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真相:谁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作者﹕存中剑】自从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之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中共权贵为维持其极权统治,向纳粹学习,藉助极端民族主义来抵挡普世价值,动辄为支持自由人权的民主力量贴上“反华”的标签,利用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煽动不明共产党真相的群众去反美,反民主,反普世价值。

然而,中共的本质已决定了它所搞的那一套只能是糊弄老百姓的伪民族主义。真正的反华势力所有的一切特征,中国共产党完全具备,包括出卖中华民族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大规模屠杀中华民族的人民,毁灭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以及掏空中华民族的资源。

本文从以下四个方面论证中国共产党的反华本质:

一、中国共产党是出卖中华民族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卖国贼

中国共产党本来就是作为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在尼科尔斯基和马林的组织下与1921年7月成立的。1921年6月陈独秀等人向共产国际提交的远东书记处中国支部计划明确表明了共产国际与中共之间的主仆关系,中共早期的经费也全部来自共产国际。至于共产国际,众所周知是苏俄为实现其帝国主义野心而操纵的一个傀儡,唯莫斯科之命是从。

1924年7月,苏俄煽动外蒙古独立,连梁启超等人都因惊醒而高声疾呼“共产主义也是我们的敌人,其危害我们中国的地方,更甚于帝国主义式的敌人。”国民党也公开指责苏俄,但是加入了国民党的共产党员,却没有一个人因苏俄分裂中国国土,而与国民党同持应有的反对立场。相反,由于苏俄与北京军阀政府建交并订立“中俄协定”,已混入国民党的李大钊等中共党员,竟在苏俄指示下立即承认北京军阀政府,公开违背参加国民党时所发表的关于反对和不承认北京军阀政府的声明,并支持苏俄强行在外蒙驻军;甚至在苏俄的授意下,赞成外蒙古独立,企图出卖中国对外蒙古的主权。

1921年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里宣称:西藏、新疆、蒙古都可以从中国分离出去;可以加入现在世界上的某个“民主联邦”。这里所谓的某个“民主联邦”,虽然中共没好意思说出口,其实就是它的主子苏联。

1925年,李大钊因“假借共产学说,啸聚群众,屡肇事端”被北洋政府下令通缉,他遂逃入东交民巷苏联兵营。1927年,奉系张作霖占领北京后,突袭搜查苏联大使馆,发现了大量军火及策划进行颠覆中华民国的活动证据,共七大卡车文件;此外亦在藏匿在兵营中的李大钊的驻地查获了苏联大使馆的关于发动武装叛乱的文件,其叛国之罪确定无疑,于是李大钊等人以“和苏俄里通外国”的罪名被绞刑处决。

中国共产党的重要创始人李大钊作为苏俄反华势力的马前卒而被送上绞刑架,本是这个党难看的污点,可是在中共收买众多娱乐圈“明星”拍摄的《建党伟业》中,李大钊这个汉奸卖国贼却成了“亮点”。如果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那么篡改一个民族的历史就是对这个民族的犯罪。

1929年7月,中国东北地方当局根据中华民国政府要逐步在中国境内收回中国主权的决定,根据1919、1920年苏俄政府曾公开发表的“放弃一切与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放弃沙皇俄国在中国所有特权”的声明,宣布接管中国境内的“中东铁路管理权”。可是苏俄非但不承认自己以前的宣言和声明,反而于1929年8月调动十万大军,发动大规模的侵华战争,史称“中东路事件”。

1929年9月26日,斯大林给中共发来指示:“谁忠诚地、真正地、坚定地、并且是毫无保留地武装起来保卫苏俄,谁才是革命者,才是国际主义者。”1929年10月26日,共产国际又频频发来电报,明确指出“武装保卫苏俄就是要在全国发动武装暴动”。

1929年11月,中共“二大”宣布“中央提出的‘武装保卫苏俄’,即将是全国的武装暴动。”时任“中共满州省委书记”的刘少奇称:“中东路事件”是帝国主义对苏联武装进攻的开始。1929年12月8日,中共中央发表了第60号通告,标题是“执行武装保卫苏俄的实际策略就是全国的武装暴动”。于是中共在南方各省大搞武装暴动,牵制中华民国政府军,使之难以北调抗苏,中共与苏俄在北方的武装侵华里应外合的汉奸行为,使苏俄反华势力得以侵占黑瞎子岛等中国领土。

