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共解体20周年给中国人民的警醒

摘要:当媒体问到“天鹅绒革命”如何在捷克斯洛伐克发生时,捷克总统克劳斯说,“在我们国家的共产党的倒台是在没有暴力冲突和流血的情况下发生的。相对来说,事情发生的很和平。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那时已经走到了尽头。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那时已变得松散,无力,已经没有人相信共产党的逻辑。就是在过去,我不知道谁还懂得基本的马克思主义。我应该说这个理论系统已经不能自圆其说。我经常说,共产党是自己倒台的而不是被别人打败的”。

网民还说,谎言已经听够了,现在已经是人民行动起来说不的时候了!其实,现在解体权贵政权的条件完全成熟了,政权首脑中谁顺应民意都能成功,因为他必然站在道德高处,登高一呼,一定得到民众的拥戴。如继续逆天叛道,那就等着别人替天行道,让它们去做齐奥塞斯库、萨达姆、穆巴拉克第二、第三……。

全文如下:

【作者:颜昌海 原文标题:苏共解体20周年:中国今日之鉴】1991年8月19日,原苏联党、政、军中一部份强硬派领导人秘谋发动一场政变,以阻止联盟国家的解体和恢复集权体制。苏联人民响应当时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号召奋起反击,军队反戈,致政变三日即流产。事变平息后,苏联人民唾弃共产党,自1991年8月29日,苏共在苏联全境的活动被停止;1991年12月21日,苏联解体,俄罗斯等11个独立国家正式宣告建立独立国家联合体。

有学者表示,当今中国的现实比苏联解体前更恶劣,权贵现在一味的打压民众,带来的后果就是内乱;并呼吁当今中国体制内的人顺应历史的潮流,让中国平安过渡到一个民主社会。2011年6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文章,分析了前苏联的崩溃及为何全世界出现集体性误判。文章称,当时的苏联经济停滞,政治管制严厉,从各方面看都没有急剧恶化;然而似乎是不经意的,从道德审视开始,“每件事都已经腐烂,必须做出改变”,一直到政治合法性遭到诘问,全民认知的剧烈转折,最终促成了前苏联的崩溃。

当媒体问到“天鹅绒革命”如何在捷克斯洛伐克发生时,捷克总统克劳斯说,“在我们国家的共产党的倒台是在没有暴力冲突和流血的情况下发生的。相对来说,事情发生的很和平。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那时已经走到了尽头。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那时已变得松散,无力,已经没有人相信共产党的逻辑。就是在过去,我不知道谁还懂得基本的马克思主义。我应该说这个理论系统已经不能自圆其说。我经常说,共产党是自己倒台的而不是被别人打败的”。

人们都知道,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这些历史上的强大帝国,都无法逃脱自己的历史命运,苏联也是一样,它的解体已经被注定了。

中国自由撰稿人陈树庆表示,8.19事件和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是苏联人民开始觉醒了,抛弃了共产独裁专制政体;次要原因是苏共政府内部一些开明人士在关键时候能站到正义的一边。不像过去那样一味的为了维护专制独裁采取暴力镇压。陈树庆认为,苏联解体,为从专制社会顺利过渡到民主法制社会起了一个表率作用,也是全人类走向民主化的一部份。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虽然失去了他的总统地位,但俄罗斯的民主化离不开他的贡献。

天网创始人黄琦表示,尽管戈尔巴乔夫在苏共晚期所推出的“公开化”开放政策,实际上是想挽救苏共避免崩溃,在国家彻底走向民主化方面他还有一些优柔寡断,最终完成对苏共政权最后一击的是叶利钦以及他身边的团体。而叶利钦能与民众站在一起,通过自己勇敢行为引导民众奋不顾身的保卫苏联当时民主化进程的成果,为摧毁苏共政权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的勇气在苏联近代史上是无可比拟的。异议人士吴义龙说,当今中国的现实比苏联解体前更恶劣,如果不作出一个新的选择那时非常可怕的。权贵政权是不可能持续的,终将解体。黄琦也表示,现在整个权贵政权已经陷入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巨大腐败。全国性的强征强拆,大规模剥夺漠视民众赖以生存的生产和生活资源,在权贵政权和民众之间撕开了一道不可弥补的裂痕。对维权和异义人士的打压,也加剧了官民关系走向敌对。现在,民众的恐惧正在慢慢的消失,已起来大规模的维权。权贵政权一味的打压民众,带来的后果就是内乱。

2011年7月7日,《人民日报》曾发表社评,警告现实中一再响起危险的警报,苏共解体殷鉴不远。社评表示,这样的认识,绝不只是逻辑上的推演。以政治本色这面明镜作为鉴照,现实中一再响起危险的警报。社论警告:“苏联解体前,苏联社会科学院做过一次问卷调查。被调查者认为苏共仍能代表工人的占4%,仍能代表全体人民的仅占7%,认为代表官僚、干部和机关工作人员的却占85%。一个不再代表人民利益的执政党,注定要‘雨打风吹去’。”

