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狼: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

真相网2019.9.25】中共为了研发脑控科技,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现在,实验已经做了50多年了,从最初的姜堪政的思维传递实验,到文革中利用脑控设备进行政治审查,再到八、九十年代的以研究气功,特异功能和人体科学为幌子的实验,直至1996年中国加入人类脑计划至今,中共的脑控研究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是由于中共强有力的保密工作,再加上中共不断的蓄意掩盖和歪曲,使得中共的实验黑幕到现在为止还不为绝大多数人所知晓,中共的实验到现在还在继续进行着。

中共的反人性、反人类实验导致中国出现了大量的脑控受害者,每个受害者都有自己“独特”的受害经历,正所谓: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中共的脑控实验是建立在牺牲受害者的身体健康甚至生命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藐视一切法律法规和伦理道德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将受害者视为小白鼠甚至马路大的基础之上的!中共的脑控武器的功能多种多样,其中有一种就是利用微波将声音直接传入受害者的大脑,从而使受害者在大脑中“听到”,准确的说应该是“感知”到声音!

通过微波使大脑感知到声音的发现最早可以追溯到二战期间。二战时,有军官发现,当他站在雷达系统发射的电磁波的照射范围时,他的脑中会出现奇怪的声音。若干年后,科学家研究发现,当电磁波的能量大于0.35毫瓦/平方厘米时,能够在动物和人的大脑中产生声音。根据脉冲频率的不同,电磁波在头脑中产生的声音也各不相同。经过调制之后,这种脉冲电磁波可以在人脑中合成一个词,甚至是一句话。也就是说,可以使用电磁波直接向人脑发送语言。美国神经学家艾伦·H·弗雷(Allen H. Frey)第一个发表相关研究,所以有人将微波听觉效应称为“弗雷效应”。那么,中共的脑控武器在传音入脑方面达到了什么程度?下面列举几个国内的受害案例来说明中共脑控武器的先进程度以及受害者的悲惨境遇!
据重庆受害者吴廷楷的博客《我20多年蒙受磨难的悲惨遭遇》的文章披露:施害者从1981年开始对他是不吭声的监视,靠暴力设备对他肉体实施折磨摧残;到1988年又开始不吭声的操纵他的思想和行为。1989年,施害者才开始有“语言输入”,让受害者不是“听到”,而是使他在大脑思维中枢里“想到”(亦即感受到这种传入的语言,好像是他本人想的一样)。施恶者并操纵他“默述”(多数时候嘴唇要动)或大声喊。这明显是一个受害者感受到“脑内语音”的案例。

吴廷楷的“脑内语音”经历在受害者林恒波脑内也有所体现。2011年6月26日CCTV10《科技之光》栏目也播出了一期题为《他被“脑控”了吗?》的节目,节目中介绍说,三年前的一个下午,林恒波第一次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对自己说话,自此之后,他的脑海中就经常出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林恒波说,他跟朋友和家人谈话的时候,就有人发表意见,或者说他说的话不对。节目当中,清华大学教授高小榕将其归结为“病理性的幻听幻视”,清华大学玉泉医院精神卫生科的刘破资主任医师同样用精神病学知识解释刘恒波的“症状”,用了“幻觉”,“物理影响妄想”,“读心症”以及“精神分裂”4个精神病术语。节目最终将林恒波的脑内语音现象归结为吸食毒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禁毒教研室的李文君主任也煞有介事的作了一番解释。这些所谓专家的言论在中共的脑控科技面前,将变得一文不值!林恒波的受害经历表明,中共也在拿吸食毒品的人做实验,然后再利用毒品的致幻效应加以掩盖。如果这些专家、教授是有意的帮助中共掩盖脑控实验真相,那他们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砖家”、“叫兽”了。

与林恒波情况类似的还有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奎香乡奎阳村的五位淳朴善良的村民。 2011年9月25日贵州卫视《亮剑》栏目播出了题为《谁控制了他们的大脑?》的节目,来自奎阳村的两位脑控受害者潘高武和宋怀昆被请到了节目现场,两人在节目中都讲述了自己深受脑内声音困扰的离奇经历,并且宋怀昆还提到了他们村除了他们两人以外还有3人跟他们俩有相同的经历,另外三人中有一人出现相同情况后半年左右就死了。一个地处偏僻的云南边际的村庄竟然有五人都有“脑内语音”的情况,这不是用节目中方舟子所讲的“物理影响妄想”能够解释得了的,他们也的确不是精神病患者,而是脑控受害者。节目中请到的清华大学教授高小榕和科普方面专家方舟子的言论,在将来脑控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两位教授自己或许会感到很尴尬,人们也肯定会觉得他们的言论很可笑。

另外,南国都市报也刊登过一篇题为《母亲咬伤幼儿下体 称“有个声音在叫我”》的文章(注:南国都市报/2013-08-26/ 第006版面/社会),文中幼儿的母亲也是中共人为制造的有“脑内语音”体验的受害者,现将文中与脑控有关的内容摘录如下:

怪事:
脑海中一个声音在驱使
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情,亚美至今也无法清晰地进行描述。眼前这个与常人无异的女人,很难让人将她与那日疯狂的行径联系起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亚美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我当时听到了某个声音。”她说,21日下午,她听到屋里小成的阵阵哭声,进去一看,躺在木床上的小成肚子有些鼓鼓的。“我当时有些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就听见了那个声音。”
据亚美说,她听到有人在她的脑中讲道:“用手拍他的肚子,帮他顺气。”于是仿佛不受控制般,她开始不断地拍打儿子的肚子,但这只是让小成哭得更厉害。
“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亚美说,对方告诉她,必须将小成的下体咬掉,不然她的儿子会被气给憋死。于是,亚美抱着“一定要救我儿子”的念头,咬了下去。
村民听到孩子的啼哭声后,到亚美家里查看,发现小成下体全是血。亚美看到村民跑了出去。村民赶紧通知符乃东,并和他一起将小成送往昌江人民医院。后来,警方在一片甘蔗地里找到了亚美。

