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剑:迫害法轮功 天打雷劈

真相网2014.8.1】在我国民间历来有雷打恶人的说法。那意思大概是说,有的人作恶时非常保密,把人害了,也没有人知道;或者是按照当时的政权或政策,这样的人做了恶,也没有法 律可以惩办他,在这种情况下,上天就会降下神雷将这些真正的恶人劈伤或劈死。中共恶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所犯下的罪恶,也引来了天打雷劈,我们看几个具体的例子。

霹雳示警

二零零四年五月,家住贵州省金沙县赵家湾的张金榜,举报法轮大法修炼人张红,并给恶人引路,导致张红被非法拘留。一周后张金榜家的住房遭雷击,砖被击落几块。据他的邻居说,当时事发地周围电闪雷鸣,震得人心惊,击中张金榜家后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四 川省泸州市纳溪区棉花坡乡竹林七队刘鲜明、马世富等几个人长期反对法轮大法,说三道四,冷嘲热讽。二零零七年农历五月十五,刘鲜明、马世富遭雷劈。竹林十 一队的陈敏非,跟着恶人诽谤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她家的猪得瘟病。农历五月十五那天,雷鸣电闪,雨下个不停,她家的电视接收器被雷击烂。她自己都说为什 么别人没有被雷击,单击我的?

湖北黄梅县蔡山镇派出所恶警殷晓峰,曾把法轮功学员徐贵珍的头往铁门上撞,撞得她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他还用警棍狠毒的抽打她的全身,徐贵珍的身体被打的大面积青紫。殷晓峰还曾将法轮功学员王水姣打得血肉模糊。后来这小子遭遇雷击,还不醒悟,后被开除警籍。

江西省星子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汪秋平,在对沈清秀等几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以及对法轮功学员吴伟平非法劳教的迫害中,起着关键作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在苏家档乡寺下湖的防洪现场,汪秋平遭雷击,伤势严重送医院急救。当地老人说:“雷不会打错人。”

黑龙江省双城市幸福乡庆宁村村民叶占林,因骂大法,正在地里干活,下起了雨。他随人流往回跑的路上,一个雷击落一个大树杈正好砸在他的头上,把他砸倒后,树杈又落在他的腿上,他当时就昏迷不醒。虽抢救过来了,可是却落个类似脑血栓后遗症的症状。

河 北保定市定兴县杨村乡西里村原书记张永根,曾恶毒的诽谤大法。一天晚上雷击,他家电表起火,火顺电线进屋,他正靠墙坐着,险些电死。这是神佛对他的警告, 可他不信,仍旧带着派出所警察四处抓人。结果殃及家人,儿子得白血病,花钱不计其数,二零零一年死亡。他还不醒悟,乡里恶人去他家合计怎么整法轮功学员, 饭菜摆了一桌,他母亲刚吃一口,突然死了。

河北雄县常庄村郭友柱,刚当治保主任没几天,就在村广播中辱骂法轮功学员。有学员向其讲真相, 他一概不听,还说些不好的话。二零零六年正月,他妻子心脏病复发身亡,死时不到五十岁。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时他又在村广播中骂法轮功学员,还参与策划迫害法 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夏天,上天又给了他警示,他儿子的三马车(带车棚的)在露天放着,被雷击中起火,而周围并没有高大的树木或金属杆之类的物体。二零一 零年夏天,郭有柱患喉癌。二零一一年正月二十五死亡。

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闫台村村民牛焕成,受中共谎言影响,处处为难修炼法轮功的女儿,把 她仅有的一点钱拿走。二零零三年,牛焕成连遭两次雷击,第一次是在闫台村,雷把他家的大树击倒了。接着雷又跑到他家的屋子里,把房子上的檩条击倒了,房角 掉了一块,牛焕成的耳朵也被震聋了;第二次是在定兴县城,雷击碎了他家的玻璃,后来牛焕成得了胃出血住院治疗。

原黑龙江省857煤矿会计兼 保管肖志祥,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晚,举报隔墙邻居法轮功学员王雪云后,又带领几个恶警将王雪云绑架并抄家。王雪云被绑架走后,他又趁其家中没人翻院墙到 王雪云院内,撬开门锁,把整个屋子包括仓房又仔仔细细的翻了个遍。他还亲自打电话给公安分局王姓副局长说,是关是判你说了算,并在众人面前散布王雪云至少 要判十年八年的,使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产生了仇恨。

肖志祥自此恶报不断。二零零三年夏,他和老婆骑摩托,他自己把腿摔坏,瘸了好长时间, 其妻胳膊摔坏。一次在电器修理部被工人打飞的锤子正好落嘴上把上嘴唇砸个口子,自己花钱缝了四针。二零零四年,夏天打雷,从窗户进屋里一个大火球,他老婆 吓的躺在床上蒙上被子直打哆嗦。把家中的电话、彩电、电脑、冰箱、排烟罩、DVD全烧坏了,汽车零件也坏了。

河北鹿泉市六街治保主任李四, 经常带领恶人抓捕法轮功学员,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雷声大作,突然一个大火球落在一村民家的丝瓜架上,爆炸后,瞬间又成一 个火球。火球顺巷道直奔李四家的屋内爆炸,将正在玩麻将的李四的妻子眉毛烧掉;老母吓昏,吃四粒救心丸方醒;家中冰箱、电视被烧坏。这真是一人作恶,殃及 全家呀。

