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相评论:物理学家、民运领袖方励之去世

真相网综合报道】美籍华裔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4月6日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去世,享年76岁。方励之一度在中国安徽合肥担任中国科技大学副校长,是富有成就的物理学家。因为支持学生要求民主,他被解除副校长职务,并在1987初年被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点名开除出中国共产党。

中共官媒噤声数日后笔伐方励之与异见者

方励之被许多支持民主的人士看作是中国争取民主和自由的知识分子的代表。流亡美国的中国著名异见人士方励之在美国病逝后,大陆媒体集体“被噤声”,9日中共官方《环球时报》突然发表社评批评方励之,打破了数天的沉默。

中共《环球时报》的评论以一贯的说法反对自由民主和法制,影射方励之等人“挟洋自重”,继续把方励之与异见者推向对立面。而此前,中通社报方励之死讯不避讳提“六四事件”,曾有媒体报导,中共总理温家宝力推重新评价六四,引外界猜测,中共高层对于“六四”评价仍分歧严重,难下定论。然而《环球时报》评论后还发表了许多读者评论,其中有不少哀悼之辞。还有读者评论说:方励之“胸怀大义”,“终有沉冤昭雪的一天”。

方励之客死他乡 各界斥中共残暴

【大纪元报道】流亡海外22年的著名民主人士方励之最终被迫客死他乡,4月6日在美国逝世。多位大陆六四民运人士都斥责中共当局剥夺民主人士回家权,是残暴无人性的做法。

六四事件后首名被中共当局逮捕,并两次坐牢的北京独立记者高瑜,对方励之的去世非常痛心,近日特意撰文一篇《方励之永远是八九一代的良师》,以示哀悼。她在文中说:“方励之先生的名字一定会排列在中国20世纪最杰出大学校长蔡元培、胡适、梅贻琦、傅斯年之后,他是中共专制政体之下最有资格代表大学精神的人物。他是中国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推动者。”

高瑜:哀悼一代六四精神领袖

在接受大纪元专访时,高瑜忆述,89年曾听过方励之的演讲,07年并在纽约反右运动座谈会上和方励之有幸见面,并和他聊天,对方励之印象非常深刻。她形容方励之是一代六四精神领袖。“方励之和他一生的经历,而且是从反右一直到89流亡,他实际上是自由主义旗手里边的少壮派,整个89民主运动,方励之绝对是精神领袖。4月15日学运爆发之前,他已经被监控了,虽然他没有上街,但是他的思想在学生中是起到号召的作用。对于他的去世,所有为民主和自由献身的人、为人权而奋斗的人,都会感到非常的悲痛。”

对于中共当局至死不让方励之等海外民主人士回国,高瑜谴责其残暴无人性。她说:“我认为这是中共暴政的一桩罪行,六四不就是屠杀、坐监狱、流亡,所以就有这种客死他乡,年轻的学生很多有父母、亲人在国内去世都不能奔丧,这是违背人之常情。”

张先玲:中共拒方回国 没有人性

由于中共封锁消息,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也是在接受海外记者采访时才得知方励之的死讯,她表示非常沉痛。“我很震惊,我也很难过,因为这样一个推动民主的一个学者突然去世了,他有点走得太早了,我也很遗憾。”

她也谴责中共拒绝方励之回国。“怎么平白无故不让别人回来,算怎么回事,完全没有理由,完全是一种没有人性、没有良知的一种做法。”

【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报道】

*今日中国方励之安在*

美国《华尔街日报》4月8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标题是“方励之与自由:这位已故的物理学家告诉中国人,必须要有民主才能寻求真理”。评论对方励之的故去表示惋惜,认为满怀理想的方励之的去世标志着中国的一个满怀理想的时代的过去:

“物理学家、异议人士方励之……曾经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初的独立知识分子。在1986年,他让学生示威者上街,向中国人传达了一个简单的信息,这就是‘民主不是上面赐予的东西,而是人们的努力奋斗争取来的’。如今,这些话在今日中国还能引起共鸣吗?

