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集体沉默 南水北调比三峡还可怕

真相网2013.12.29】转载自中国旧闻日报:话说人定胜天!听到这句话,人们自然会首先想到水利工程。目前,中国两大世纪水利工程——三峡工程早已完成、南水北调工程东线刚刚正 式通水,中线已经贯通,西线还未开工中。对于如此重大的工程,一直有颇多争议,如修建三峡时,反对意见也非常强烈。三峡建成后,是否会引发干旱、地震等自 然灾害都成为了人们热议的焦点。而奇怪的是,南水北调工程几乎没有专家反对,顺利开工建成。对南水北调的质疑也远远不如三峡工程。这是很令人奇怪的地方。 两年前,一位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为大家揭开了南水北调的谜底。以下是某环境杂志记者对旅居德国的国土专家王维洛进行的专访,中国旧闻日报有删节。

湖北干旱原因是承担了中国两个最大工程

记者:2011年三峡工程问题为什么这么突出?

王维洛:今年长江中下游缺水缺得很厉害。从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和湖北都缺水,特别是湖北省缺水缺的厉害。国内报导是说,湖北的水库都已经底朝天,没水了,洪湖水浪打浪也没浪了。洪湖水也就剩几十厘米深。就说洪湖现在缺水缺的厉害。

根本原因是因为湖北省担任了中国两个最大的工程——三峡和南水北调工程。其实这两个工程是一个姐妹工程,密不可分,南水北调中线方案的源头工程,就是三峡的水源工程。

三峡工程问题突出的原因,并非像国内宣传的那样是什么三峡派海外黑手搞的,其实是国内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矛盾所引起的。因为干旱现象在湖北和江西已经非常突出了。

今年对三峡工程干旱问题的治理,首先是江西省提出来的,是省水利厅一些技术人员要搞鄱阳湖拦水大坝工程。为什么要建这个工程?是因为三峡大坝影响了鄱阳湖的蓄水,这么引出来的。

记者:南水北调工程的方案最初是怎么提出来的?

王维洛:毛在五十年代时和长江水利委员会的主任林一山的一次谈话中同时提出这两项工程。

毛要建三峡工程是为了防洪,他说要把洪水在三峡卡住,把卡下来的洪水调到北方去,因为中国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所以要把水调到北方去,这是毛当时的两个想法。他把两大工程同时给提出来了。

记者:毛的想法是否可行呢?

王维洛:毛这个理论是不是存在,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就一定要把南方水调到北方去,另外南方到底是不是水多,为什么说南方水多。

其实从现在大家都知道的可持续发展来说,就不存在着长距离的调水方案。因为可持续性发展的基本原则就是利用当地资源来发展当地经济,改善当地人民生活。这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最主要核心。不是说要用外部资源来发展你这里的经济,这不是可持续性发展的核心。

记者:能解释一下可持续性发展吗?

王 维洛:可持续性发展开始是几个美国教授提出来的。这个理念后来被联合国接纳,成为世界上未来发展的基本理念叫可持续性发展。就是说这个发展不是为了你这一 代人而是为了将来,这一代人不应该用下一代人资源的理念,这一代人所制造的问题必须这一代人解决,而不能把这代人的留给下一代人去解决。也就是说不能把帐 欠到下辈子还,这一代干的事情也不能损害到别人的利益。其实哲学上是很清晰的一种概念。

说 到底,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南方水多北方水少是自然条件,是地理气候条件所形成的,因为中国的降水是南方多北方少,越往北越少。从历史发展来看水多并不一定就 是好,因为文明是先从北方开始然后到南方,尽管现在说南方的发展也不是太晚,也可以和黄河流域相比。但是中国的发展首先不是长江流域而是黄河流域,然后慢 慢向南发展过来。说北方水少就一定不适合发展,南方水多就一定适合发展,没有这个道理。同样,毛说的北方水少南方水多也一样。

中国科学家认为,到2030年,长江流域也要成为缺水地区,南方没有水可以向北方调了。

简 单说,南方种水稻北方种小麦,南方需要的水量比北方要大得多。北方种小麦也是适合了北方的气候条件。在农耕时代就是靠天吃饭,没水的地方偏要去种水稻,那 是种不好。其实五十年代时为什么北方水少,就是当时北方发展水稻搞的,北京和天津种水稻,后来不行又放弃了。为什么呢?因为北方种的水稻好吃。大家都知道 天津小站水稻好吃,但天津北京那是缺水地区,水要用在工业上,种了水稻后,工业和生活缺水,所以后来又取消了种水稻,把水用在了工业和生活上。

但是今年的干旱,是当时专家预计的2030年要出现的,那么现在2011年就出现了。而且缺的很厉害。就是说也不像人们说的南方水多,长江流域也将进入枯水,中下游缺水缺的很厉害,尤其是湖北省。

记者:湖北到底有多缺水?

