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真相网2017.3.31】原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案,3月29号一审开庭,武长顺被控六宗罪,涉案金额超5亿,创下近年来中共官场纪录。虽然评论认为5亿这一数额可能还远低于实际,但单就表面数字,已经相当于原政治局常委、政法系统掌门人周永康被公布的4倍之多,很不寻常。

有着〝津门武爷〞之称的武长顺,3月29号在河南郑州中级法院过堂受审,被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六项罪名,涉案金额超过5.38亿元,创下十八大以来落马官员的最高记录。头发花白的武长顺当庭认罪。

此前,省部级落马老虎的涉案金额最高记录,来自原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达2.46亿,他由此成为终身监禁〝第一人〞。

与白恩培全是受贿金额不同,武长顺的涉案金额由多项构成。

评论认为,武长顺实际涉案金额可能要远高于官方公布,但至少从中可看出当局有意对他从重处理。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员李善鉴:〝武长顺(原来)是周永康掌握的政法系统里边的一个干将,但是他在天津,涉及到这么大金额的贪腐,原来在天津的领导人是不是要有连带的责任?我觉得现在做这个事情很可能要给现在还在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一些压力,是不是要动他,当然这个还有待观察。〞

去年1月,河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张立勇作工作报告时表示,计划去年年内审理武长顺案。今年3月张立勇对媒体表示,拖延是因为案情复杂。

评论认为,武长顺案之所以敏感,包括天津这一地点因素。

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的4.25事件,正是发生在武长顺及其上司宋平顺掌控天津公安系统期间。

旅美时事评论员郑浩昌:〝我们知道习江斗的核心是法轮功问题,而迫害法轮功最初搞事的是哪里呢?就是天津。4.25事件是天津警方挑起的,当时武长顺是天津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另一个近年的大案,709案维权律师关在哪里呢?也是天津。天津这个地方靠近北京,有很多北京不方便做的坏事,可能会叫天津来做,这个是天津政法系统和周永康勾连这么深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天津政法界浸淫44年的武长顺,在天津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就长达11年,多次涉险却屹立不倒。例如2007年,上司宋平顺案发自杀后,武长顺曾遭调查。后被周永康保下,化险为夷,青云直上,成为天津政法〝一哥〞。

郑浩昌:〝天津市政法委的窝案水很深,武长顺之前的顶头上司宋平顺自杀身亡,是文革后到现在,自杀官员中最高级别的。能逼死正部级的政法委老大宋平顺,能是一般的势力吗?〞

据报导,武长顺曾被习近平点名〝无法无天〞。

2014年7月20号,即将到点退休的武长顺,未能全身而退,仓皇落马,接受调查。

同年10月,财新网发表了起底长文,说在亲民面目背后,武长顺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商业帝国遍及他职务辖下各个环节与角落。

2015年2月,武长顺被〝双开〞。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一个天津市公安局长就能腐败到这种程度,而且也是很多年了。当他出事的时候,谁保他的?周永康保他的!周永康为什么能保他呢?是因为这是江(泽民)的政治路线。〞

与周永康一样,武长顺也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政策的积极执行者,名列《追查国际》的追查名单。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武长顺任职天津公安系统期间,至少5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李善鉴:〝这么些年来(迫害)的责任人,像武长顺这样的,尽管不是直接以他迫害法轮功的名义,都是以贪腐其它的罪名在陆续处理。另外从中国传统信仰的角度来讲,这些人是不是也是因为做的坏事太多了?遭了恶报了?〞

异常巧合的是,武长顺的落马,与江泽民正式发起迫害法轮功的日期一致,都是7月20号,只是前后相差15年。

--------

王忆,男,天津法轮功学员。2002年1月24日,他到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天津公安局南开分局关押;1月31日凌晨死亡。

李文霞,女,2000年,在天津公安局辖下的塘沽拘留所被关押。释放时,李文霞气若游丝,身体像一具骷髅。2006年12月,她含冤离世。

程科,女,天津法轮功学员,华北建材公司离休老干部。2004年10月,她在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看守所被灌食致死。

他们是天津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的3位。目前正在受审的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武长顺对他们的死亡负有主要责任。根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武长顺在天津公安系统任职期间至少有5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从1998年起,武长顺历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政协副主席。从70年代至2014年,他在天津公安系统混迹40余年;2014年7月20日,落马被调查;2015年2月13日,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2017年3月29日,在河南郑州开庭审理。

武长顺积极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

武长顺是原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的心腹,受其提拔成为天津市公安局长、武警天津总队第一政委。宋平顺2007年6月3日“自杀身亡”后,武长顺曾遭有关部门调查。据陆媒报导,武长顺被时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周永康以保障北京奥运会安全为由庇护,才免于查处。宋平顺和武长顺曾积极跟随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

据明慧网报导,武长顺任职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期间,积极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的迫害政策,残酷迫害天津法轮功学员。天津市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遭洗脑迫害、被劳教和判刑。

2006年,武长顺亲自召开处级以上会议,部署对天津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全市18个县市都参与了突击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2006年12月,武长顺在与出租车司机(信息员)的对话会上称,2007年要增加出租车司机信息员3,000人,将法轮功列为主要收集信息的目标,对提供有效信息者奖金最高达2万。武长顺并给全市出租车司机下发《信息工作手册》。

