁。

长葛苗训墓:擅于预言谋略,辅佐赵匡胤得天下,似刘伯温辅朱元璋,其墓于文革破四旧及之后被毁。

永城曹彬祠墓:北宋开国良将,祠墓于文革时被毁。

巩义穆寨穆桂英庙:文革时被毁。

伊川范仲淹墓:北宋时重臣,着有《岳阳楼记》,墓园于大跃进和文革时被毁坏。

巩义蔡齐墓:北宋名臣,墓于文革时被毁;另文殊乡为蔡文忠公所立石碑也被毁。

巩义宋永安陵:葬赵匡胤父,文革中部份石像受损。

洛阳程颢程颐墓及故居:兄弟二人是南宋时与朱熹齐名的理学家,程门立雪典故的主角,兄弟两人的墓园及故居于文革时被毁。

焦作许衡墓:元初汉臣,协同其它汉臣为元朝树立规仪,教育蒙古后生,其著作《授时历》世界闻名。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滑县宋讷祠:明代开国名师,祠及文物于文革时被毁。

安阳县明代赵简王墓:文革时被挖毁。

濮阳老城四牌楼:始建于明代,上部于文革时被破坏。

开封二曾祠:为规模宏大的园林建筑,结构精美,亭台楼榭湖桥俱全。内祀曾国藩和其九弟两江总督曾国荃。文革及其后拆楼填湖被毁。

湖北案例

随州舜井:舜曾被骗下井,幸得从前旁侧溶洞逃出,并发现甘泉一处,称为舜井。文革时舜井被填埋,附属的碑、亭、庙被毁。

沙市江渎宫:屈原故居,文革时被毁坏后重修,后因房地产开发而拆除。

湖北古寺观举例:于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鄂州灵泉寺(三国)、襄阳广德寺(唐)、黄石弘化寺(唐)、新洲县报恩寺(唐)、黄冈天然寺(唐)、黄冈五祖寺(唐)、黄冈安国寺(唐)、浠水天求寺(唐)、浠水永乐寺(后晋)、武汉长春观(北宋)、宜昌鹿苑寺(南宋)、荆州章华寺(元)、十堰回龙寺(元)、襄樊真武道观(明)、武汉莲溪寺(明)、武汉古德寺(清)等等。

沙市孙叔敖墓:楚庄王时令尹,功勋盖世,清廉简朴,司马迁称他为循吏第一。墓及碑于文革时被毁。

武汉子期墓:春秋楚国人,有伯牙子期典故,墓于文革时被毁。

保康卞和墓:春秋时卞和多次献璞玉而两受膑刑,最终于使美玉在楚文王处得以大白。墓于文革时被毁。

宜城宋玉墓:战国时期文采出众,又被称为古之四大美男,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平陆周仓庙:关羽辅将,文革时庙被毁。

襄阳司马徽墓:三国时名士,智,知人,向刘备荐诸葛亮和庞统,墓和祠均毁坏于文革破四旧时。

襄阳堕泪碑和岘山亭:西晋开国功臣羊祜,以德行信义为民众称颂,以文治动摇了吴国统治。离世后襄阳民众为其立碑,每逢祭祀时睹碑均会落泪,被称为堕泪碑,文革时被毁。七层岘山亭也是为羊祜而建,文革破四旧时被炸毁。

襄阳羊杜祠:祀羊祜和杜预,文革时被毁。

麻城王叔和庙及墓:张仲景弟子,任魏晋时太医令,人称药王,祀庙及墓于1958至文革时被毁。

荆州张居正墓:明朝中兴之相,墓于文革时被毁。

武汉黎元洪墓:曾任中华民国总统,墓于文革期间被毁。

南漳县张自忠祠堂和衣冠冢:文革时张公祠、张氏衣冠冢和三个纪念亭均被破坏。

通城县古籍:10万余册古书,包括一万多本民间家族宗谱被焚(据1985版通城县志)。

湖南案例

株洲鹿原镇炎帝陵:炎黄子孙的始祖,文革时地面建筑被夷为平地,后重修。

衡阳车江镇炎帝神农祠:炎黄子孙的始祖,文革时被毁,后重修。

南岳衡山道观和寺庙:自唐代以来建成的南岳大庙等一百多座道观寺庙群,被大跃进和文革破四旧所毁。

宁乡县密印寺:始建于唐代,曾有鎏金佛像砖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二块嵌诸四壁,文革时被全面破坏。

其它湖南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株洲龙山寺(隋)、浏阳石霜寺(唐)、长沙开福寺(五代)、云麓宫(明)、长沙洗心禅寺(明)、湄江圆通寺(明)、长沙新安寺(清)等等。

君山二妃墓:舜帝之二位妃子之墓,文革时被挖毁。

赤山岛范蠡祠:春秋越国勾践辅臣,能辨良莠,得以脱祸,范蠡祠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拆毁。

汨罗屈原庙和平江屈子庙:汨罗屈原庙是在屈原投江处所建,两座屈原祠堂均于文革时被毁。

长沙太傅殿:西汉文帝时政论家、太子太傅,着《过秦论》、《论积贮疏》,太傅殿文革时被毁。

岳阳鲁肃墓及亭:三国时东吴重臣,文革时墓亭皆毁。

耒阳杜甫墓及杜公祠:唐代诗人,文革时期杜甫墓被局部破坏,杜公祠因建学被拆。

武冈花塔:建于北宋,可与比萨斜塔齐名的武冈花塔文革时被炸毁。

宁乡张浚张栻墓:张浚南宋抗金宰相,其子张栻是东南三贤之一,曾主持岳麓书院。张氏家族墓及祠堂于文革时被毁。

南轩书院:明嘉靖帝为纪念张栻而建,曾鼎盛一时,文革时被毁。

岳麓山禹王碑:远古文字石碑,传大禹治水时在衡山刻碑,另一说为夏代歌颂大禹而建,岳麓山禹王碑为南宋时拓本,文革时被毁。

石鼓书院石碑群:石鼓书院遗留的50余块石碑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黔城镇古镡城遗址:古城墙和五门楼等于文革前后被毁。

益阳陶澍墓:清道光年间重臣,墓园于文革前后被毁。

益阳胡林翼故居及墓:晚清名臣,为官清廉,整饬吏治,曾多次推荐左宗棠、李鸿章、阎敬铭等。其故居于文革时被毁,墓在1958年被毁。

长沙曾国藩墓:晚清重臣,墓于文革前被毁。

长沙左宗棠墓:晚清重臣,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衡阳彭玉麟墓:晚清重臣,为官刚直清廉简朴,军功卓著,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南岳忠烈祠:为中华民国抗日将士大型陵园。中共分别于1953年和文革两次破坏忠烈祠,碑刻、祠额、公墓、遗骨等被毁坏。

芷江受降纪念坊:侵华日军于此地受降,为纪念而立坊,文革时坊被破坏。

前中共湖南书记周小舟保藏的文物:周小舟在恐惧中把毕生珍藏的文物都烧掉,边烧边哭到:“这才是真正有罪啊”(据南光编《毛泽东和他的四大秘书》)。

江永县“女书”:世代积存的只有当地女性识知的“女书”手稿于文革时被烧。

黔阳古城:城内文革被毁文物包括文庙、县衙、宋代大木佛、会馆、中正门等。

吉林案例

吉林文庙:全国四大孔庙之一,文革破四旧时遭到严重破坏。

其它吉林寺观:文革时毁坏的其它寺观包括,长春三清观(辽)、吉林万德寺(明)、通化玉皇阁(清)、舒兰圣水禅寺(清)、松原永善寺(清)、辽源福寿宫(清)、吉林观音古刹(清)、吉林明如寺(清)、长春般若寺(民国)、长白山如来寺(民国)、松原慈云寺(民国)、德惠弥陀寺(民国)等等。

舒兰完颜希尹墓:金代开国元勋,创女真文字,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和敬公主陵:乾隆帝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了科尔沁辅国公色布腾巴勒珠尔。文革时陵墓被毁。

