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 梦醒时分】墙内听众杜先生:我羞于告诉别人我是个党员

真相网2021.6.26】(来源:美国之音)【中共百年,梦醒时分】编者按:15位曾经或仍在中共治下生活的人,15段回望他们与父辈来路的口述史。以个人命运颠覆宏大叙事,用平民视角解构百年党史。美国之音邀您共享口述者的“梦醒时分”,看一个个人生瞬间,如何翻转他们对共产党的认知。

讲述人: 杜先生|中共党员、打工者

杜先生,85后,中国某一线城市打工者。应受访者要求,这里只保留他的姓氏。

杜先生告诉美国之音,他来自农村,从小对书本上写的、老师教的,广纸纸上的内容深信不疑,加入了少先队、共青团,二十出头就被吸收为中共党员。后来他才意识到,中国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接受着官方精心过滤,精心编辑的信息,世世代代生活在谎言之中而浑然不觉。

他的转变源自无意中通过电波收听到境外广播。杜先生说,尽管干扰强烈,但这断断续续的广播为他打开了一扇窗,让他了解到“井底之蛙”的真实含义。几年前他学会了翻墙,眼界更加开阔。

他觉得他自己似乎比周围其他人更有种悲天悯人的天性。每每有惨烈的公众事件发生,他都能感受到一种切肤之痛。 近年来,他更越发深刻地认识到,中共一党专政是中国社会所有社会矛盾问题的根本上的根源。他说,所有的社会热点问题,只要究根问底,抽丝剥茧都是这个原因。他为“一个靠底层人民起家的政党,现在处处压制底层人民”的现状痛心疾首。

杜先生越来越觉得自己和当初加入的那个党渐行渐远,想过宣布退党,又怕遭到报复;想过远走他乡,无奈能力有限。他说,人一旦清醒,就明白了生活在谎言之中有多么的痛苦。他也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家人,唤醒他们。可是百般的努力换来的却是家人的不解甚至疏离。

墙内听众杜先生:我羞于告诉别人我是个党员

在我们公司好多同事都说,你是党员,在家乡混个支书,混个村干部多好。有些人还特别羡慕。说实话,我羞于向别人表明我这个党员的身份。像我这样的观点,如果我把它发表到网上,等待我的是什么,我自己都知道。

我在农村出生长大,中专毕业后在老家当了一名乡村医生。我们村上的那些党员主要都是上了年纪的,年轻党员是没有的,青黄不接。我做乡村医生口碑比较好,村上的支部委员找到我,要我写入党申请书。当时认识也不是很清晰,觉得入党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写了申请书交上去,然后就加入党了。

那时候咱不说什么为了共产主义了,最起码是为了我们这些眼睛能看到的贫苦大众。他们能够幸福的、有尊严的,享受自己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最基本的权利。当时心里是这样想的。

大概在10多前,我在家里摆弄一个收音机。在调到短波的时候,我听到美国之音的广播。从那时候我就听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是特别警惕,什么境外反华势力啊、敌对势力啊、什么帝国主义啊。后来每次国内发生一些公共事件,我都会看一下国内这些宣传机构,他们的口径,再看一下美国之音啊,还有境外的一些媒体,自己再判断一下,时间长了,认识越来越清晰了。

我可能天生内心正义感比较强。大陆这边不管发生一个什么公共事件,我都比别人显示出更多的关心,对那些弱者显示出更多的同情,觉得这个不幸已经发生到自己身上了。比如说,之前的邓玉娇案、贵州安顺那个枪击案,有一年毕节那边有几个孩子被冻死在垃圾桶里,还有四川泸州的赵鑫案,他在学校里面被学生打死了,学校非说是自杀,最后给那个儿童的家长赔了好多钱。如果是自杀的话,何必会赔那么多钱呢?官方所有的举动都是很矛盾的。

官方发出的通告,任何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一看就知道哪边是真哪边是假。不断有这种公共事件发生,我就不断地去了解。每一次政府的观点跟民间的观点都是完全对立的。每一次政府处理的手法就是一次又一次地透支自己那一点可怜的公信力。