王维洛:湖北所有水库几乎是底朝天了。就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源头的水库——丹江河水库水位已降到死水位,没有水可以向外排放了。所以当时湖北省要求三峡水库赶紧放水。

如果当时三峡工程放水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个相当可怕的过程,就是说三峡把每天放3000至5000多立方米的水,但是水到了湖北地区马上就被抽上去。

  鄱阳湖快干枯江西省受不了

记者:为什么今年江西省会为水闹得厉害?

王 维洛:一般来说河流越往上水位越少,越往下越多,因为支流会把水汇集过来,但是今年就变过来了,上游水量多下游水量少。为什么?因为中国的抽水工程太厉害 了,水泵太厉害了,把长江的水都抽到支流里去了。所以主流水位越往下游水量越少。所以人为对自然干涉情况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今 年的情况在未来还会重复出现,而且未来在用水问题上的矛盾还会更尖锐,所以这时我们必须要回过头来,考虑南水北调工程是不是还要继续下去。当年就有一个问 题是没有解释的。因为当时毛提出南水北调工程时,他主要讲的是中线方案,他是指从三峡把水调过去,而不是在丹江口把水调过去。要在三峡把洪水卡住,把三峡 的水调到北方去,这是当时毛的想法。

长江在历史上流量最小时就有3000多立方/每秒,而黄河平均也就几百立方/每秒,两条河相差很多。长江平均年流量每秒是一万多立方。洪水期流量更大,千年一遇的洪水流量大概是九万多立方/每秒,万年一遇的洪水流量是十一万多立方/每秒。

如果回到长江的原始状态,其出海口是个湖,湖面宽是20多公里。唐诗中:“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你会看到那是一条很宽广的河。所以在历史上说长江洪灾很少,而说黄河洪灾的记录就比较多。因为长江下游的蓄水能力很大,所以洪水灾害比较小。

那讲到今年长江水位少,而抽水就形成了湖北抽水,湖南就没有多少水可抽,那江西就更受不了,因为水位更低,所以鄱阳湖就像长江的水保不住了,因此江西省闹得就特别厉害。

所以考虑问题时要横着想,不能老想着三峡工程这一点上,还有一个南水北调工程呢,对不对?

  南水北调的三个调水路线

记者:能具体介绍一下南水北调工程吗?

王维洛:1958年已经批准了三峡工程,具体设想是东线利用大运河,中线利用三峡工程向北方、主要是北京调水。但没能具体实施。重新提出三峡工程是WG时,但被毛亲自否定了。毛死后要想搞三峡的是HGF,他下台后就是D要搞。

南水北调工程要搞的理由是北京要举办奥运会,为保证2008年南方的水能够调到北京供外国运动员喝,当时就急急忙忙批准了南水北调工程。

这个工程有三条调水路线,即东线、中线和西线方案。

东线设想沿着京杭大运河,从长江的扬州向天津、北京方向调水;中线设想从三峡水库向北方调水,丹江口水库作为中间的蓄水;西线设想是从长江的源头向黄河的源头调水。

西 线方案一直不很确定,也只知道从长江的支流向黄河支流调,但要怎么调,大家都不知道。如果我们看一下地图就会发现,长江和黄河是发源于一座山,都是源之自 于西藏高原,而且离得很近。当时人们就说在那座山打个隧道把长江黄河连在一起。但实际上,长江的源头上水位低,黄河的水位高,成了倒水位,所以西线重要的 是要把长江源头的水位垫高超过黄河了以后它才能把水流过去。所以当时西线是比较飘渺的一个设想。

东线方案因大运河已经存在了,当时江苏省一直利用大运河向苏北调水,但水不超过江苏省界内。要往北调,过了黄河以后有个地势问题,在山东有个中间高南北低的地方,中间高,就有个水过中间部份困难,那么就有个提高水位再往北方流这么个问题。

后 来,人们对东线方案不感兴趣了。为什么呢?因为东线沿江苏往北走要穿过许多城市,大运河的水很脏,水被污染得很严重,最后水是被调到天津了,但天津说不 要,这样的水既不能用也不能喝,所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到了天津以后,因为水质不好而搁置。水是先到天津的,天津和北京的高度相差50米左右,如果水质好的话也被天津先用完了,因此北京对东线方案就更没兴趣。

所以中国搞工程的人比较感兴趣的是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中线一起搞,因为这样他们可以搞大工程,拿到更多的经费。

中线工程实际情况:都是175米,水怎么流?