1931年的“九一八”,侵华日军侵占中国东三省。第三天,也就是9月20日,第三共产国际就电告中共中央机关:“必须趁着日本侵略军侵占中国东北,要更进一步的武装保卫苏联。要在中国发动暴动,罢工,游行,示威,来夺取或推翻国民党南京政权”。

国难当头,中共却听命于苏俄反华势力,武装割据,分裂祖国。1931年11月7日,在江西瑞金宣布建立苏维埃政权,发动土地改革,发动武装暴动。“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伪宪法第十四条宣布:“我们赞成中国境内的所有少数民族都能够从中国分离出去,都能够独立自成一国”。而这个“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所发行的钞票上赫然印的是外国人列宁的头像。

1941年4月,当中国的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苏联和日本签订了中立协定,声明“苏联保证尊重满洲国的领土完整和不可侵犯。大日本国保证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国之独立和主权。”同时,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驻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夹击国民政府及其军事力量的具体步骤和措施。

接到斯大林的命令后,中共保卫部长李克农派专人到苏北新四军驻地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并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情报部长杨帆和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具体执行。潘汉年于1943年携带中共中央正式文件返回新四军,开始着手和冈村宁次以及在南京的汪伪政权谈判缔约。

当饶、杨、潘到达南京后,首先去找了汪精卫,却遭到了汪的拒绝。深谙共产党邪恶本性的汪精卫说:“在上海、广东、武汉,我和共产党头目们打了好几十年交道了,共产党这个葫芦里所卖的药是何其剧毒,我是很清楚的,无论如何共产党这个贼船,我是不能再上了。何况我之所以脱离重庆走曲线救国的道路,就是为了消灭赤祸,共产党无论走到哪里,就把饥荒、内战、烧杀、愚昧、落后带到哪里。”

中共代表被汪精卫拒绝后,竟直接与侵华重要战犯、日军驻华部队总司令冈村宁次接触。经多次谈判后,饶漱石和杨帆返回苏北驻地,留下以潘汉年为首的工作组,继续完成和日军谈判缔约的工作。有了苏日条约签订的前景,毛开始了同日本情报机关的合作,目的是打击国民政府,保存、发展中共。负责这项工作的是中共特务潘汉年,他的合作对象是日本驻上海的副总领事、高级特务岩井英一。

日本方面对潘汉年给岩井提供的情报评价很高,其中一份曾让日本驻华大使“高兴得发狂”。日本侵占香港时,岩井派专人把中共在那里的情报人员安全撤走。潘汉年对岩井说:这些人将“一部份去内地,继续帮助我搜集那边的情报,一部份转到上海来帮助我们搞和平运动”。“所谓“和平运动”日本胁迫中国投降的非武力运动。有个著名的“兴亚建国运动委员会”就是由潘汉年参与组织,里面主要成员都是中共派去的。

日本人的屠刀被用来更直接地打击国民党。一位当时的中共情报人员回忆说:"据我直接知道的,上海两次破获三民主义青年团的组织和一次在江南日本人对忠义救国军的围剿,都是我们的党在日本人的合作之下的杰作。”

中共趁日军侵华的国难,在苏俄的扶植下窃据中国大陆之后,于1950年2月12日,在莫斯科与苏俄缔结《中华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友好同盟》以及《特别协定》,中国方面的主持人,以毛泽东为首、以周恩来为全权代表而签约。苏联方面的主持人,以斯大林为首、维辛斯基出面签订。

该条约内容主要包括外蒙独立,出卖外蒙领土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苏联在中国驻军;中国将华北、东北的海空基地交给苏联;中国人民解放军改编为国际红军,由红军最高统帅直接指挥;中国负责筹集华工一千万人协助苏联;中国将华北各口岸开放予苏联永久驻兵,并自由出入,其中包括秦皇岛,海州,烟台,威海卫,青岛,大连;中国政府所属各机关,公营事业,应设苏联专门人员为顾问;中苏共同管理长春铁路,及沿路两旁五十华里之地区等,是彻头彻尾的卖国条约。

