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反迫害 扫除邪恶(中)

真相网2013.12.24】轉載自明慧网(接十四年反迫害 扫除邪恶 (上)

二零零九年

二零零九年,正与邪的较量再次向正义一方明显倾斜。

是年十一月,西班牙国家法庭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等五名中共邪党高官,要求被告须在四到六周内回应。

是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de Lamadrid作出历史性裁决:就江泽民、罗干因迫害法轮功而犯下的反人类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联邦警察局国际刑警部逮捕该两名中共邪党官员。

是年,广东省劳教局局长兼党委书记施红辉在美国被控告,前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在台湾被控告。

二零零九年,国内大批民众公开站出来反迫害,以下为部份事例:

▼二零零九年,中国大陆十一名律师及一百二十七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联名上书抗议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法院插手法轮功学员案件。

▼ 二零零九年二月,发生在辽宁抚顺的一起正义民众为法轮功学员讨公道的联名信事件震动了周永康、罗干等中共头目。当时,家在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的法 轮功学员徐大为,在监狱里被中共折磨八年后出狱,被家人送往医院十三天后即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当地纯朴的村民们出于义愤,先是自发组织了两卡车人赶 去东陵监狱讨公道,在监狱不给任何答复的情况下,五个村的三百七十六人在揭露监狱迫害的申诉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起联名信事件发生后,周永康、罗干等 中共高层受到极大震动,责令当地公安和司法机关兴师动众到村里恐吓、盘查,查联名申诉的发起人,给徐大为的弟弟戴手铐,四处追查徐大为妻子的下落,并为此 骚扰威胁徐大为岳母一家,搞得鸡犬不宁,但正义村民们并不后悔。

申诉人共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申诉人共三百七十六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二零零九年六月,大连庄河市光明山法轮功学员郑德才被当地公安绑架,次年三月,村里八十余户乡亲签写了联名信,要求当局立即将郑德才释放。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四川郫县新民场镇谷法轮功学员谷怀兵的六十多名亲友联合起来,写了公开信营救被迫害的谷怀兵。

▼ 二零零九年八月,五十六人联名在海外发表了《黑龙江学员家属集体控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控告书》,同时把控告书呈交给了联合国相关人权组织、法轮功受迫害真 相联合调查团(CIPFG)、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中国人大、司法部、公安部、最高法院、黑龙江省委等相关机构,呼唤正义力量声援法轮功。

▼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十一月期间,辽宁沈阳沈河区法轮功学员黄晓杰、马国启、郭鸿雁、王玉春、冯达夫等被非法抓捕,并面临非法庭审。王玉春家属请了正义律师准 备辩护,王玉春所在单位的领导和百名职工得知王玉春被非法抓捕的消息后,联名上书,强烈要求沈河区公安分局无条件放人,并自愿捐助5000元钱,寄给沈阳 市看守所。在正义力量的支持下,王玉春后来被允许“取保候审”,沈河区法院被迫通知辩护律师说案件已撤诉。这表明中共对法庭的控制力已大不如前,“真善 忍”的正气日渐高涨。

二零一零年

二零一零年,反迫害的正气进一步上升,中共邪恶力量进一步衰落。

二零一零年,受中共操纵、阻挠神韵到港演出的香港政府,被法轮功学员起诉,最后被法院裁定违法。

二零一零年,国内反迫害的形势进一步好转,以下为几个事例: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云南昆明中级法院刑事审判第一庭对东川区三位法轮功学员张美兰、彭素芬和刘容非法庭审,在庭审过程中,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正气震撼了整个法庭,公诉人、法官都无言以对,最后全部获准“取保候审”,和家人一起回家。

▼ 二零一零年四月,天津法轮功学员黄礼乔因在非法劳教期间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 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中共恶党一直严禁法院受理法轮功学员的起诉案件,此次起诉虽只是民事起诉,但法院被迫受理,这毕 竟是一大突破,也表明了中共邪气的衰落。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黑龙江省富锦市上街基乡忠胜村法轮功学员袁玉龙与儿子袁守江、儿媳龚金芬三人 被中共警察非法劫持,包括村干部在内的全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村民们,联名力保三人都是高尚的好人,要求当局立即放人。村民们都敢于仗义执言,不但在联名 信上签名画押,还都在上面郑重按上了手印。

