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辉煌文明映佳音

真相网2017.9.11】

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辉煌文明映佳音
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即将在韩国大邱音乐厅拉开帷幕。图为2014年神韵交响乐团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音乐厅演出。(李莎/大纪元)

视频:神韵交响乐团宣传短片(来源:神韵艺术团官方网站)

附:2017年神韵交响乐团演出曲目及时间表

奏出音乐新世界——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在世界音乐的殿堂,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是当今古典乐坛最重要的音乐厅。一百多年来,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伴着古典乐声,见证了著名的乐团、指挥家、作曲家、演奏家和歌唱家的精彩表演,其中包括纽约神韵交响乐团的辉煌。

自2012年以来,神韵交响乐团每年都以全新的节目重返卡内基音乐厅。特殊的乐音,回响在温暖的主厅——艾萨克‧斯特恩礼堂。雄浑激昂的管弦乐声中,合著二胡、琵琶的轻灵宛转;恢宏里有细腻,纤巧下是厚重。中西器乐,交融相衬,展现了独特的均衡、完美的谐和。美妙的旋律和慈悲的信息,深深沁入听者的心底。有人说,由此看到了音乐的未来。

多伦多管弦乐团的指挥凯利‧斯特拉顿(Kerry Stratton)赞赏说,“没有比这再好的演出了。”

神韵交响乐团2017季巡演在即

神韵交响乐团2017季巡演将于10月14-15日在卡内基音乐厅登台。在此之前,他们将于9月17日在韩国大邱音乐厅拉开新一季巡演的帷幕,随后将到访台湾的10个城市以及美国波士顿、华盛顿DC和加拿大多伦多。

据悉,今年的演出阵容比去年更加强大,将为观众献上2017神韵演岀的原创音乐,以及苏佩的《轻骑兵序曲》、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第三乐章》、德弗札克的《第七号斯拉夫舞曲(作品.72)》等西方经典曲目。

2006年,美国神韵艺术团于纽约创立,汇集了世界顶级艺术家,呈现真正的中国古典舞与传统音乐。艺术团的宗旨是复兴几近失落的中华正统文化。2012年,神韵集合旗下3个现场伴奏乐团,组成了神韵交响乐团。当年秋季,乐团在卡内基的首演震撼全场,被誉为开创了乐坛的新世纪。从2013年起,神韵交响乐团开始在北美巡回演出,演奏乐团的原创曲目及世界经典名曲。2016年,乐团巡演又扩大至亚洲地区,到访日本和台湾,获得盛赞。

目前,随着神韵艺术团规模的不断扩大,现场伴奏乐团已增至5个,交响乐团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加。迄今,神韵交响乐团已经获邀在许多名城的顶级音乐厅演出,包括卡内基音乐厅、华盛顿DC肯尼迪艺术中心音乐厅、波士顿交响乐音乐厅、芝加哥交响厅、加拿大多伦多的罗伊‧汤姆森音乐厅、东京歌剧城音乐厅、台湾的国家音乐厅、台北中山堂等。

究竟是怎样的智慧、灵感与辛勤,烘托出不同凡响的神韵之声?

中西合璧 完美交融

中西合璧,是神韵音乐的独家亮点,也是最引人称道之处。神韵交响乐团汇合了东西方的经典乐器,既包括多种西方弦乐、木管、铜管和打击乐器,也有二胡、琵琶等领奏或独奏的中国乐器。在演出中,西方管弦乐表现得恢宏、宽广,巧妙地烘托了东方乐器的灵性和优美,观众们既可领略交响乐的大气磅礴,又能感受到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气韵。如此,两者互相映衬,协调并举,令人耳目一新。

神韵交响乐团的指挥之一郭耿维先生表示,由于东西方音乐系统的乐器的属性不同,合并演奏难度极高。他说:“像神韵这样能将中西乐器都放在一起演奏,并获得成功,在世界上也是绝无仅有的。很多交响乐团做过这样的尝试都失败了,只有神韵做到了”“在表现鲜明的个性色彩时使用中国乐器,并采用西方管弦乐的和声效果来烘托气氛,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效果就非常成功。”

