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专题系列

真相网2013.12.8】“中共对法轮功历时十四年的残酷迫害成为中国社会和整个人类社会的空前的大灾难。它所引起的后果造成当今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必承载而面对生死抉择的大劫!人类社会已被这场迫害推向了坏、灭的最后关头!‘天惩’为时不远!‘清算’指日可待!人们聚焦迫害真相,把握正义良善生命才有新的转折!”

-------------------

“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专题系列(一)

序 言

“中共对法轮功历时十四年的残酷迫害成为中国社会和整个人类社会的空前的大灾难。它所引起的后果造成当今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人都必承载而面对生死抉择的大劫!人类社会已被这场迫害推向了坏、灭的最后关头!‘天惩’为时不远!‘清算’指日可待!人们聚焦迫害真相,把握正义良善生命才有新的转折!”

“洗脑转化”是中共恶党的精神屠杀 灵魂活摘

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亿万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四年的残酷迫害中,一直实施着极端邪恶的精神迫害——“凶残洗脑转化”,而为达到百分之百的洗脑转化率,它们以人类起始以来的所有罪恶和从未有过的罪恶手段残害法轮功群体以摧毁和灭绝“真善忍”。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中国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进拘留所、劳教所、监狱、秘密集中营;同时大批学员被非法绑架到全国各地各类洗脑班进行强制暴力洗脑。亿万修炼“真善忍”高德大法的善良群体成了中共邪党残酷屠杀和灭绝的对象。

中共对法轮功群体的“凶残洗脑转化”是地地道道的思想专制、精神镇压、灵魂活摘。洗脑是中共邪党的擅长。江氏流氓犯罪集团以杀人不用刀、杀人不见血的残忍,实施五花八门的精神折磨虐待,剥夺思维权利,摧毁精神意志,亵渎人性尊严,背离人伦道义。在威逼洗脑转化过程中从精神摧残到肉体酷刑折磨、到人体试验、到致疯、致残、致死、到活摘器官、出售器官、贩卖尸体已形成一套邪恶、严密的机制。它们操控庞大的国家机构、邪党机构、司法机构、媒体宣传机构、军队系统、医疗及医疗科研系统、产供销外贸行业等,全方位发动、操控、实施、运营了这场残酷屠杀。

凶残、暴力洗脑转化的荒唐、邪恶和无法无天,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你必须换掉你的思想装进邪党允许你有的思想,你必须放弃你的信仰装进邪党的信仰,必须按照邪党的命令去思想、去信仰、去苟活。否则,打不掉你的“真善忍”信仰,就打掉你的性命,打掉你活着的权利。

因而,由洗脑和百分之百的转化率衍生出了深重的无数罪恶,谁坚守信仰就是精神摧残、酷刑折磨、毒针折磨、关进疯人院折磨、强奸轮奸、生殖器官酷刑或被活摘器官惨烈杀害等等,无数学员被致疯、致残、致死,死里逃生的也让你活得生不如死。那种炼狱般的洗脑转化是和肉体折磨、活摘器官屠杀同样惨烈的精神屠杀、灵魂活摘,是生不如死、比死还要惨痛的杀戮。在中共祸乱人类、倒行逆施的今天,以强制的灭绝手段逼迫一个偌大的国民群体去改变一种纯纯粹粹的思想和信仰,这在古今中外绝无仅有。拥有五千年辉煌文明的中华民族,被中共恶党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畸变繁衍出这等荒蛮无人性、前所未有、闻所未闻的罪恶,不能不说这是当今人类社会的堕落、莫大悲哀及不幸。

人类,特别是中国,自古以来为奠定真理、道义、正信而演绎了几千年的人文历史,从那时到今天,沧海桑田,这过程中历代仁人志士为之奋斗得慷慨悲壮,留下无数英雄史话代代效法,规正着人类。但这场历时十四年仍在继续的残酷迫害把整个人类推向了坏灭的深渊。

这一切究竟为什么?中共邪党从窃取权力的那天起,最害怕的就是失去对人心的控制。所以,它以“无神论”为立党、立国之本,只能信共产邪灵,以“三反”、“五反”、“反右”、“文革”、以“七八年再来一次运动”、“以杀一批稳定二十年”的手段控制人心。因此,它决不能允许一个拥有伟大信仰的、超过它六千万党徒的上亿修炼群体与它并存。这是这场迫害的实质。所以,法轮大法“真善忍”这个信仰让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发疯,它们怕这个宇宙的真理怕的要死。

一场对宇宙真理、正信的屠杀,是宇宙的一场正邪较量!人类的一场正邪之战!这场迫害表面上两种结果,“转化”和“不转化”,实际上动机和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亡”。拒绝“洗脑转化”是酷刑折磨,肉体死亡;“洗脑转化”是精神屠杀,灵魂死亡。凶残洗脑、百分之百的转化率是这场迫害中所有酷刑、罪恶的源起。

