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图)

真相网2015.8.30】我一直坚信不疑:“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难道谁还能或谁还敢反对吗?为了寻找“明天”,去年五月受朋友之邀,随一旅行团赴俄罗斯访问考察,先后参观了莫斯科的红场、克里姆林宫、胜利大教堂、中山大学,后又去彼得堡参观了东宫、夏宫、阿芙乐尔巡洋舰和彼得要塞等名胜。我在“红场凝思”中写道:“一世风云此中心,威消雄敛唤不回。宫墙屹立色依旧,陵台冷落伴夕晖。”“红场”是当年苏维埃权力和威严的像征。自“十月革命”胜利后,每年“五一”和俄历“十一”国庆节,都要在这里举行盛大的游行和阅兵,成千上万的苏联人扛着红旗,挥动着鲜花,接受斯大林的检阅,那场面与毛泽东站在天安门上一模一样。只不过这些“伟大”的画面均成为历史。斯大林不仅从红场上彻底消失,连他腐尸也被苏联人民像清理拉圾一样的清走了。在中国,毛虽然寿终正寝可他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的腐尸还站据着半个广场,我坚信他迟早也会被清走,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我出身三十年代,成长于地覆天翻的五十年代,自1950年初参加革命起,不论政活学习还是听领导报告,或是看书、看报、 看电影、看小说,“伟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联邦人民共和国”,美得像幅壮丽的画卷,强大得好似不可撼动的泰山,那里老百姓生活得十分幸福,日子过得甜蜜蜜就 像泡在蜜罐里。訨人如痴如狂,神魂巅倒,崇拜得五体投地,恨不得自己也变成一个苏联人。那时苏联的小说、歌曲、电影,成了我们年轻一代的“精神食粮”。像 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和舒拉》、《青年近卫军》,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小路》、《三套马车》、《卡秋莎》,随处都能看见听见。

没有想到执政74年后苏维埃政权,会突然解体,整个党像座冰山軣然倒塌。迄今为止,无论是在中央还是地方的历史档案中,人们都没有发现有敌对势力在 取缔共产党,也没有来自党的各级组织进行抵抗的记载,没有发现苏共党员们有组织地集合起来为保卫自己的区委、市委或州委而举行任何大规模抗议活动的记载。 这种情况许多中国人都注意到了,在戈尔巴乔夫宣布解散苏共那天,只有一个人打着红旗跑到红场上去摇一摇,可再没有第二个人响应。苏联解体竟然那么平静,平 静得不可思议。1993年11月30日,俄罗斯决定采用五百年前伊凡雷帝时代的双头鹰为国徽,取缔十月革命的镰刀斧头型国徽。同日,俄罗斯采用了新国歌, 在《神圣俄罗斯》后,再次出现“俄罗斯,我们神圣的祖国”。结束了“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这个国家称谓。五年后的1998年7月16日,在圣彼得堡彼得- 保罗大教堂,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亚历山德罗维奇•罗曼诺夫及其全家的葬礼,在庄严的圣歌和肃穆的祈祷式中隆重举行。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叶利钦偕夫人在 尼古拉二世灵柩前深深鞠躬,在全世界注目下为“俄国历史上这极不光彩的一页、这一无耻的、毫无意义的暴行”忏悔。这位十年前还位居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莫 斯科市委书记之尊的俄罗斯民主之父,向历经磨难的俄国社会表示深深的歉意,他强调:安葬牺牲者遗骸,是人类正义的审判,是民族和解的象征,是为共同参与的 暴行赎罪;二十世纪是俄国失去和谐的世纪,血腥的世纪,仇恨和暴政曾使俄罗斯血流成河。只有依靠忏悔,依靠种族、宗教和政治信仰之间的宽容和融合,才能终 结这个世纪。必须把历史真相告诉后代,让他们自己去建设一个自由、民主、和平、幸福的世界。

斯大林的专横残暴,苏联共产党的倒行逆施,“十月革命”反人道的羞耻,深深留在俄罗斯人民的心中,成了永远抹不去的阴彩。随行的俄国导游小姐宁娜在 车上无不愤满地说:“斯大林是俄罗斯的敌人,我们都仇恨他。”我听后为之一震,俄罗斯人真明快,敢将心中的爱爱仇仇坦然直率地表露出来。宁娜小姐是学历史 的,曾在中国进修了几年,讲一口流利标准的普通话。她对斯大林的暴行与罪恶一笔笔,一椿椿记得十分清楚。我从她那里得到一份资料,这份资料上写道:从 1936年开始,斯大林对老布尔什维克发 难:先是加米涅夫和季诺维也夫审判案,几万人被卷进来,然后是皮达可夫和拉狄克审判案,几十万人含冤而死,再后是布哈林审判案,几百万人牵扯进来。参加苏 共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1966名代表中,有1108人被捕,139名正式和候补中央委员中有110名被处决或自杀。在布哈林等布尔什维克党的领导层被清洗 同时,以“红色拿破仑”、苏联国防人民委部第一副人民委员、杰出的战略军事家米•图哈切夫斯基元帅、红军政治部主任、副国防人民委员加马尔尼克元帅、红军 总参谋长、副国防人民委员亚•伊•叶戈罗夫元帅、远东特别集团军司令布留赫尔元帅、副国防人民委员、列宁格勒卫戍区司令雅基尔元帅为首的红军将帅和卫国战 争英雄被大批地处决。他们中有陆军4名一级指挥员中的3名、16名集团军司令中的15名、12名一级集团军司令中的12名、57名军长中的50名、28名 军政委中的25名、64名师长中的64名、97名师政委中的79名、397名旅长中的220名、456名团长中的401名,以及几乎全部海军最高指挥员共 35000多名红军高级指挥员。