杨凤翔将军墓:清末抗倭将领,为吉林经济基础做出贡献,墓于文革时被毁。

江苏案例

淮安韩侯祠:奉祀汉初大将韩信,淮安是韩信故乡,文革时祠被破坏。漂母祠和钓台碑也在文革中被破坏。

徐州华佗庙和华佗墓:文革时被毁殆尽。

南京古城墙和城门:六朝古都南京城和北京城都属仅有的巨型城墙,至1958年已拆毁过半。

南京夫子庙:先被日军焚毁过半,残余建筑在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苏州寒山寺:始建于南朝,文革时被损坏且被占用做刑讯逼供的牢房。

镇江金山寺:始建于东晋,文革时被破坏,寺塔也被烧。

其它江苏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江苏古寺观包括,苏州玄妙观(西晋)、苏州灵岩山寺(西晋)、南京鸡鸣寺(西晋)、高邮悟空寺(南北朝)、南京灵谷寺(梁)、如皋定慧禅寺(隋)、常州天宁寺(唐)、常州清凉寺(北宋)、苏州虎丘石观音殿(北宋)、昆山妙峰塔(北宋)、苏州文山寺(南宋)、宜兴大觉寺(南宋)、苏州金墅莲华寺(唐)、南京毗卢寺(明)、南京崇正书院/九华寺(明)、南京招贤禅寺(明)等。

徐州彭祖庙:彭祖篯铿,在尧时受封于彭,对华夏文明颇有贡献。彭祖庙于文革及之后采煤被毁。

苏州伍公祠:也称胥王庙,始建于春秋时期,为祭拜吴国伍子胥,文革时被毁,后重建。

盐城鲍宣墓:东汉晚期名臣,忠正清廉、敢于直谏,墓于文革时被毁。

苏州高陵:三国时孙坚陵和孙策墓,文革时被毁。

如皋吕岱墓:三国时东吴名将,93岁时官拜大司马,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镇江太史慈墓:三国名将,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南京阮籍衣冠冢:三国时竹林七贤之一,文革时被毁。

南京卞壸墓:东晋初年名将,满门忠烈,文革时墓园被毁。

丹阳泰安陵:南齐开国皇帝陵,司马光曾评其为“逆取而顺守,亦一时之良主也”,文革时陵被炸毁。

苏州顾野王墓和顾公祠:梁陈间官员,以文史闻名,祠与墓于文革时被毁。

溧阳太白楼:李白曾于此留诗《猛虎行》,文革时被拆除。

黄鹤山米芾纪念墓:米芾是北宋书画家,尤以书法闻名。由于原墓湮没难寻,故明末建纪念墓,文革时被毁。

江宁周侗墓:北宋末年武术大师,因四个徒弟而闻名,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镇江宗泽墓:南宋初元帅,识任岳飞,文革时墓被毁。

苏州魏了翁墓:南宋后期理学家,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通金应墓:南宋文天祥幕僚,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兖州范氏牌坊:为表彰明代兖州范氏家族而建的石坊,也以精美被称为天下第一坊,文革时被毁。

淮安吴承恩故居:文革破四旧时被毁(据1986年8月17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南京方孝孺祠墓:抗朱棣令拒写诏书,祠墓于文革时被毁。

江阴徐霞客墓:明代探险家,墓于文革时被平毁。

昆山顾炎武墓祠:明末大儒,提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祠墓于文革时被毁。

扬州史可法衣冠冢:明末抗清名将,文革时衣冠冢被夷平。

徐州臧圩青墓:清代志士,咸丰帝亲授金首,赐三品卿衔,予“骑都尉”世职,文革时被破坏。

苏州葑门敌楼和木渎敌楼:葑门敌楼残迹和木渎敌楼毁于1957年。

无锡惠山祠堂群:100多座供奉先贤圣者的祠堂,从1949年起,部份被军队占用,部份被毁,多数被改为公房向民众出租。

苏州园林:上世纪50年代末,建筑工程部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理论及历史研究室南京分室与南京工学院建筑学系历史教研室,曾对苏州古典园林进行了普查。当时尚存的完整和残毁园林,包括大小不等的宅旁独立园林和住宅的园林化庭院,共计190余座。文革后幸存的就只有二三十座了。文革后,由于对园林艺术规律和园林文物特质的不了解,一些维修工作反而造成了破坏性的后果。(据杨鸿勋《整修与失真:苏州园林的隐忧》)幸存园林中的匾额、碑刻等也广遭破坏。

南京书法家林散之的文物:珍藏多年的字画及自己的作品全部被毁之一炬。

苏州木刻版画家凌虚的文物:几十年收集的各地上千张古版画在文革中全被烧毁。

南京魏源后代的文物:撰写海国图志的魏源的各种手稿被化为纸浆(据何兴怀着《文革五十年祭》)。

江西案例

南昌万寿宫:建于西晋,江西福主许逊庙,文革时被焚毁。

庐山古寺观:文革时被毁坏的寺观包括,归宗寺(东晋)、东林寺(东晋)、铁佛寺(唐)、黄龙寺(明)等。

其它江西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古寺观包括,南昌普贤寺(东晋)、吉安灵泉寺(东晋)、南昌佑民寺(梁)、龙虎山上清宫(唐)、青原山净居寺(唐)、靖安宝峰寺(唐)、云居山真如寺(唐)、修水黄龙寺(唐)、百丈寺(唐)、丫山灵岩寺(南唐)、青云谱(清)等等。

广昌河东雁塔:也称慈生寺塔,建于南宋,毁于1968年文革,后仿建。

吉安文塔:也称文星塔,始建于明代,1958年被毁,2010年仿建。

崇义文峰塔:建于明代,文革时被毁(据1989崇义县志)。

南昌澹台灭明墓:澹台灭明是孔子学生,孔子曾懊悔失去他,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徐孺子墓:徐孺子是东汉名士,不为官位所动,历代称其为“高士”。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慈母墓:慈母是西晋江西福主许逊之母,江西人亦甚为尊崇。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朝温峤衣冠冢:东晋名臣,文革时衣冠冢被毁。

万载县谢灵运墓及庙:生于晋末,仕于南朝,文采非常,为后世称颂,成语“才高八斗”即出自他口。其墓与墓前的祠庙在文革时被破坏。

赣州张公祠(云封寺):祠为唐开元名相张九龄和代州都督张弼所建,以纪念他俩开岭、修驿道的功绩,文革时被毁。

南丰县曾巩墓:北宋欧阳修学生,唐宋八大家之一,墓于文革时被毁。

铅山县辛弃疾墓:南宋将领、词人,其墓于文革时被毁,墓碑被用作洗衣板。

九江周敦颐墓园:周敦颐是南宋理学家,以着《爱莲说》闻名,墓园于文革时被毁。

泰和县杨士奇墓:明初四朝重臣,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崇义文庙和王阳明公祠:建于明代,1964年被毁(据1989崇义县志)。

赣州杨廷麟墓:明末名臣,以身殉国,墓于文革时被毁。

抚州汤显祖墓:明代戏曲家、文学家,作《牡丹亭》,墓于文革时被平毁。

丰城姜曰广墓:明末南中三贤相,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八大山人衣冠冢:明末清初画家,以亡国题材闻名,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牛石慧墓:八大山人的弟弟,画家,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娄妃墓:娄妃是宁王朱权之五世孙朱宸濠妻子,因多次劝阻丈夫朱宸濠造反无效而投江。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南昌喻嘉言墓:清代医圣,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辽宁案例

沈阳古城墙和城门:沈阳完好的古城墙和城门于文革时被拆毁。

丹东大孤山古寺观群:大孤山中百余座始建于唐代的寺庙在文革破四旧时被大量毁坏(据张所文《大孤山古庙在文革时期遭到严重的破坏》)。

其它辽宁古寺观举例:50年代至文革被毁坏的寺观包括,沈阳长安寺(唐)、大连松山寺(唐)、鞍山龙泉寺(唐)、海城大悲古寺(唐)、金州九莲寺(唐)、大连得利寺(唐)、葫芦岛卧佛寺(宋)、沈阳慈恩寺(后金)、沈阳实胜寺(后金)、辽阳文庙(后金)、大连观音寺(后金)、沈阳太清宫(清)、沈阳般若寺(清)、大连朝阳寺(清)、大连寿山寺(清)、昌图太平寺(清)、千山无量观(清)、千山五龙宫(清)、葫芦岛双泉寺(清)、盖州万和寺(清)、海城魁星楼(清)等等。