神韵艺术团的作曲家高原说,东方音乐的特点是细腻、注重情感抒发,而西方管弦乐则强调合奏与和声的完美性。神韵交响乐正是结合了这两大音乐系统的精髓,运用二者来共同表现中国五千年的悠久文明。

陈缨女士是神韵交响乐团的短笛和长笛演奏家,她解释说:“传统的中国乐器比较适合旋律化的独奏,而西方交响乐器的合奏能演奏出无与伦比的雄浑和声。尝试结合两类体系乐器的人们,有时过于追求标新立异,往往达不到好的效果。而神韵的音乐家非常注重根据不同中、西方乐器本身的音质和特性,仔细调配出真正美妙的、平衡的音色,所以音乐听上去既独特又很亲和、自然、和谐,也就更有表现力和感染力。”

神韵音乐的全新尝试征服了各界观众,更令东西方音乐精英们大开眼界。多伦多管弦乐团指挥凯利‧斯特拉顿(Kerry Stratton)表示,只有神韵交响乐能将迥异的东西方音乐体系结合得如此完美。他说:“东西方乐器的均衡很重要,中国传统乐器很细腻精妙,西方乐器不能把中国乐器淹没,神韵交响乐做到了二者的完美结合,将古老的那种乐音和更为现代的西方交响乐结合起来,那种高难度,神韵做到了,结合得非常棒。而且这种音色是独一无二的,你在其它任何地方都听不到。”

德国知名的指挥家康斯坦丁‧特林克斯(Constantin Trinks)由衷地称赞道:“最让人着迷的是中西方乐器的结合,这种合奏尽管对我的耳朵来说有些陌生,但他们却是那么的圆容优美。这种完美的结合对我来说,是一种全新的感受。”

独特配器 另辟蹊径

如果把交响乐的乐章比作朵朵鲜花,那么配器的功效恰似片片绿叶。作曲家需要通过不同乐器的组合来衬托作品的背景、气氛和情感。神韵的原创曲目都是为了神韵的舞蹈而作,因此,配器还要注重表现故事的情境、情节及人物特点,也就是说要“把握音乐形象”。

在神韵艺术团的官方网站上,《神韵音乐》视频专门介绍了神韵音乐的特点。解说词写道:“中国音乐注重内在情绪的表现,古人一向用乐器诉说自己的心情;西方音乐重点在整体音乐的合奏效果,为了达到这一点,音乐的配器与和声效果就成为最重要的。”

神韵艺术团作曲家谈骏毅说:“神韵这些年总结了自己独特的一些配器的方法。”他谈到,乐器的不同首先体现在音色的不同,“比如像弦乐呢,二胡的音色和小提琴是完全不同的。琵琶是弹拨乐,接近于琵琶的,在西方乐器还没有。所以,这两种乐器,她们的出现,无论西方管弦乐队怎么响,也压不过这两种乐器。因为它的音色是很特别的”。

净弦女士也是神韵艺术团的作曲家和演奏家。她讲:“古人听音嘛,对一个音的处理就有各种手法。音和音之间的这个过程也是被强调的。就像中国舞蹈讲究举手抬足,动作与动作之间的韵律。中国的音乐也是这样,音和音之间的韵味是中国音乐的音色上很大的特色。……中西乐器搭在一起,有些乐器它结合起来是可以的,有些乐器就是不可以。就像中药,都是好药,都是很贵的药,但是放在一起,有的就相冲了。”

神韵的作曲家们潜心研究,要如何解决音色及律制的调和问题,渐渐地,他们琢磨出一些诀窍来,并付诸实践。

净弦举例说:“唐朝的宫廷仕女,就是大雅;清朝的格格,是尊贵的感觉。男子舞蹈是非常阳刚的,比如‘秦王破阵乐’使用的鼓和钢管。女子舞蹈表现阴柔之美,就是弦乐、琵琶啊这些清淡的东西。道家的东西要有仙气,仙风道骨。佛家是慈悲庄严,唐僧就是端庄,虽然也是用同样的基调变化,到了孙悟空就是灵巧、活泼。猪八戒呢,长号在底下,显得他的笨重,而唢呐在上面,表现滑稽的感觉。”