“中 国共产党在1989年镇压了学生运动,并在方励之在美国大使馆获得庇护一年之后把他流放。他当年的学生如今都进入中年,富裕程度超过过去的想象。如今,对 政府采取玩世不恭、泯灭是非的态度已经成为常态。很多人可以在私下里谈论需要政治改革,但只有少数活动家和人权律师愿意承担个人风险追求政治改革。”

*物理学家和人权活动家*

在1949年共产党掌权之后的中国,作为国际知名的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跟政治产生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可谓理所当然,跟苹果成熟必然坠地一样。

共 产党当局坚持认定、并强迫它所统治下的中国人承认,共产党是一个掌握了一切真理的党,应当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其中包括在科学理论方面享有至高无上的权 威。方励之本人生前喜欢列举的一个例子是,他最初把解释宇宙起源的所谓宇宙大爆炸理论介绍到中国,结果因此而得罪了中共的理论权威,因为大爆炸理论这种科 学理论触犯了中共所信奉的那种坚持宇宙没有起源的马列主义教条。

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4月7日发表记者迈克尔·瓦恩斯就方励之去世从北京发出的死者生平介绍也提到了那一段在外人看来可笑、在中国却可能是要命的历史。瓦恩斯的文章介绍说:

“方励之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早年也是一位忠诚的共产党员。他在1980年代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人士。他的政治观点是由在中国发生的迫害和在国外跟西方政治理念的接触形成的。

“在1989年初,他发表致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的公开信,要求释放政治犯。那封公开信对那年春天的学生要求民主的运动起了激励作用。学生运动在6月4日到达高潮。中国军队屠杀了几百名占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抗议者。”

*语言清晰的思想家*

方 励之生前以思想清晰、语言表达清晰透彻而著称。他善于用浅显易懂、清晰流畅的话语和逻辑解说复杂的科学理论或政治现象,并为此受到学生和友人的敬佩。方励 之和夫人李淑娴合著的宇宙学科普读物《宇宙的创生》的英文版被著名美国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誉为英语世界最好的宇宙学普及读物。

法国主要报纸《解放报》4月7日发表记者菲利普·格朗日罗撰写的方励之生平介绍,再次展示了方励之思想和语言的清晰流畅:

“在 他生命晚期,他把中国现政权比作拉丁美洲1970年代风行一时的右翼独裁政权。在2010年写文章赞扬中国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时候,他呼吁西方人不 要再以为经济发展必然会给中国带来民主。他写道:‘恰恰相反,中国领导人会因此而更加蔑视人权。’他临终时对中国的看法是悲观的。他发出警告说:‘日本在 二十世纪上半叶不幸的历史清晰地显示,一个践踏人权的经济大国的崛起对世界和平是一个威胁。’”

*萨哈罗夫的同事*

在 1980年代,在方励之受到中共政权迫害之际,苏联著名物理学家、人权活动家萨哈罗夫曾经对北京当局发出公开信,对方励之的境况表示关切。作为科学研究和 人权民主事业的同事和同行,方励之也对萨哈罗夫一直表示钦佩。在国际媒体间,方励之也因而被普遍称作“中国的萨哈罗夫”。法新社4月7日发出的报道说:

“方 励之近年来在美国西南部图桑的亚利桑纳大学担任物理学教授。他被昵称为‘中国的萨哈罗夫’。他没有参加1989年的北京之春抗议活动,但他公开表示跟抗议 学生站在一起。他解释说:‘他们要求更多的民主。我只能是跟他们意见一致。我们需要的政治体制要尊重人权,尊重普适于所有国家的基本权利,这就是言论自 由、思想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结社自由、移居自由,而且,也像在苏联一样,需要切实的选举自由。’”

*大胆雄辩呼吁民主*

美联社4月8日发表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的报道,如此回顾了方励之的生平:

“在 1986和1988年间学生要求民主的示威中,他在政治上名声鹊起,成为中国要求民主改革的最敢言和雄辩的人。中国当局表示,他在中国科技大学对学生的多 次讲话煽起了动乱。当时,他在那里担任中国科技大副校长。他后来被开除出中共,被罢免了大学的职务。但他拒绝被迫沉默。他几乎每天都接到来自全国各地对他 表示支持的信件。

“1989年6月4日中国军队镇压天安门抗议者从而把要求民主的运动打下去之后,方励之和妻子到美国大使馆避难。他们夫妻被中国当局通缉。假如当局捉拿到他们并判他们罪名成立,他们就有可能被判处死刑。美国外交官拒绝把他们交给中国当局。”

*天体物理学世界一流研究者*

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4月8日刊登专栏撰稿人野口东秀的文章,题目是“相信‘自由必胜’的方励之去世 / 民主化思想将获得继承”。野口东秀在文章中如此向日本读者介绍方励之:

“作为天体物理学世界一流的学者,方励之是一个让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邓小平恼火的知识分子。”

“在 跟1989年天安门事件有关的民主化运动中,方励之被认为是学生的精神支柱。方励之后来流亡美国,并在美国去世。他生前最强调的信念就是‘自由必胜’。现 在,中国的民主运动受到严酷的压制,但当局不能把这种信念从中国反对派知识分子的思想中消除掉。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流亡海外的方励之的影响力已经小了,但 因苏联有反对派物理学家萨哈罗夫博士而被称作‘中国的萨哈罗夫’的方励之所留下的民主化思想在当今的民主活动家那里得到继承。”

美国务院哀悼方励之去世

美国政府星期一对著名中国异议人士方励之去世的消息表达哀悼。美国国务院说,方励之是中国人权与民主改革的先驱。有华文媒体报导说,方励之的告别式初步定于这个星期六举行。

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纽兰9号在例行简报的一开始,对方励之溘然而去的消息表达哀悼。

纽兰说:“中国民主维权人士与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去世的消息,让我们感到哀伤。他是中国人权与民主改革的先驱,我们对他的家属表达悼念。”

达赖喇嘛致信李淑娴 悼念方励之

纽约西藏办事处转交李淑娴夫人

尊敬的李夫人,

惊悉您的丈夫方励之先生去世,倍感哀伤。方励之先生不但是一位卓越的物理学家,也是现代中国的指路明灯之一。他的去世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损失,我为他而祈祷,并向您和您的家人表示深切的慰问。

方先生坚信追求真理必须有民主和言论自由才行。他以巨大的勇气不遗余力地把这个简单的道理传授给他的同胞,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

我和方先生头一次见面是在1991年出席一个人权会议的时候,我们就共同感兴趣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我深深赞赏他对一个开放和更加宽容的中国所怀有的希望和愿景。

献上我的祷告,

顺问苫次,
达赖喇嘛(签字)

海外民运人士纷纷哀悼方励之去世

居住在美国的前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严家其对BBC中文网说,他得知方励之的噩耗后,非常悲痛,认为方励之到死都未看到中国在六四问题上的变化,带着遗憾去世。

他回忆说,方励之在1989年写信给中国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要求释放被监禁的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成为1989年民运学生运动的起因。

严家其说,在六四屠杀后,中国受到广泛国际谴责,迫使中国领导人邓小平走上一条新的道路,即在共产党的专政下走非共产主义化的道路。所以,今天中国的巨大变化最早的起因就是方励之。

严家其说,方励之从个人来说首先是个科学家,为人规规矩矩,他做人和他的科学信念完全一致。很多朋友都会去悼念他。

他说,方励之的一生是无私的,他为了中国民族的自由,为了中国科学的发展贡献了一生。

民运人士胡平对BBC中文网说,作为出色的科学家和中国民主倡导者,方励之很早就被称为“中国的萨哈罗夫”,因为他们都是科学家,都在自然科学领域里有出色的造诣,也都是异议人士,受到当权者的迫害。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