一、洗脑班的迫害规模

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在全国范围内除西藏外,所有省份,地(市)、县、乡广大农村疯狂设立、开办各类“洗脑班”。长期以来,大规模举办“洗脑班”的省市有:辽宁、吉林、黑龙江、河北、山东、四川、广东、湖北、北京、大连、青岛、广州、武汉、重庆、成都等。这些省市被迫害人数众多,成为迫害极为严重的地区。

除省、市、县、乡四级政府、党委及“610办”办公室广设“洗脑班”之外,从上到下公安系统、政府机关内部、高校、公司、厂矿企业和劳教所、监狱也纷纷开设“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开设洗脑班是指社会上的洗脑班开在劳教所,劳教所和监狱本身就是专门洗脑的最邪恶黑窝。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的十个月内,仅北京市朝阳区一个区就疯狂举办“洗脑转化班”两百多期。

“洗脑班”掩饰的名称各不同,如:法制培训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学校、教育转化中心、关爱中心等等。为避开社会和法轮功学员及亲人的视线,能为所欲为的迫害,洗脑班的地点大多设在远离人群的封闭场所,或设在拘留所、劳教所甚至设在军管驻地。有各类长期固定洗脑班、临时短期洗脑班、敏感日期班(如4.25、7.20、6.4期间非法短期拘留);无数班期、无数班次,再加上劳教所、监狱、拘留所、精神病院等长期、大量学员被一批又一批劫持在那里。现还无法准确计数全国有几千万人次或更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进洗脑班,经受酷刑、暴力洗脑和各种迫害。

这些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法制培训中心,根本不是什么学校,它既不具备任何教学设施,也没有一个教师授课,却冠以“教育、感化、挽救”的幌子做秀欺骗。事实是,全国所有的这些专门洗脑“学校”、专门洗脑“中心”全部由“六一零”邪恶操控,成为它们网罗一群恶警、流氓、劳教所人渣、犹大组成的流氓犯罪团伙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杀迫害、暴力洗脑的黑监狱、法西斯集中营。

所有被关进“洗脑班”的学员都是被非法强制关押。一是被居委会和派出所警察强行押走;二是单位以不进洗脑班就被开除和送劳教要挟,强制遣送;三是公安恶警从家中非法抓捕学员强制押送;四是秘密跟踪突然绑架押送洗脑班。有的学员被多次非法抓送洗脑班。所有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的学员都被当局强加了一个“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罪名,在劳教所监狱被长期关押洗脑,而更大范围的大量的学员则被非法强制、以抓捕绑架犯人的暴力手段抓进洗脑班转化。

在这场迫害中,“洗脑班”遍布全国的数量和密度远高于监狱、劳教所和精神病院,所以说“洗脑班”是这场迫害中除了拘留所、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之外的行使迫害的一个重要场所。它的迫害范围、职能是针对拘留所、监狱、劳教所施用法律程序迫害之外的所有学员实施迫害。而它的迫害手段丝毫不逊于监狱和劳教所,甚至更无法无天、更为所欲为。

在罪魁祸首江氏百分之百转化率的指令下,全国“洗脑班”的恶行达到登峰造极,手段极其卑劣和残忍。只要拒绝转化,就是五花八门的精神折磨,肉体摧残,打毒针、下毒药,强奸、送精神病院折磨,手段繁多无所不用;面积广泛无所不有。在全国范围内洗脑班大量发生迫害致死、致疯、致残学员案件。

二、极端邪恶的“洗脑”程序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从中国大陆传出后,短短的几年间修炼者达到上亿人,有无数人是被“真善忍”的无边法理所折服而走入修炼;还有无数人被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祛病或挽救了生命;而按照“真善忍”修心做人又挽救了无数濒临解体的家庭而其乐融融……。亿万人都从这种感性初起的感恩,逐步升华到理性地对宇宙法理的认知而成为信仰,这信仰的过程是灵魂的惊心动魄地觉醒和升华,这个信仰也从此和大法弟子的生命相溶。中共却把亿万人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强行泯灭、强行封杀,强迫学员转化,形成了一场大面积的残忍的精神迫害,其手段之卑鄙世无先例所及。

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洗脑精神迫害是系统的、连贯的,有一套机制、程序,有一套邪恶的理论指导,系统进行的,其中包括各种明里暗里的辅助洗脑的折磨手段。

(一)为“洗脑转化”而编造了各类资料。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〇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中共控制的国家宣传机器同时跟进,开始了铺天盖地的编造谎言,阴谋栽赃,诬陷宣传。中国两千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社,全部运作诋毁法轮功。专为洗脑而编造的攻击法轮大法的各种宣传画报、书籍,教材、小册子、音像资料充斥全社会,所有的洗脑班和劳教所、监狱更是应有尽有。