“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在《神韵音乐》中,谈骏毅还介绍说,东北的音乐,使用唢呐多一些,而在江南的音乐里,琵琶就多一点。蒙古族的音乐中,颤音特别多,其它少数民族也有各自的音乐特点。

神韵作曲家们在充分了解东西方主要乐器音质的基础上,结合神韵舞蹈的时空意境以及中国各民族的音乐特色,运用精妙的独家配器方法,以音乐展现历史与现代的故事性画面,为观众奉献细腻传神的艺术精粹。

例如,在藏族舞蹈《雪域豪情》里,长号被用来模仿西藏铜钦的低沉共鸣乐音,将观众带到雪山之巅。《台湾原住民舞曲》以西方铃鼓横向敲打,模拟阿美族服饰上的铃铛声响。《兰亭舒序》中,琵琶与低声部提琴相配,揉合出中国古代文人抚琴的韵味。此外,二胡常见于诠释蒙古特色的“颤音”,琵琶的轻拢慢捻则勾勒出江南水乡的清幽淡雅。

神韵作曲家高超的配器功力,令观众们深表叹服。作家贝琪‧斯万说:“听神韵音乐时,我眼前浮现出山峦和四季,雪花飘扬。”

纽约知名的希腊电台主持人潘多拉‧丝帕里奥斯说:“(神韵音乐)把人带到另一个童话般的时空。”

好莱坞制片人蜜雪儿‧巴克说:“中国音乐的旋律真是让人魂牵梦萦。”

体验音乐新世界

神韵音乐的成功,源于中华文明的智慧,也来自数百位音乐家的全心奉献。据媒体之前报导,神韵演奏家陈缨向记者介绍,在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以外的时间里,150多位音乐家在纽约基地协力工作。作曲家们推出新的原创作品后,再与指挥家和演奏员们不断试奏、调整乐器的搭配,直至达到最佳效果。经过长期合作,他们培养了默契和经验,一道无私地付出,追求尽善尽美,共同烘托出神韵音乐的辉煌与纯净。

神韵交响乐团的著名指挥家米兰‧纳切夫(Milen Nachev)先生曾在受访时说,对他而言,“每一首作品都融入了生动的回忆,我们和舞蹈演员一起,将这些作品展现给全世界的人。每一首都贴近我的心灵”。

纳切夫先生表示,乐团所呈现的音乐将带给观众惊喜。他说:“东西合璧的乐声非常独特,非常动听。我们尽最大努力展现最好的合奏效果,这非常困难,但是我们的心愿是一致的。我们在不同种类乐器的配合上下了很大功夫,我们在做到每一个细节和音符都干净完美的同时,表现旋律背后的丰富内蕴。我们的目标是十全十美,如果你看看指挥的总谱,上面会有纵横交错的标记——像交响乐的和声、协调性、配器和每一个重点乐句的表情符号,当这些元素完美结合之后,将带给观众听觉的冲击。我们想给予观众的不仅是听觉的享受,更是一次音乐新世界的体验。”

辉煌文明映佳音——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华夏的曲调,远古的器乐,神韵音乐烘托于当今中西方音乐技法的精湛结合。

神韵交响乐团的创作内容和表现手法,以中华五千年的辉煌文明为依托,别具匠心,蕴含深意。神州的悠久历史、中华音乐的广博以及中国传统乐器的特质,都生动而奇妙的体现在神韵音乐的旋律中,从而产生了深刻的艺术感染力。

精妙的中国音乐

中华传统音乐,历经数千年的变迁,其音乐理论体系和音乐机构制度已趋于完善,而且发展出多种多样的乐器,成为人类社会的宝贵文化遗产。另一方面,中国五十多个民族形成了各自的音乐特色,这些都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源泉。

据《神韵音乐》视频介绍:“被称作神州的华夏大地上,神传文明磅礴而多彩。从三皇五帝时的古乐,到先秦的钟罄乐;从西周、春秋时的《诗经》、《楚辞》,到汉时的乐府;从隋唐的歌舞大曲,宋代的词调音乐,元朝的戏曲杂剧,到明清进一步繁荣的民歌、小曲、说唱,以及地方声腔的发展、京剧的产生……各个朝代的音乐形式大不相同,曲调丰富而古朴,底蕴各异而隽永。”

