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民族主义的使命》(中)

真相网2012年5月27日】两千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和十月一日应侨学各界的盛情邀请,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先生先后在美国的芝加哥和亚特兰大两地,发表了题为“民族主义的使命”的专题演讲。这是继“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系列演讲”后,辛灏年先生的最新演讲系列“祖国在危险中”的第一讲。

开篇:

一提起民族主义,许多人就会很自然地想到爱国。几十年来,中国大陆所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反美,反苏,反日,反独的民族主义浪潮, 此起彼伏,那群情激昂,愤世嫉俗的场面,至今历历在目,记忆尤新。近年来,这股民族主义的浪潮也席卷到了海外,两千零八年由北京奥运火炬在世界各地所引燃起的民族主义之火,让国际社会见识了中国人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

爱国,爱族,无可厚非。谁不爱自己的民族,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富强繁荣。然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 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有时它可以是思想的凝合剂,有时它又能变成了精神的海洛因。而正是由于民族主义的这些特点,才使得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它,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地。那么,为什么说“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呢,它又有哪些特点呢?请继续收看两千一一年九月十七日和十月一日辛灏年先生在美国芝加哥和亚特兰大两地发表的《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的第一讲《民族主义的使命》的第二部分。

【透视中国】辛灏年:民族主义的使命(中)

《民族主义的使命》(中)

辛灏年先生在演讲中说,一百年前我们祖国的危机,不仅为伟大的辛亥革命所解决,并由此创建了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大中华民国;然而由于革命名义下的专制复辟得逞,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们的祖国才又一次陷入巨大的危险之中。中共的专制、腐败和黑暗,只能使晚清“望洋兴叹”,而当下中国的危险和中华民族的危机比之晚清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近年来,国内一些有良知、有胆识的知识份子,已经一再地喊出“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连海外的亲共大报都发表社论,忧心忡忡地称“全国性的‘叛乱’随时可以发生”;今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公子,和一些原中共领导人的子女,以及一批中共上层知识份子,在北京召开研讨会,已经公开说出“中共的执政地位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美国世界日报即于九月一日发表题为“北京8.27会议所传递的资讯”的社论,表达了对这一观点的认同。

辛灏年先生说,其实,真正的危险却是我们祖国的危险。因为,中共六十余年的专制极权统治,为中国境内各族人民所造成的仇恨和灾难,痛苦与不幸,已经逼使人民正在铤而走险,甚至已经引起民族矛盾的不断爆发。中国人民要实现民主变革的决心和意志,犹如“今日黄花”的北非国家一样,似乎就在眼前。所以,长期以来,中共为了恐吓人民“不要奢望民主,不敢想像革命”,就用“民主与革命”,一定会造成“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的悖论,来欺骗、吓唬,镇压中国各族人民,绝不容许人民稍怀变革反抗之心。这也才是中共不惜花费大量的人民血汗来镇压国民以求“维稳”的来由。

由于中共自上而下不仅畏惧民主变革,将其当作自己的“死期”,更为了永久维护他们的权力和利益,而拼命地反对民主变革;且由于我们的人民,既想推翻中共,实现民主,又担心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所以,我们才有责任,甚至还要有智慧,来告诉我们的人民:中国一定要推翻专制、走向民主,但是,“天下不会大乱,国家不容分裂”,而且要有信心,中国一定会走向民主统一;同时由于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对民主变革充满恐惧,所以,我们才要告诉他们,只有顺应民主的世界潮流,考虑民族和国家的利益与前途,你们面对的才不会是“死期”,而是“重生”。

正因为如此,三年间,辛灏年先生努力学习和钻研民族主义的理论,投笔写作“祖国在危险中”一书,试图从对民族主义的研究中,将当代中国境内各族人民追求民族解放的民族主义使命,和中国必将来临的伟大民主变革联系起来,找出一条既能够完成民主变革、又能够防止“天下大乱和国家分裂”的正确道路。他说,虽然他只是万家之言中的一家之言,但是,和许多志在中国民主统一的朋友一样,为了中华民族的前途,为了在中国实现民主统一,为了埋葬还在践踏我们祖国的“共产专制制度”,他给出了自己的想法和理想,以“请国人选择”。为此,辛灏年先生在第一讲中,论述了以下四个大问题:

第一、什么是民族主义?

辛灏年先生说,多年艰苦和独立的研究告诉他,要了解什么是民族主义,就必须了解“主义”的由来,“民族”的来由,民族与个人的关系,民族的心理及其核心价值,这样,才能了解民族主义的概念、界限、要害和有无;才能理解民族主义与世界主义、星球主义乃至宇宙主义之间的根本关系。

第二、为什么说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辛先生说道,要想明白这个问题,首先就要明白民族主义是以民族感情为基础的。他生动地解释了感情是人类的一种心理状态,是人类生活、思想和行为的一个普遍基础,然后他才指出民族感情就是构成民族主义的基本心理状态,并且旁征博引地予以证明。

其次,还要明白民族主义与民族的两种感情状态的关系,一种就是正常的民族感情状态,它会产生理智的民族主义;一种就是极端的民族感情状态,它会造成非理智的民族主义。

接下来,辛灏年先生论述了民族主义与民族之两种相反属性的关系,论证了同一民族属性中的良性分裂和恶性分裂的种种来由。他对中国历史、欧洲历史和中东历史所下的功夫,还有他对西方近百年来错误民族主义理论的辨析和批评,使他对这一纯粹的理论问题,解释的生动、准确、贴切,而又逻辑性极强。

(待续)

结语: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利用民族主义,作为其维护政权的工具和救命的王牌。每当他发生统治危机时,他就会高举民族主义的大旗,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制造民族矛盾,以此转移焦点,化解危机。 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民族主义有好坏之分,有真假之别,有进步与倒退之异,那么,我们就要努力提高辨别它的能力。今天,在中国大陆即将发生重大变革的关键时刻,让我们保持清醒的头脑,警惕中共重施故伎。 既不被中共坏的,假的,倒退的民族主义所迷惑,所欺骗,所利用;也不把民族主义大旗拱手相让,使其成为中共的专利。而是要发扬好的,正确的,进步的民族主义精神,团结全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完成我们民族主义的使命。那么什么是中国各族人民共同的民族主义使命呢? 请继续关注辛灏年《祖国在危险中》系列演讲的第一讲《民族主义的使命》的第三部分。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