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辉:白毛女乃虚构 黄世仁本是大善人

真相网2017.3.3】提到白毛女、杨白劳和黄世仁这三个人物形象,许多中国人第一个闪现的大多是杨白劳给女儿“白毛女”喜儿扎红头绳的画面,那温馨的场面无不让人们对“压榨”他们的地主杨白劳恨的牙根痒痒的。而正是通过一出演了几十年的歌剧、电影《白毛女》,中共“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谎言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甚至现在还有的中国人将自己的老板戏称“黄世仁”,潜台词就是自己被其“压榨”。

然而,很多人并不知晓的是:白毛女并没有受过什么压迫,其故事是虚构,而真实的黄世仁更是勤劳本分、喜欢行善的人,却被当成了“地主”的负面典型。“地主”本来是土地主人、土地拥有者的意思,但经过中共几十年的负面宣传与政治运动,已经都带上了浓烈的负面涵义。

“白毛仙姑”变成了受迫害的“白毛女”

据大陆作家流沙河考证,晋察冀地区几百年来一直流传着“白毛仙姑”的故事。民间传说在在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个浑身长满白毛的仙姑。仙姑法力无边,能惩恶扬善,扶正祛邪,主宰人间的一切祸福,因此人们都前去上供。

在抗战期间的中共晋察冀根据地,因为晚上人们常常去给仙姑进贡,所以“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西北战地服务团的作家邵子南首先注意到了这个题材,为配合“斗争”需要,把村民们从仙姑庙中拉回来,他编了一个民间传奇,主题是“破除迷信,发动群众”,此为《白毛女》的雏形。

1944年5月,中共《晋察冀日报》记者李满天给周扬写信,讲述了这一故事。1945年,经历过延安整风运动后的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人,在院长周扬的指示下,根据这个传说以及河北地主的情况,创作出歌剧《白毛女》,并作为向中共七大的“献礼”。

歌剧《白毛女》的主要内容是:佃户杨白劳因还不起地主黄世仁的债被逼自尽,其女儿喜儿被用来抵债,被迫到黄家做工,遭黄奸污。后逃进深山,以庙中供果充饥,头发因此变白,被村民称为“白毛仙姑”。后来喜儿由过去的恋人,现已参加八路军的大春救出,一起下山,召开斗争大会,分了土地,打倒了地主。

据说,毛泽东还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应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因为抗战要结束,“减租减息”和“团结地主”的政策又要被“土地革命”和“打倒地主阶级”所取代了。显而易见,《白毛女》的主题就是要突出中共的所谓“伟大”,突出一个“旧”中国结束,一个“新”社会的开始。

为了在艺术上博得人们的喜爱,《白毛女》不仅在情节上借鉴了民间文学中的冤冤相报、佳人落难以及英雄救美的模式,而且在音乐上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很久的民间小调,比如《北风吹》和《扎红头绳》便是原调抄袭。

经过艺术形式包装的歌剧《白毛女》在中共占领区上演后,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为真,充满对“旧”社会的仇恨,对地主的仇恨。中共就是这样给人们灌输“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的说法,很多人不知不觉接受其谎言——尽管人们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看到什么“黄世仁”和“喜儿”。

1949年中共建政后,中共的文艺工作者们不仅拍出了电影《白毛女》,还编排了京剧、芭蕾舞剧等艺术形式的《白毛女》。“白毛女”成为中国人最为熟知的虚构形象之一,也是中共制造的最为成功的颠倒黑白的形象之一。

据老人们讲,文革期间,每年除夕,在人们排著长队去领取严格按人头配给的一点年货时,广播中都要播出这出虚构的《白毛女》,目的就是让人们不要忘记“万恶的旧社会”,要“珍惜感恩”现在的幸福生活。