初进洗脑班便强制人手一册,强制阅读,并对每一篇造谣文章强制写出心得体会,不写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不给菜吃、不给水喝、罚吃鸡饲料作的窝头;白天面对面洗脑,灌输诋毁“真善忍”的邪悟,晚上整夜被熬鹰看录像强迫听中共捏造诽谤宣传。折磨学员的手段太多了,这是初进班最客气的对待。

(二)策动社会力量搞心理攻势。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策动整个社会力量参与邪恶洗脑,制造大范围的精神和心理围剿攻势。它们找来所谓的社会名人到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诽谤乱法,煽动仇恨;找劳模进行所谓感化劝戒;找公安司法机关邪恶进行所谓法制讲解,实则对学员思想转化威胁施压;还找回转化后为恶警做事的邪恶犹大在洗脑班上乱法助纣为虐;更恶毒的是,它们联手责成大法弟子单位以停发其工资或开除公职,断绝经济来源施压转化;它们还使用挑拨、威胁、和蒙骗等手段逼迫夫妻另一方离婚或以离婚胁迫其转化,所有的邪恶招数,所有的卑鄙手段,它们都用尽了。

(三)精神屠杀的转化“四书”。“四书”如下:保证书、认罪认错书、决裂书、大揭批。这个转化“四书”相当邪恶,它一环扣一环、步步紧逼。如果承受不住那些邪恶的攻心洗脑、精神压力和各种酷刑折磨,一旦迈出第一步,就被邪恶所钳制而逼迫你一步步走下去,直到全部写完“四书”。

第一步:逼迫学员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一旦写下了“保证书”就如同上了贼船,邪恶立即就把学员逼到下一步。

第二步:逼迫学员写下“认罪、认错书”。强迫学员承认和平上访、讲真相、发传单是违法、是犯下了扰乱社会治安罪。如果写下“认罪、认错书”就再难反转,将被邪恶牵着鼻子迈向深渊。

第三步:穷追猛打,强制、监督、逼迫学员继续写下与大法的“决裂书”。这时,有的学员已被这过程中的强制洗脑和各种折磨逼到精神崩溃,一路违心的走下去。

第四步:限定时间、逼写“揭发批判书面材料”。这就是所谓“三书”,实际是“四书”。揭批材料写完后邪恶要几次审查,如认为该学员洗脑转化不到位,便责令其三番五次地修改或重写,同时指定专人继续对其严管和继续强化洗脑,并帮助修改完成揭批书面材料。不识字老年学员也要找人代笔完成,一个都不放过,直至邪恶认可通过。

第五步:揭批材料通过后便召开揭发批判大会,把在被逼迫下写就的揭发批判文章要学员面对全大队一百多人宣读,邪恶全过程现场摄像存档。全部走完这些程序后,还要继续观察考验一个阶段,目的是巩固所谓的转化成果。最后邪恶认为基本可以了,便进行最后一项。

第六步:验收。如劳教所一般由教育科或上一级单位来人验收。验收者提出很多邪恶问题让其回答,视其回答程度判定此人是真转化,还是半半拉拉,还是假转化,以此判定“洗脑”是否合格,如不合格还要继续强化洗脑,重被邪恶盯紧,直至通过。如中途“翻车”(注)那就要加刑同时剥夺你所有的权利。在洗脑班拒绝转化的学员,都被当地公安机关统统记录在案处理,一种情况是,非法被直接转送劳教所长期洗脑迫害;另一种情况是放长线钓大鱼,暂时放出去,无所不在的跟踪监视,伺机抓捕更多的人和清查资料点,然后再抓进劳教所或监狱加重迫害。

(待续)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

“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专题系列(二)

序 言

“中共对法轮功历时十四年的残酷迫害成为中国社会和整个人类社会的空前的大灾难。它所引起的后果造成当今人类社会的每一个众生都必承载而面对生死抉择的大劫!人类社会已被这场迫害推向了坏、灭的最后关头!“天惩”为时不远!“清算”指日可待!众生聚焦迫害真相,把握正义良善生命才有新的转折!”

——续上(一)

三、精神屠杀的“车轮战”洗脑“车轮战”

洗脑是所有洗脑班采用的一种最初、最普遍的洗脑方式。“车轮战”洗脑,是在强迫、重复和密集灌输下,以“谎言、诽谤多说几次就会成为真理”的流氓逻辑,强迫学员接受、认同,以颠覆法轮大法的理念。“车轮战”是不停止的意思,是几人以上对一个人的群体轮番围攻。一是时间不停止,二十四小时不许睡觉连轴转,转到什么时候呢?或许连续十个昼夜、二十个昼夜,或许四十个昼夜;二是围攻不停止,通常都是两个组共十几个人,交替围攻洗脑、酷刑折磨。一个是笑里藏刀、以伪善面目出现、专上媒体粉饰骗人的所谓“春风化雨组”;”;”另一个是被中共隐瞒、秘密的专施酷刑的“流氓暴力组”。人员组成是恶警、犹大、吸毒犯、妓女、诈骗犯等。恶警指挥两个组三方邪恶密切配合,昼夜不间断的给学员灌输邪党的诽谤捏造、邪悟和施以酷刑,以完成步步逼上绝路、屠杀灵魂的邪恶“四书”。