二零一一年

二零一一年,国内起诉、控告大量出现,而且都取得不同程度的成效,同时,广大明真相的民众纷纷站出来声援法轮功,签名、按手印营救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不断出现。以下为部份事例:

▼法轮功学员控告,法院立案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兰州市法轮功学员金怡均女士被非法劳教一年。金怡均先委托家人向甘肃省劳教委员会提出复议,却遭维持非法原判的回复。金怡均及家人遂向兰州市城关法院递交行政起诉状,要求依法撤销非法劳教决定,法院决定对金怡均的起诉状立案审理。

▼法轮功学员控告,恶警受处分

二 零一一年九月,从河北省冀东监狱传出消息,遭受冤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刘永旺坚持控告不法警察,揭露狱警郑亚军虐待自己和其他在押人员的违法行为,冀东监狱 检察部门通知刘永旺,监狱决定对狱警郑亚军进行处分。刘永旺的代理律师就此给冀东监狱驻检打电话,对方给予了同样答复。据悉,恶警郑亚军已经被调离原岗 位。虽然对郑亚军的处罚还远远不够,但邪恶之徒毕竟受到了控告的震慑。

▼苏丹遭北京女子劳教所虐待,家属控告立案

北京顺义区法轮功学员苏丹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劳教并转到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在至少遭受两次野蛮殴打致使住院十天治疗的情况下,苏丹在劳教所四大队又遭受了酷刑折磨。经过家属的不断努力,法院答复说对迫害苏丹的恶警的控告已经立案,并拟开庭。

▼任菊玲丈夫控告不法警察绑架,法院立案

二 零一一年十二月九日,莱阳市法轮功学员任菊玲在荣成市一商场门口无故被当地派出所便衣恶警绑架、抄家,任菊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最终因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 拒收。任菊玲的丈夫任宝学非常气愤,拿出仅有的一点积蓄,从北京聘请了正义律师,将荣成市六一零恶人邢建萍及几名作恶者告上法庭,几天后法院成功立案。

▼湖南刘仿平被劫入洗脑班,单位领导斥责“六一零”

二 零一一年十月十日,湖南湘潭县石潭镇“六一零”和派出所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刘仿平的工作单位,告知单位要把人带走,被单位领导严厉训斥:她是我们这里表现 最好的职员,我们这里是一个钉子一个眼,不准你们带走。恶人只得走了。二天后,恶人拿着政法委的条子,给单位施加压力,强行把刘仿平带走,并说十五天后放 回。单位领导遗憾的对家属说:十五天回来后,继续工作,工资照发。

▼哈尔滨676名民众签名呼吁当局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哈尔滨阿城区法轮功学员赵玉安、张宝盛、王金玉;程宝英被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被害人家属为营救亲人四处奔波,他们走上街头,向当地老百姓发出征签呼吁,得到当地老百姓的正义支持,签名者六百七十六人。

▼山东省数百村民签名吁释刘玉晶

二 零一一年五月六日,山东省济南市法轮功学员刘玉晶遭济南市中区法院非法庭审。刘玉晶的丈夫田凤玉,于五月二十五日正式向济南市市中区法院立案庭提交了“行 政起诉状”,状告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警察对刘玉晶进行绑架、抄家、构陷等违法犯罪行为,但检察院以“内部文件”为借口拒绝受理。数百村民签名力保刘玉 晶是好人。

数百村民签名力保刘玉晶是好人

▼全体村民签名吁释刘志臣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吉林市丰满区旺起镇丰满屯全体村民得知丰满区法院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志臣,于是联名写信给“吉林市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要求释放好人刘志臣。

▼辽宁朝阳地区村民集体签名营救善良民工张国祥

二 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九日,从辽宁朝阳地区到大连金州新区打工的法轮功信仰者张国祥,被不明身份的人从打工处带到派出所。由于张国祥为人厚道、真诚,朝阳老家 的村民知道他遭警察带走后,纷纷签名要求释放他,张国祥居住地朝陽老家村里,也帮助开证明,证实张国祥家里确实很困难,表示其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和支柱, 希望派出所能放人并将搜走的六千元钱返还。