1999年底,江泽民和叶利钦签订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边界条约》,内容包括用远大于珍宝岛面积的150多个中国地区换回了被俄国占领的珍宝岛,彻底承认图门江出海口属于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的出海口,出卖了唐努乌梁海地区,彻底废弃了《尼布楚条约》,承认了清政府与俄国签订的所有不平等条约,外加中国对俄国开放100公里领空。通过该秘密条约,中共又出卖国土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为了掩人耳目和对付军人的不满,江泽民把当时北方的边防军全部调往福建。

二、中国共产党是大规模屠杀中国人民的元凶

在过去的九十年里,中共造成高达八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在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个异族杀害过这么多的中华儿女。历史上不乏对异族的种族清洗,然而对本民族如此大规模的杀戮,在整个人类的历史上都是极其罕见的。

据有宿命通的特异功能人士介绍,中共的真实面目是古代华夏民族的死敌共工氏转世,而中共匪首毛泽东的前身即是当初被颛顼打败后头触不周山自杀,引发大洪水的共工氏首领。无论是中共对中华儿女的杀戮,还是对中华文化的灭绝,都是为报复中华民族而来祸乱中国的。

中国人都知道南京大屠杀,知道侵华日军在南京杀害了三十万中国人。可是很少有中国人知道毛泽东当着日本政要的面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1964年7月10日,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委员长佐佐木更三与委员黑田寿男时说:“我曾经跟日本朋友谈过。他们说,很对不起,日本皇军侵略了中国。我说:不!没有你们皇军侵略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就不能团结起来对付蒋介石,中国共产党就夺取不了政权。所以,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

直至今日,这个称侵华日军是大恩人、大救星的汉奸卖国贼的僵尸还被供奉在中国的“靖国神社”,他在头像还被挂在中国的象征——天安门城楼上,这难道不是对中华民族最大的侮辱吗?

然而,更少有中国人知道,共匪在1948年5月23日至10月19日的长春围困战中所杀害的中国人比日寇的南京大屠杀更多。据中国黄埔军校网的一篇文章《1948年的国共长春围城惨剧》记载,共军围城的做法是罕见的——不准一个老百姓出城。目的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使长春守军粮尽而降。长春遭受了整整五个月的围困。国军战俘段克文在《战犯回忆》一书中说,长春围城饿死老百姓65万。

6月9日,共军四野四巨头“林罗刘谭”给毛泽东发电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乘夜或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八月处经我部份放出,三天内共收两万余,但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

出城的饥民成群地跪共军面前央求放行,但共军坚决不答应。罗荣桓起草并以林彪、罗荣桓、谭政的名义给毛泽东的报告中称,“不让饥民出城,已经出来者要堵回去,这对饥民对部队战士,都是很费解释的。饥民们对我会不满,怨言特多。他们成群跪在我哨兵面前央求放行,有的将婴儿小孩丢了就跑,也有持绳在我岗哨前上吊的。战士见此惨状心肠顿软有陪同饥民跪下一道哭的,说是‘上级命令我也无法’。更有将难民偷放过来的。经纠正后,又发生了另一偏向,即打骂捆绑难民,甚至开枪射击(打死打伤者尚无统计)。”

据龙应台在《大江大海1949》中透露,饿死人数确实有六十万左右,至少也有三十万,不下南京大屠杀造成的死亡人数。由于共军严禁老百姓出城,早已断粮的长春,变成一座死城、饿殍之城、白骨之城。长春解围后,熟人见面总要问“你们家还剩几口人?”