记者:那么中线工程的发展情况呢?

王维洛:在工程审批过程中有个问题。

前面讲毛在WG时就否定了三峡工程,当时58年确定了三峡工程蓄水必须是海拔200米以上,现在批准的这个工程蓄水位是海拔175米,现在加高的丹江口水库水位也是175米,就说三峡的水没有办法流到丹江口水库,因为三峡蓄水位太低。

如果三峡要担负起南水北调中线方案这个过程,就必须抬高蓄水位,从工程上讲这是可能的,不是太难的,大坝也是可以再加高,但现在三峡是海拔175米, 它是没办法再加高了,丹江口水库和三峡是一样的高度,如果按三峡工程的移民组的设想,水是可以流过去的,就是上游是这么高下游也这么高水是会流过去的,但 实际上水往低处流,不会两个一样高时能够流过去,当时三峡工程移民组规划的时候他是一样多的人数,那怎么能一样人数呢?那怎么会一样呢?这样就移民的人数 少吗?

其 实中国人有个什么问题呢?不善于自己思维,也不会考虑问题,同样一个信息也不会去考虑。有点像东德人,在柏林墙刚倒时那样,有点不适应西德的生活方式,不 会思考问题。中国人老是考虑政府给他解决问题,像工作问题呀,这个问题那个问题的,什么问题发现了有政府会给他解决,不善于从信息当中来分析问题。

这就是中国人傻,傻到什么程度呢,就说你看过三峡工程的电影是不是?移民的地方都写了175米。

我让你想一个问题:三峡水库库长600多公里,坝起的地方水位175米,蓄水蓄了175米,重庆的水位也是175米的话,那这个水还流不流?

记者:那不就没法流了嘛。

王维洛:所以水就不流了,所以重庆的水位一定要高于坝水位的地方,而且水位高差是根据流量越大高差越大,流量越小水位差越小。

我们学过,一个物体的动能加上它的位能永远等于它在下面另一点的动能和位能以及它在这段路程当中所消耗的能量相等,这就是能量守恒定律,它不会无缘无故出来的。所以水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从175米高层就移动600多公里到另一个175米的高层。重庆的水位一定会高于175米,所以这个地方是他们计算错了。

这么简单的一张图,中国人电视里看,坐着船、走着路,天天看,重庆175米,三峡175米。所有的中国人都相信长江三峡水库的水位是平的,就是洪水来了它也是平的,所以人要自己不会动脑筋想问题的话,就是很可怕的,就是大家都看到这么个东西是错的,也没人说,他也不会想到它是错的。

三峡水库和丹江口水库都是175米, 因此三峡水库的水到不了丹江口水库,所以目前三峡水库不能成为长江蓄水的起源,不能成为南水北调工程的起源。三峡工程在它的目标里面有发电、蓄水、防洪和 航运,它的第五个目标仍然写了南水北调工程,所以还是一直留着后手。既然三峡水库无法做为南水北调的发源地,现在只能从丹江口水库取水。

记者:如果三峡水库提高到176米,或者提高5-10米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流到丹江口水库了。

王维洛:这个问题留待以后讲,应该必须提高25米。

记者:那要提高25米就要移出更多的移民了,是这个意思吗?是不是重庆就要淹掉了?

王维洛:对,重庆一部分就会淹掉了。当时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向毛汇报时听说三峡工程被批准了。后来林一山是这么说的,三峡工程早晚要回到当时所设想的200米水位上来。现在的三峡水利工程是拿了一条可以做西装的料子来做了一条短裤或围裙。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修建水库时,大城市在水库的上游,洪水一来,如果蓄洪的话,大城市就会被淹掉。所以三峡水库在洪水期就起不到蓄水的作用。这样一来,也不能按照毛当时的设想,要把长江的洪水调到北方去。

中线工程原计划把长江三峡引到丹江口水库,因为三峡水位175米,丹江口水库也是175米,水没有办法流到丹江口水库,所以南水北调的直接抽水不是从长江而是从丹江口水库抽水,从长江的支流汉江抽水了。

