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记者网文抨击薄熙来重庆模式“假大空” (附原文)

真相网综合报道】近日一篇署名新华社记者周方的文章““重庆形式”——劫富、共贫、假大空”在网络热传(原文附本文后),国内媒体已经在大量删除和封堵此文。这位记者抨击重庆模式“劫富、共贫、假大空”,薄熙来所谓2011年的重庆经济数据都是虚假的,凭空捏造的。

美国之音13日报道,被多家海外和中国国内的网站、论坛转发的这篇文章抨击重庆模式“劫富、共贫、假大空”。文章的署名作者是新华社记者周方。周方在文中不仅质疑薄熙来在“两会”上提供的重庆市各项经济数据,还猛烈抨击薄的“唱红打黑”模式。

周方表示,薄熙来提供的2011年的经济数据比2007年翻了一番,其目的是为了显示“重庆模式”的优越性。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数字都是虚假的,凭空捏造的。周方还说,薄熙来“唱红打黑”是为了制造虚假的“共富”,以达到稳定社会、欺骗当地百姓、舆论和中央的目的。

周方抨击重庆模式的文章的确并非新华社的正式发文,是发布在他的个人博客上的,不过这篇文章目前已经被删除。

美国之音记者查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旗下的中国记者网。该网站2007年7月的注销公告显示,新华通讯社的周方已于2007年7月23日“调离采编岗位”。

王立军事件标志“重庆模式”破产

分析认为,王立军事件标志着以“唱红打黑”为标签的“重庆模式”的破产。过去两年,“重庆模式”的出台,中共一些媒体曾给予极高地位的解读,以及该模式与广东模式的“价值取向对决”,成了海内外评论中国的最重要的话题之一。最近一段时间,没有什么人愿意戴上“重庆模式”发明家的桂冠。就连薄熙来自己也改口称“重庆摸索”。

法国赛尔奇•蓬多瓦兹大学副教授则表示,重庆模式说到底与现行中国模式没有区别,只是其一个亚种。事实上,在现体制不进行大的改革的前提下,重庆式的做法最符合这个体制的本性和习惯。说到底,重庆模式依然是一个权力导向而不是公民权利导向的模式。因此,谁能保证那些引来的新资将来不会在某天也被冠上“黑资”遭没收?谁又能保证民众得到的好处不会一夕被再次剥夺?——且不说六十年前的剥夺,就是今日,中国大地上那众多悲惨的访民中,多少人不是一夜间被权贵从一个已进入中产甚至是富有阶层的人士抛向一贫如洗的境地?

媒体为谁服务?“看门狗”或“弱势群体”

曾前后在新华社工作了35年的老新闻工作者杨继绳对美国之音说,新华社这样的官媒就是代表党的利益,而“作为职业记者职业写的报导那都是代表喉舌的。”

香港城市大学新闻与传播学教授何舟认为,中国一直存在着两个话语空间:一个是以官媒为代表的官方空间,另外一个是以网络为主要载体的私人空间。何舟说,对于在中国境内工作的记者来说,这样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

今年二月,新华社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文章称,媒体应该是国家(党)利益的“看门狗”。何舟教授不赞同这样的观点。他说,西方普遍认同的新闻原则是,媒体是为弱势群体服务的。这是美国早年的报业巨头普利策临终前的话。依照他的遗愿设立的普利策奖也被公认为代表着新闻行业的最高荣誉。

在何舟看来,当今中国媒体商业化严重,记者群体中不乏“打一天工挣一天钱,老板叫我怎么说就怎么说的人”。但是他说,中国也有相当一部份有见地、有思想的记者认为,新闻行业有其专业的操守。

何舟说:“专业主义基本上是根据国际上对新闻的定义来讲的,要客观、公正、全面。你要问中国的新闻工作者,他基本上还是认同这种专业主义的思想的。这就是中国的记者为什么总在打一些擦边球,总想做一些扩大他在体制内的话语空间的事情。 ”何舟认为,互联网时代不仅让媒体记者有机会发表更多异见观点,也加强了普通民众的话语空间和对权威的质疑。

文章在网络上引起共鸣

周方的文章目前在微博和不少论坛上流传,作者的观点引起不少人共鸣,甚至有人称其为:“传媒犀利哥”。

北京民众“柏林墙下面”对此共鸣表示,薄暂时折腾一下官员,来收买百姓。方舟子用打假的旗号来迎合厌恶虚假的网民。其实这俩人搞的都是毛文革那套,即:树立矛盾对立面,挑动情绪,但回避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等他们打压了对手,完全控制了局面,那就是血雨腥风的独裁专制。

南京法学教授顾肃也赞同:“不厚精通戈培尔的宣传术,造假有方。经历过大跃进和文革的人都知道这种骗术,还能骗多久?”