黄世仁是大善人

再来说说地主黄世仁。大陆某记者在对黄世仁的家乡河北省平山县考察后得出的结论是:黄世仁比窦娥还冤。

黄世仁到底冤枉在哪里?根据这名记者的调查,我们还原了一个真实的黄世仁。黄世仁的爷爷黄运全,本是一个老实贫农,经过一辈子的省吃俭用艰苦创业,在四十岁的时候买下了15亩薄田,然后辛勤劳动惨淡经营,最终将105亩地传给了他的独生子黄起龙。念过私塾的黄起龙知书达理,聆听祖训秉承父业,低调做人。几十年来,将父亲留下的田地扩大成千亩良田,并且有了名字为仁、义、礼、智、信的五个儿子。黄家五兄弟在当地名声相当好。

黄世仁是长子,自然接了父亲的班儿。他为人善良,经常赒济邻里,行善积德,在当地是有名的黄大善人。黄世仁有一妻七妾,儿女成群,家庭和睦。(注:当时的法律允许一夫多妻)

而杨白劳的父亲杨洪业是当地有名的豆腐大王,人称“杨豆腐”。杨家豆腐以质好价廉著称。杨白劳和黄世仁自小就是结拜兄弟。杨洪业41岁去世后,杨白劳继承父业,因不耐辛劳,加之染上了赌瘾毒瘾,从而使家业衰败。当地老百姓都很看不起他。

后来,杨白劳在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还时,黄世仁借给他大洋1000元,并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儿喜儿。无脸见人的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又是黄世仁,厚葬了杨白劳,并收养了喜儿。

结语

可叹的是,各种艺术形式中的《白毛女》的创作者们却罔顾事实,彻底将白毛女、杨白劳和黄世仁的本来形象颠覆,原因只有一个:党要这么宣传就只能这么宣传。而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就这样被蒙在鼓中。中国人不能继续被中共谎言蒙骗,是揭开真相,为黄世仁沉冤昭雪的时候了。

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林辉:白毛女乃虚构 黄世仁本是大善人
中共编造的《白毛女》电影。(网络图片)

1949年中共建政以后,《白毛女》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它被改编成歌剧、电影、样板戏唱遍全中国,至今很多中国人仍陶醉在其旋律中,不知《白毛女》原来完全是中共根据政治需要杜撰出来的。

近年来,有大陆记者调查证实,人人恨之入骨的“恶霸地主”黄世仁,现实中为人良善,经常赒济邻里,在河北省平山县是有名的黄大善人。而所谓的贫农“杨白劳”因为染上赌瘾毒瘾,家业衰败,无力偿还赌债时,是黄世仁借给他大洋,并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儿喜儿。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又是黄世仁厚葬了杨白劳,并收养了喜儿。

据中共党史资料,抗战期间的“土改”并不顺利,“斗争大会”常常开不起来。为了消灭地主阶层,为抢劫财产制造舆论,1945年,经历整风运动的延安鲁迅艺术学院的一些人,在院长周扬指示下创作了《白毛女》。据说毛泽东亲自示意,戏的结尾要反映中共政策的转变,即“土地要分掉,黄世仁要枪毙”。

据有关专家(如《剑桥中国史》)保守估计,中共的土改杀死了二百多万“地主”,而其子孙后代也在随后的政治运动中连遭打压迫害。《白毛女》成为中共利用文艺宣传巩固暴力统治的典型。

近日,一位唱了一辈子《白毛女》的女演员赵翠巧,一位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的演奏家郝忠良(均为化名),分别讲述了自己六十年来的亲身经历和感受。

*  *  *

我今年八十一,八岁参军,二十岁入党,为中共工作了七十多年,师级老干部。

按照中共的说法,我出身贫农,没有共产党我怎么能参军呢,我怎么能有饭吃?那时就顺着中共宣传的这么想的:“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爹亲娘亲不如共产党亲”。所以从小我就相信党,跟党走,党说什么是什么,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唱歌,跳舞,演戏,搞乐器,三句半、枪杆诗、马车舞等等,我都会。那时候张口就能唱啊:“国民党啊一团糟,一团糟啊……”斗地主时我们在旁边呐喊、助威,“抗美援朝”也去前线文艺宣传……

