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评:真正值得社会特别关注的故事

真相网2012年5月7日】本文“外评:真正值得社会特别关注的故事”是一位在美国的海外华人海时(笔名)写给明慧网的一篇稿件,文中以一个普通海外民众的角度对当前的社会焦点事件谈了朴实而诚恳的看法。全文转载如下:

文/海时(美国)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六日】

亲爱的明慧编辑:您好。

我知道你们大法弟子很多人都特别关注陈光诚事件,其实,真正值得社会特别关注的是他们自己的故事。

致以崇高的敬意
──在美国的海外华人海时(笔名)

* * * * * * *

连日以来,陈光诚这个名字多次映入眼帘,我是说,在网站上,关注这位山东盲人维权律师的命运的,几乎是全世界:相当一批中国的正义、善良的民众,以及西方媒体、政要、宗教及人权组织等,不管怎么样,可能工商界也关注吧,至少政治走向能呈现,从而判断决策生意上的战略。看到世人良知的一面,感到欣慰的同时,作为一名海外华人,仅借明慧这个未来必将成就伟大与辉煌的媒体一角,谈谈我的认识和看法。

(一)出尔反尔的原因

“出尔反尔”在这里不用作贬义,民意、各类评论、媒体、美国官方、中共政权给出的消息之一是:陈光诚先是表示不离开中国这块土地,目前我们得知的消息是他希望和全家离开中国。

实际这并不矛盾。

一介平民,在当今之世未受过高等教育,意味着一般来说不能跻身社会中上层,陈氏过去和目前的经历是:自学成材(根据维基百科,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一年,陈就读于南京中医药大学),其自身受到的不平等境遇乃至恶劣的人权处境令人担忧;美国基于此现实作出保证其完成高等教育或说是一种深造吧,云云,是一条现实的解决办法,惟美国来讲是正常人类社会,而西人尤以personal agency(个人理解应是指「个体生命基于人类普世价值的自由绽放」)的理念深植于其民族,且西方文化重写实,这与东方人的写意作派又完全不同。

陈氏何许人也?他是中国山东省临沂东师古村人,文化概念上的不同会导致对于初次直接正面接洽(根据维基百科,零三年七月至八月,陈氏夫妇作为访问学者曾在美国做过短期逗留,这短暂的时间大概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文化观念的积习)的双方处于一个文化落差中,表现上就是说进了美国使馆,又复离开,转住北京的医院。这是陈氏作为一个个体生命,接受了美国方面的建言和安排,而此方案(具体外界不知,只凭全球媒体披露和跟进的报导)又确实应是征得了他本人的同意的。

而陈氏病弱残疾,已复危困之身逃难,仓猝之余,他作为男人当然要为妻女考虑(据载,陈的女儿零五年七月出生以来因父亲被监禁的影响,故一直也过着被圈禁的生活,也就是说,七年来,稚龄女童的童年是这样度过的。),陈氏的一贯“不离开中国”的立场也比较好解读,那就是:中国人自古以来的一种爱我邦国的作风,叶落要归根,生为中华儿女,死亦为中华魂的那么一股子操守,这是中国人的文化,但凡中国人,都不难理解这么一股子爱国志向,古往今来这方面的志士也确乎不少了,所谓留取丹心。

那么在陈氏为妻女考虑的同时,这人性的一面也成了软肋,邪恶的政治流氓趁机使用陈妻作人质逼迫陈氏。

诸君可想起古代忠臣满门被抄斩的历史故事?公元前二零三年,楚汉持续对峙,项羽把刘太公放到一个很高的砧板上面,威胁刘邦若不投降就煮了太公,未料刘邦回复道:「吾与羽俱北面受命怀王,约为兄弟,吾翁即若翁;必欲烹而翁,幸分我一杯羹!」这个故事说的是:我和你一起接受楚怀王的命令,结拜为兄弟,我老爸就是你老爸;你真的要煮你老爸,也分我一碗汤吧!绝了项羽的念头。

历史的天空已经过去,今昔已无法作比,高律师不也为他的妻儿家小遭到中共胁迫么,古代的王朝不同今天的红朝,很多很多的因素已变的相当之复杂,我个人很喜欢新唐人“人杰地灵”栏目的台词: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波澜壮阔,孕育出多少仁人志士。他们的后继,保我华夏血脉延绵不绝。他们的忠肝义胆,更是我民族精神的精华所在,这种民族精神绵延至今,然而,我个人看已经不纯了,更何况出了个红朝——在演这场历史大戏的绝对反角?

