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亿人退出中共组织是民众觉醒的新里程碑

一亿人退出中共组织是民众觉醒的新里程碑【真相网综合报道】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中国民众超过了一亿人。这是中国民众觉醒、摆脱中共精神桎梏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八月七日下午四时,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总部办公室所在地——纽约法拉盛缅街上,锣鼓喧天,百余位退党中心的工作人员手举写有“庆祝一亿人退出中共”的灯笼、气球和横幅,身穿黄色服装的腰鼓队成员载歌载舞,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围观。有的民众一边赞叹:“啊,退党(‘三退’:退出中共邪党、团、队)人数已经一亿!”一边用手机拍下这珍贵的历史镜头。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海外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第一次彻底剖析了中共的暴力谎言、反自然、反人性的邪恶本质。《九评》在全世界和中国大陆迅速传播,大量的《九评》小册子和光碟悄然进入了中共机关部委、军队、公检法、文教体卫、工厂、农村等各个领域,让更多人深思中共的本性和自己的前途。

回顾历史 前车之鉴

捷克斯洛伐克有人口1500万,在共产党解体前有6.6万人退党!
匈牙利有人口1000万、党员78万,在解体前有12万人退党!
前东德有人口 1670万、党员240万,在垮台前有20万人退党!
苏联解体之前的一个月,也就是1991年7月,戈尔巴乔夫在苏共中央全会上做报告,称苏联有420万人公开退党。

中国目前的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进程

中共掌握了全部国家资源,妄图以暴力阻止社会转型,但却无法阻止这场波澜壮阔的退党大潮!甚至不敢公开回应退党和九评,这正是毒蛇被打到了致命的七寸。今天的退党大潮非常了不起!它开启了中国和平转型之路,必将和平地瓦解共产恶党!“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一个崭新的中国就要诞生了!

2004年12月 4日,退党人数突破 1百人
2004年12月12日,退党人数突破 1千人
2005年4月,退党人数超过100万
2005年5月,退党人数超过 200 万
2005年7月,退党人数超过 300 万
2005年10月,退党人数超过 500 万
2006年4月,退党人数超过 1000 万
2007年3月,退党人数超过 2000 万
2007年12月,退党人数超过 3000 万
2008年7月,退党人数超过 4000 万
2009年2月,退党人数超过 5000 万
2009年9月,退党人数超过 6000 万
2010年3月,退党人数超过 7000 万
2010年9月,退党人数超过 8000 万
2011年2月,退党人数超过 9000 万
2011年8月,退党人数超过 1 亿

美参议院提案:支持中国退党大潮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共同提出232号提案,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表示支持中国民众的退党大潮。

追查国际:中共正面临全人类的大审判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主席汪致远说:“十二年前的七月二十日,是人类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天,中共对法轮功实施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开始了对人类良知的毁灭。回顾过去,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中共走向了最后解体。”

他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对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严正告诫: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坦白交代个人罪行和协助调查其他人的罪行,争取立功赎罪的机会,这是唯一的出路。”

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一亿人三退说明历史和人民在选择抛弃邪党

八月七日,洛杉矶退党服务中心义工也举办了庆祝集会。负责人李海伦在集会上表示:“曾几何时,多少人在观望,多少人在怀疑,多少人在担心,邪恶中共也在千方百计地通过恐吓、威胁、利诱、甚至直接使用暴力攻击退党义工和服务点,用网络封锁阻断退党通道……”

她说,但是“六年多时间过去了,三退大潮从涓涓溪流终于形成今日的突破一亿的洪流。”

不久前才从大陆来到洛杉矶的一位张姓法轮功学员说:“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得更幸福,但是在当今的大陆,无论有钱没钱的都很痛苦,因为共产党摧毁了中国人的道德,给人灌输贪婪、互相撕咬、斗争文化,……我们热爱自己的国家,希望那片土地的人们生活得更好。”

著名政论家伍凡在得知三退人数达到一亿后立刻发表声明祝贺,他在声明中表示:“感谢为‘三退’付出辛勤汗水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退党义工们、法轮功学员和千千万万名默默无闻地为解体中共而努力的中国民众!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将为全中国民众乃至全天下人所敬仰、所尊重!”