北京法轮功学员章理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我被定为‘重点人’(注)被恶警和‘春风化雨组’、‘流氓暴力组’一群邪恶封闭洗脑十八个昼夜,逼迫转化。洗脑时它们经常呈大半圈把我包围,命令我目视洗脑者,上身笔直,双膝并拢,双手扶在膝盖上,不许动一动。它们时刻盯紧我的双眼,监控和钳制我的思维,不让我有自主思维的时间、自主思想的空间,时刻听它们的诽谤和邪悟。那是一种让人精神崩溃的思维控制,我只要挪开视线或眨一下眼睛,就是一阵穷凶极恶的叫骂和踢打。

劳教所不但是邪恶势力的黑窝,而且这里有中共指令下劳教所豢养的一伙高学历的专门‘以法破法’、相当邪恶的王牌犹大,它们根本就不是修炼人。那时,我不知道我到底还有多大修炼的底蕴能抵挡住那极其邪恶、极具迷惑性的‘以法破法’的致人于死地的转化,我感到了灭顶般的痛苦、还有恐惧。我害怕被它们‘以法破法’、恐惧心中神圣的师尊和大法被血淋淋的揭走。这种邪恶的‘转化’无异于死、是生不如死,比死还要痛苦的苟活。所以我宁愿面对酷刑、死亡,而绝不接受洗脑转化、向邪恶妥。”

章理说:“我高度紧张的守护我的信仰,还要和每天昼夜‘熬鹰’(注)的困魔搏斗,时刻保持头脑清醒。在这个魔窟里,谎言不用重复就变成真理。那种瓦解、乱法和毁人的邪恶的强迫洗脑,让人透不过气来,面对每时、每刻那种不间断的对师父对大法的邪悟、造谣、诽谤,是一种巨大的痛苦折磨,我如同置身饿虎群奋力厮杀,全身心处在高度紧张的正邪对抗中,我迅速调动大脑的每一根神经打出法理,去反击和消灭各种邪悟、诽谤、唇枪舌剑。那是惊心动魄的殊死鏖战,是看不见硝烟的肉搏,是你死我活的拚杀。为打破正襟危坐的精神钳制,为了排除它们无休止的邪恶灌输,缓解我时刻高度紧张的神经和保存点精力和体力。我强迫封闭自己的思想不听,使思维停滞或者溜号。有时我盯着脚下的小草和蚂蚁、远处的房屋树木或是房间里的某个物体沉默、艰难的阻断自己的思维,有时抠着脆断的指甲以抵挡和排除它们疯狂的辱骂和恶毒的诽谤。当这样做时我立刻遭到拳击,但是,就在它们咒骂和踢打我时,才停止疯魔一般的围攻,恰恰是我大松一口气、大脑和全身绷紧的神经霎时放松、得以片刻喘息的时候,这时皮肉之苦已微不足道。通常,当它们使遍所有洗脑的精神折磨都不能转化这个学员后,便再不费口舌,接下来就是无尽无休的肉体折磨。因拒绝洗脑转化,我被恶警指使犹大通宵毒打,浑身上下拚命踢,就像踢一条沙袋。在肉体逼迫的过程中我被施以几十种酷刑折磨。我宁死不转化,到期时该释放时又被非法加刑十个月。几年刑期,我被严格限制吃饭喝水、上厕所、睡眠、上早操、刷牙洗脸、洗澡、洗衣服、购物、亲人接见、通电话等等,我被剥夺了所有的权利,也失去了自由思维、思想的权利和人格尊严。在狭小的空间中,头上有监视器,时刻监控我的一举一动;头上还有监听器,监听我的一切声音。身边左右时刻有三个包夹寸步不离,二十四小时监控、洗脑、折磨。……恶警说的生不如死、度日如年,我九死一生都经历过来了。”

这不是章理一个人的经历,十四年来,所有的洗脑班、所有的劳教所、监狱都是这种情景,只要学员坚持信仰就被通宵达旦的强迫洗脑,以杀人不见血、不留痕迹的“熬鹰”、“车轮战”,”,从第一天昼夜熬到第二天、第三天,一直不转化就一直熬下去,二十个昼夜、三十个昼夜、四十个昼夜……,然后施以五花八门的酷刑。凡是进过洗脑班和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只要坚持信仰都经历过这种精神围剿和肉体摧残。