沈阳清福陵和清昭陵:清福陵和清昭陵分别是为努尔哈赤和皇太极的陵寝,文革时遭部份破坏。

朝阳市喀左县多罗郡王丹巴多尔济墓:丹巴多尔济是喀喇沁左翼旗第八任札萨克,曾舍身为嘉庆帝挡住刺客,因护驾有功被封为多罗郡王。其陵墓在文革破四旧时被毁坏。

朝阳市喀喇沁右翼札萨克王陵:西院为王爷陵,东院为亲王陵,共有13位亲王葬于此陵。西院在文革时被夷平成为耕地。东院建筑也大多被严重破坏。

内蒙古案例

内蒙古寺庙:土改时夺取寺庙土地,文革又直接毁损了内蒙古1000多座寺庙。个别殿堂如大昭寺得以留存是因其被占有作为仓库/厂房。值得一提的是,在各种珍贵遗迹中,存于阿拉善广宗寺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不腐肉身被毁坏,包头美岱召中的三娘子遗物也被焚。

伊金霍洛旗成吉思汗陵:成吉思汗陵园和内含成吉思汗随身物品的衣冠冢均于文革时期被毁。

呼和浩特旧城鼓楼:建于明代,1958年被拆。

巴林右旗乌尔衮和清固伦公主荣宪陵:荣宪是康熙帝最疼爱的女儿,嫁给了巴林部札萨克多罗郡王乌尔衮。其子为父母建了一座气派的大陵墓。文革破四旧时陵墓被毁,陪葬财宝被窃,尸体被拖出侮辱游街。

宁夏案例

“岳飞送张紫岩北伐诗”碑:文革时被毁。

整个自治区范围大拆宗教设施。除个别清真寺外,均遭毁坏。如海原县,仅三四天时间内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庙宇十七座。(据1990年版《当代中国的西夏》)。

宁夏名寺观:文革时毁坏的古寺观包括,东塔寺(西汉)、石空大佛寺(唐)、宣和羚羊寺(唐)、香岩寺(唐)、贺兰山寿佛寺(唐)、平罗皇祗寺(唐)、甘露寺(唐?)、中卫大庆市(西夏)、高庙保安寺(明)、西关大清真寺(清)等。

赵良栋府邸:清初名将,于文革时被拆毁。

余德渊祠墓:清末名臣,为官清廉,政绩显著,文革时祠墓被毁。

青海案例

贵德县寺庙群:大跃进至文革时期,45座寺庙被毁坏,烧毁无数宗教用品和经卷。(据1995版贵德县志)。

塔尔寺:始建于明代,1958年“没收处理金银、现金、珠宝玉器、高档衣物、日用品等物资20余种, 总值159.8万元( 1959年退回错没收财产总值53.5万元) 。”(据《湟中县志》 238页)

其它青海古寺观举例:50年代至文革毁坏的古寺观包括,互助县白马寺(东汉)、北禅寺/土楼观(北魏)、西宁大佛寺(北宋)、禅古寺(南宋)、文都大寺(元)、隆务寺(元)、海东佑宁寺(明)、广惠寺(清)、拉加寺(清)、白玉寺(清)等等。

格萨尔王遗物:玉树囊谦县的岭国寺里存有格萨尔王用过的宝剑、长矛、弓箭、盔甲等兵器,以及几十部用金字书写的有关岭国(今玉树藏族自治州一带)历史人物的传记,全都没有逃过这场灾劫(据新华社1992年1月5日电)。

山东案例:

曲阜三皇庙:内祀太昊伏羲氏、炎帝神农氏、黄帝轩辕氏,文革时被毁。

龟山伏羲祠:文革时被破坏。

寿光仓颉墓:造字圣人,其墓于60年代被拆毁,1992年另辟地新造。

寿丘少昊像:黄帝之子,五帝之一。寿丘万石山上的汉白玉像于文革时被毁。

青州尧王庙:建在尧王山上,文革时被毁。

曹县伊尹祠墓:商代开国重臣,辅佐五代君王,墓祠及大钟于文革时被毁。

日照姜太公祠:奉祀姜子牙,文革时被毁。

曲阜周公庙:祀周公姬旦,周武王之弟。周公一生的功绩被《尚书·大传》概括为:“一年救乱,二年克殷,三年践奄,四年建侯卫,五年营成周,六年制礼乐,七年致政成王。”文革破四旧时祀庙被毁。

泰安六郎坟村杨延昭墓:北宋杨六郎,戍边多年,战功卓著,墓于文革时被毁。

曲阜孔庙:文革时200多名“红卫兵”在曲阜29天,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毁掉历代石碑1000余座。孔子墓被铲平挖掘,其内孔子遗骸不知所终,“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毁。庙碑被毁,孔庙的泥胎塑像被毁。

泰山寺观群:破四旧时红卫兵把泰山主景区寺庙内的神像砸毁,古建筑遭破坏。

崂山道观:文革破四旧破坏涉及所有道观,包括太平宫、上清宫、下清宫、斗姆宫、华严庵、凝真观、关帝庙等,“神像、供器、经卷、文物、庙碑全被捣毁焚烧”(据1990版崂山县志)。

莱阳文庙和文峰塔:大成殿于文革时被毁(据1995版莱阳县志)。

山东其它古寺观举例:山东其它于文革时期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峰云观(汉)、淄川普照寺(南陈)、玉函山佛峪(隋)、济南兴国寺(隋)、龙口南山灵源观(北宋)、青岛白云寺(明)、汪溪魁星楼(清)、金乡魁星楼(清)等等。

枣庄奚仲墓:夏朝时掌管造车,墓及车服祠于文革时被破坏。

曹县莱朱墓寺:商代开国重臣,成汤时称左丞相,莱朱墓、莱朱寺均于文革时被平毁。

曲阜颜回墓:孔子著名弟子,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土桥村曾参墓:孔子著名弟子,文革时墓被毁。

邹城南宫适墓:既是孔子弟子,又是孔子侄婿,墓于文革时被毁,享殿和古林也被毁。

济南闵子骞墓:孔子弟子,文革时墓被毁坏。

曲阜宰予墓:孔子弟子宰予墓,文革时墓及碑并毁。

济南闵子骞墓:孔子弟子,墓园文革时被毁。

郯城县郯子庙:孔子曾向郯子学习古代官制,郯子庙文革时被毁。

肥城左丘明墓:春秋鲁国人,着《左传》《国语》,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滕州管仲墓和鲍叔牙墓:春秋齐桓公大夫,两座墓都在文革期间被平。

曲阜孟母林:孟子父母及后世葬地,因典故孟母三迁而闻名,文革时墓地被毁。

高密晏婴墓:春秋齐国名相,留下晏子使楚典故,墓碑庙于文革时被毁。

陶山范蠡墓:春秋越国勾践辅臣,能辨良莠,得以脱祸,善经营后成富贾,墓于文革时被毁。

鄄城孙膑书院和孙氏家祠:孙膑书院规模宏大,为附近乡民子弟育人,文革时被毁。孙氏家祠(内祀孙膑)也在文革时被毁。

冯官屯鲁仲连墓:战国末期高士,谋略超人,救难于水火而不用于获取私利,留下义不帝秦典故,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滕州孟尝君墓:战国四公子之一,其墓与其父墓均于文革时被毁。

官桥镇毛遂墓:战国时期著名说客,留下毛遂自荐典故,墓及碑文文革时被毁。

济南长城村姜烈女祠:即孟姜女庙,文革时被毁。

东平霸王墓:为西楚霸王项羽头葬地,文革时被毁。

微山湖张良墓祠:西汉开国功臣,刘邦谋士,祠于文革时被拆除。

淄川公孙弘墓:汉武帝时名相,墓于文革时被平毁。

东平王陵山汉墓群:后汉东平国献王刘苍及其后代的墓葬群,5、6、7号墓于文革中被扒毁。

高密郑玄墓:汉末经学家,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潍坊徐干墓:汉末建安七子之一,文革时墓被平毁。