毛当时设想要从南方调到北方的水,一年起码1000亿立方/年的水调到北方去,其本上是中线400亿立方、东线400亿立方和西线200亿立方。中线后来说只能调200亿立方/年的水,后来发现还不行,为什么呢?因为汉江水资源当时统计时就有问题,最早说汉江年平均有500亿立方,当时想调200亿立方,超过三分之一,后来发现汉江水年平均也就300多亿立方,受不了调200亿立方,所以现在就只能调100亿立方,但渠道的规模还是按200亿立方/年修建的。

汉江平均水量300亿立方/年,那三分之一的水量要调到北方去。拿人来做比方,如果你三分之一血被抽走了,你说这人是活还是死,这人他就活不了了。而且抽水的量是按照平均数计算,在自然界的河流中,水可不是以平均数流淌,它有枯水年有丰水年。枯水年汉江也就100亿立方/年的水,那要大部份都调到北方去了,汉江是受不了。现在是不管受得了受不了,就是要调100亿立方/年。

那这100亿立方/年的水调过去怎么分配呢?最后分到北京的是每年10亿立方,其它的水中途就被河南、河北分掉了。就北京每年36亿立方米需水量而言,10亿立方水其实是不管用的。

  治理好永定河就能解决北京用水

记者:北京水源的情况如何?

王维洛:不能说北京缺水,就要南水北调。

北 京是中国的一块风水宝地,当初先人为什么要选用北京作为京城?为什么北京会成为这么多朝代的京城,没有水能行吗?那些皇帝都瞎眼了,皇帝身边的风水先生都 瞎眼了?不可能。北京毁了永定河、清河、拒马河,毁了北京所有的河,看看北京的地名,积水潭、玉渊潭、甚刹海、西甸、海淀,都是和水连在一起的,你看看北 京历史上的图,也是个水乡。

北京缺水,不能这么简单的看。不能说是北京水少,北京的缺水,确实是人为地破坏,错误地评估了水而导致的。

北京最早靠的是永定河,每年永定河给北京供水量是14-19亿立方,由于永定河上建了几百座水库,现在永定河等于干枯了,这十几个亿的水没了,加上对永定河的污染,河水的流量只有3亿立方/年,而且水因为污染是不能用的。也就是说永定河的干枯对北京来说就是损失了14—19亿立方/年的水,其实如果能想办法恢复永定河流量的话,才是解决北京用水的最好出路。

除 了永定河外其它水源是靠哪里来的呢?还有从潮白河来的密云水库,而潮白河是供天津用水的,当时建密云水库时就说一半给天津一半给北京。结果密云水库建成 后,就是潮白河水都给了北京,那天津只好去建“引滦入津”工程,把黄河的水调到天津去,所以建国以来中国的水利就是在玩水。

  中国的水利就是在玩水

记者:听您这么一讲,它根本就不尊重自然规律,想把水折腾到哪儿就折腾到那儿。

王维洛:是。这个水,我让它关就关,我让它开就开,这就是中国治水的基本思路。其实为了北京这10亿立方/年的水就动用了中线工程的方案。

可到时候北京水还是不够用,因为北京地下水位已经超承载能力地开采,将来还得弥补地下水位,这个问题就很大。

记者:南水北调能解决北京这个问题吗?

王维洛:不能。本来汉江水是经过丹江口水库流到武汉再进入长江的,如果每年100多亿立方的水都要从丹江口水库调到北方,那汉江流域下游每年就缺100多亿立方的水,汉江就可能要干枯。

如果汉江干枯,湖北省又不干了,武汉说受不了,那还得向中央要工程,因为做工程能有钱,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员都能赚钱,一下子拨上千亿。

中央就说你再建一个“引江济汉”渠道,从长江宜昌下面开条运河,从沙市北边过去开条运河打通长江和汉江的联系,把长江的水重新调到汉江去,让它从汉江流下去这样来解决汉江的缺水问题。

本来长江的水就是要流过沙市流到武汉的,现在把它从上面抽到汉江去流回武汉,那么沙市的水就更少了。沙市历来是长江航线最浅的地方,九曲湾肠航道最浅,本来是要解决这里水量不足的问题,那你从上游把水抽走了它的问题不就更严重了,对不对?