这辈子我见的死人多啦!从小就看杀人。

那是四几年吧,我们部队在河北乡下,有一天就看见一大帮人,拖着一个人,人已经死了,应该是杀“地主”“反革命”吧,虽然我们“小八路”都穿小军装,可也是小孩啊,就跟着村里孩子追着看热闹。我看到那死人被拖到村外野地里,然后就有人把镰刀拿了出来,“咔咔”几下,死人就给开了膛,内脏都翻出来,那两肺叶竟是黑的!有人说了:抽烟抽的!这个印象太深了,我亲眼看到抽烟会使肺发黑,看得清清楚楚,所以这辈子我都抽不了烟。我还看见他们把死人的心给掏出来,一帮人拿回去了,他们是要吃他的心!

害怕?我不害怕,我那时不懂事啊,只觉得好玩。残忍?不觉得,那是报阶级仇啊,杀的都是地主什么的,怕什么?!对阶级敌人越仇恨、越勇敢、越敢下刀才越棒啊。这种现象那时很多啊,想杀人就杀,革命嘛,革命就得杀人,“村村流血”,就是杀人嘛,弄死个人比碾死个苍蝇都容易!杀的肯定不是好人吧,坏人都该死,杀坏人白杀,没有什么可怀疑的。那时候就那么想啊,麻木不仁。

死人司空见惯啊,有时是枪毙杀头,有时是成批地杀,挖个大坑,那坑很大个的,把几十个尸体往里扔,一个一个往里扔,扔里面的还有动的呢,没死,但都已经给打晕了的,半死不活的,和死人一块埋……我们和村里孩子就在大坑边上看热闹。

“打土豪分田地”,“共产党为穷人说话”,杀了很多地主,农民也分了一些地。虽然后来又把土地收回去了,那我也没多想,我从没有想过,党会把我给骗了。

四九年以后我在部队文工团,主要参加《白毛女》演出,几千场演出啊,我给《白毛女》伴奏了一辈子!那时觉得这个《白毛女》太好了,从来不怀疑它的真实性。虽然我出身贫农,但确实也没见过恶霸地主。可是你看杨白劳,不就是地主黄世仁给逼死了啊,喜儿也给他霸占了,就是黄世仁这样的恶霸地主让我吃不饱饭的!所以我认真下苦功把乐器拉好。

我们都很自豪啊,我们这些乐队演员,都有创造性,中西乐器相结合,板胡、小提琴什么的,把它的音乐发挥到了极致。那时我们在乐池里演出,就听说有老乡动手打扮演黄世仁的演员,有战士义愤填膺,把枪拉上栓,要开枪打扮演黄世仁的演员……

后来我才知道,一直深信不疑的《白毛女》,完全是中共杜撰出来的,那个所谓“恶霸地主”黄世仁,替杨白劳还赌债,还收留了喜儿,是个大善人!《白毛女》音乐优美的原因是因为它大多取自河北、山西流传的民间小调,那也不是中共的音乐啊,它完全是盗用!

我们这些老战友都受骗了,给被骗了几代人,我们很自然的被骗,然后煽动人仇恨地主,斗地主,杀地主,一辈子我都跟它用艺术手段撒谎、欺骗老百姓了!

每次运动都提心吊胆

因为出身好,从小就让我看管地主儿子,后来是看管走资派、右派什么的,让我看管的都是我尊敬的人哪,我的政委、乐队长啊等等,他们都挨整,来运动了嘛,都挨斗!

有一次开全团大会,要求必须穿军装参加,估计有大事了。到那儿一看,场面吓人啊,说把谁谁带上来,带上来的,一个是乐队指挥,一个是弹琵琶的小孩,然后让我们听乐池录音,很混乱的声音中有那么一段,他两模仿蒋介石训话,一个说:我是蒋委员长,一个说:蒋委员长好……这就犯事了,说他两给国民党怎么怎么着,然后当场就宣布他们是反革命分子,直接给铐走了!我们看着心都蹦蹦跳,都吓坏了,都捏把汗,谁也不敢说什么,那是我们天天在一起的同事呀!都知道是开玩笑,不知谁打了小报告,谁能想到乐池录音成了证据!给判了两年多。后来那小孩出来后想看看我,我说你别来了,我不想惹事。

什么玩笑都可能惹事!我们团有个人,爱吃油条,就开玩笑地说,希望全世界人都死光了,剩下一个女的和炸油条的就行,结果犯罪了:现行反革命!