国民政府认为,共军在长春围城期间的行为已经构成战争犯罪,而共产党则认为其军队为“解放”长春而采取的行动是“正义”和积极的,造成饥民死亡是次要的。现今长春市的胜利公园即是为纪念这场惨无人道的“胜利”而命名的。

从中共九十年的历史上看,这是一个嗜血成性的犯罪集团,而且所杀的绝大多数是炎黄子孙。无论是内战中对抗日将士的杀戮,在建政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对社会精英的杀戮,在六四屠杀中对北京市民和学生的杀戮,还是在迫害法轮功期间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虐杀以及骇人听闻的活摘人体器官,都证明了中共这个反人类的犯罪集团的罪恶本质,无论是其残暴成度还是对中华民族所造成的危害都远远超过了历史上所有的异族侵略者。

三、中国共产党是毁灭中华民族灵魂的罪魁

领土是一个民族的家园,人民是一个民族的躯体,而文化则是一个民族的灵魂。中国共产党是当今世界上,也是人类历史是最大的反华势力,不仅因为它出卖中华民族的家园,戕害中华民族的躯体,而且因为它毁灭中华民族的灵魂。

著名民运人士唐柏桥在他的英文自传《我的两个中国》中描写了两个截然相反的中国:一个是美丽的、文化的、有着悠久传统历史的中国、人民的中国;另一个是中共统治下的、颠倒黑白、正邪不分、残暴无度、横行腐败、滥用特权、无恶不作的中国。这两个中国的不同之处不在于其躯体,而在于其灵魂。

中华传统文化追求天人和谐,重视个人的修养,以儒释道的修炼信仰为根,能够包容,能够发展,能够维护人间道德,能够使人有正信。拥有如此美好的灵魂是一个民族的最大的幸运,这也是中华民族能够走过漫长的历史,历经劫难而屹立不倒,创造出令全世界叹为观止的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的奥秘所在,这也是神韵艺术今天展现给世人的神传文化。

而共产党那一套马列邪党文化根本就不是中华文明的产物,甚至不是人类社会正常的精神产物,而是来源于邪恶的撒旦魔教,所以至今还保留着供奉僵尸、精神控制,迷信暴力,血的崇拜等诸多魔教特征,尤其是其入党、入团、入队的仪式上让人对着血旗举手对天,发誓效忠,更是典型的黑魔教入教仪式,目的就是要给加入者打上撒旦的烙印,把人拖下水。

中共窃据中国,就如《封神演义》中的九尾妖狐附体美丽的苏妲己,暴政毁灭了历史悠久的中华传统文化,也就是毁灭了中国美好的灵魂,邪恶的党文化要把中国变成一具妖魔乱舞,无恶不作的躯壳。

四、中国共产党是掏空中华民族资源的匪帮

修炼界的人都知道,邪灵附体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吸附人体的精华。一旦邪灵附上了人体,对于这个人来说是最可悲的。因为邪灵会不断采集人体的精华,最后完全把人的躯体掏空。然后邪灵离开了,这个人体从此就变成一个空壳,因为元气大伤,所以从此四肢无力,对疾病没有任何免疫能力,甚至成为植物人,只有一口气躺在床上,什么都动不了。

纵观中国共产党这九十年的所作所为,无论是它充当苏俄反华势力代理人武装叛乱,夺取政权还是在窃据神州之后所做的土改、公私合营、改革开放、圈地运动、圈钱股市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共他人之产,都是为了掏空中华民族的资源,填满红色权贵们自己的腰包。

时至今日,中共权贵已经垄断了所有赚钱的渠道,完全断绝了社会底层白手起家的空间。这群红色“吸血鬼”就附着在中国社会的躯体上,权力的毒牙由上而下,无孔不入地深深刺入了中国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在释放出毒素毒害中华民族躯体的同时贪婪地吸食中华民族的血液。对于由此而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政府腐败,道德堕落,环境污染,生态破坏,银行坏账,资源浪费,人民困苦等所有触目惊心的一切,它们根本就不在意,反正他们的账款存在外国银行的账户,他们的子女怀里揣着外国的绿卡。

中国共产党不是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中华民族带来何等深重的灾难,可是这些红色权贵们却变本加厉地为所欲为,在掏空中华民族资源的同时毁灭着这个民族的未来,因为他们正是当今世界,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的反华势力。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