临沂五贤祠:内祀诸葛亮、王祥、王览、颜真卿、颜杲卿五贤,文革时被毁。

诸葛城村武侯祠:此为诸葛亮出生地,文革时武侯祠被毁。另外,附近白沙埠镇武侯先茔也被毁。

菏泽卞公祠:卞壸是东晋初年名将,满门忠烈,文革时祠被拆。

微山湖东岸郗公墓:东晋名臣,以清节儒雅闻名,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肥城关帝庙:庙建在关羽护送二位嫂子时避雨的紫云桥旁,内有关羽制风雨竹和按虞世南书文刻制的乌磁鼎,文革时庙被破坏。

肥城薛仁贵墓:唐初名将,战功卓著,墓于文革时被掘。

费县颜真卿庙、碑及衣冠冢:唐名士,忠烈刚直,也已书法著称,其在费县的颜鲁公庙、碑及衣冠冢(同其兄弟颜杲卿)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菏泽唐哀帝温陵:文革时被严重破坏(有称此为明尚书何应端墓)。

日照张行简家族墓:张行简为金时状元、数学家和天文学家,其弟张行信为金时名臣以耿直廉洁著称。张氏家族墓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泰安梁氏墓群:梁氏家族自北宋出过如梁颢、梁固、梁适等多位良臣名人,墓群于文革时被破坏。

济南铁公祠:明初忠臣铁铉,不降燕王朱棣,祠于文革时被毁。

淄川高汝登墓:明代仁臣,万历年间与其子两赈饥荒,几乎竭尽家财,致家道中落,去世时五百里罢市以哀其逝。文革时其墓封土被平毁。

东平王宪墓:明武宗时兵部尚书,墓园文革时被部份破坏。

桐城张秉文墓坊祠:明末忠臣张秉文在清时被追谥为忠节公,在桐城修建冢、碑、坊和祠,在济南也有建祠,文革时全毁。

平阴于慎行墓:明代三朝帝师,墓于文革时被毁。

日照刘墉祠和高密刘墉墓:清朝名臣,刘墉祠于文革时被毁,刘墉墓于1958年被毁。

冠县武训墓:清朝的武训是一名自幼家贫的乞丐,因为文盲而备受凌辱,因此决心为贫苦人家兴办义学;他最终成功建立三所义学,轰动朝野上下。其墓及祠堂于文革时被毁。

昌邑傅振邦及家人墓:清时国葬墓,为名臣傅振邦及为国捐躯的家人所建,分三次被中共所毁。

肥城县古迹文物:破四旧中“十一处古墓、二十二处古建筑、十处古遗址、三十多块重要石刻遭到破坏,近千件文物丢失”(据1992年肥城县志)。

山东部份地区文物:青州、栖霞、招远、泗水、桓台、成武等地的大批古书古画被烧。

惠民古城:始建于北宋。文革时全民参与毁城填海,古城城墙和海子大部夷为平地,古城内太和元气坊等古迹于50年代至文革被破坏。

山西案例

万荣县后土祠:奉祀后土和女娲,文革时被毁坏。

高平炎帝陵:文革时遭到破坏。另外,宝鸡神农庙也被毁。

清徐尧庙:始建于周朝,祀尧帝,文革时被毁坏。

运城舜帝陵:舜帝陵园文革时被毁。

五台山:文革期间遭到严重毁损的寺庙包括:广化寺、普寿寺、七佛寺、五郎庙、金刚窟、普乐院、宝华寺、文殊寺、灵峰寺、万佛洞、栖贤寺、古佛寺、台麓寺、三塔寺、铁瓦寺、三泉寺、玉花池、凤林寺、狮子窝。其它寺庙也受到不同成度的破坏。

大同云冈石窟和寺庙:建于北魏时期,云冈石窟山门与过殿的六尊清塑以及第六窟康熙书“庄严法相”匾被毁掉。另,华严寺(辽)、善化寺(唐)、观音堂(辽)等也在文革中被破坏。

其它山西古寺观举例:文革时毁坏的其它山西古寺观包括,吕梁玄中寺(北魏)、代县天台寺(北魏)、蒙山开化寺(北齐)、太原白云寺(唐)、绛县太阴寺(唐)、新绛县龙兴寺(唐)、忻州北天寺(唐)、天镇慈云寺(唐)、朔州崇福寺(唐)、大同纯阳宫(金)、应县净土寺(金)、太原芳林寺(金)、太原纯阳宫(元)、运城永乐宫(元)、大同圆通寺(明)等。

宁荀息祠:春秋时晋献公大夫,后以“不食言”显名于世,荀息祠在文革破四旧中毁损严重。

临汾高堆村将军庙(霍家庙):霍去病出生地,将军庙庄严肃穆,内祀霍去病,于破四旧时被毁。

介休郭林宗祠墓:东汉名士,祠墓于文革时被毁。

山西鹿蹄涧村杨家祠堂:为北宋杨家将而建,文革时被毁。

夏县司马光祠墓:北宋名臣,刚直,着《资治通鉴》,温公祠和墓园于文革时被毁。

赵城罗云村飞云楼:罗云村人为赵匡胤后代,建飞云楼以纪念赵匡胤,于文革时被毁。

阳城水草庙:北宋兽医,于大战前夕治愈万匹军马,封广禅侯,建水草庙而祀。文革时被毁。

忻州孙传庭墓:明末名将,传庭死而明亡,文革时其墓被毁。

方山县于成龙墓:于成龙生前任清朝两江总督,被誉为“天下第一廉吏”。1947年即已是中共占领区的当地农会和村民以破除封建思想为借口组织了盗墓。文革时,于成龙墓再次被严重破坏。

五台山百步坡袁枚墓:清代诗人文学家,文革时墓被毁。

龙泉峡大河关:河南和山西间的古关口,文革时遭到破坏。

陕西案例

蓝田华胥陵:传华胥氏生伏羲,中华尊华胥氏为人祖,蓝田县有华胥陵,从50年代至80年代不断遭到破坏。

黄陵县黄帝陵:炎黄子孙的起端,文革破四旧时陵园被毁坏,后重修。

白水县仓颉庙:汉字的创造者,塑像和石碑等文革时被毁。

武功教稼台:为农业始祖后稷教民稼穑之遗迹,文革时被毁。

扶风县封神台、子牙庙和三圣庙:全部于文革时被毁(三圣庙祀文王、周公、召公)。

临潼扁鹊墓:战国时期名医,墓于文革时被毁。

西安韩信墓:汉淮阴侯韩信,墓、碑、坊、庙于大跃进至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西安董仲舒墓:汉武帝时大儒,墓于50年代被毁。

洋县蔡伦墓:东汉人,改进造纸术,墓祠于文革时被毁坏。

周至县楼观台:老子讲经授学并留下传世之作《道德经》的地方。楼观台及附近数十座古迹在文革期间被破坏。

祖庵镇重阳宫:始建于金代,为全真派祖庭,文革时遭破坏,老君殿也被拆除,王重阳墓被毁坏。

其它陕西古寺观举例:文革时被毁坏的其它陕西古寺观包括,西安卧龙寺(东汉)、宝鸡法门寺(东汉)、西安敦煌寺(西晋)、西安大兴善寺(西晋)、佳县金山寺(东晋)、西安净业寺(隋)、扶风大明寺(隋)、西安华严寺(唐)、西安云居寺(唐)、镇巴县篙平寺(宋)、龙门洞道院(元)、西安广仁寺(清)等等。