马三家劳教所的恶行在国内外引起震动,难道只有一个马三家吗?!其实,中共长达十四年的屠杀,早已“遍地马三家”!如北京女子劳教所,是一个洗脑转化最毒辣超前、酷刑手段最繁多、最残忍、最隐蔽的一个制造罪恶、输出罪恶、供全国劳教所、监狱、洗在脑班克隆、效法的一个完备的邪恶势力的样板黑窝。迫害初期就是这个黑窝首起“洗脑转化”并迅速推向全国;它以残酷的性侵害迫使转化;以几十个昼夜站立“熬鹰”洗脑、相间酷刑折磨;花样百出的肉体摧残;各种拳脚方式的毒打;种种逆反生理的身心虐待;指使妓女骂出骇人听闻的下流话以精神折磨等等。这个劳教所不仅关押劳教、行走极其艰难的残疾学员,而且还关押劳教步履蹒跚七八十岁裹小脚的法轮功老奶奶,等等恶行不一而足。北京女子劳教所为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其精神和肉体的极致摧残令人发指。

这种全国大面积的长期的精神和酷刑迫害下不仅无数学员被折磨致死、致残,还有不少大法弟子被折磨至疯。在洗脑班、劳教所、监狱被逼“疯”,酷刑折磨是一方面,精神摧残、精神虐杀是重要因素。法轮功学员都因修“真善忍”而变得纯真,当一颗纯真的心灵展现在人群中是掩都掩不住的单纯和对追求真理的执拗。但是,当她们的信仰被长期的诋毁和扼杀,被血淋淋的从心中揭去时……“疯”便成了一种最为哀痛的反抗,成为对中共邪恶最悲怆的控诉。

所以当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阻断、肉体上消灭”,一系列由转化洗脑而衍生的残酷迫害步步紧逼、特别是邪党穷凶极恶大范围株其连家人以胁迫转化,使这场迫害更加惨痛,一些学员违心的签下三书,那是生不如死的煎熬。当邪恶要求的转化程序一一走过时,有的学员已哭得昏天黑地,当最后被逼迫面对全体宣读大揭批文章时,那种绝望的撕心裂肺的恸哭、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哀号,让听者心灵振颤,泪水纵横。只有打人杀人才犯法、才是恶吗?只有皮肉痛苦才是伤害吗?不!当一个人的思想、思维都被控制,她们纯洁的灵魂被强暴,她们自由信仰的最后一点空间被掠走,这是使人最痛苦、最悲惨的,是对人最大的犯罪和深重的罪恶。

全国范围内的这种凶残洗脑、残酷的精神虐杀,剥夺人自由思维、思想的权利、自由信仰的权利的所有邪恶形式,都是江氏流氓犯罪集团一个模子制造出来的,各种邪恶的手段无所不有,无所不用,这种思想专制、灵魂屠杀是反人性、反人伦、反人权的兽行,人类无法用语言定性这种人类从未有过的邪恶。

四、杀人不用刀的“心理谘询”

“心理谘询”旨在解决人的精神痛苦,缓释心理压力,疏导心理障碍,以使人身心同步健康为目地的一种心理治疗。但在劳教所、在所有的洗脑班恶警把心理学知识反其道当作洗脑提高转化率,进行思想、精神控制直接迫害大法弟子助纣为虐的工具,邪变了心理谘询救助与人的根本性质和目的,成为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精神摧残的手段之一。这一手段相当广泛的施与各类洗脑班,在全国各地很多洗脑班就办在劳教所内,如专门转化中央和国务院各部委大法弟子的国家机关党工委洗脑班就办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内。

它们以职业性的老练和邪恶目的观察学员的表现,揣摩学员的心理,对照学员的言行;了解每一个人的学历、职业、业绩;个性特点、长处、弱点、意志力和承受力;想什么、希望什么、爱好以至忧喜伤悲;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妻子儿女等等全部情况。

然后,进行书面心理测试。试题全部是西方研究施用的心理测试问答。涉及广泛的社会知识层面、个性心理、社会生活空间,家庭婚姻、需求企盼,爱恨情仇等等,内容极其全面,提问五花八门甚至怪异。测定后将每个人的答卷,再通过电脑分析做出结论,你是属于哪一种类型的人。通过这些结论,找弱点、找突破口,策划洗脑。归类是哪一种人,就用哪一种办法对待你、处置你、折磨你。

同时,它们对坚持信仰不转化者建立秘密“监控日记”。“重点人”从清晨被强迫叫起后,一举一动、只言片语、精神状态;吃饭、喝水、上厕所的反映;洗脑过程中说些什么;对什么问题敏感、抵触、接受;对什么事表示愉快、忧郁或是愤怒。这一切都在严密监视之下被详细记录下来。

它们靠获取的这些最直观的材料和“心理谘询”。掌握“重点人”的心理变化、行为动态,对每一个人再做出结论,然后制定出因人而异的洗脑步骤或攻坚计划。找到攻坚的突破口,便往死里折磨你。这些书面监控记录上午交一次,下午交一次。有时,一天要召开几次“包夹”会,如有它们认为的突破口、薄弱点,会迅速调整攻坚方案,以更歹毒更伪善更邪恶的手段制造出新的罪恶。这时,学员们所有的客观存在、除了思维之外被全部掌控和具足了对付他们的手段。当又一轮洗脑的时候就是掌控你的思维,在精神上折磨你、杀伤你,在法理上惑乱你,让你时刻感到灭顶般的灵魂窒息。