另外,上海的一位脑控受害者刘华茗(已自杀)也和上述受害者有着同样的遭遇,她的受害情况如下:
我是07年12月受害的,当时16岁。由于07.7~07.10我在疯狂减肥,所以精神状态并不是特别好,被害人者钻了空子。开始受害状况还不是很明显,就是持续不断的听见有人在脑中和我对话的声音。开始他们还骗我说是什么明星,还叫我看楼下的车辆,说都是他们的。我当时觉得非常惊讶,感觉学校有人在议论我,马路上很多人在谈论我,同学们都在陷害我。现在想起来真是十分可笑。

中共想通过将有脑内语音体验的脑控受害者全都带上精神病的帽子,贴上精神病的标签,然后剥夺其话语权,最终边缘化处理,但事实就是事实,真相只能有一个。中共的脑控技术确实能够做到利用微波将声音传入受害者的大脑,使得受害者“感知”到大脑内的声音,而美国的两个专利和一种被称为“美杜莎”的武器可以从侧面证实这一点。

第一个专利的名称为Hearing system,专利号为4877027,专利摘要如下:
Sound is induced in the head of a person by radiating the head with microwaves in the range of 100 megahertz to 10,000 megahertz that are modulated with a particular waveform. The waveform consists of frequency modulated bursts. Each burst is made up of ten to twenty uniformly spaced pulses grouped tightly together. The burst width is between 500 nanoseconds and 100 microseconds. The pulse width is in the range of 10 nanoseconds to 1 microsecond. The bursts are frequency modulated by the audio input to create the sensation of hearing in the person whose head is irradiated.
第二个专利的名称为Hearing device,专利号为4858612,专利摘要如下:
A method and apparatus for simulation of hearing in mammals by introduction of a plurality of microwaves into the region of the auditory cortex is shown and described. A microphone is used to transform sound signals into electrical signals which are in turn analyzed and processed to provide controls for generating a plurality of microwave signals at different frequencies. The multifrequency microwaves are then applied to the brain in the region of the auditory cortex. By this method sounds are perceived by the mammal which are representative of the original sound received by the microphone.

美国不止有相关的专利,并且还在研制自己的微波武器。西安晚报2008年曾报道过一篇题为《美开发微波武器》的文章(注:西安晚报/2008-07-13/ 第07版面/世界新闻 /作者:康娟),文中称:美国正在加紧开发一种被称为“美杜莎”(MEDUSA)的武器。它所利用的也是“微波声效”原理,通过向目标发射微波脉冲迅速加热其脑神经,在大脑内制造出能够为听觉系统感知的冲击波,这样持续的微波脉冲就会转化为一种颅内声音。这种声音只有微波辐射范围内的人能“听”到,而别人却毫无察觉,因此会让目标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文中也提到,领导研究工作的列夫·萨多夫尼科博士表示,由于声音是通过微波与大脑的相互作用产生的,而不是通过耳膜进入,因此一般的隔音装置根本无法阻挡它。“噪音不仅无法根除,而且你对它束手无策。”萨多夫尼科已经在因外耳伤残而产生听力障碍的人身上试验了这种武器,结果表明他们确实能“听”到声音。

中共真可谓:生命不息 害人不止!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多行不义必自毙,这些都是亘不变的真理。中共还真以为自己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够混淆视听,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瞒天过海,一手遮天!无规矩不成方圆,中共却喜欢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将纽伦堡法典,国际人权公约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统统抛之脑后,一心一意的做着反人类,反人性,反人权,反道德,反社会的法西斯实验,中共明显是在一步一步地往绝路上走而不自知。无论中共如何丑化、妖魔化脑控受害者,受害者还是受害者;无论中共如何美化那些做法西斯实验的专家和教授,那些专家和教授还是违法犯罪分子,道理就这么简单!想靠丑化、妖魔化受害者而将自己的法西斯实验合法化,或者将自己的脑控罪行一笔勾销,那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那是开国际玩笑;那是滑天下之大稽!为了获取实验数据和成果,中共是无所不用其极,等到其实验/脑控黑幕被完全揭开的时候,肯定会动摇中共的执政根基,甚至于使中共的政权彻底被颠覆!

几十年的实验导致了太多的悲剧甚至惨剧,多少人的哀嚎、哭泣也阻挡不了中共那伸向无辜受害者的魔爪。中共什么时候才能不跟土匪一模一样,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中共的反人性行为几时了?!即使有实验结束的那一天,崇尚和擅长谎言、暴力和(煽动)仇恨的中共也不可能放下它那杀人的屠刀!即使这样,照样有一群顺民、愚民、贱民一心一意地、心甘情愿地跟着中共走,这也许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悲哀!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ccp-anti-human-experiment.html
本文标题:雪狼: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yxnpelrn

本文更新于:2019年9月30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网 友 留 言

4条评论 in “雪狼:中共的反人类实验何时休?!”
  1. 雪狼 says:

    谢谢,给您添麻烦了,以后尽量确保稿件准确无误后再投递,以免给您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 雪狼 says:

    您好,我觉得将文章开头的一句话:“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现在,已经50多年了”改为“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现在,实验已经做了50多年了”比较好!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19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