拆东墙补西墙,只要能做工程,别的先不管先把钱给拨过来,至于做出什么样来他们不管,如果动脑筋想的话就知道是什么,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东西,就这么多水,调来调去地玩吧。

南水北调的源头丹江水库每年要调出100多亿立方的水,今年丹江口水库的水已经下降到死水位以下,这个现象重复出现的话怎么办?到时候工程建成了,北京就依赖这10亿立方米的水,而水源地没有水供给怎么办?北京就渴地哇哇叫,河北、河南都会乱叫。

这调水就像人人哄大家骗一样,因为你依赖的是别人的资源,就像抽鸦片一样,抽上了鸦片以后你就得永远抽下去。他说2011年我们这缺水了这水不能调给你,就像说我今天没鸦片供给你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抽鸦片的人能受得了吗?他建的那套设施它是要运作的,它是要挣钱的。对不对,水不给他能行吗?那时候他怎么办?

中国以前做工程无论三峡还是南水北调工程,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就是永远考虑最优的条件,从对工程最优的那一点上来考虑问题,比如人家说你三峡工程要是被人爆炸了怎么办?他就告诉你我库里没有水了,我已经放完了。从来不考虑里面有水怎么办?永远告诉你对他最好的状态下。

当 然也有人认为为什么要考虑最坏的情况?今年日本的教训告诉我们,日本的地震、海啸与核幅泄同时发生,人家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不可能的事情就是会发 生,因为按照安全模式定理,可能发生的事情是肯定要发生的。就像日本这样,出现的几率是很低很低的,但是它发生了。我们考虑问题的时候,不是说汉江发洪 水,水量很大,每年保证有100亿立方米供北京,我们要考虑到汉江在最干旱的情况下,像今年这样的情况下,丹江口的水位降到了死水位以下,怎么办?根本就没有水往北调的时候怎么办。

因 此必须回过头来重新考虑南水北调工程,当初的设计和构思是不是对的,是从一个将来要缺水的地区去调水,而不是从一个多水的地区调水。而且还要想到,丹江口 水库蓄的水,也不是像毛泽东所构思的那样,把洪水蓄在水库里,调出去给人家用,洪水蓄不住。所以南水北调的整个构思有问题,拆东墙补西墙,还搞不好。

引水渠道破坏700多条自然河流生态

丹江口水位是175米,北京的地层高度是50米,两边相差125米,距离为1200公里,用的十万分之一的坡度向北京自流供水。水是不能平流的,不然可以在武汉拉一个渠道,水就过去了。

如 果有地理知识的人就会知道,中国是三个台阶,西边高,中间一般,东边最低,中国的绝大多数水都是从西向东流,诗人写的大江东去,除了澜沧江和怒江往南流 的。我们所涉及的从丹江口到北京地区所涉及的所有河流,都是从西向东流。那就有一个问题,渠道和这些河流相交的时候怎么办?

有三个方法可行:

1.架高水位,架高在工程上是可行的。最少流量是200亿立方米,将来可能要达到400亿立方米,架高一条黄河的水量。要是碰到一个潜因,比如拿一个炸药给炸一下。黄河已经是因为高出地面,形成一个悬河,造成对中原大地的威胁。现在人工地架高一条黄河,同样是一个威胁,战争的时候是威胁,和平的时候也是威胁,在访民多的时候,更是一个威胁。

2.平交,水就会乱流,也不知道水是往东流还是往北流,只能建闸门,要让水往东流,就将往北的闸门闸住,要让水往北流,就将往东的闸门闸住。

3.下交:从河流下面过去,利用虹吸的原理。

南水北调大多数地方是平交的,也有架高立交的,也有下交的,这一条引水干渠要跟700多条自然河流相交,要打破700多条自然河流的流水,你必须要有一点想像力,中国人做工程的时候,没有想像力,你根本就跟不上。西方人听了觉得有点疯狂。

当一条河流的自然体系被这么打破的时候,那些河流如果发生洪水的时候怎么办呢?它就会干扰这条引水干渠的水量,引水干渠又增加了当地的洪水水量,就是一个乱七八糟的局面。

记者:世界上是否也出现过像中国这么个调水的计划?