“三退”被誉为中国民众的精神觉醒运动,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解体中共、和平完成中国社会转型的最佳方式。许多民众纷纷认识到:“天灭中共,退党自救”。

“民众在等着退”

“民众在等着退”,“以前要说很多很长时间才退一个,现在1~2分钟退一个,每天能退50多人”,“有的民众退出以后哭着说谢谢!”某县公安局的一个副政委表示,“我早就想退掉它,这个党非常邪。”一位退党义工说。

“如果多的话,一天都可以退一两百个,有时候太热或者下雨也能退几十个。现在很多大陆的人,就算在这里不退,在其它点也能退的。”香港旺角退党点阿媚介绍说。香港共有十多个退党点,每个点每天都能退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年退近10万人。

“共产党实在太坏了,三退能保平安,我要退出共产党。真是这样,中国的法律就是个摆设,只要有权有钱就可以打赢官司。我就有打输官司的经历,你没有权,钱送得不够,你的官司再有理,也是一个字‘输’。”一位贵州民众告诉退党义工。

“一次打到深圳武警大队,他对中共大骂起来,说共产党不好,我们都清楚,腐败现象多如牛毛,部队里更是严重,当官的连我们的军饷都贪污掉了,根本不管你死活。”提到退党,那位武警痛快地同意了,“退!我们一个宿舍20几个人,有的是党员,有的是团员,都给我们退了。”加拿大卡尔加里退党义工说。

最近,7月28日,湖北黄冈市烟草行业被买断工龄的维权职工,发表联合声明公开集体退出共产党,指出中共正在走向众叛亲离,并号召全国烟草买断职工公开声明退出共产党。

三退大潮 势不可挡

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推出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剖析了中共的假、恶、斗的流氓本质,揭露了中共给中华民族和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指出中共是目前中国社会一切苦难和罪恶的根源。2004年12月3日起,大纪元开始接受三退声明,从此引发波澜壮阔的“三退”大潮,迅猛传遍中原大地。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加入声援三退、唾弃中共的行列。

“无论是企业的职员,还是公检法的领导,无论是老师、医生,还是军人、警察,上面骂,下面也骂,私下骂,公开也骂,底层受压迫者骂,既得利益者也骂。得民心者得天下,现在中共已经到了人人都唾弃的程度,它还能有明天吗﹖”

卡尔加里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张旭峰介绍,退党大潮历经7载,如今很多人已经感受到这股惊天动地的力量,“现在打电话劝三退非常容易,说不了几句就退。有的是你还没说两句,他替你数说中共的恶行,相当主动。”

这场精神觉醒大潮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与支持,2004年12月31日,全球60多个团体共同组成“告别中共大联盟”。2005年1月12日,《大纪元郑重声明》呼吁所有参加过中共组织的人赶快退出。2月22日,“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成立,开始在世界各地设立“退党服务点”。仅2005年一年,海外举行退党游行集会、《九评》研讨会等活动近千次,活动遍及全球五大洲、30多个国家、100多个大城市,近4千团体次参与。

《九评》开始通过网络等各种方式迅速传播,悄然进入中共机关部委、军队、公检法等各个领域;街头上出现大量的退党标语,甚至在人民币钞票上也印有“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字句。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介绍,不到半年,2005年4月21日,公开声明“三退”的人数即突破了100万,2006年4月25日突破了1000万,2011年8月7日突破了一亿人,并且每天以6万左右的人数递增。

一亿人三退 历史性突破

8月7日上午10时“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以下简称﹕三退)的人数突破一亿,几天来,北美、澳洲、欧洲等地华人纷纷举行集会。在纽约法拉盛,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祝贺一亿中国民众在中共暴政肆虐的中原大地上获得了新生,并呼吁更多的中国民众退出中共、解体中共、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纪元。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易蓉表示,“退党大潮”已经遍及全国中基层各个领域,包括军队和警察,正在向省部级和中央高层发展。她希望中共领导人认清:中共解体是历史的必然;呼吁所有的中国人抓紧时机,为自己的未来作出正确的抉择。

高官们也告别中共

一位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杨女士介绍了一省委副书记的退党故事。开始这位书记接到杨女士电话时,只是静静的听,听完后没有说任何话,就挂了电话。过几天,杨女士又打电话去,他说:“我可不是一般的党员,我是书记,还能退吗?”当听到:“你要珍惜自己,不要跟着共产党被灭掉了,你退不退,共产党都要灭亡,它对自己的党员都很残忍,何况对老百姓。”结果他毫不犹疑的退了。

义工陈女士对一位市长谈了关于三退大潮和三退的重要意义及真相后,市长担心:“我退了以后,我的官位会不会受到影响?”陈女士说:“不会的,现在高官退的特别多,仍然在自己岗位上工作,但从思想上与中共邪党划清界限,做好官、做好人,退党保一生平安。那市长考虑了一下,就三退了。