自西来红魔窃据我中华大好河山以来,六十余载,中华,可有宁日?世间,可曾太平?历史走到了今天,需要人们面对善恶、是非、正邪,作选择。

关于陈氏,在种种大家都密切关注的迹象的表征来看,确实他以个人危困之身受到了表面看是美国一方的帮助,离开使馆、住院,事情已在解决中。而之前,之际和之后,则将继续在不安全的中共国捱日子,前途未卜,安危难测,鼓起极大的勇气逃生,而一旦得到一个缓冲与过渡,第一波的士气马上瓦解,精神随之极度疲乏,代之而起的是居「安」思「危」,综合各种意见,他提出希望和全家离开中国的心愿,这些,说起来都是符合人性的表现。因为他不是政治家,不是六四学生,不是房屋被拆迁的访民,不是受迫害的宗教徒,他是个盲人,学了些法律帮人维权,他在农村的家被包抄,他的女儿从出生到现在已经七岁,却没有同龄人那样的童年、校园生活和健康自由的最基本的生活安全的环境,人们关注和希望他好仅仅是由于陈的一家是与我们同样的人,在他身上反映着我们作为人类共同的遭遇和命运,因而我们不能佯装看不见。那么我们能任凭陈氏独自一人与一小撮流氓政治集团抗争么?我们还能幻想在中共国这块土地上出一个仅凭个人之力就能对抗流氓恶党的人皆景仰的大英雄么?我们能对美国寄予任何厚望么?本国的利益和世界的格局以及政治家富国强民的理念,和人们普遍声称的生与死的考验面前的人权与自由,信仰和宗教自由,集会和通信自由,这些指数在中国对中国人而言都是很低的,语言、文化、地域、人心、利益,种种种种,美国政府难以权衡各种可变和综合因素,所以美国才会有表示,希望国际上共同来协力,它自己也觉得力有所未逮。我们更不可能对中共寄予什么幻想!

所以,各种评论纷纷就时局发表不只是对陈氏命运的判断、推测,我个人的看法,陈氏身上,寄托着中华民族摆脱窒息残酷现实的渴想的遥梦和西方世界的善良祝福和美好期许,梅花似雪,雪里梅花,作为陈先生个人,他只要坚守正道,就不足惧!

在中国,六四的时候,老教授上街游行,举的标语写着:跪久了,站起来遛遛(大意)。中国人,说真的,又在一个信息封闭、文化暴力与思维强制的环境中生活了几代人了,我们如果希望陈氏像一个正常社会长大和成长环境的人那样,而且又有强大的处理危机的能力,在跟美使馆交谈时,从容考量各方因素,得出对自己目前处境的清醒判断,从而谈出自己的希愿,是不容易的,利益总是要考虑平衡,然而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民意却是要陈氏自由和平安!

从以上的角度,是试图阐述陈对在中国的留与去的态度,及在国际大舞台,中国是中心的背景,陈的民族气节值得肯定,然而无谓牺牲亦不足取,更不能作熙熙攘攘两国利益,嘈嘈杂杂世态人情,以及众说纷纭的牺牲品:排除陈氏事件在人们心中投下的涟漪,留下单纯的祝福和用世间的正义与善良帮助他和他的家人。