《人民日报》社评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自始至终为人民利益奋斗”是共产党人最为鲜明的政治本色,但同时又表示,现实中一再响起危险的警报,脱离群众是最大的执政危险。

《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评引起大陆民众的热评。网民表示,苏联解体的和平演变方式,开创了人类历史上最文明的社会变革模式,是人类文明民主进步的辉煌成就,值得全世界需要过渡的国家学习、借鉴。对于权贵是否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网民古洋斋在人民网强国社区发表题为“惊看苏联解体前的问卷调查”的评论,得到众多网民热捧,并立即被网民转发到国内其它论坛。古洋斋的评论认为,苏联解体留给中国最有价值的教训既深刻又现实,集中到一点就是“不再代表人民利益”,因而跨台是必然的,用我们祖先的老话说,就是“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古洋斋质疑说,利用自身掌控的公权力大搞特权,大建超级楼堂馆所并扩大津、补贴与三公消费,搞权力自肥,用公款铺张浪费等,以及某些政府部门和官员的不作为或者乱作为都是群众所深恶痛绝的,这咋能代表人民利益?!

在人民网强国社区,有网民说:苏联解体乃前苏人民之大幸,官僚特权阶层哭天抢地,普通民众喜笑颜开!还有网民表示,90%以上前苏联老百姓都赞成苏联共产党解体,就表明具有历史的必然性。

但部分学者也认为,苏东国家从上世纪1950年代末起到1980年代末,在经济上进行的许多改革和尝试都失败了,所以认为中央计划的社会主义体制是不可改革的,只有用市场经济来取代,所以导致最后的解体,彻底改变制度。苏东集团是先改变政治体制,然后改革经济。而中国是先改革经济,开放市场,政治改革目前虽有人提倡,但并未真正开始,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社会动力。

对此经济学家张炜认为,其实苏联并非先政治改革,后经济改革。苏东在1950、1960年代,尤其是当时的匈牙利、波兰和南斯拉夫及后来苏联本身如1964年的柯西金改革计划,一路走来实际上都是试图在原有的政治体制内改革经济体制。但最后发现,原来的政治体制,已经完全不能容纳一个新的体制。在经济改革不成功的情况下,才采取了从政治改革入手,来推进经济体制的改革。

从表面上看,中国这些年来经济体制改革,部分市场化,实际上使中国经济有了较大的发展,这给了体制内的一些学者一个理由,认为中国这条路是对的,所以用不着搞政治改革。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前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统治阶层和精英阶层中的许多人都认为,向资本主义过渡,尤其是实行全面市场经济,会使他们得到更大的权力和财富,而这点是导致前苏联解体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而今天的中国正是在这么做,统治阶层和精英阶层在经济改革后已经得到了巨大的利益,所以不再追求像前苏联统治阶层追求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也是一种误解,如果说苏东的政治精英事先设计好了在政治改革过程中来瓜分经济利益,就未免把他们看得过高了。在苏东实现政改的时候,尤其是苏联,因为东欧国家的很多政治体制是苏联用军队强加给他们的。戈尔巴乔夫在推进政治改革时,就曾遭遇到政变的危险,而且那次政变差点都成功了,如果不是叶利钦出面反对的话。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要说其政治精英是自愿的从事政改,从而想在政改过程中瓜分利益,是不符合历史发展脉络的。

但毫无疑问的,在政改过程中,因为政治改革总是从一个既定的秩序开始的,在既定程序中占有优势的那些集团,无论怎么改,相对来说他们是更容易在政改过程中攫取自己的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和苏联的改革在某种程度上走的是共同的道路,无论是苏联的改革还是中国的改革,原有的精英阶层都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的使他们的个人利益和集团利益最大化。

苏东集团的垮台,不仅给了中国统治阶层很大的影响,对中国民间的影响也非常大,但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影响极其不同。在政治上,统治阶层忌讳至极,但老百姓尤其是知识分子阶层,希望中国也能摆脱一党专政;但在经济上,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反对甚至恐惧发生前苏联解体后经济上的巨大动乱。