武功姜嫄墓:帝喾元妃,后稷之母,墓园于文革时被毁坏。

岐山县召公祠:召公奭,周武王兄弟,先后辅佐周文、武、成、康四朝,治理有方,以有“成康之治”。召公祠于文革时被毁,另典故“甘棠遗爱”所指的甘棠树遗迹也被毁。

华县郑桓公墓:西周周宣王之弟,受封为郑国首位国君,墓于文革时被毁。

韩城九郎山九郎庙:内祀程婴、公孙杵臼、赵武三像,赵武即赵氏孤儿,九郎庙于文革时被砸。

临潼蔺相如墓及回车巷:战国时代赵国名大夫,曾见廉颇而回车避之,后称回车巷,旁曾有碑文叙事,文革时碑被毁。蔺相如墓碑也在文革期间被毁。

富平王翦墓和王贲墓:秦将王翦,战国四大名将之一,其墓文革时碑楼被毁,六陪冢被平;其子王贲也是战功卓著,其墓文革时被挖毁。

绥德扶苏墓与蒙恬墓:秦始皇仁太子扶苏与大将蒙恬均葬于绥德,二墓于文革时被毁。

城固县纪信纪念墓:纪信以身代刘邦,不降,被项羽烧死。城固县百姓曾受其恩泽,故而建墓祠以祀,文革时被毁坏。

永寿县娄敬祠:娄敬是刘邦谋士,以三个重要谏策闻名,其祠、碑、石棺于文革时被毁。

武功苏武墓:汉武帝时出使匈奴被扣,留下苏武牧羊典故,墓园于文革时被破坏。

城固县张骞墓:汉武帝时出使西域,墓前石虎于文革破四旧时被炸碎。

嵬东乡徐村司马迁真骨坟及祠:墓、祠、古柏皆于文革时被毁。

杨凌马援故居:马援是东汉初年大将,即马革裹尸典故所指伏波将军,其故居伏波古庄、祠堂、祖庙等均于文革时被毁。

杨凌朱家祠堂和祖坟:马援封侯拜将后常奚落其少时同学朱勃(当地县令),然而朱勃并不计较,马援死后朱勃不顾自身性命助马家申冤,传为佳话。朱家祖坟和宗祠都于文革时被毁。

汉中定军山石碑:蜀国夺取定军山后成为诸葛亮六出祁山的基地,在历史上颇有名望。文革破四旧时,红卫兵在定军山找不到传说中的诸葛亮墓,遂砸碎了古定军山石碑。

富平北周成陵:北周文帝宇文泰与皇后合葬墓,文革破四旧时被破坏。

唐十八陵:十八座陵墓的地上石刻都于文革破四旧时遭到不同成度的毁坏,其中定陵、章陵、元陵、丰陵最为严重,即使保存较完好的乾陵(唐高宗与武则天)也有61尊石像于文革时被毁。

武功刘文静三冢:唐开国功臣,因三件功绩而建三冢,文革期间三冢被毁。

西安名人墓:杜如晦,唐初名相;杜牧,唐诗人;柳宗元,唐宋八大家之一。几人的墓皆于60年代被夷平。

华县郭子仪衣冠冢及祠:唐初五朝元老,平定安史之乱,军功卓著,衣冠冢及祠堂于文革时被毁。

西安王维墓:唐代诗人、画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岐山梁星源祠:清末名吏,清廉忠烈,大部份碑刻等于文革时被毁。

秦都李麟墓:清康熙时大将,曾征西护送达赖喇嘛进藏,文革中墓被掘横尸于野。

三原县法院档案:保存的当地清朝、民国的档案文革破四旧时被付之一炬。

韩城周原古寨:有千年以上的历史,40多座古建筑和12座祠堂经文革破坏后,仅存阴差阳错未被破坏的大禹庙,及四座祠堂和古寨遗迹。

勉县民间文物:数以万计的古字画和玉石珍品,大部丢失或毁坏(据1989版勉县志)。

上海案例

春申道院:祭祀战国四公子春申君,因其封地都城建在上海附近,因此上海又称申城。春申道院于1958年拓宽道路时拆毁。

豫园: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严重毁坏。

崇明县古庙古观:崇明县始建于宋及后世的18座庙宇道观都在文革期间遭到不同成度的损坏。

其它上海古寺观举例:其它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静安寺(三国)、龙华寺(三国)、西林寺(唐)、南七宝寺(北宋)、真如寺(南宋)、永福禅院(元)、宝山玉皇宫(明)、宝山净寺(明)、沉香阁(明)、法藏寺(民国)等。

宝山江南重镇坊:宋抗金大将韩世忠驻节之参将署门前的“江南重镇坊”,在破四旧时被拆除。

黄道婆墓:元代棉纺织技术传播者,其墓于文革时被夷平。

朱正色墓:明代东吴名吏,青史在德,墓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夏允彝父子墓:明末忠臣,父子拒降,墓于文革时被毁。

宝山陈化成祠:清末抗英英雄陈化成塑像于文革时被毁。

作家郑逸梅的书画文物:包括唐伯虎的山水轴,马湘兰的花卉扇,以及王守仁、文衡山、李日华、屠隆、杨维斗、王渔洋、林则徐、曹寅、袁子才、洪亮吉等人的手札与近人苏曼殊的《莫愁湖图》全部毁于火海。

书法家沈尹默的文物:沈尹默是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他担心‘反动书画’累及家人,老泪纵横地将毕生积累的自己的作品,以及明、清大书法家的真迹一一撕成碎片,在洗脚盆里泡成纸浆。

画家刘海粟的文物:珍藏的大部份书画和器皿被焚毁。

画家朱屺瞻的文物:收藏的名人字画被搜罗一空,七十余方齐白石为他刻的印章一个没剩(据1992年2月号《海上文坛》)。

上海永安百货公司原老板郭琳爽的文物:珍藏的百余件玉器被砸。

四川案例

盐亭嫘祖墓:轩辕黄帝正妃,创植桑养蚕缫丝,被尊为蚕神,其墓于大跃进时被夷平。

阆中汉桓侯庙及墓:蜀国义忠桓侯张飞庙及墓,庙于文革破四旧时被破坏,墓被挖毁。

峨眉山寺院:文革时,峨眉山寺庙佛像损毁严重,经书法器荡然无存。

甘孜地区寺庙:甘孜地区数十座寺庙在文革时期被毁。

眉山中岩寺和千佛长廊:始建于东晋,三座寺院皆毁于文革,千佛长廊中的佛头尽被破坏。

眉山能仁寺摩崖造像:建于唐宋时期的100多龛摩崖造像多毁于文革时期开山取石,现仅存28龛。

夹山千佛岩石窟:建于唐代,共有2470多尊佛像,文革时开山打石使1000多尊消失。

其它四川古寺观举例:其它大跃进至文革时被毁坏的四川古寺观包括,成都青羊宫(周)、鹤鸣山道观(东汉)、苍溪云台观(东汉)、彭州天台寺(南朝)、成都昭觉寺(唐)、广元觉苑寺(唐)、乐山乌尤寺(唐)、彭州圣迹寺(唐)、什邡慧剑寺(唐)、遂宁广德寺(唐)、什邡龙居寺(唐)、南雅大佛寺(唐)、高峰山道观(唐)、华蓥山光明寺(唐)、云顶慈云寺(唐)、绵阳云台观(南宋)、金川广法寺(清)、碌曲县格尔底寺(清)等。

都江堰李冰庙:也称二王庙,内祀李冰父子,文革时被毁。

绵阳子云亭:为西汉杨雄而建,刘禹锡著名的《陋室铭》即为此亭而写,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绵阳蒋琬墓:三国蜀汉四相之一,墓祠于文革时被毁。

昭化敬侯祠及墓:费祎是三国蜀与诸葛亮等并称蜀汉四相,祠、碑、墓等皆毁于文革。

泸州董允遗迹:三国蜀汉四相之一,牌坊被毁,董允坝建筑被破坏,也有说墓亦被破坏。

成都黄忠墓:三国时期名将黄忠的墓及祠堂于文革时被毁。

大邑子龙庙:为蜀将赵云而建,文革时被毁。

新都马超墓:蜀将,善用兵,曹操与其每战必败,新都马超墓在文革时被村民以破四旧为名盗掘。

剑门关姜维祠墓:三国蜀汉忠臣,祠墓文革时被毁。

奉节甘夫人墓:刘备夫人墓,文革时被毁。

七曲山文昌大庙:始建于晋,文革时被毁。

剑阁县邓艾父子墓祠:三国魏将邓艾以奇计破蜀闻名,后被诬谋反被杀。墓及祠于文革时被毁。

华阳岑彭墓:东汉开国大将,刘秀“得陇望蜀”就是给岑彭的诏令,墓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剑阁县魏征祠:唐太宗贤相,此地或为魏征生地,祠于文革时被毁。