(二)法轮功“风雨天地行”的境界

今天,舍生取义的纯正境界,据我观察,当今之世,无论东西方,无论宗教团体还是个人,唯有法轮功。他们的主流整体所呈现出来的外观,给人留下的印象,确实是都是好人,好人中的好人。在大陆,中共政权利用一切国家机器、动用国家名义迫害他们,可是,他们所表现出来的,不外是什么“三退保平安”,冒着危险发放免费的真相资料,内容呢,我在海外的同情法轮功的中国人开的超市也看过几盘DVD,《风雨天地行》、《伪火》、《梅花诗》等。从历史的眼光看,他们不畏强权,不为任何政治权势所利用,既没有被联合国利用,也没有被美国利用,那样坚贞的信仰(用他们的话说:以生命护法)更不为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所撼动。他们来自社会各个阶层,而海外,他们能兴办多种网站,能完全以普世价值的主流社会的姿态溶入西方生活,在钱和个人利益之外还有更加博大胸怀的人生追求,我觉得这点难能可贵,甚至说是举世无双。试问海外华人,当你们,你们的父辈,在中共国被大跃进,被三反、五反,被右派,被文革,经历民主墙,经历六四的时候,你们敢于作任何抗争吗?张志新,遇罗克,这样有思想有决绝冷静,真正基于人类理性认识的判断的青年,是多么多么多么的寥寥可数!!而风华正茂的他们的命运,是多么多么多么的悲惨而残酷。一代代,作红魔的奴隶,到了海外,而甘作只扫自家的清客,读个学位,拿个身份,买个房子,养个家,就算了了,自己民族的几代延伸的悲剧不去看顾,尽管信这教那教的,却从来不真正过问国事,只以所谓政治肮脏避开自己民族存在的问题,这又哪里可见承传着中国数千年绵延下来的文人义士的传统?!孔子学院,教的是国粹么,不是,只是已经失去了传统文化内涵真义的东西,不信么,要不要去查一下孔子学院的从教人员,哪一个没有被赋予“政治任务”、要求站稳政治立场?他们有自由么?没有,那,何谈学术自由与思想自由,又何德何能而能对老外弘扬中华文化,去孔子学院的,岂不反成与虎谋皮,与狼共舞?叫有正义感的中国人又何可以熟视无睹?!

就法轮功而言,他们也受到了当局的迫害与镇压,可是,上述在各个时期经历各种政治运动和迫害的世人的表现,在法轮功那里,却是那样的超凡脱俗,几乎每一个真听李洪志大师教诲的,没有一个对强权阿谀,没有一个对恶行束手,他们慈悲呼唤正义,唤醒世人良知,坦然选择以极大的勇气揭露邪恶迫害,公诸与众,他们走向联合国,他们迈进DC国会,他们在南美和澳洲都有发起对前元首的起诉(据我所知),他们是为了把我们的母国丢丑给全世界?不是,我思考来思考去,他们是为了制止这场对人性的屠杀,是为了让中华民族的精神常存于世,他们牺牲自己的性命而无怨尤,他们被迫骨肉分离,付出巨大代价而毅然从容赴义,忍受十几年世间人白眼、漠视、甚至出卖,他们忍受了西方政府,媒体和大公司出于金钱利益而保持沉默,他们依然信念不变,只求同道和此心无愧于苍生!他们与世无争,与人无求,用所谓“搞政治”的说法来界定他们的卓识和高洁,岂非不动脑筋的妄议,岂非用肮脏的自心去玷辱圣者?!

我曾在网上看到一个故事,一位爸爸遭逢中国大陆在上世纪九九年前任元首江泽民发动的迫害,其时他有天真可爱的女儿,小孩子当然希望不要失去爸爸,多多少少也有些懂事了,小女孩问爸爸:爸爸,你是要法轮功还是要我?疼爱女儿的爸爸怎么回答呢,他说:我选择的,当然是法轮功了。女儿不解,爸爸接着说,法轮功教人真、善、忍,我的女儿有这样一个修炼真、善、忍的好爸爸,那还不是我女儿的幸福么?故事大意如此,令身为读者的我大为感动,佩服这位父亲的智慧与不形于色的超然的“正”。

在清朝康熙皇帝《庭训格言》里,有这么一条:“持善心 行合道 谓真孝”,训曰:凡人尽孝道,欲得父母之欢心者,不在衣食之奉养也。惟持善心,行合道理以慰父母而得其欢心,其可谓真孝者矣。

对父母最大的孝顺,是做一个善良的人,还有比这更清楚的说法么,天下儿女都这样,天下岂不大治?供养父母固然是基本的,然而儿女首先要重视自身品德的修养,这是多么卓越的见识啊,父母其实也就是希望儿女平安。不然,一个人供养父母的,是损害了别人利益而得来的,叫父母怎能下咽和安心消受?持善心,行合道,谓真孝,真是家天下,这是秉天地之正气说的话啊,所谓“天地有正气 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 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