有个时期吊嗓子都可能犯罪!团里有个声乐老师,洗澡时在浴室里唱歌,浴室里有共鸣嘛,很自然就会唱歌,但那时谁敢唱歌?除了样板戏谁敢唱其它的歌啊,不能唱歌的!结果被人汇报了,开批斗会,说那天是10月10日,双十,说他在浴室里庆祝国民党生日,其实他连个正经歌都没唱,就是一高兴吊嗓子了,啊啊啊啊啊的都不行!

我们团还有一个男演员,因为穿件淡黄色的衬衣就犯错误了,检讨!资产阶级思想!现在我都习惯了,尽量穿得不要显眼,好看的衣服我都不爱穿。

不能说真话,一讲真话就得挨批斗的。我有个老战友是党校副校长,人家说天安门“六四”开枪,他不信,共产党怎么会杀人呢?就偷着到天安门附近去了,往那一站,“叭叭叭”机枪扫射,他马上趴下,还溅满身血,吓坏了。回来后他就说了:共产党确实杀人了,结果单位给了他一个处分,你敢说它杀人了?它杀了人你也不能说啊!

从小我在部队就留心眼,不能随便说话,我没想过害人,但时刻担心别人告我,处处小心,时时谨慎。告密的事太多了,再好的朋友也不能掏心窝子,朋友反目成仇,夫妻之间也会告密。

我有个老师,四九年参军的,在运动中,说他是特务,怎么证明呢?是他的学生揭发他,说老师发展他当特务!无中生有啊。唉,平时这学生和老师关系特别要好,搞对象还让这老师给他递情书呢。后来老师因此多年抬不起头来,受刺激,精神都不正常了。这学生为了立功,就揭发老师,当干部的都是这种人,要不怎么上去?老实人都上不去。

出身不好的,和台湾、海外有点关系的,都挨整挨斗,我们一个老导演在档案里被发现学校组织去过日本参观,就贴大字报“打倒日本特务×××”,挨整!可是去日本是他小时候的事了!

每次运动都提心吊胆哪,看着被批斗的人,剃阴阳头,撅著,手给捆起来,随便谁都能打他,打到地上,然后在他身上再踏上一只脚……唉,不说这些事……斗王光美,我就在下面坐着,能不怕吗?!

它就是要永远让你害怕,永远让你听它的,你不听,你就有危险;而它从来没有错,它永远伟大、光荣、正确。说谎话、说假话必须张口就来,不说谎不行,上面说打倒刘少奇,虽然心里也嘀咕,干嘛要打倒他啊?可那也得跟着喊啊:打倒刘少奇!

这毛老头把他周围的人都整死了,亲人、朋友、战友,都能整死!人家刘少奇是副主席啊,照样弄死!林彪举著小红本祝他万寿无疆,最后自己连尸首都没有了,“四人帮”整的第一人是他老婆!只要你违反了他,他就弄死你,我们算什么,人家呸一口,一唾你就完了!

我出身好,按理说一般也挨不到整啊,应该有保护伞了吧?那也没有安全保障,一个不小心你就会挨整。有一个朋友说,有人想学拉二胡,请我教教他,咱们就教教呗,这个事,马上被抓住了,原来他是日本人!跟日本人接触,是“里通外国”,那可能就是日本特务!说我是犯了政治性、组织纪律性错误,全团开批判会让我做检查,检查自己缺乏阶级斗争意识。其实我是和领导打报告了,只不过批准还没有下来,人家着急我就去了,他长得和中国人一样,我怎么知道他是日本人呢,就这点事,大会小会的检讨,都把我弄傻了,吓得不得了,吓得我睡不着觉啊,这么写不行,那么写不行,写了这么厚一摞子检查!非得给自己扣屎盆子才行,最后全团大会点名批评处分。

那时我想不明白啊,我就是个拉二胡的,本本分分的,就想照顾好一家老小,没想升官发财;我为它干了一辈子,老老实实地吹拉弹唱,从来都是看正面新闻,不敢偷听“敌台”,不想关心政治,为了不被人整,我一直小心翼翼,都不随便说话的,这点小事就成了天大的罪过?!