苏东改革过程中经济的崩溃有它很多的内在原因。苏东在改革之初,尤其在苏联,95%以上的人都在全民所有制内工作,只有很少人不被国家的福利范围所网盖。但中国即使在高度控制的情况下,也有80%以上的人口,包括农村人口和城市里的非全民所有制人口,不被包括在国家的医疗制度、退休制度之内。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的改革要想先发展市场经济,中国有80%以上的人会愿意去试;但苏东民间就缺乏这样的动力。把中国和苏联的经济改革作一个对比,简单地说这个是成功的,那个是失败的,这种说法不太科学。而建立在这个说法的基础之上,认为中国由于经济的发展,就不应该进行政治改革,实际上是中国现在的统治阶层向老百姓灌输的一种不科学的说法,是为自己的拒绝政治体制改革做法所找的一个借口。遗憾的是,由于中国媒体的极权控制、信息封锁,这种宣传在老百姓中还是起了作用。中国老百姓在这样的体制下对苏东的了解是片面的,且简单的把它归结为一种失败,并把这种失败归结为是政改所造成,从而恐惧这种大幅度的政治改革。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最近的西方金融危机,广泛支持了认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才能成功的“中国模式”论。

当然,这次经济危机使很多人对现存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制度有反省。这反省在经济危机冲击最大的时候,人们自然会把它归结为市场经济不能容纳现代科技的发展。众所周知,任何一个经济制度都会有缺陷的,市场经济也毫不例外。但从长的历史发展看,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进步哪一个快呢?毫无疑问是市场经济。相对而言,尽管有许多不足,但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有一个不断自我矫正的过程。中国的发展才30年时间,资本主义胜过计划经济却已经被一百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证明了。而持“中国模式”观点的人,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自我矫正的能力还信心太低,同时对中国现在中央政府的强力干预和一党专政下的有限度的开放市场这种混合式的经济模式也过于乐观。实际上,很多人看到了中国的这种模式虽然能促进短期发展,但这种发展的成本相当大,而且这种发展是否能持续,很多人也持怀疑态度。中国政府,本身也面临更大的困难。

用历史眼光来看,中国模式并不具有少数人认为的那种优势。而且中国过去经济改革的成功,都是朝市场化发展而得到的。而中国存在的问题,比如腐败、污染等问题,恰恰是这种改革不彻底造成的。……

而对于权贵政权是否代表人民的利益,网民说:百姓心里有杆秤;不是听他们(权贵政权)说的怎样,而是看他们做的怎样!网民指出,现实中有些党员干部脱离群众与消极腐败的言行曾一再响起了危险的警报。据有关当局统计,改革开放30年来,升值最快的是住房、墓地、乌纱帽、月饼和二奶。贬值最快的是职称、文凭、道德、诚信和人民币。中国已初步建设成为一个由月光族、啃老族、打工族、蜗居族、蚁族、牢骚族、抱怨族、行骗族、逐利族和隐婚族组成的多民族国家。中国的现状是:生不起,剖腹一刀五千起;读不起,选个学校三万起;住不起,二万多元一平米;老婆不是娶不起,没房没车谁嫁你?养不起,父母下岗儿下地;病不起,药费利润十倍起;活不起,一月辛劳一千几;死不起,火化下葬三万几;……总之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网民认为,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光靠宣传部门的忽悠是不管用的,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的官无论大小都肆无忌惮的贪,黑心的搂,一点都不怕给自己的子孙会带来孽债;他们在群众大会上冠冕堂皇的说,但背后利用任何机会敛财,这付嘴脸真是让人恶心,多少钱、什么钱都要!……

网民说,
房价上涨是为了让我们好好工作,
油价上涨是为了让我们好好节约,
肉价上涨是为了让我们好好减肥,
蔬菜上涨是为了让我们低碳生活;
墓地上涨是为了让我们好好活着。
工资不涨是为了我们可以努力奋斗,国家真是用心良苦,感谢政府,感谢国家,感谢党!
网民说,老百姓在思考,为啥玩不过政府呢?原因如下:
1、你和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
2、你和他耍流氓,他和你讲法制;
3、你和他讲法制,他和你讲政治;
4、你和他讲政治,他和你讲国情;
5、你和他讲国情,他和你讲接轨;
6、你和他讲接轨,他和你讲文化;
7、你和他讲文化,他和你讲孔子;
8、你和他讲孔子,他和你讲老子;
9、你和他讲老子,他给你装孙子。
“更加公平、更多共赢、更大包容、更强责任”,实质上就是“更加独裁、更多独赢、更大打压、更强暴力”!

网民还说,谎言已经听够了,现在已经是人民行动起来说不的时候了!其实,现在解体权贵政权的条件完全成熟了,政权首脑中谁顺应民意都能成功,因为他必然站在道德高处,登高一呼,一定得到民众的拥戴。如继续逆天叛道,那就等着别人替天行道,让它们去做齐奥塞斯库、萨达姆、穆巴拉克第二、第三……。

中国现在,并不乏对政治改革诉求。20年前苏共解体,应成中国今日之鉴。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网 友 留 言

2条评论 in “苏共解体20周年给中国人民的警醒”

Trackbacks 引用本文的链接

  1. 苏共解体20周年给中国人民的警醒 « 关注法轮功  -  28 August, 2011
  2. 苏共解体20周年给中国人民的警醒 « 关注法轮功  -  26 August, 2011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6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