王忆:关押8天离奇死亡 天津公安夺走证据

2002年1月24日,天安门广场。王忆用砖头在地上写到:“法轮大法好”,被值勤武警抓捕,遣送回津。27日,王忆的女儿到天津公安局南开分局探望父亲,见父亲精神状况尚好。然而几天后的31日,家属接到派出所通知,说王忆于1月31日凌晨“死于心脏病”。

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天津法轮功学员王忆(明慧网)

2月1日,家属要求探望死者,警察提出必须答应两个条件:家属分两批见死者;见到死者不许哭。

家属来到太平间,见死者穿着崭新的秋衣秋裤(不是死者的衣服),从秋衣衣领处发现颈部有伤痕,掀开秋衣,发现左肋骨边缘有两块青色拇指大小的圆形伤痕。

震惊之下,家属找来剪刀,剪开衣服,发现腋下及前胸上部至喉结处呈青紫色,整个背部呈青紫色,腰部至尾骨多处伤痕也呈青紫色,同时发现四肢多处大面积伤痕。

见状,家属用相机拍下来。监视的警察忙上前抢夺,并威胁说:“不交出相机就甭想出这个门,谁拿着相机就把谁带走!”无奈,家属交出相机,警察接过相机迅速将底片曝光,并把曝光的底片拿走。

2月2日,派出所通知家属7日内要把尸体强行火化。3月份,在100多名警察的监控下,王忆遗体被火化。

李文霞:那个身心快乐的她不见了 体重降到40斤

李文霞,天津市塘沽区胡家园街南窑村人,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原患胆息肉,腿瘸;修炼法轮功后,疾病痊愈,腿不瘸,行动自如。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身心健康的快乐。

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迫害前的李文霞(明慧网)

2000年,李文霞被关押到塘沽拘留所。9个月后获释。2003年,知情人探访了李文霞。虽已时隔3年,但李文霞的样子仍然令他们震惊。

李文霞的体重从原来的170斤下降到只有40斤,只是皮包骨的架子,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她那时能慢慢说话,谈到了在塘沽看守所的遭遇。

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李文霞被迫害3年后的照片,2003年底拍摄。(明慧网)

在看守所,警察经常打她的头,有一次,警察一脚踢在她的胃上。从此她不能正常进食,吃东西就吐。每一天,李文霞被迫睡在别人洗漱用的、不到两平方米的水泥地上,地上经常有2寸深的积水 ,根本不能睡觉。她把一双鞋放到水里,这样坐着不至于直接坐到水里。警察发现后,打她的头,把她的鞋给扔了。李文霞就只能坐在水里睡觉。

被释后,李文霞只能坐在轮椅上。每月有天津公安人员到她的家里骚扰,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2006年,李文霞在巨大身心压力下离世。

程科:72岁高龄被灌食致死

震惊中外的“4·25”事件(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前夕的4月23日,程科去天津教育学院反映自己身心因修炼法轮功受益的事实,遭警察殴打。

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天津法轮功学员程科(明慧网)

程科被打后,一位香港记者打来电话向程科了解情况。之后因为这件事,程科被刑拘,罪名是“泄露国家机密罪”。

每当有人让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时,她都告诉对方:“我一身的病,20多种顽疾的折磨使我生不如死, 每年都要给国家花去大量的医药费,修炼法轮功后,一分钱没花,就治好了我全身的病。 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也不反对政府,我们只是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

程科曾先后3次被非法关押:第一次是在2000年1月,被非法关押在天津河西区公安分局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是在2001年,判非法劳教;第三次是2004年10月,被关押在天津市河西区公安分局看守所期间,被强行灌食到第5次的时候,咽气人寰。

事发那天,以警察张黎红(女)为首的几名警察把程科带走灌食。大约2个多小时,他们把程科抬进来,张黎红恶狠狠地说:“把她放在地上,谁也不许管她。”之后扬长而去。 程科多次用微弱的声音说:“我渴,我渴,要水。”慑于警察威淫,无人敢送水给她。第二天上午,来了五六个警察,见程科躺在地上不动了,就叫人把她抬到大板床上。

上午约10点左右,值班警察隔窗听到程科说:“倒气了。” 中午12点钟,程科用微弱的力气呼出最后一口气,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离世时,她双眼圆睁,似乎有许多心里话要告诉大家。

参与迫害法轮功 天津官员厄运连连

逝者已矣,生者长思。2014年7月20日,手上沾满迫害法轮功鲜血的武长顺落马。时间点和江泽民1999年7月20日正式发起迫害的日期惊人一致,给人警示。

除了武长顺,天津多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江派官员遭到厄运。以下仅举3例:

张立昌,原天津市市委书记,指挥迫害法轮功,2008年1月10日突然死亡。

黄兴国,天津市原代理书记、市长,2016年9月10日,落马调查;2017年1月,被开除公职。

宋平顺,天津政法委书记,把持天津公安、政法系统长达20多年,主导迫害法轮功。2007年6月3日,宋平顺“自杀身亡”。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wu-changshun-blood-debt.html
本文标题:武长顺受审 血债累累 报应加身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k3j6ga5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ubI9eF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7年4月01日, 更新于:2017年4月01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6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