后遗症

从那以后我就想不开了,总是非常紧张,精神状态也不行了,有时发愣,总想睡觉,又睡不好觉,睡觉就做噩梦。刚开始以为是神经衰弱,到301医院看,说我是抑郁症,到安定门的精神病医院去治疗,吃了药身体很难受,有次全团录音,非常安静,我竟然打呼噜了。而且我的想法极端,觉得活着没意思,长痛不如短痛,跳楼算了,小事就很烦躁,冲老伴发脾气,我可不敢和党发脾气。

在大大小小整来整去的运动中,我一辈子都吊着心,哆哆嗦嗦地才活下来了吧,又得了抑郁症!谁能逃脱它的整啊!

到现在我还总感觉不安全,一个人就孤独得不行。妻子不回家我就担忧,她出去办事,我就总是通过猫眼往外看,有时干脆就坐到门口等著。现在她到哪儿我都跟着。

有时我一天看好几次电表,担心停电,看是不是快没电了,万一没电了怎么办?一家人吃饭我负责摆筷子,第二天早上吃饭,我头天晚上就把筷子摆好,连孩子们都说我精神有毛病。

在家说话也很小心啊,不能在客厅里说敏感的事,因为电话座机在客厅,现在科学发达了,屋里说话都能听见。小战士说那电话就是一张纸掉到地上它们都能听见,它不动声色就知道你干什么!有时在家里说话,就要用东西把电话捂上,防止窃听,有人也许就“关心”我呢。我学会了玩游戏,玩“连连看”,玩游戏时就好一些,一玩就放松了,这个非常简单,在客厅玩也没啥声音。

我这抑郁症四十多年了,就连得抑郁症的原因,我都不能和医生说,难道是党让你得了抑郁症?那罪过又大了。它灭亡了,估计我的抑郁症才能好,我也就不抑郁了。

以前认为好日子都是它给我的,没有共产党我怎么能活到现在呢?这是从表面上看,实质不是这样。这个理后来我才慢慢想开,不是共产党养活了我们,我为它工作它就应该给我报酬啊,它拿税干什么呢,我们吃的是税钱啊。

最重要的,到现在才知道我们被骗了,当年红军长征是溃退,它说的那些英雄人物都是假的!我为《白毛女》伴奏一辈子,结果《白毛女》是谎言,那么多“地主”被批斗、被打死,被剥夺家产,地主的子弟,世世代代都没好果子吃,在连番的运动中挨整,都和这个《白毛女》有关系!

其实我们演奏得越好,越煽动人的仇恨去杀人,对人毒害就越大,我们这些文艺工作者都被它蒙蔽了,它太恶毒了。我们这些被骗的人,还把人家这个苦难又推了一把!过去还觉得自己挺光荣呢,其实是耻辱啊。我们对不起老百姓啊,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知道真相后,我真感到自己太可怜了,我们几代人了,都被骗得结结实实!我的一个同学,老实得不得了,高中时的日记被人看见了,被发现了里面有对共产党不满的话,就因为这个,就说是反革命给判了十年!就说他受到这么大屈辱,我和他讲共产党不好,他都不敢说退党,害怕!还不是一般的害怕。唉,本来是很聪明的一个人,被弄成这样,很多人到现在还活不明白!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white-haired-girl-fictional.html
本文标题:林辉:白毛女乃虚构 黄世仁本是大善人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jky4jyn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Bs65TU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7年3月03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