心理谘询调查中,它们还要求学员写“生平自述材料(包括儿时)”,欺骗说缓解精神压力。当它们拿到学员的自述后,研究里边的内容,选择其中的某些事例与学员拒绝转化的表现对号,抓其把柄在全体大会上指责、嘲笑学员:他的“错误”、“偏执”、“固守”、“迷信”等等是因为有劣根性的缘故,因为他过去就如何如何……”。

学员们毫无防范、纯真的自述中饱含着对修炼前后灵魂深处变化的对比感悟,但这都成为邪恶杀伤学员的把柄,能在哪方面打击你、中伤你;伪善你、拉拢你就抖落学员自述中哪方面的内容张扬,甚至拿儿时天真的行为在大庭广众下来攻心、嘲弄或戴高帽,最大限度杀伤当事人,最大限度地侮辱、打击学员的人格自尊心,削减正信正念和意志力,达到它们所要的转化。

邪恶的心理谘询也谘询到了学员的家里,家庭现状,经济条件,亲人的心态,夫妻感情,甚至婆媳关系等等都纳入它们谘询掌控的范围。先从哪里开刀下手它们已经门清了。在接下来的洗脑过程中它们首先攻击薄弱、打开缺口。什么时候给你什么样的压力;什么时候给你和风细雨;什么时候给你点颜色看;什么时候让你家中老父老母、兄弟姐妹围剿你;什么时候拿你的儿女攻心;什么时候拿你的丈夫以离婚逼迫你,什么时候通知单位断了你的工资、生路。这其中挑拨、离间、传假话、恐吓、甜言蜜语、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人中所有不齿的邪恶手段都用在学员和学员的家庭中,促使、利用家人逼学员转化,如不转化便挑拨家人对其修炼不满,指责炼法轮功无情无义,和政府对抗不善不忍等等……邪恶至极。

如邪恶策划的每一次“亲情接见”,都是恶警心理谘询背后攻坚计划的阴谋实施,在精神上搞垮大法弟子的其中一环。

它们事先安排好会见人丈夫或妻子、儿女;双方父母、兄弟姐妹;还有奉命前来施压的工作单位领导和能充当说客的亲友。当瘦弱不堪的大法弟子被恶警带到亲人面前时,孩子奔过来抱住日夜思念的妈妈大哭,拉着妈妈的手要回家,面对亲人和痛哭的孩子,身为大法弟子的妈妈已热泪盈眶;当老母亲看见被关押的女儿满面憔悴赫然白发苍苍时早已泪流满面……会见马上由单位领导和其丈夫切入正题:放弃信仰、转化回家,否则单位将开除公职……恶警察言观色。当学员以无语的沉默表示不放弃、不妥协时,泪流满面的母亲‘噗通’跪在女儿面前放声大哭,求女儿转化回家;婆婆也哭天抢地的头撞墙以死相逼,述说一家老小如何艰难;丈夫怒发冲冠,要挟不转化就离婚;老父亲跺着脚怒斥不义不孝;孩子抱着妈妈吓哭得撕心裂肺……

恶警这时腰别电棍洋洋得意、看西洋景一样欣赏自己的恶行。然后,再挑拨指责学员“连骨肉亲情都不顾”、“无情无义”等等,挑起家人对学员的不满、对立、甚至仇视进而把这种由非法判刑关押造成的家庭灾难嫁祸法轮功。这是一幅让人断肠、又充满阴谋邪恶的场景。而这一幕是所有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只要有所谓的“亲情接见”就是如此一幕幕雷同的、由邪恶制造、操纵的悲惨众生相。

这还没完,会见之后还要被“攻坚组”围攻,逼迫写“接见心得体会”,然后当众宣读,再一次拿亲情、拿“善”攻心,再一次拿儿女痛哭、母亲跪求、丈夫离婚、家庭解体、断绝经济来源、开除公职等逼其就范,学员再一次被整得泪流满面;同时再把对大法的种种捏造诽谤,再一次的往脑子里灌,在这种步步紧逼的围攻下,有的学员流着泪、颤抖着手写下了保证书。如果这一招不灵,下一步就是拆散家庭,要挟其亲人必须和法轮功划清界限,再次“亲情接见”时就是逼其当场签字离婚。

这种直接的伤害、行恶一直到学员离开洗脑班、劳教所或监狱回家还没完,它们继续上门监控、敲诈勒索、骚扰不断,波及一家人及亲友无法正常生活,直到——要么转化写下保证书、要么再次被抓进洗脑班、要么再次被劳教、要么流离失所……。