《新唐书》记载了唐朝乐舞的兴盛。“太常寺”是专司音乐的机构,人员一度多达上万人。当时唐朝的音乐分为十大类,称为“十部伎”,包括“燕乐”和“清商乐”两种中原传统音乐,另有由外国传入的音乐类别。这“十部伎” 后来分成坐着演奏的“坐部伎”和站着演奏的“立部伎”。“立部伎” 的乐手最少为六十四人,多则达一百八十人。有人说,它就是最早的“交响乐”。

在明朝,明太祖朱元璋的九世孙朱载堉首创十二平均律,后传到西方。现在的西方音乐体系,正是以此为定律基准。十九世纪德国物理学家赫尔曼·冯·亥姆霍兹在所著的《论音感》中写道:“中国有一位王子名叫载堉,力排众议,创导七声音阶。而将八度分成十二个半音的方法,也是这个富有天才和智巧的国家发明的。”

除了理论体系、机构制度和各式乐器以外,中华音乐还体现了中国文化中天人合一、万物有灵的宇宙观。

《礼记・乐记》中写:“乐者,天地之和也”。 “德音之谓乐”。古汉字的 “药”(药)来自‘乐’ (乐)。可见,中国古人就知道,好的音乐可以治病,而现代医学也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神韵艺术团作曲家和演奏家净弦女士解释:“比如说,宫、商、角、征、羽,其实跟中国的金、木、水、火、土这五行有关系。宫是对应着土,它对应的人体器官是脾胃。听宫类的音乐使人安详,可以利于你的脾胃。角音属木,可以疏通你的肝。过去的时候,赞扬美德的声音,那叫德音雅乐,使人体器官,各个方面协和,它实际上就是有个治疗的效果。现代的音乐很多是那种靡靡之音、噪音,那就是乱的,刺激你的感官,对你身体是有杀伤力的。神韵要求不用现代手法的东西。”

正是得益于洪大文明的基奠,神韵的音乐,汇合了古朴、纯净,迸射温暖人心的力量。

东京观众丸山克彦说:“特别是中国乐器演奏的时候,我整个身体就像触电一样,感觉太幸福了。” 德国社会名流Marlis Shafi女士观看神韵晚会后,提到了其中的音乐部分。她说:“音乐的震动使身体达到一种平衡,今天我亲身感受到这一点。几周以来我的精神压力很大,这个音乐真的让我的身体重新回到了平衡状态,非常舒服。”

视频《神韵音乐》(来源:神韵艺术团官方网站)

中国古代乐器

中国的传统乐器种类众多。 “八音分类法” 根据制作材料将古代乐器分为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类。比如金音,包括编钟等钟类乐器;革音,包括鼓;丝音,指丝弦类乐器,像古琴,而箫、笛、管等属于竹音。传统乐器的制作材料都是源于自然,其文化内涵与西方迥异。

神韵艺术团演绎中华文化,所选用的民族乐器有二胡、琵琶和一些打击乐器,比如镲、中国鼓、碰铃、磬、锣等。

二胡被称作“两根弦的小提琴”,音色动听,音域宽广,表现力惊人。而琵琶呢,清朗柔美,是刻画江南秀色的最佳选择,其特点也是西方乐器无法比拟的。神韵作曲家运用二者来表现细腻回转的情绪,营造出不同寻常的韵味,延伸听者的遐想。

在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出中,西方管弦乐器雄浑奔放,大气舒展。在恢宏合奏的衬托下,古老的东方乐器作为领奏或独奏出现,犹如清泉流淌,优雅宛转,颇有画龙点睛之妙。

深厚的文化内涵

神韵音乐的曲目都是神韵作曲家们的原创,主要是为了配合神韵舞蹈而作。这些作品取材于中国五千年的历史经典和民间故事,以各民族、各地区的音乐谱曲,呈现恢复传统的主题。此外,神韵交响乐演出还包括神韵歌唱家的表演。歌唱家们使用传统美声唱法演唱原创的中文歌曲,表达关于人生真谛的反思。歌词传递的信息超越了民族、种族和文化的界限,深受好评。