王 维洛:苏联也有一条引水干渠是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当初是从彼得大帝时期开始修建,在斯大林时代完成的,就是用集中营中的劳改犯挖出来的。但后来苏联放弃 了这个干渠,因为对于生态环境的影响太大。美国也有将水从加拿大引到西部直到墨西哥,也做过这个规划,但是调水到沙漠之后,第一、二年可以长庄稼,第三年 就不长庄稼,而是变成了盐碱地,因为水蒸发了,把盐分留在地里,水加沙漠不等于粮食,而是盐碱化了。所以美国很快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记者:那这条南水北调的渠道对中国生态的影响是什么?

王维洛:这一刀切下去,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给切坏了,就不要说中原大地两边水的成分不一样、病菌如何影响当地的生态都不用说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经乱掉了。

如 果中国真的要调水,就应该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输油管道一样,埋在地下,又能省地、又没有风险,还能避免人家抢水,能保证进京的水。可是中国的领导人必须让 他的功绩让老百姓看得见,还得让天上的卫星能够拍得到,比方说隋炀帝修的大运河还留在那儿,南水北调的工程是江泽民搞的,三峡工程是D搞的,留在那儿的。 有人说,干渠在地面上可以通航,也不可能埋在地下。但是南水北调没有航运的任务,对航运没有任何帮助。

南水北调的工程是藉着北京开奥运的机会,匆匆忙忙把这个工程给批下来了。本来计划2008年水要进北京的,但是没有完成,推后到2015年了。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造价是5000亿,是三峡工程的2.5倍,是个很花钱的东西。

几十万移民面对第三次搬迁

记者:这么大的工程,那移民人数也不会少吧?

王维洛:除了给渠道征地,丹江口水库的水位上升,一共要搬迁30-40万人,这其中大部份人已经搬过两次了。

头一次是在丹江口水库建立时,采取外迁的手段,基本上搬迁在湖北省内,安置条件很差。到了文革时,移民们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库区,在山上刨块地,作为黑户口,孩子也不能上学,慢慢地把家产又置起来了,政府就默认了。

移 民确实生活很苦,是“老运动员”。有报导说政府对他们怎么好,又有报导说他们有很多的不满,因为很多人没读过书。移民是个老问题,这些移民也跟三峡移民镖 着劲儿,攀比着,因为中央以前给三峡移民的政策最优惠,而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安置得最差,给的安置费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对中国文化遗产的摧毁

大家知道,宗教都有其圣地。中国的道教也是国教,道教的圣地在哪里?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道教的圣地就在丹江口水库底。

你 要跟以色列说把耶路撒冷给巴勒斯坦人,他会是个什么反映。就算是苏联,斯大林镇压得那么厉害的地方,也没敢动莫斯科旁边的东正教圣地谢尔盖耶夫镇。而作为 一个中国人,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道教是中国的国教,国教圣地在那里,能说一个水库的价值能超过道教的圣地,我不相信。中国人大多都不知道这个了,很多人到 庙里烧香,求平安发财,当你的道教圣地被淹没时,你都不知道,你去烧香拜佛,有什么用。


  专家集体沉默的原因

好几位西方记者问我,三峡工程上马时,还有那么多知识份子上书批评,还有知识份子敢冒着自己身心代价无所顾虑的批评。为什么南水北调就没有人批评了?是不是南水北调不像三峡工程那样的影响这么坏,有那么严重的社会影响和生态影响?

我 说不是,我说中国的知识份子是很聪明的,他们是有学习能力的。看看三峡工程中在最后报告上签字的那些专家们,最后都成了工程院和科学院的院士,成了对国家 有贡献的特殊专家和院士,得了这个奖那个奖。你再看那看看那九位没有签名的专家,他们的水平绝对在签了字的人之上,但是没有一个人成为院士。

中 国的知识份子把名利都看得很重,这也不是他们的错。这些还想进入科学最高殿堂的知识份子,他们在三峡工程的学习过程中,知道还是不说的好,说了也没有用。 因为他们的理想是步入殿堂,如果他们说了的话,现在很可能连一个科研的题目、科研经费都拿不到。就像黄万里一样,给三峡工程写了那么多的论文,他有一分钱 的科研经费吗?他从政府拿了一分钱的科研经费吗?没有。

所以说,三峡工程在中国的学术界造成了一个很坏的影响,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后边的人知道了,尽管不是像当初那样被打成右派,可他把你打成另类,没有科研经费,那你怎么办!你想当院士,没门。所以他们就不说了。

实际上,南水北调的最后社会影响,就是我们所说的,对中国国教圣地的淹没,本来应该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可他们却不说了。当知识份子不能自由地发出声音时,不能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时,国家的灾难就开始了。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