眉山虞允文墓:南宋初年重臣,岳飞韩世忠之后能稍扶社稷,墓园于文革时被毁。

宣汉唐瑜墓:朱棣之帝师,墓于文革时被毁。

德阳钟鼓楼:始建于明代,文革时被毁,后仿建。

阆中贡院:川北道乡试考场,四川贡院的至公堂、明远楼等高大建筑和贡院牌坊在文革中被拆除。余下的建筑因为被县招待所占用而得以保留。

广安县神道碑和德政坊:为表彰清乾隆时期大理寺正卿邓时敏敕建碑和坊,文革时被毁。

成都抗日将领墓:刘湘墓、王铭章墓,均于文革时被毁。

成都古桥和老街:成都清末有200多座古桥,大多数古桥和锦官驿等城区老街于近年来的城建所毁。

成都古城墙:成都古城多道城墙在中共的全国拆城墙热潮中拆除殆尽。

成都皇城:乃明太祖朱元璋为儿子朱椿所造王府,是藩王府中最富丽的一座,具有皇宫般的巍峨,因此被老百姓称为“皇城”。文革期间被拆除以修建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展览馆。

蒲山县鹤山镇文物:全镇仅五千人,抄家销毁的古书多达两千多本,古画二百余张(据1982版鹤山镇志)。

天津案例

盘山行宫:清乾陵年间建造的壮观行宫和景区,先遭军阀为筹军饷而破坏,后毁于侵华日军战火,最后在文革时被打砸破坏。

广济寺三大士殿:保存最好的仅有几座辽代木建筑之一,从建成以来竟从未大修过。梁思成发现该建筑时兴奋的称这次发现为“奢侈的幸福”。1947年被中共天津宝坻县政府拆除用于修建解放军反攻用桥。

其它天津古寺观等:50年代自文革时被破坏的古寺观庙还有,挂甲寺(唐)、药王寺(唐)、天后宫(元)、潮音寺(明)、慈航寺(明)、孤云寺(明)、涌泉寺(明)、吕祖堂(明)、敕建大王庙(清)、大觉兴善寺(清)、大悲禅院(清)、天津清真大寺(清)等。

天津宁园:宁园明清时期石刻石雕匾额等于文革破四旧时受损。

天津鼓楼:始建于明代,1952年因有碍交通被拆。

傅恒及福康安墓:傅恒是乾隆朝重臣名将,其长子福康安也因功而封为郡王。1959年修建于桥水库时,墓园被迁徙移民所毁。

天津李公祠:李鸿章祠堂,被中共拆毁。

天津周公祠:为表彰清军将领周盛传和周盛波兄弟而建,文革时被毁。

石家大院:清代天津八大家之一石元士故居,占地7200余平方米,文革时大量文物遭破坏,大院面目全非。

收藏家张连志父母收藏的文物:在天津收藏家张连志儿时的记忆中,旧租界的小洋楼里满屋都是父母的古董珍玩。后来在“文革”中,这些文物大多都被抄走或毁损

西藏案例

西藏寺庙:西藏约2700座庙宇几乎都在1959年至文革初期被毁,无数文物灰飞烟灭。如始建于松赞干布时期的大昭寺和小昭寺均被破坏,尤为可叹的是世上仅存的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尺尊公主带到西藏)被锯为两段和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文成公主带到西藏)亦遭损坏。大昭寺被改为屠宰场,遭到毁灭性破坏的小昭寺残迹被用作仓库。

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扎甚伦布寺佛塔中存放的五世至九世班禅遗骨被红卫兵挖出肢解抛弃。

觉拉寺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像:松赞干布离世后由文成公主亲自主持塑造的他们二人的塑像,于文革破四旧时被毁。

钟木赞拉康:在松赞干布陵墓上所建的祀松赞干布、文成公主、赤尊公主的祠堂,文革时被拆。

拉萨布达拉宫:中共占据布达拉宫后,大量可移动珍贵文物丢失(包括珍贵经卷、文献、挂毯、工艺品、塑像等),“朗色旁追”仓库中历年积存的珍宝被搬空。满墙的珍贵壁画被涂改成毛泽东语录。

拉萨传统民居:近年来为经济利益和开发旅游业,不少西藏传统民居和街区遭拆除,如布达拉宫山下的传统民居雪村。

藏区格萨尔王传本和遗物:文革时禁止藏族艺人传唱民族史诗《格萨尔王》,民间流传的手抄本被抄被烧,珍贵的藏语《格萨尔王·贵德分章本》不翼而飞。

新疆案例

库车王府:清乾隆为当地维吾尔首领敕造,最终于文革时被彻底破坏。

和静满汗王府:东归的土尔扈特蒙古族在和静的王爷府,文革时被破坏。

清真寺:据统计,文革期间中共在新疆拆除/关停的清真寺略超一万座。

新疆古寺观举例:50年代至文革时被毁坏的古寺观包括,柏孜克里克千佛洞(南北朝)、清泉寺(唐)、吉木萨尔千佛洞及高台寺(唐)、库车大寺(明)、玛纳斯大佛寺(?)、普庆寺(清)、靖远寺(清)、圣佑庙(清)、铁瓦寺(清)、巴伦台黄庙建筑群(清)、乌鲁木齐陕西清真大寺(清)等等。

喀什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墓:11世纪喀喇汗王朝富有哲学思想的文学著作《福乐智慧》作者,墓于文革时被毁。

云南案例

昆明金马坊和碧鸡坊:始建于明代,为昆明的象征,文革时被拆除。

瑞丽姐勒大金塔:传说始建于1500年前,与缅甸仰光大金塔和印尼婆罗浮图塔齐名,文革时被毁。

大理鸡足山古寺:鸡足山中迦叶殿(明)、金顶寺(明)和祝圣寺(清)均于文革时期被毁。

云峰山道观寺院群:始建于明代,文革时多数道观寺院被毁。

其它云南古寺观举例:50年代至文革时被毁坏的云南古寺观包括,昆明金马寺(东汉)、西双版纳总佛寺(隋)、昆明圆通寺(唐)、大理崇圣寺(唐)、保山光尊寺(唐)、昆明真庆观(元)、昆明盘龙寺(元)、昆明太和宫(明)、昆明宝华寺(明)、丽江弘法寺(明)、松赞林寺(清)、巍宝山三清道观(清)、芒市五云寺(清)、芒市风平佛塔(清)、玉溪碧云寺也称武当别院(清)、丽江玉峰寺(文革)、普洱雷光佛迹寺(清)等等。

大理李元阳墓:明代大理白族名人,为官十年回乡,深受大理白族民众爱戴。文革时其墓被毁。

保山文笔塔:又称兹云古塔,始建于唐代,文革时被毁。

腾冲国殇园:国民党抗日阵亡数千将士墓,文革时被红卫兵仔仔细细的毁坏。

浙江案例

绍兴大禹庙:塑像等文革破四旧时被毁,后仿建。

杭州岳飞庙和岳飞墓:均于文革时被毁。

普陀山:面积12.5平方公里的普陀山在文革前有三大寺,几十座禅院,文革时全部被严重破坏,许多寺庵被拆毁,全岛约一万五千座佛像除极少数被藏匿之外全被砸毁,文物损失无数。

葛岭古建筑:葛岭古建筑始于东晋,文革时除道院房舍外,整个葛岭的景观建筑全都被毁坏。

浙江其它古寺观举例:其它浙江文革时被毁的古寺观包括,杭州洞霄宫(西汉)、宁波阿育王寺(西晋)、宁海天童寺(西晋)、奉化雪窦寺(晋)、杭州天竺三寺(东晋)、新昌大佛寺(东晋)、天台高明讲寺(陈)、天台国清寺(隋)、湖州铁佛寺(唐)、宁波七塔禅寺(唐)、径山万寿禅寺(唐)、杭州虎跑定慧寺(唐)、玉环灵山寺(唐)、杭州净慈寺(五代)等等。

台州夷齐像:商遗臣伯夷和叔齐像,徐霞客鉴定石像为唐以前造,毁于文革红卫兵之手。

绍兴文种墓:春秋越国勾践辅臣,兔死狗烹,文革时墓被毁。

诸暨西施殿:名媛之一,后为范蠡妻,西施殿建于浣溪沙处,文革时被毁。

温州东瓯王墓:越王勾践后裔,因率众佐汉灭秦、破楚有功,于汉惠帝三年被封为东海王,世称东瓯王。因他精勤图治,对温州早期经济、文化有开发之功,故被尊为东瓯始祖。墓在文革时被严重破坏。