烟台律师张志卫则希望,最好在“两会”结束前就打掉祸国殃民的“重庆模式”。
==============================

新华社记者:“重庆形式”——劫富、共贫、假大空

  新华社记者 周方

  |

  据报道,薄熙来在“两会”上提供了重庆2011年和2007年各项经济数据来比拟:

  2007年的GDP是4670亿,2011年翻一番,超越万亿,年均增幅15.7%(之前曾见当地媒体有16%和全国第一的提法),2011年是2007年的2.1倍。

  农民人均纯收入,2007年3500元,2011年是6480元,也近乎翻番,城镇居民人均收入2007年1.2万,2011年是2万。

  2007年理论到位外资11亿美圆,2011年106亿美圆,增长9.6倍。走进来这一块,2007年是0.5亿,去年是50亿元,增长98倍。

  薄的目的是显现“重庆形式”的优越性。所以本人想讨论一下“重庆形式”的真实性问题。真相不辨不明,装疯卖傻也罢,回绝或打压批判也罢,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薄提供的2011年数字都是虚假的,凭空捏造的。随意问问当地担任这种统计工作的人,他们都会通知你各级政府是如何层层被恳求报假数字的。将薄的数字直接拦腰一刀也不会比理论数字低。

  这几年重庆的经济终究是正增长还是负增长,看看当地人如何搞消费就行了。“唱红”占领了重庆人民日常生活和消费的主要局部,不工作可以,不唱红就拿不到工资。“打黑”打掉了当地最具活力的民营经济,用从“黑社会”民营经济那里敲诈讹诈来的资金给效率公开的当地国有企业输血,其经济效益不可思议。“唱红打黑”也罢,“打黑唱红”也好,靠二者促进经济增长纯属“乌有之乡”。也只要“乌有之乡”的人才会置信并跟着唱颂歌。任何人本人去重庆访问,不用发问,当地人都会主意向你抱怨这几年的重庆版“灾难行军”是怎样过来的。

  再看看薄最自得的这组数字:农民人均纯收入,2007年3500元,2011年是6480元,也近乎翻番,城镇居民人均收入2007年1.2万,2011年是2万。

  大家留意到,薄在此只给出“农民人均纯收入”和“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一个是“纯收入”,一个是“收入”。此外,他还没有提供大家更关心的两者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而且他给出的也不是真实的数据。这些真实数据不是薄没有,而是他不想给,也不敢给。由于他不能给,假设他敢给出真数字来,“重庆形式”立即就会真相大白。

  薄在此偷梁换柱地搞了个反复计算。先讲讲这种反复计算的背景和前提。

  众所周知,薄经过“打黑”把勇于不服从的当地人压制了,经过“唱红”把当地弱势群体“仇官”、“仇富”心理调动了起来,进一步支持他在剥夺民营经济的同时,把公务人员也搞得“官不聊生”。他又经过打压、剥夺民营经济和公务人员来讨好弱势群体,制造虚假的“共富”,以到达其稳定社会、诈骗当地百姓、言论和中央的目的。

  以“打黑”为名剥夺民营经济的过程大家都曾经看到了,无需本人在此赘述。

  看到单单剥夺民营经济来“共富”是不够的、不可持续的,由于民营经济的活力一旦被打压,恢复起来困难无比。但靠财政供养的公务人员却是个源源不时的供水池。于是,薄设计了一个强迫公务人员“扶贫”、“结穷亲”的机制。恳求每个公务员根据本人的职务来“扶贫”,而且主城区与下属区县的“扶贫”力度有很大不同。主城区处级干部只需扶一户乡村贫穷人口,以上层层追加为市级(省部级)指导干部每人扶四户。但是,这项规则到了下属区县时,直接拔高到区县级(厅级)指导每人结四户“穷亲”,指标逐级下调。

  薄的这种“指导干部扶贫制度”可谓一大创造,它恳求按照各级指导和普通干部每月给每户“穷亲”1000元现金,与此同时,还要想方设法协助“穷亲”发家致富,并且要热情接待“穷亲们”前来家中“省亲”,以致长住不走。

  经过“打黑”、“唱红”和“结穷亲”,薄真正到达了“官不聊生”的目的。本人见到的重庆官员个个被折腾的痛不欲生,不只没有胆量对抗,也没有时间和精神来揣摩这些事。单单是接待那些不时上门“省亲”的“穷亲们”,这些干部曾经苦不堪言了。于是,这些干部被迫使出浑身解数来帮扶“穷亲”,盼望他们早日发家致富。果真到了那一天,这些干部们本人成了穷人,只怕“富农”们没兴味接待他们了。

  薄的这种制度设计可谓一石多鸟。显现了本人关心弱势群体,注重民生,打压了反对者。

  压制了反对的声音。他经过打击、剥夺民营企业家和官员,应用人们的“仇富”和“仇官”来收买民意,博得了弱势群体暂时的支持,企图迷惑不明真相的人,为本人在政治上加分。

  但是,但凡有明智的人都可以随便看穿“重庆形式”的虚伪性。这种输血式“扶贫”只会养懒人,不会协助贫穷农民发家致富。可以稳定一时,却无法稳定一世。到头来,重庆的官与民只会等来“共贫”,绝对不可能有共富。

  最后谈谈那个“反复计算”问题。薄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当中包括了薄协助他们当中的贫穷人口从“官商”那里“夺”来的数字,而“城镇居民收入中”(留意没有了“纯”),却没有减去“官商”们被“夺”的数字。且不说一切数字的真伪,单单这么一加一减,重庆版的“共富”泡沫就这么产生了。

  至于那个外资理论到位的数字根本不值一提。“唱红打黑”打得外资哪里敢来。因此除了血汗工厂和污染企业,他也引不来什么像样的外企。我不晓得这个数字当中能否有巴斯夫。假设有的话那就滑天下之大稽了。去年当地政府双方面搞了个重庆巴斯夫开工典礼,巴斯夫不敢参与,由于环保部根本没批准。长江中下游是中国工业的命根,上游上放个超级化学炸弹,出了问题比当年松花江的要严重百倍。除非将环保部划拨给重庆“直辖”。

  建议重庆还是痛快直接另立中央吧,那样大家就不用啰嗦了。那时“重庆形式”的红旗就可以插遍全国,全国人民只剩山呼“万岁”的份儿了。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