▼辽宁抚顺市百姓上书营救郑洪英

二零一一年九月六日,六十八岁的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南口前镇耿家堡村民郑洪英在向人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警察带走,随后被非法开庭。郑洪英所在村的村民们联名上书呼吁:“好人不应该关在监狱里,我们老百姓呼唤正义良知,让我们的老乡郑洪英回家。”

▼秦月明被迫害致死,家人联名控告,大批民众支持

黑 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法轮功学员秦月明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六日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秦月明的十位家人,包括妻子、父母、子女和叔叔,依法向佳木斯合江 检察院提出控告,控告佳木斯监狱集训队大队长于义枫、副教导员申庆新、中队长徐亮、警察杜岩、指导员刘淼森等涉嫌渎职罪、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故意杀人罪等 犯罪行为。控告人对秦月明的死亡原因提出严正质疑,请求佳木斯合江检察院立案侦查,对所有违法犯罪人员和犯罪部门依法惩处。该控告书附件多份提交给数十个 相关部门。

秦月明的家人在递交控告书后,几乎每个工作日都到合江检察院询问何时立案,但佳木斯合江检察院接到控告书后,始终未对投诉人的控告给予审查立案。

四 月十九日,秦月明家人向佳木斯监狱递交《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所有接触的警察都非常仔细的看《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对申请书里的每一句话都字斟句酌、 小心翼翼的看,但都以各种理由进行推脱,都不敢接《刑事国家赔偿申请书》。直到秦月明的家人经过多方与监狱长叶枫电话沟通,狱政科的人才在万般无奈的情况 下,接收了该法律文书,但未出具加盖佳木斯监狱专用印章并注明收讫日期的书面凭证。

四月二十日,秦月明的家人又向佳木斯市人民检察院递交投 诉市合江地区检察院不作为、涉嫌官官相护的投诉反映信,佳木斯市检察院控申科隋长青在与合江检察院私下协商好了对策后,对家属的态度非常蛮横无理,当家属 问及姓名并指出要控告他时,他的态度才有所收敛。最后他同意收下投诉反映信上交给领导,但拒绝出具书面的签收证明。

秦月明的家人在多次去佳木斯市检察院等相关部门要求立案未果后,又多次前往佳木斯市信访办、人大、政法委等部门申诉。秦月明的家人还将控告和投诉状提交黑龙江省一级的国家机关(检察院、人大等),直至中央一级(包括国务院、人大等部门)。

秦月明的家人在与这些政府部门工作人员的接触过程中,很多工作人员在听了秦月明一家的遭遇后都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同情,都认为在监狱里出现这样人命关天的事情,狱方目前的处理确实是违法的,很多人都建议家属去找上级主管部门申诉。

经家属艰难的层层上访,黑龙江省高级法院于九月五日终于立案,并告知家属会很快开庭。秦月明的家人决心一定要控告到底,为秦月明讨回公道。

秦月明冤案引起了广大民众的义愤,黑龙江伊春市有一万五千民众为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站出来支持当地替父鸣冤的秦荣倩,在她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

黑龙江伊春市有超过一万五千民众在秦荣倩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
黑龙江伊春市有超过一万五千民众在秦荣倩的《喊冤昭雪书》上签名并按上大红手印

后话(二零一三年):鲜花、掌声、鞭炮迎母女

被黑龙江佳木斯监狱摧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秦月明的妻子王秀青和女儿秦海龙,被非法劳教于哈尔滨前进劳教所一年半。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三日,非法劳教期满。去接她们的除了秦月明的大女儿秦荣倩外,还去了许许多多的法轮功学员和世人。一位支持法轮功学员的世人这样描述:

“快 到前进劳教所的路上,就看见好多的人三三俩俩的朝着劳教所走,我找了一个合适的地方把车停好,看见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都站在路边等候着秦月明的家人平安 的回来。八点多的时候看见倩倩手里捧着两束鲜花走进劳教所的院里,这一鲜明的反差对比,让我觉得打心里多了一份敬佩,也多了一份担心和牵挂。