绍兴王羲之墓和兰亭碑:王羲之书法中华无出其二,文革时竟被毁墓。名篇《兰亭集序》所指的兰亭中康熙帝御笔兰亭碑也被砸为几块。

绍兴金庭观:早为王羲之故居,其五世孙舍房为道观,文革时被毁。

湖州谢安庙墓:东晋名臣,能吏,也是淝水之战的指挥,谢安墓及庙于文革时被毁。

杭州鼓楼:始建于南朝,文革期间被拆毁。

安吉颜真卿衣冠冢:唐开元时名士,忠烈刚直,也已书法著称于世,文革时墓被毁。

陆贽祠及宣公桥:陆贽为唐代贤相,苏轼赞其有王佐帝师之才,成语“情有可原”即出自他起草的诏书。其在嘉兴的陆宣公祠于文革时被毁,宣公桥于1969年清理河道时被拆。

义乌骆宾王墓:以文采出名,文革时墓被毁。

嘉兴三塔:建于唐代,三塔、茶禅寺和龙王庙一并毁于文革。

临安吴越国王墓:吴越国王钱鏐,也是杭州城的缔造者,文革中墓被破坏。另外,杭州西湖边的钱王祠也于文革时被毁。

苏州钱元璙墓:吴越国王钱鏐之子,封广陵郡王,治理苏州功绩卓著。其墓于文革时被破坏。

绍兴孝宗帝享殿:为宋六陵唯一保存完好的遗迹,文革时被毁。

杭州牛皋墓:岳飞之辅将,被秦桧毒死,死前叹自己不能马革裹尸,其墓遥望岳飞墓。文革时被毁。

乐清王十朋墓:南宋名臣,《四库全书总目》评价说:“十朋立朝刚直,为当代伟人”。文革时墓被破坏。

永嘉朱直清王坟:南宋朱直清曾受宋理宗玉玺代政七日,因此其墓被称为王坟,文革时墓被破坏。

舟山文笔塔和奎光阁:曾位于鳌山上的文笔塔始建于元代,奎光阁(又称鳌山塔)建于明代,均在文革中被毁。

长兴徐阶墓:明嘉靖时首辅,时政破局之人。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绍兴徐文长故居:明朝人,以才艺闻名,文革时其故居被毁。

台州戚继光祠:明代抗倭将领,祠于文革时被破坏。

杭州历史名人墓:文革时被毁坏的杭州历史名人墓包括于谦(力挽狂澜救明朝于水火)、张煌言(明末抗清将领)、魏源(着海国图志)、武松等。

余姚黄宗羲墓:明末清初名士,其墓于文革时被毁。

杭州西湖十景御碑:乾隆皇帝手书的十块西湖十景御碑中,有8块毁于文革,只存“曲院风荷”、“苏堤春晓”两块真品。

三门县文峰塔:文革时被毁(据1995版台州地区志)。

奉化蒋介石生母墓:文革时被毁。

杭州淞沪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文革期间被毁。

武义古迹:文革时武义遭破坏/占用的古迹有,何氏宗祠、俞氏宗祠、刘基庙、洞主庙。

武义昆曲艺术:武义昆曲曾名噪一时,文革时昆曲被当作四旧破坏,曲谱戏服被烧,剧团被解散。

宁波地区在文革期间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线装古籍有八十吨(据1986年第6期江苏人民出版社《钟山》)。

镇海王书竹藏书:民国初年于县城后大街王家祠堂内设清芬书馆,收藏古籍及各地志书。“文革“期间藏书多被付之一炬,仅遗少量今藏于镇海区“文管会”书库。(《镇海区图馆志稿》)。

宁远“夕可轩”文物:“夕可轩”二间藏满书画,文革期间全部被堆放天井,一火尽毁。(《宁海县藏书楼志稿》)。

3.文革结束前中共在全国范围毁坏文物古迹综述

文革破四旧破坏到底有多广泛?除了各地文物系统和少数军民不顾个人安危保护的少数古迹,除了专唱白脸的某大员安排保护的少数显要古迹,除了早已被中共机关单位强占使用的古建筑(或也有部份毁损),其它的凡是红卫兵和造反派所到之处,多数都遭到不同成度的毁损。

在中共破四旧的氛围中,各地村民从古迹上攫取石、砖、木、土,改墓地为耕地,甚至有的直接盗墓。因此而造成的损毁屡见不鲜。

再加上城建等造成的毁失,文革结束前中国的文物古迹完好留存的已是极少数。

但是,把主要责任记在被蒙蔽了的红卫兵、造反派和村民头上是不公平的,中共才是始作俑者。

全国古城墙

在毛泽东的多次催促和鼓动下,50年代全国兴起了拆城墙运动。最终使全国的古城墙被拆除殆尽。许多古城在拆除前,结构近乎完整,是难得的历史遗迹。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国家历史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仪三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的古城墙看似到处都有,但只有三个半是真货(荆州、平遥、兴城和半个西安),“其余都是假货,是近年来仿建的,最多也就是夹杂着些遗址。”

全国古城民居

全国对古城街区和民居的破坏从中共窃政伊始就一直在进行着,从改革开放起愈演愈烈,2000年后进入高峰期。

至今日,除了少数古城民居(许多是仿建改造项目)作为旅游创收项目得以保存外,多数华夏古城已不复存在了。

全国可移动文物

和前述北京地区一样,可移动文物在全国范围破四旧抄家过程中的毁失也是不可计数的。

上海市从1966年8月23日至9月8日十几天,红卫兵抄家就达84200多户。到9月下旬,天津市红卫兵抄家1.2万户。上海川沙县50多万人,7800多户人家被抄(据1986版川沙县志)。上海奉贤县青村公社315户被抄,毁字画227幅,书刊6千余册(1984版青村志)。重庆市有13160户被抄家(据重庆市公安局史志办公室)。山东威海市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275户被抄家(据1986版威海市志)。人烟稀少的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也有565户被抄。

仅宁波地区在文革期间被打成纸浆的明清版线装古籍就有八十吨(据1986年第6期江苏人民出版社《钟山》)

民间在恐惧中自毁文物造成的损失也是庞大无比。

另外,破四旧时对古迹的破坏往往也伴随着可移动文物的毁失。

全国到底共有多少文物毁失,恐怕完全没有办法统计。

全国宗教建筑

前面只略微提到了被破坏的最知名的一小部份宗教建筑。而数量更多的地区性的宗教建筑被毁的情况要严重多了。全国宗教建筑中,没有受到冲击破坏的少之又少。

中共破坏全国宗教建筑的大致情况是:

(1)文革前没收庙产(包括土地和积蓄),并禁止寺庙收香火钱,禁止化缘。断绝生活来源的僧侣道士被迫弃庙弃观
(2)文革前禁止宗教活动,逼迫僧侣教士还俗,有的地区僧侣教士被殴打囚禁(如虚云和佛源法师经历)
(3)文革前强占寺庙另做它用,驱赶僧人
(4)大跃进时期有的地区强行搬走金属神像和大钟等金属文物以炼铜炼铁
(5)文革破四旧时,神像和文物(如古经卷、壁画、石碑等)被毁坏,建筑也被破坏

宗教设施被破坏时,神像、壁画、经卷、古籍、藏宝等往往一并被毁。

儒家书院和字库塔

文革前广布于全国城乡的儒家书院虽然多数已不用作讲学之所,但建筑文物仍保存完好。儒家书院在文革时被当作四旧而遭受广泛破坏、占用。

古时南方各地多建有字库塔,用来焚烧字纸,以表对仓颉造字的尊敬。这些塔多毁于文革破四旧时,余下的多毁于城建。

长城

各地在文革期间取长城砖自用现象严重。

宗祠和古村

在文革期间,宗祠被普遍破坏。祠堂中的塑像、牌位、族谱、祖训等往往被毁。可叹中华儿女数典忘祖竟成事实。

古村落中的各种精美装饰和历史遗迹也难逃浩劫。如四川郪江古镇中九龙桥龙头和戏台木雕等在文革中的损坏很普遍。

徽州等少数地区由于地处偏远,经受的破坏相对较小,故而保存较好。比如修复后的徽州宏村、西递村和呈坎村,古村遗迹较完整,但仍难掩对祠堂和精美装饰的广泛破坏。

悬棺

长江沿岸峭壁上多有古人放置的悬棺。被中共洗脑后的人把这也视为四旧,文革时多处悬棺被肆意破坏。

园林和亭台楼榭

全国园林和亭台楼榭在文革时多遭到破坏。多数破坏体现在匾额、碑刻、雕饰、塑像、古建筑等文物处,也有不少破坏假山、池景和林木的案例。下面是苏州园林毁损概况。

上世纪50年代末,建筑工程部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理论及历史研究室南京分室与南京工学院建筑学系历史教研室,曾对苏州古典园林进行了普查。当时尚存的完整和残毁园林,包括大小不等的宅旁独立园林和住宅的园林化庭院,共计190余座。文革后幸存的就只有二三十座了。文革后,由于对园林艺术规律和园林文物特质的不了解,一些维修工作反而造成了破坏性的后果。(据杨鸿勋《整修与失真:苏州园林的隐忧》)幸存园林中的匾额、碑刻等也广遭破坏。