早期,海外华人尤其是大陆华人对法轮功在中国受到的迫害大多持鸵鸟态度甚至跟着毁谤,这种现象实际上持续至今,实际上,看看同胞说的,和他们做的,不就知道谁正谁邪了吗?偏要用共产党洗脑的说法,譬如什么法轮功“搞政治”啦之类的,我看啊,对陈氏,跟中共宣传法轮功勾结海外反华势力相比,他跟美国走的这么近,也好似没有一个人说他搞政治了,不是一样的道理么?!也就是说,法轮功搞什么政治了呢?而且,其实呢,相对而言,那么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一个更大的迫害,涉及人数之众,阶层之广,已经给中华民族未来的重建留下了深重的一大笔,例如资金方面,人力方面,外交方面,我常常痛感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良知呢,为什么就那么容易轻信共产党呢,连他们自己或者是隐蔽了共产组织成员身份才成为美国公民的现实都不去思考,墙倒众人推,法轮功,还不仅没倒哪,唉,这个社会缺乏最可贵的清流的精神,恰恰在法轮功身上体现,我们更广大的海外华人为什么还不能以法轮功朋友为荣呢?自己不是已是美国公民么,考公民的时候,是怎么答题的?

再说国际上,两个韩国女记者,几年前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亲身前去北韩搭救回来,全美报纸引为头版头条,那么,对法轮功女学员的迫害,好像与此案比,就简直是多如牛毛,光是被奸、被迫害致疯的公布出来的就有好些起,更不要提被打死、打伤、打残、甚至打毒针,送精神病院强行注药等穷凶恶极的手段了,以及种种男人都承受不起的酷刑,为何国际社会反而沉默和看不到,不加广泛深入的做报导呢,反而是富豪好像更多的是做对非洲的援助,这已经成了慈善事业的传统了,美国蝙蝠侠,都要去中国临沂的东师古村看望陈氏,说真的,若要去看望哪怕成为孤儿的法轮功儿童,都不知道有多少,数字恐怕都难以统计!不知为何,我最近很喜欢看法轮功的故事,看他们被迫害的实录(已成为历史不是么),我甚至如饥似渴的阅读,我不是希望看到人家被迫害,我感到我需要确实和迫切的了解在中国大地发生的这一重要史实,不然,我怎么做一个人?对一个民族的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历史无动于衷的,那,怎么配做人?

世人,在某种角度上你可以说他们是叶公好龙。我不想夸张,但我在想,可能在中国大陆,很多很多很多的法轮功人士都是过着类似陈氏那样的境遇的生活(被监视、被包围、被隔离、被抄家、被罚款、被失学、被失业,等等,就是前元首的“三光”的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表象上不过就是或者比他强点,或者比他差点。所以,难道不该更加被世人和国际社会严重关注么?

坦言之,对法轮功,我的评价,当暴政迫害时,他们既不能用奋起反抗这样的词来形容,他们也完全没有所谓的拍案而起,既没有在中国大陆领导起义,也没有投靠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千万别信一言堂的宣传),他们做的,只是秉承做人的原则,朴实无华,呈现真相,大仁大义,大智大勇,已超越古今中外。试想,西方一位耶稣,东方一位释迦牟尼,他们和他们的教徒历史上所受的,与今天法轮功所受的,又有何不同?不同的只是,法轮功受的,更是集大成!而今天,不是一位耶稣,也不是一位释迦牟尼,而是中国和海外千百万的这些具有纯洁正派的人品与崇高思想境界的人,堪称圣者!仅凭他们崇高的自我牺牲,艰苦的实践真、善、忍道德理想的艰辛感人的历史过程,他们难道不是社会、人类以及未来的真正的希望么?人啊人,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一样,做一些这样的思考。

结语:

我辈闲人,一介草民,对中共政权自是不感兴趣,更对其中的各种角色也无意多去关注,更谈不上分析什么世界局势,国际风云,各种政经新闻,其实于我如浮云耳,对生活所在的美国,这确实已经是一个正常体系的社会了,所以,日子过的也平常。我所表达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声音,因为我的良知叩问我,让我写下这些,不妨让人类的历史来见证,在我,我是坚信经过种种魔难坎坷,法轮功必会成为人类历史最大和最长远的传说与传奇,前些天刚刚看了英格丽-褒曼(Ingrid Bergman)主演的《圣女贞德》,善良与正义终究战胜邪恶,是一样的,包括高律师和陈氏们,只要像法轮功那样坚守正道。

(一二年五月三日,于美国)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