神韵音乐涵盖了多层面的文化内容和哲思。观众们在聆听交响乐时,不仅可以欣赏美好的旋律,还能够藉由乐曲的引领,踏上时空和心灵的旅途。

例如,交响乐《创世》,描述了久远之前众神在天堂受到更高层次的创世主的召唤,从天而降、开创人类文明。波澜壮阔的管弦乐精准的诠释了苍穹的浩荡、创世主的洪恩。《敦煌梦》根据《大唐雅乐》的五音创作,讲述在丝绸之路上,一位石窟中的雕匠于梦中获得神佛的启示,醒来后一挥而就、雕刻出佛像和飞天。

《雪山欢歌》把观众带到西藏高原,倾听青年男女向神献上虔诚的礼赞。低沉的长号和嘹亮的小号,衬托出雪域的苍茫以及藏民的豪放。民族舞曲《手帕舞》幻化出一个个亮丽的手帕,在台上飞转。欢快的唢呐,是东北姑娘的舞步。而琵琶的纤细清淡,绽放奇美的《优昙婆罗花》,吟咏三千年的传奇。

神韵的乐声,饱满灵动,再现穿越古今的画面:天国的殊胜,仙界的雍容,古战场惊涛拍岸,当代都市正邪对峙。悠久历史,风土人情,历历在目。

人权活动家、美国天主教大学客座研究员陈光诚赞叹,神韵音乐将中国的历史如长河般贯通起来。他说:“过去我们单纯学历史的时候,都是一朝一代有其特色,而这场演出把每个朝代的淳朴、善良,自然的东西提纯出来,融汇在音乐里,通过我们传统的乐器和西方交响乐把她结合起来,从很宽广的一个音域当中,你能够领会到一个长远的历史就像一条河流一样,把她贯通起来。”

2016年9月,神韵交响乐团首次莅临台湾,受到台湾各地交响乐迷和神韵粉丝的热烈欢迎。台湾桃园市文化局局长庄秀美表示,神韵交响乐团在这迷茫的世纪,以中西方乐器合璧的方式,演绎五千年文化底蕴,具有特别的时代意义,也为人类指引新的方向。

艺术家的使命

神韵艺术团的宗旨是复兴几近失落的中华正统文化。神韵的音乐家们肩负重任,全力以赴。

神韵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演奏家郑媛慧谈到,神韵音乐唤醒了人们对神的信仰,让人即刻感受到庄严和雄伟。她说:“传统的中国文化正在慢慢消逝,但是我相信,从真正中华传统中酝酿出来的音乐,就像神韵的音乐,仍然能在任何观众群中产生共鸣。虽然我们的曲目是当代创作的,但是他们给人的感觉是更靠近古老的中国。对我来说,这种音乐唤醒了当年佛家和道家思想以及古人对神的信仰——是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

神韵交响乐团的指挥米兰·纳切夫先生说:“我对自己参与神韵感到极其自豪。……我也为我们在复兴中国传统文化(包括音乐)而骄傲,就像我们面对六十年代的文革所应该做的那样。那时候,不仅中国传统文化被几乎摧毁,我最欣赏的西方古典的作曲家、诗人、小说家和画家等也遭到破坏,真的,他们的作品也被摧毁了。这是对人类的犯罪。短短的几年中,世界上多少世纪的艺术遗产被摧毁了。”

观众们反馈,神韵音乐不仅带给人抚慰与宁静,同时展现了辉煌和雄伟,令人震撼。神韵交响乐团的短笛演奏家陈缨表示,这来自于神韵独一无二的音乐形式与内涵。展示传统、正统中华文化之美好,是每一位神韵音乐家的心愿。陈缨说: “我们的作曲家领悟到华夏传统文化精神,更牢记要展现音乐艺术的神圣、纯美,所有的创作都是本着这样的回归传统的初衷,因此神韵音乐充溢着纯正能量。”

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的长河,闪耀着取之不尽的智慧和灵感。神韵的美妙乐音,舒展源远流长的千年芳华,传递慈悲的启迪。

轉載自大紀元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shen-yun-symphony-orchestra-2017.html
本文标题:神韵交响乐团2017巡演 辉煌文明映佳音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y9sblf5m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8GTsbH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7年9月11日, 更新于:2017年9月11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5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