“就 在这时相继来了三辆车,一辆是派出所的警车,加上之前的一共是五辆车,看得出他们的目的也是想把秦月明的家人接走继续绑架。九点半的时候,秦月明的家人出 现在大院的楼前,警察要强行将她们带走。这时一个法轮功学员手拿鲜花走进劳教所,大家也都跟着一起走进去了,大家把她们三个的胳膊挽住,一起走出劳教所的 大门。等着大家出来的那一刻,全体都热烈鼓掌,还有给他们照相的,也该让历史为这一刻做一个见证。

“这时有人点燃了一挂鞭炮,此时我被这一 幕感动了,泪水不停地打转,是感动、是激动、此刻语言变得苍白。就在这时警车和其它的车辆也从大院里开出来了。我看到以后,直接开过去挡在警车前边,等秦 月明的家人安全的离开后我才跟在后边。这时那辆警车一直跟在我的后边,我没有一点点的害怕和紧张,走出一段距离后警车也就不跟着了。”

▼《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引发的数千人签名救助

原天津第三勘探设计院工程师周向阳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被再次绑架到天津港北监狱,被监狱警察施用地锚、电击等酷刑折磨。

周 向阳妻子李珊珊的公开信《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七年等待 九年冤狱》写得催人泪下,海外五家以上媒体转载报道。公开信在周向阳的家乡也有很大反响,李珊 珊作为一名女子,那份纯善坚贞,那种中华女性的传统美德,感动了许多乡亲,引发昌黎县近十个乡镇两千三百人的联名支持。

一个中年男子说:“向阳媳妇写的真好,我干完活回家就看,都快背下来了,我们全家都签了名救向阳!”

本村一位五十多岁左右的男士说:我看完了《一对年轻人的苦难经历》我落泪了,我长这么大岁数都没掉过眼泪,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共产党真不对,连杀人犯都得等到处决的时候,对待好人还用这么大的刑罚。很多民众受感动,全家都签了名。

中 共当局惧怕民意,唐山国保竟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从新天地超市摊位上将李姗姗强行带走,据说已经批了两年劳教。很多唐山民众看到李珊珊亲友写给唐山政 府部门的申诉信《别再参与陷害我们唐山的女儿》后,也表示愿意象秦皇岛联名救助李珊珊的丈夫周向阳那样,联名救助李珊珊。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 看了李珊珊的故事也很受感动,大多参与了联名。共有五百二十八名民众联名救助,要求释放李姗姗。

后话(二零一三年):“珊珊,出来!”

二 零一三年十一月八日,唐山女儿李珊珊非法劳教期满的日子。四个唐山市过来的国保警察本想自己带走珊珊,可是面对来接珊珊的一百多亲友和法轮功学员,他们脸 上无不露出惊恐的神态。按照中共的邪恶规定,凡是在监狱、劳教所中坚定法轮功信仰、不向中共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当地政府还要将他们劫持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这一百多亲友和法轮功学员,一大早就伫立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门口,准备迎接珊珊归来。

这种情形放在迫害法轮功的最初那几年根本就不可能, 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毫无任何根据,几乎到了见法轮功学员就抓的疯狂地步。就是放到今天,这种情形也让那些被中共灌输得失去了自我的人仍然难以相信:他们这 不是聚会吗?不是在向政府示威吗?劳教所的警察还想使用邪恶的伎俩进行恐吓,他们搬出录像器材来进行摄录。可是心胸坦荡的法轮功学员和珊珊的亲友,他们没 有胆怯,没有退却,迎着邪恶走了过去。

上午八时五十五分,珊珊迈出铁门前,仍有数名警察围着她企图拖延时刻,这时门外响彻了百余人的同声呼 唤:“珊珊,出来!珊珊,出来!”一位亲友手捧一束美丽的荷花,捧至珊珊面前,顷刻,珊珊滚烫的泪水奔涌洒落。在众人簇拥下,珊珊和家人乘车而去。而傻呆 呆站在原地的警察却瞬间蔫了,泄气、颓丧、无语,赶紧转身离去。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