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真相:抗命军长被逐出北京 两次杀入广场

六四事件22周年来临,新疆各地公安也进入紧张状态,在乌鲁木齐市,特警增加巡逻,各大专院校更限制外人进入。据知情 人士星期五告诉本台,六四时拒绝入城的前38军军长徐勤先自今年2月被媒体曝光后,被逐出北京,目前居住在石家庄。另有知情人士转述一位士兵说,他六四两 次进入天安门广场,第二次则是镇压,鲜血冲洗了几天。

六四真相:抗命军长被逐出北京 两次杀入广场

1989年5月北京学生和市民的大游行(RFA)

两次进入广场 第二次则是开枪镇压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一位知情 人士转述当年随38军某团进入天安门广场的退伍军人回忆,当年6月3日至6月4日,该团两次进入广场,第二次则是开枪,其后该团的番号被撤销。“共产党不 是一直都说他自己没有在天安门(广场)开枪,他说这个对老百姓太过分了,去广场上镇压的就是当初林彪的部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精锐之师,而且当时他说的比较 轻这个事情。本来刚刚开始第一次进场的时候完全可以控制局势不用流血,为什么又让我们退出来?又再进场,第二次进场。他说这个政治斗争太残酷了。”

据去年六月在海外出版的《李鹏“六四”日记》描述,中共已故元老邓小平当年下令军队进城镇压。

抗命军长徐勤先被逐出北京

香 港《苹果日报》2月中旬曾报导,当年拒绝带军入城屠杀学生的38军军长徐勤先将军,22年后首次公开露面,徐勤先在电话中对友人直言,对当年的抗命行为 “没什么可后悔”。他当时透露,出狱后仍享受副军级待遇。他感谢海外舆论长期以来对他的关心。被问到对22年前(即六四抗命拒率部队入京镇压学生)有何想 法?是否后悔?他说:“已经过去的事,就无所谓后悔了。”

据北京的一位知情者说,徐勤先2月被媒体曝光后,立即被当局逐出北京,到石家庄生活。“《苹果日报》登了以后,第二天就被发配到石家庄去了,不让他在北京,非常严啊。他本来主要时间是在北京,现在不让他回来了,就在石家庄。

徐勤先因拒绝镇压学生,被军事法庭判刑五年、开除党籍。他曾表示,虽被开除了党籍,但并非戴罪之身,有时住北京,有时住石家庄。75岁的徐勤先原籍山东,1950年随“中国王牌军”38军赴朝鲜参战,其后从报务员升到军长。

北京市民回忆六四

身 居海外的刘女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最近看到关于“六•四”的新闻,心里很难过。她当时住在离复兴门不远的地方。刘女士说:“我亲眼看到的,六四那天早晨, 我们在前院,然后就看到有几个学生从外面进来。有一个男孩子穿的白衬衫,夏天么,白衬衫后背整个一大片全都是血,鲜血,红红的。他们说天安门开枪打死人 了。”

当时北京的环线地铁还没有环起来。复兴门立交桥东南方有一个地铁站口,“六四”之后,她去上班发现地铁口已经锁上了。很多乘客等在外面。刘女士说:“有乘客看见一个二十多岁年轻人的尸体,侧着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半块砖头。身体不知道哪儿中弹了,反正身边有血。”

她单位的一个研究生,6月3号晚上送女朋友回家,在木樨地附近碰上部队开枪。刘女士说,当时“他左小臂上没有肌肉。骨头就露在那儿。但是颜色是棕黄咖啡那种颜色。很深的颜色。但是一看就是上面的肌肉没有了。当时看了吓我一跳。就吓着了,屏住呼吸,怎么回事?我特别害怕。”

他 们单位打字员的丈夫,6月3号晚上进城去会见客户,在礼士路赶上开枪。她说,他的右腿的小腿中了一枪。但是这个子弹打进去后,它就爆炸:“他的右腿的整个 小腿肚子就被炸掉了,那块肌肉整个都被炸掉了。他当时从地上捡起来这块肌肉,就往附近的医院跑,附近有一个复兴医院。”医生给他做了缝合和消毒。一个星期 后,突然通知中枪的人赶快离开,否则会被抓走。在另一家医院,医生告诉他需要截肢。

她说,想起来就是一种恐怖和恶心的感觉:“开始部队开枪的时候,这老百姓没见过穿着军装的解放军打老百姓。他们都认为是橡皮子弹。没有害怕,也不跑。后来看见真打死人了,趴在地上真流血了,才知道真的开枪了,这才开始跑。大家开始往外跑的时候,这边士兵端着枪就追。”

刘 女士说,谁都没有想到共产党会开枪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长安街柏油路上被坦克压过的印儿,成了北京市民心中永远的伤痕。“那么多的学生啊,那都是大学 的学生啊,在天安门广场,不过就是为了有一个公正的政府,一个不腐败的政府。只是为了表达这么一种愿望,就被共产党,被中共镇压的这么残忍。”

新疆草木皆兵

在 六四来临之际,远在西北地区的新疆也草木皆兵,巡逻次数突增。首府乌鲁木齐一位市民王先生本周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街道、学校,保安也已加强。“警车比较 多,巡逻的特警还是比较多。学校前一段时间起门卫就加紧了,它大门关了,只留一个小门进出。以前外面的人进去打打篮球还是可以的,现在外面的人不让进了, 只准本校的师生进出。”

王先生说,在敏感地段人民广场和人民电影院,有巡逻车戒备,还有监听手机的工程车。“人民电影院和广场那里人比较多,这些地方平时的戒备都比较严,要是碰到一些特殊日子,还要增加一些警车和人员。”

另一位市民韩先生说,由于受到限制,他们只能私下议论六四。“六四运动最后被残酷的镇压下去了,很多人都是要悼念。六四到,现在是政府管制得非常严厉。我们在一起议论的时候很多人这样说,这是民主运动。据报是当时有部队出动了。”

22年来,涉及到六四的人或事,许多被当局列入“国家机密”,大陆年轻一代,对六四事件的具体内容了解不多。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