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

揭开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

有的人,你跟他一提法轮功,他就摇头,脑子就出现了“自焚”“杀人”场景。他自己并不了解法轮功,头脑中的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不就是中共邪党几十年来惯用的通过电视、广播、报纸给强加的吗?其实我们用自己的思想理性的去分析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就会发现许多漏洞。

-----天安门自焚诬陷案的有关文章目录----------------------

自焚伪案真相:法轮功禁止自杀

揭开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谎言

揭露天安门自焚真相《伪火》国际电影节获奖 (附影片下载)

深入分析诬陷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疑案(更新版)(下载:录像片:是自焚还是骗局?)

录像:追查国际“天安门自焚疑案”调查纪实 (有影片下载地址)

华盛顿邮报: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

天安门自焚中的主角”王进东“是假扮的

中央台记者承认天安门 “自焚”镜头有假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天安门“自焚”是导演的

天安门“自焚”再曝中共欺骗本性

尼禄焚城、六四焚军车到天安门焚人

-----------------------------

2001年1月23日下午,天安门广场发生了“自焚”事件。新华社在事发两小时后,一反层层请示、迟迟不报的常态,在有关公安部门值班人员尚不知晓的情况下,以惊人速度报导了自焚事件,一口咬定他们是法轮功学员。一周之后,中央电视台抛出12岁的小学生刘思影被焚烧后的悲惨画面,公开煽动公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开展强征签名…… 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在此我们特意将海外各界人士关于自焚一案的分析汇总摘录供读者思考分析。

* 刘春玲之死

慢镜头分析中央电视台的录像,发现自焚中的刘春玲不是被烧死,而是在现场被打死!

如果把镜头放慢,可以看见当刘春玲正在火焰中挣扎时,有人用物体猛击她的后头部,刘春玲立即倒地,打击用的条形物体反弹,从死者脑后飞出数米远,不是顺着强大的灭火剂气流方向飞出,而是腾空而起,逆向朝着拿灭火器的警察飞去,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没有飘动感,说明这个物体不是灭火器冲下来的发辫或衣物等,而是一件重物。那么谁是凶手呢?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可以看见挥动的手臂接近刘春玲的头部,一名身穿军大衣的警察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保持着用力的姿势。
在刘被打死的镜头中,我们可以看到她正在燃烧的头发,没有烧完的部份还很长,这说明她烧着的时间很短,最多不过几秒钟,而那几个性急的警察在她刚点火时就开始灭火,此时灭火她肯定是死不了了,也就只好采取补救措施──重物击头了。

* 烧不坏的头发和塑料瓶

脸烧成灰色,头发完好无损?

新华社报导王进东严重烧伤,可他声音洪亮,底气十足。再看王进东的脸,被烧成了灰色,在医院里的镜头他的脸还有植过皮的痕迹,可见脸部“严重烧伤”。生活常识告诉我们:人的头发、眉毛很容易被火烧着,如果不迅速扑灭,头发在几秒钟内就会烧光。可从中央电视台的录像看,王进东的头发完好无损,边缘整整齐齐,这“无情的烈火绕过最容易燃烧的头发”的场景又如何解释呢?

绿莹莹的塑料雪碧瓶

请注意录像上的一个细节:王进东的两腿中间还放着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官方报导说王进东是用塑料雪碧瓶浇汽油后点燃的且被严重烧伤,但是大火烧过40秒后盛过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原来是个道具。

*“自焚”案中几个明显的医疗救治疑点

出于一名医务工作者的职业敏感,我特别观察和分析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自焚过程和对伤者救治情况的全部镜头以及后续治疗过程的报导。其彻头彻尾的谎言令我不寒而栗。现将几个明显的医疗救治疑点记录下来,仅供大家省视思考。

一、烈焰焚身应本能地奔跑以缓释巨热和巨痛,王进东却身背大火“胜似闲庭信步”?

相信大家对这一段录像印象极深,一个满身是火、体态臃肿的人张着双臂蹒跚前行。大家知道,人体对温度觉、痛觉敏感的神经末稍主要分布在真皮层。相信每一个有被烫伤,被烧伤体验、即使被开水或被菜油溅伤的人都了解那种烧灼所带来的剧烈疼痛,更何况是烈焰焚身时的巨大痛苦了。在韩国学生以自焚抗议全斗焕政府的录像中我们可以看到,自焚者经历了点火、狂奔、尖叫、直至倒地不动等几个动作。我们知道,从汽油的燃烧特点看,汽油属易燃易爆有机物,挥发性很大,当燃烧时人体周围空气灼热,呼吸时易吸入油雾,所以汽油燃烧时极易合并气道烧伤、从而引起早期呼吸道水肿、痉挛、狭窄、最后窒息死亡,故自焚者在疼痛、窒息及热浪包围下多以奔跑来缓解痛苦。因在奔跑过程中,火焰被风吹向身后的同时可吸入较凉空气以缓解窒息感和烧灼感。那么韩国学生在烈火焚烧所带来的巨大痛苦下,那种近乎癫狂奔跑的表现才是正常的和必然的,绝非天安门自焚者所表现出来的“胜似闲庭信步”。