韩寒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他说过,环保局的官员能够面对漂了一层死鱼的河水说水质正常;天津滨海化学品仓库爆炸以后,空气里还有一股刺鼻的气味,过了好几天我们总理才去现场,然后他们说那个空气质量正常;某个广场死了那么多大学生,竟然有发言人说没有死一个人……我很认同他的这些观点,可是当我跟周围认识的人分享这些时,大多数的人要么就是麻木不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要么就是不相信,说我讲的话是境外的小道消息,不足为信。

我到城市打工已经八年多了。前几年村里的支部专门建了一个微信群,把所有这些不在户籍地的党员都拉到这个群里面。从现在这个最高领导人上台以后,什么手抄党章啊、“两学一做”啊( “两学” 指的是学习党章党规,学最高领导人系列讲话;“一做”就是做合格党员),我就对此嗤之以鼻。我就坚决不抄。

当时我在我们党员群里面发了一个消息。我说都什么年代了,还把这些党员当小学生。如果有这些精力,多去为人民群众,多去为我们国家底层的群众去做一些眼睛能看的见,手能摸得着的实事,你自然在群众当中你就有了正当性、有了合法性。你就很光辉了,你就很“伟大光荣正确”了。结果支部上派人把那些本子还有党章送到家里,让家里帮我抄。

后来又推广出一个“学习强国”APP,还进行考核。你如果下载安装了,注册了,他们那边能查到。你没有注册,他们也能查到。我记得那时我没有注册的时候,群里面还点了我的名、催我。我下载了以后看到那上面天天就是《新闻联播》里的内容,根本就看不下去,所以我果断地把它删了。

我给那些经常看《新闻联播》、《人民日报》,并且赞同官方观点的人起了一个名字,我认为他们是“《新闻联播》综合症患者”,或者用许章润教授的话说,那就是“岁月静好婊”——“此生不悔入华夏,来生还做中国人”。这样的人确实不少。 比如说疫情,那几个吹哨人被训诫。你封住了人的嘴,病毒你封不住啊。病毒迅速蔓延,让那么多的人成了受害者。然后官方搞得一些丧事喜办啊,各种社交APP,什么抖音啊,快手啊这种视频平台说,哪儿哪儿医疗队从武汉回来了,警车给医护人员开道了,那种煽情的音乐一配,看的那些人哗啦哗啦眼泪一掉,我党还是伟光正,继续还是岁月静好,还是医护人员为我们负重前行,还是我们有钟南山、有火神山、有雷神山,还是我们最牛。最后还是一个结论:此生不悔入华夏。他们搞宣传的这些人,是很有迷惑性的。我看到那些“岁月静好婊”,我是特别的无助,你知道吗?我是特别的无助,感到特别的悲哀。

前段时间,人家都抵制阿迪、耐克嘛,我去耐克买了一件T恤,花了人民币300多块钱,对我来说是有点奢侈。我平常买个T恤100块钱左右就行了,从市场买个鞋子就两三百,甚至有些更节约的就几十块钱。我30来岁,农村出身,吃点苦什么的都无所谓,但是疫情当中,各国政府都给民众发现金补贴,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我有时候跟同事聊天,聊起这个的时候,就有点不满。他们就认为,发你点钱你就满意了吗。你这个党员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就跟他们讲,我是党员没有错,但我更是一个人。像胡耀邦、赵紫阳啊,他们也是党员。党员就不应该实事求是了吗?

最近因为打疫苗的事我和家里闹得很僵。我不愿意叫他们去做人家的小白鼠。就因为这个,我跟我弟弟、弟媳争执得很凶,严重对立。他们两个也都是党员,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我就感觉特别悲哀。我是为他们好,还不被理解,真的心里特别的难受。

我们公司好多同事都说,你是党员,在家乡混个支书,混个村干部多好。有些人还特别羡慕。说实话,我羞于向别人表明我这个党员的身份。像我这样的观点,如果我把它发表到网上,等待我的是什么,我自己都知道。

真相网原创首发,开放版权,传播真相,自由转载!
本文链接:https://dafahao.com/ccp-100years-awakening-i-ashamed-a-ccp-member.html
本文标题:【中共百年 梦醒时分】墙内听众杜先生:我羞于告诉别人我是个党员 - 真相网
本文 TinyURL 短网址: https://tinyurl.com/yg4ty6pb
本文 is.gd 短网址: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请留言


3 + 0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发送】
Copyright © 2007 - 2021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原创首发均可免费自由转载. 转载资料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管理员及时处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