邪恶的“心理谘询”,这种深重的精神摧残、精神虐杀在强迫洗脑转化的从始到终都布控和贯穿着这根邪恶的中枢神经。可见,在中共暴政、凶残邪恶的极权统治下,什么原本美好的事物,原本善良的客观存在,都会被中共这个恶魔而变异成为堕落的邪恶的。呵护人们心灵和谐美好的“心理谘询”成为地地道道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凶残洗脑、精神屠杀,助纣为虐的杀人工具。

五、阴毒而背弃人伦的“精神控制”

江氏流氓犯罪集团,恐惧大法弟子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这是它们势必首要破除的,因此,只要能够迫使洗脑转化的所有罪恶阴毒的手段它们都能使出来。精神控制,是违反人伦道德、极端恶毒的精神摧残手段。在非正常的情况下强制施压,强加一种结论逼其认同,强迫一种观念逼其屈从。最大限度的从精神上折磨你、迷惑你,让你精神恍惚,怀疑自己而认同邪恶,丧失主意识而接受转化。教科书上对“精神控制”的定义这样说:“精神控制”又称心灵控制或心智控制。通常指团体或者个人用一些非道德的操纵手段强加某人按照操纵者的愿望改变其人,这种改变通常给被操纵者带来精神以至肉体损害。精神控制主要通过瓦解个人对自我的认识,使其彻底改变对自己的经历和个性的看法,接受被灌输的观念,从而成为这个组织的工具。这是一种违背人心灵意愿的一种极端恶毒的掌控人的手段。”

“精神控制”,这种违反人伦道德、连想都想不到、更听不到的邪恶,中共流氓集团却做得出来。只要能打掉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这个流氓集团什么恶毒的事都敢做。

曾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的禹功说:“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始终被单独关押洗脑,不许接触任何学员。它们以白天黑夜不间断的‘车轮战’围攻我。当五花八门的捏造、诽谤、邪悟被我有理有据逐一揭穿、抵制后,它们恼羞成怒,每天开好几次包夹会研究怎样惩治我。一天,它们突然指控我被“精神控制”、身上有“附体”。它们到处散布、大会小会讲,以通过这种强势的舆论攻击给我造成心理压力逐渐认同。洗脑过程中它们不错眼珠的盯着我,几张嘴不停歇的倾倒着恶毒的诽谤、攻击。当我又累又乏稍一打盹,它们立刻群起而哄:‘看,看,她附体又上来了,打!打她的附体!她跟别人不一样,她身上的那层壳特别厚,典型的精神控制……’它们一边骂一边使劲踢我的腿、踹我的脚,吼着:‘打!打!打附体!……’

当班恶警和包夹起哄说:‘你们看她那张脸多憔悴,你看人家转化的该吃吃、该睡睡,气色也好了,还能早回家。你被控制的太厉害了,都不是你啦!你醒醒吧,再不转化你就疯啦……。’

我说:‘转化了是被你们折磨的,气色不好是被你们摧残的,你们才是地地道道的被精神控制,被魔鬼附体和利用。我修大法不是被谁逼着修的,是自觉自愿、是灵魂的觉醒、是对真理的认知和追求!我凭什么要苟同你们肮脏的邪悟和毫无人性的强加!我的大脑、我的思维归我管!不归你们管!’

管班恶警恶狠狠的说:‘哼!她们不转化时都这样,把她的附体和精神控制打掉!必须让她转化!’说着眼里掠过一抹凶光,嘴里却呵呵呵笑着走开了。

每天夜里我被四个包夹轮流监控洗脑,被整夜强迫听诬蔑法轮功的录音带。它们指定我坐在房间过道的小凳上,只要我一瞌睡,它们就大吼:‘睁开眼!不许瞌睡!不转化你休想睡觉!想睡觉就转化!……’

在我被熬到大概十昼夜的时候,这天夜里,两个犹大包夹值夜班。已是后半夜了,是人最困盹、最难熬的时候,我有好几次困得从小凳上摔下来。奇怪,往常她们早就吼起来了,而这天夜里她们却任我瞌睡并不管我。

忽然,有人摇我、喊我的名字,朦胧中我看见包夹手里拿着一个大本夹子,它问我什么话,然后写在本子上。已十来天没睡觉了,身体空空的极其难受,我不时的意识中断昏沉着。可是,它们不时的摇着我,一遍又一遍的问什么问题让我回答。我朦胧的应付着,它们便记在本子上。一会,它们停下笔摇着我又问,我朦朦胧胧的一直这样回答着。它们不把我彻底叫醒了问,故意让我在这种昏沉的状态下回答问题。

最后,它们吼起来,彻底叫醒了我。恶警和包夹们像获得了最新研究成果一样,到处张扬描述。它们嘲笑着冲我说:‘姓禹的,你知不知道你被精神控制得多厉害?!你还不承认有附体!我告诉你,夜里我们问你某某问题,你却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我们‘井盖在那盖着呢’,哈哈哈……谁问你什么井盖了!你说你附体多厉害吧!你都精神错乱了,都不是你了,精神错乱了!整个被人家控制了!你还坚持什么呀,再不转化你就疯了!疯了!知道吗,你快疯了!比死还痛苦的疯!……’

我顿时明白,深更半夜她们拿着大本子摇着我问这问那的恶毒目的。我对她们的如此卑鄙、恶毒而震惊,更为这些生命深痛和悲哀。我再一次言之凿凿的宣布:‘我十分清醒,任何强加、惑乱都没用,我再一次告诉你们,逼我转化决不可能!’