二、气管切开术后唱歌有违医学常识

积水潭医院医生对汽油烧伤患者实施早期气管切开插管是正常的,但采访中“患者”表现却不禁令人疑窦丛生。
请看引自新华社一月三十日各大媒体报道:
“…… 思影想说话,因气管切开装了插管,显得费力,但发声仍然清晰……(在经过十几句言语流畅思路清晰的对话后),思影还说:‘阿姨,我要唱歌。’说着,思影竟轻声哼了起来:‘5月里,端阳到,汨罗江上好热闹,好热闹……’这是思影最喜欢的一首儿歌《看龙船》。儿歌唱完了,思影也累了。她轻轻对护士说:‘阿姨,我饿了。……’”
这段文字看似逼真感人,但一个医务工作者稍加推敲,就能看出其中破绽百出。众所周知,气管插管有三种方式:经口腔、经鼻腔及气管切开插管。而前两种方式都需经声门进入气管,患者是绝不可能发声的。而气管切开部位在声带下方,虽然不经声门,但患者在早期也是绝对无法开口说话的,因呼吸气体主要是通过气管插管与外界相通而很少或根本没有气流通过声带。患者怎能底气十足、情感充沛地回答记者提问,末了竟还唱了一首儿歌?
既使是在病情稳定的后期,气道水肿、喉头水肿消退后,患者只能发出口齿不清、四面漏气的声音,绝不可能清晰发音的。
另外,中央电视台报导刘思影为重度烧伤。重度烧伤极易合并严重并发症。患者早期需经历脱水、感染、肾衰、呼衰等危险,处于极度衰竭或昏迷状况,并应在严密监护下治疗,怎么可能精神饱满、思路清晰地接受记者采访呢?

三、重烧伤病人极易感染,理应无菌隔离,岂能接受采访?

另一点治疗原则是重度烧伤病人危险期后应尽早削痂植皮,而且在实施全麻术后,应将患者送至无菌间严格隔离消毒,原则上即使是医务人员也应少进少出,减少感染机会。怎能允许一名记者不穿隔离衣、不戴口罩帽子、手拿话筒进行现场采访呢?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医生们该不是太大意了吧?更让我佩服的是记者的勇气,接触过大面积烧伤患者的人都知道,病人身上坏死组织的异味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即使是医务人员戴口罩都不得不经常屏住呼吸,通常要等到查房之后出来再讨论病情,而这位记者却似乎忽略了这种令人窒息的气味,在病房里谈吐自如,其敬业精神令我这个医生也大感汗颜!(文/建梅)

* 揭穿“自焚”伪案

据一位中共高层人士在《欺世谎言》书中披露:自焚的是一些事先组织好的、与警察们商量好的、穿着很厚的防火衣、戴着防火面具的‘演员’。他们‘表演’结束,待事态逐渐平息后则拿着那些事前商定的报酬回家……”
重重的造假后面必定是骇人的阴谋!所有“自焚”伪案的参与者,不管动机如何,他们的命运都是苦涩和令人悲哀的。他们失去的,或者是自己宝贵的生命,或者是道德良知。而这场恶毒阴谋的策划者江泽民,为了把法轮功定为“X教”(因为世界上多数邪教都有自焚的特点),无耻的用毁灭活生生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来欺骗世人,煽动仇恨,为对法轮功大开杀戒铺平道路!

焦点事实:法轮功禁止自杀

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一口咬定2001年1月“天安门自焚案”是法轮功造成的。但是无论参与自焚的人如何一再自称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媒体都无法反驳一个最焦点的事实:法轮功明确指出杀生和自杀都是犯罪,真正的修炼人绝不会杀生或自杀。
法轮功的核心著作《转法轮》中讲:“杀生这个问题很敏感,对炼功人来说,我们要求也比较严格,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
法轮大法-在悉尼讲法》问答部分:“问:那第三个问题就是书里边说到杀生问题。杀生是一种很大的罪业,一个人他自杀算不算罪呢?答:算罪。”
法轮功对社会开放,任何人都可以读法轮功的书,练习法轮功的功法。假如一个人声称自己练过法轮功,但他做的事情却完全和法轮功的教导背道而驰,那么,他所做的错事是法轮功的责任吗?为什么在有众多法轮功学员的欧美澳洲和有着三十万法轮功学员的台湾没有自焚事件?为什么在中国大陆除了那几个人之外,其他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都没有自焚?很显然,这是因为法轮功从没让人自焚。
假如一个杀人犯以前曾经去过几次教堂,难道这个人的杀人行为就可以归罪于基督教吗?难道是耶稣教他杀人的吗?在北大、清华都发生过学生自杀事件,难道北大、清华在教学生自杀吗?假如一个人不遵守驾驶规则,结果出了车祸,难道这个人的车祸是汽车生产厂家制造的?假如一个病人不遵医嘱,胡乱用药,结果不幸死亡,难道这个人的不幸是医生和制药厂造成的?这样的逻辑,就象非要将自焚嫁祸给法轮功一样,实在很荒唐。
法轮功教人向善、禁止自杀。自焚者的遭遇令人痛心和悲哀,然而他们的悲剧不是法轮功造成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江泽民集团为抹黑法轮功而炮制的一起伪案。请您不要上当受骗。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