不少资料表明,从1928年开始,斯大林以“人民革命”、“历史真理”、“祖国安全”、“人类理想”等各种名义,把成千上万名的科学家、哲学家、发 明家、工程师、艺术家、戏剧家、作家、画家、诗人、演员、电影导演,以及成千上万名区委书记、集体农庄主席、拖拉机站站长、车间主任和普通教师、普通宗教 信徒被关进集中营,死于非命的至少有二千万到六千万人之多。这与毛泽东执掌大权后的二十八年在中囯所开展的一系列政治运动,诸如“镇反”、“三反”、“五 反”、“肃反”、“反右”、“反右倾”、“文化大革命”几乎如出一辙,合等相式,所以他尊称“斯大林是他的老师”,如果说有不同,就是老师还不如学生狠而 已。这到应了中国一句古语“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生于水而寒于水。”

“暴政必然倒台,极权必然崩溃”,这是不可更改的历史规律。曾是中国“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发祥地的中山大学,现在已不复存在,変成了一所宁静绿色幼儿园,使我不禁感叹写道:“革命理论输出地,激进青年众望家。而今墙倒豪杰散,笑里游人踏落花。”

现列宁格勒亦以恢复原名圣彼得堡。在一尊列宁状如拦车打的铜像前,当地导游维多利亚小姐介绍説:“这个城市原有25尊列宁铜像,前苏联解体后新成立 的彼得堡市政府经人民一致决议,折除销毁20尊留下5尊。在彼得堡原苏维埃政府门前一尊列宁铜像,其身躯微倾,右手前伸,状如拦车。故俄人戏称“列宁现在 没有专车也要‘打的’了”。我感到很有戏剧性,不禁笑而写道:“铜像尊尊遍古城,导师著述似圣经。而今谁人崇马列?惟见奔忙挣钱人。”

毛泽东在他的著述中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斯主义。”其实阿芙乐尔巡洋舰并未开炮袭击冬宫,是二月政府领导人怕战争毁了彼得堡, 主动向列宁交出权力,巡洋舰鸣礼炮以示庆贺。历史,为什么老是被“伟人”篡改?我想这也是为了“革命需要”吧!値得一提的是屹立在莫斯科市中心的胜利大教 堂,“十月革命”后苏联大肆废除宗教,已有几百年历史的胜利大教堂被推倒改为全苏工会大厦,在前苏联解体后老百姓志愿捐銭修复了胜利大教堂,现俄罗斯总统 普京也经常来此做弥撒,我深有所感的写道:“几度废弛几度兴,教堂原是俄灵魂。世事迁变神不变,善恶美丑在于心。”

中国暴君秦始皇焚书坑儒,活埋了四百个儒生。古罗马的三个暴君,尼禄,提庇留和苏拉,曾经把两万罗马人杀死。据说,最残酷的西班牙宗教裁判所所长托 马斯•托尔奎马达曾活活烧死一万零二百二十人,并烧掉六千八百六十具逃亡的或已死去的异教徒的模拟像,此外还判处九万七千三百二十一人终身监禁、没收财産 和穿一种名叫"圣宾尼陀"的耻辱服。1990年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布了一个数字,从1930年到1953年期间,苏联有三百七十七万八千二百三十四人死 于非命。在1937年到1938年,即布哈林被捕入狱到审判处决的几百个日日夜夜中,仅在莫斯科一地,每天有上千人被枪毙。莫斯科火葬场的焚尸炉烈焰滚 滚,不分昼夜地火化掉源源不断的血肉模糊的尸体。这已不是鲜血汇成的小溪,而是白骨皑皑的荒原了!我看了这些历史资料,不能不记起毛泽东执政二十八年的血惺罪行,他杀害的中囯人民不少于八千万人,难道上帝能宽恕他吗?他能静静躺在那里吗?环顾世界,纵观古今,民主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自由是人类向往的王囯, 有谁能改变?又有谁能够改变?

转载自网络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