一位中共高级军官听完关于三退大潮和三退的重要意义后表示:“你讲的很对,我比你了解的还多,我夫妻二个都退。陈女士说,你在历史关键时刻支持正义,真是难能可贵的,你是善良的,是个好干部,祝你高升。这位高级军官说:我往那升啊,谢谢你,我已经是xxxx了。”

从积极入党到愤而退党

“我19岁就入党了……在这样黑暗的组织里,每交一分钱党费,都觉得是耻辱……退党后,感觉一身轻……”8月7日,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声援1亿中国人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集会上,来自沈阳的赵先生讲述了他从满怀希望积极入党到失望至极愤而退党的心路历程。

今年7月赵先生抵达加拿大,10天后在卡尔加里中国城的退党服务中心退出了共产党,他说,自己周围的人都在背后骂中共,它已摇摇欲坠,“共产中国不适合老百姓的生存,不适合正统的人生存,不适合遵纪守法的人生存﹔蛀虫得势,歪门邪道的人得势,社会渣滓得势。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不可能好。就像一个楼房,根基不稳,早晚都得倒,只是苟延残喘的长短问题。”

原中共高官海外退党

原中共沈阳市宣传部联络部部长张凯臣,在2009年12月来到美国纽约,2010年1月1 日公开声明退出中共。他说,“中共是一个专制独裁政权,它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只要共产党存在,人民就没有任何权利,只能处于被奴役的状态。”他还说,“当我声明退党之时,我感觉到了我的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得到了彻底的解放,那是一种思想上的升华和一种重生的感觉。”

张凯臣强调:“中共是中华民族进步和国家发展的巨大障碍,它的一党专政是万恶之源。中共不解体,中国人的智慧就永远得不到发挥。中共祸国殃民,罪行累累,我们应该唾弃它。”

从“真枪真刀与共党干”到退党

海外退党义工老金表示,他的两个朋友,一位原是北京警备区司令部一名警卫员,后调到老金的工厂,经常谈到厂领导的腐败,一位在美国大使馆外执勤,不知揩来使馆排队办理签证的人员油水,而被嘲笑为“傻大个”,当看过《九评》后,非常爽快地退党,由于高兴,还振臂高呼:打到共产党!打到共产党!

还有一位电工说:“我父亲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我们一家受尽屈辱和欺凌,要说对共产党,那真是刻骨仇恨!你们要是真枪真刀的与共产党干,我绝不含糊,第一个参加。”他不相信退党:“你们这种民间草根式的退党运动,就能推翻共产党?”

看了《九评》后,他有所触动:“虽然我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你们这样做的意义,但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这次痛快的答应,并代他妻子也退了。

大陆诗人:退空它就完了

贵州自由学者、诗人莫建刚表示,把这个党全部退光以后,那中共就完蛋了:“把这个党全部退光以后,中国就有希望。我觉得退党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壮举,是全中国所有民众的希望,必须退党,把这党退空,退的空空如也,那么这个党就完蛋了。”

他表示,退党是很多人民的心声,把党退了以后,他们能得到拯救,你可以得到一个很新的出路,所有社会伦理道德重新走向一个光明。在中共高压下,现在民众有一个恐惧心理,很多民众不敢说这个党是邪恶的,怕遭到打击报复,这种恐惧与退党大潮没有关系。你可以匿名退党,所以他们一旦勇敢的站出来后,走出恐惧的心理后,他就退党了。

自由作家:告别血腥的共产党

贵州自由作家陈西先生说:“共产党统治中国的这62年,血腥的红色暴政文化对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道德人伦犯下滔天的罪行,民众退出共产党就是退出邪恶、退出野蛮,实际就是退出那些以世界普世价值为敌的反人类的准则。从中共执政起,就开始挑动人类之间的大屠杀、阶级之间的大屠杀,这对人类来说是非常邪恶的。”

陈西呼吁:“我希望更多的民众三退,退出实际就是对那些血腥文化的否认,我们一定要告别血腥的共产党,希望更多的人退出血腥的共产党。”

民主党创始人:退党对中共釜底抽薪

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秦永敏先生表示,三退运动意味着对中共是釜底抽薪。在中国大陆,他本人所知道的公开退出中共的人士就有不少。

秦永敏介绍,他从十几岁起就被打成“反革命”。“至于说共产党做了多少坏事,众所周知。至今中共还在做着很恶劣的事情,拿它的法律开涮。包括全国各地的暴力强拆、征地诸如此类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人人都知道。没有约束的权力就会为所欲为。”

他表示,中国的将来要由人民来选择,在自由的环境下,中国人民不受权力和金钱控制的条件下,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一天会到来的!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