当这种精神惑乱、车轮战围攻、熬鹰都不奏效的时候,恶警恨恨的叫嚷说:‘她被精神控制得最严重,她的附体最厉害,所以最顽固,打!继续打!用一切手段!……她必须转化!’

一天,三个吸毒犯、三个犹大突然走进屋来,把纸和笔放在床板上对我说:‘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转化,你被控制得最厉害,政府(指恶警)说了,要我们帮帮你。你要现在写就什么都免了,还不写,那就敬酒不吃吃罚酒!再问你,写不写?’

我毋庸置疑的说:‘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绝不给你们写任何东西!’

‘好啊,你不写我们帮你写!哼!你就扛吧,好戏在后头呢,这才哪到哪啊,不转化整死你!’说完六个人一齐扑上来把我打倒在地,左右一边一个人死死的踩住我的膝盖,另两人抓住我的左右肩膀和手臂,身后一人用膝盖顶住我的后背,一只手臂死死的扼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抓住我的头发。一张白纸铺在地上,第六个人抓住我的拳头,死命往手里插笔,往那张白纸上摁去,虎口被笔尖刺破、流着血。我奋力抵抗,决不让笔按照它们的意愿走,她们半天写不成一个字。六个人急了把我摁倒在地,全力控制我的身体、右臂和手,我拚命抵抗,它们还是写不成。

它们被激怒了,喘着粗气吼道:‘写!写!就让她写打倒她师父!非敲掉她这层壳不可!就不信治不了她!……’我只有一个念头,拚死也不能让邪恶用我的手写出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它们急了,跪在我身上连打带扭,我高声呼叫以暴露它们的恶行。它们赶紧关窗,抓起擦地布死命往我嘴里塞,我被擦地布堵住了嘴。

六个人压在我身上,滚做一团。被刺破流血的手抓的到处是血,它们插不进笔,只好抓住我的拳头夹着笔朝那张纸上摁去。我所有的意念都在手臂上对抗着,那张纸依旧是乱道道。它们终未得手,汗流浃背、气喘吁吁骂着脏话从地上爬起来……。

恶警和包夹咬牙切齿地叫号,一定要制服我。随后这六个人,在恶警的操纵下,又连续两次对我暴力迫写,一次比一次疯狂。三次较量下来,我的膝盖被踩伤,腰扭伤,右手被反覆扎伤流血,每次过后右臂不住的颤抖,头发一缕缕被揪掉。但三次暴力迫写都没有得逞,他们都望着地上那张划得横七竖八的烂纸喘息、咒骂着。

上个案例是邪恶还罩一层面纱操控,会说是法轮功学员自己“疯”;这个案例邪恶撕下面纱穷凶极恶逼你“疯”。它们妄图以这种精神强加的迫害手段逼其写下骂师骂法的话,造成即成事实,使其心灵负罪而精神崩溃。两个案例目的是一个,都是为打掉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这是学员经历最初的、也是最普遍的洗脑手段。当这些精神折磨手段换不来屈服,便是更加凶残的酷刑折磨和大量的酷刑下的死亡……。

(待续)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

注释:

“翻车”:在洗脑班、监狱、劳教所已被逼迫转化的学员,在没离开这个环境前,宣布在邪恶强制逼迫下或酷刑折磨下违心的写下的“四书”作废,继续坚修大法,这种情况叫“翻车”。

“重点人”:是中共恶警对洗脑班、劳教所、监狱里所有拒绝洗脑转化、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的特定称呼。

“包夹”:是一个充满邪恶和暴力的罪恶角色,是二十四小时不离“重点人”左右的看守和使用酷刑折磨的罪恶打手,犹如恶警的警犬。“包夹”由两种人组成,一种人是因吸毒犯罪者和妓女等,另一种人是“犹大”。

“犹大”:是指被邪恶转化之后,反过来以邪悟或暴力疯狂折磨、毒打、转化其他大法弟子的极其邪恶的假修之人。

“熬鹰”:在洗脑过程中,对拒绝转化学员昼夜强制坐小板凳或站立不许睡觉、不许打瞌睡,打瞌睡就抽打头,不许精神有一时一刻放松。连续熬三五个昼夜、十几个昼夜或几十个昼夜或更长,其间还施以其它种种酷刑折磨。

“五马分尸”:由两人分别扯两脚、两人分别扯两臂、一人扯头,五个人同时朝五个方向一齐抻扯、撕裂这个人。它本是中国古代由人指挥五匹马执行死刑的一种刑法。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5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