牌楼牌坊石碑石像和名人墓祠

全国范围的牌楼牌坊多为彰显廉、公、仁、德、贞、功绩等所建。文革时被当作四旧破坏较普遍,实在难以统计。

古石碑、石像,甚至石狮子也都是破坏对象,未经文革破坏而留存的很少。

陵墓在1958年的平地运动中即已被成片破坏,文革破四旧时则专门针对名人墓祠破坏。但凡能被发现的名人墓祠几乎难逃魔手。

4.中共在文革后的破坏

中共在文革后为了开发旅游业和维护其统治而重建/维修了显要的古迹。(注:许多古迹是民间自发出资维修/重建的)

我们且不谈部份新造仿古建筑恰是林徽因所预言的假古董,也先不谈更多没有甚至无法修复/再造的古迹和文物。滑稽的是,中共一边在用人民的血汗钱修复它自己造成的浩繁破坏,一边以文物保护者的姿态要求人们对它感恩戴德,许多古迹景点还要收门票钱。

与此同时,在经济大潮下,对文物古迹的破坏以另一种方式在延续。

文物保护学者谢辰生先生痛心的说,“中国对文物破坏最严重的时期不是‘文革’,而是90年代以后。今天对文物的破坏比‘文革’严重一万倍,你要我说实话就这么回事”。

如果这种新破坏是个别现象,涉案的开发商和地方政府应负全责。然而,这种新破坏却是极普遍的、长期不断发生的。那么中共在表面上作态而在事实上纵容,才是文革后新破坏的推动力。中共要负主要责任。

同样,红卫兵虽非无辜,但绝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他们的表现完全是中共思想灌输的恶果。与其追讨红卫兵的道歉,不如追究中共如何用冠冕堂皇的借口把“仇恨”灌入国人脑中。这种灌输从未停止,只不过变换了形式。

对于文革后的破坏,仅举几个案例以做“管中窥豹”:

北京胡同:1949年北京的胡同有3050条,经过历年拆迁,到2019年降为不足700条。许多被拆除的四合院状况良好,其构造之精美、质量之坚固,令拆迁工人都啧啧称奇。北京胡同的大面积消失是对古城的最后破坏。除了零星的残存古迹和仿建的假古迹外,北京已经大范围的和历史切断了联系。

北京名人故居:随胡同拆毁的名人故居和知名古建筑数不胜数,如辜鸿铭寓所、李鸿章祠堂、明代严嵩的别墅、曹雪芹故居“蒜市口十七间半”、著名宗教界人士赵紫宸、翻译家赵萝蕤故居、梅兰芳故居(红星胡同11号)、清朝果郡王府、张恨水故居、京剧“后四大须生”奚啸伯故居、“四大名旦”荀慧生故居、尚小云故居、“四小名旦”张君秋故居、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会同四译馆(华严庵)等

南京秦淮河历史街区:据2009年7月陆媒,位于南京秦淮河两岸的“老城南”,早已不见了南唐以来一直保留下来的金陵古城传统格局和数以千计的江南穿堂式古民居,取而代之的是占地面积2.18万平方米新建的熙南里历史文化街区和大片的建筑工地

西安民居和名人故居:1993年西安市公布的“需要保护的传统民居宅院和历史性纪念性建筑名单”里,有32处明清民居,其中27处已被夷为平地,包括督军老宅。2016年6月,陕西记者报导,西安传统民居仅剩45处。

长城:毁坏长城的案例近些年仍不停发生,如2003年山西朔州右玉县将杀虎口长城全部推倒,在原址新建长城关口以发展旅游。这样的行为不但未受任何处罚,却作为政府政绩受到表彰,当事人还获得提拔。

天水民居:文革后的旧城改造使大量古巷民居消失

郑州马固村:被誉为“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2014年为建产业园而整体拆毁

襄阳汉圣庵:建于明代,1985年拆毁前殿,1998年拆毁大雄宝殿,2007年被彻底强拆

晋城半坡古村:有67处明清古宅的半坡古村于2007年被拆毁以开发煤矿

四、后记

破坏文物古迹是共产党有目的的行为。

文革发生前的1964年,被称为“中共一支笔”的胡乔木写下了赞颂西湖风景区毁墓拆碑事件的诗词《沁园春 · 杭州感事》。毛泽东在该词原稿上写下一段批语:

“杭州及别处,行近郊原,处处与鬼为邻,几百年犹难扫尽。今日仅仅挖了几堆朽骨,便以为问题解决,太轻敌了,且与事实不合,故不宜加上那个说明。至于庙,连一个也未动。”

第一批共产主义者席尔凡·马雷夏尔(Sylvain Marechal)更是明确的表述了这种不相容性。他在“平等宣言”中写道:

“我们可以使用一切手段,扫除一切阻碍力量。只要能达到真正的(经济)平等,如有必要,让艺术去死吧。”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称:

“资本主义社会是过去决定现在;共产主义社会是现在决定过去”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0年3月共产主义联盟的内部演讲中谈的更直白:

“(革命胜利后)对于人们向‘其仇恨的个人和公共建筑’施以报复破坏的行为,工人组成的政党绝对不要阻止他们,不仅要容许他们,还必须要给予指导。”

只要对中共自己有利,它会毫不介意再搞一次破四旧式的运动。这并非危言耸听,在中共从2018开始暗中执行的新毁佛像运动、2018年起开始的祠堂变讲堂运动、近10多年持续的拆十字架运动、镇压家庭教会、新疆集中营、造谣迫害法轮功中,中共已经再次露出了利爪。(境外“寒冬”网站对新毁佛像运动有详细报导)

共产党导致的浩繁的文物古迹毁损虽在古今中外登峰造极,然而其本身却仅仅是共产之罪中较轻的一个。共产党在杀人、残害菁英、扯谎、迫害信仰、扭曲历史、变异教育、破坏道德等方面无一不是登峰造极的。

(未完待续)

另,要系统了解共产之祸,请读大纪元网站刊载的《九评共产党》

成文仓促,或有无心之误,望读者谅解。

引用:
[1] A. and W. Galignani and C.,《Galignani’s New Paris Guide for 1868》, 1868
[2] Queen Victoria in Paris, Royal Collection Trust (https://www.rct.uk/collection/themes/exhibitions/queen-victoria-in-paris/royal-albert-memorial-museum-art-gallery/explore-the-exhibition#/)
[3] Визит Королевы Виктории во Францию, август 1855 год, Livejournal (https://ledi-oks.livejournal.com/552048.html)
[4] John Leighton, Paris Under The Commune, or, The Seventy-three Days Under The Second Siege, 1871
[5] W. Pembroke Fetridge, 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Paris Commune in 1871, 1871
[6] Thomas March, The History of The Paris Commune of 1871, 1896
[7] Alexander N. Yakovlev, A Century of Violence in Soviet Russia, 2002
[8] ANTI-RELIGIOUS CAMPAIGNS, Revelations from the Russian Archives, Library of Congress (https://www.loc.gov/exhibits/archives/intn.html)
[9] How churches in the Soviet Union were desecrated and repurposed, Deutsche Welle, 2016 (https://m.dw.com/en/how-churches-in-the-soviet-union-were-desecrated-and-repurposed/g-19565103)
[10] ALEXANDRA GUZEVA, How did the Soviets use captured churches?, Russia Beyond, Jan 2019 (https://www.google.ca/amp/s/www.rbth.com/history/329913-orthodox-churches-soviet-union/amp)

转载自明慧网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0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