被雷劈死的恶人

山东省莱西市姜山镇财政所负责人李忠德,二零零零年春在《姜山月报》上发表诗歌诬蔑法轮功,夏天在地里干活遭雷击死亡。

辽 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村六十八中学美术教师张同兴,曾组织学生在诽谤法轮功征签活动中签名,且画漫画攻击谩骂法轮功师父。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一日,张同兴 在钓鱼时天空突降大雨,他躲在一树下避雨,遭五雷轰顶,张同兴应声倒地而亡,情景恐怖:头部有大洞,后脑流血,前胸、头发焦糊。

二零零一年五月,黑龙江省阿城市涤纶厂刘明学等恶人勾结派出所的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逼法轮功学员在他们编好的“保证书”上按手印,并强迫剪下一缕头发。仅一月之隔,恶报便找到刘明学。刘明学在深圳(阿城市涤纶厂驻深圳办事处)的一个游泳池中游泳时被雷劈死。

四 川省成都市郫县德源镇综合治理办公室头目郑友奎,一直紧随江罗邪恶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非法抄法轮功学员家,并在抄家时把钱财首饰揣自己包里。经常带 头疯狂抓、关、打法轮功学员,是出了名的邪恶之徒。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傍晚,郑友奎与德源镇永光村支书宿云成、村长税留成,一道在永光村七社检查田间焚 烧秸秆时,突然一道闪电从天而降,一声炸雷刺耳响过,只见走在中间的郑友奎,象跳舞似的歪闪几下砰然倒地。村民们围拢一看,只见郑友奎头发几乎烧光,脸和 胸腹处均被烧成焦黑,周身衣裤,除内裤外,其余全都被撕得稀烂。总共只打了几个雷,好象专门为郑友奎准备的一样,人们议论纷纷。

四川省攀枝花市布德镇农民江元康,经常撕大法真相不干胶,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不信,说不怕遭报应。二零一零年五月初六下午五点多,江元康和二十一岁的女儿在屋下看打雷,双双被雷电劈死,他的后母和孙女当时也在场,也都被劈伤了。

潍北监狱五监区教育股长刘传东,专门负责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该人既伪善又凶残,外表和气,内心狠毒。曾持续电击一位法轮功学员四个多小时,强迫法轮功学员曝晒了一个多星期。在潍北监狱被酷刑折磨致死的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光,经常被刘传东电击。

二 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傍晚,刘传东骑摩托车到监狱值班,路过存放李光遗体的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天空中突然亮起一道闪电。做恶时不怕报应的刘传东这时邪胆 不见了, 他本能的扭转车头想躲避,没想到却一头撞在监狱私设的路障上,昏死过去。刘传东当时违反交通法规没戴头盔,抬到医院时,医生检查发现他的半张脸已被撞烂, 鼻子没了,脑浆迸裂。刘传东生不如死般捱了五天后断气死亡。刘传东的暴死对潍北监狱的警察震动很大。大约一个月之后,下了一次急雨,雷电大作。潍北监狱五 监区的部份电话、电视等电器被击坏,供电系统一度瘫痪。在一片黑灯瞎火、电闪雷鸣中,平时不可一世的警察们极其恐惧,许多人战战兢兢四处躲藏。

上述这些案例,大家基本上都能接受。尽管通过不同的渠道在海外曝光,内容有长有短,有详有略,但是基本情况,如何时、何地、何人,因为什么遭雷击,及雷击的后果这些情况都有。加上中国民间自古就有神雷劈恶人的说法,所以大家都能相信。

稍 加分析我们就会发现,这些遭雷劈的人分布在各个阶层,有公安,有狱警,有教师,有乡镇干部,还有一些最基层的民众。这真让人感叹!那些非常普通的老百姓, 你得到共产党的什么好处了,怎么那么死心塌地的跟随中共攻击法轮功?就连那些基层的民警,乡村干部,你那个官算什么?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就那么忍心去伤 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最终你自己能落个什么呢?等到天雷找上你或你的家门时,什么都晚了。

这些孩子死在谁手?

还有一个现象更令人痛心,就是中共对孩子灌输的对法轮功诬陷的谎言,也使学生受到了毒害。我们看下面这个例子:

重庆市开县的邪恶之徒诽谤法轮大法非常卖劲。开县中学的校长、主任、教师积极配合邪恶,在学校的宣传栏中、在课堂上、在大会上诽谤法轮功,并搞诬蔑大法的邪恶签字仪式。大多数学生听信了学校恶师们的恶毒宣传,使得一些学生主动参与诬蔑、诽谤大法。

二 零零七年五月上旬的一天,开县城内乌云翻腾、电闪雷鸣,一个强电霹雳炸在了开县中学的一间教室内,七、八个中学生当场被雷电击死,三十多个学生受重伤。这 本是天意与天威的展现,是对这些盲目相信中共谎言仇恨法轮功的学生的报应。可是,无神论的中共恶徒却在学生和开县城内大肆造谣,说这是偶然的天灾人祸,全 国到处都有发生,不要信封建迷信。

然而,“祸不单行”。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左右,开县中学的两个中学生又被雷电打死。至此,老百姓才逐渐相信了这神雷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真正害死学生的正是中共这个罪魁祸首!

死后遭雷击

下面这个例子更能说明问题了。生前遭恶报致死后,那天雷还不放过他,足见其罪恶之大。

辽 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太平庄乡郝家村农民王树花,非常仇视大法和法轮功学员,整天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并向村、乡举报。原来没有病,二零零二年六月份, 突然病重,到医院检查,说胃有癌。没过多长时间,吐血、拉血,死于七月初五。王树花死时非常痛苦,难受。当天还下了雨,一个霹雷直冲王树花的灵棚劈去,落 下一个大火球。当时人们都在吃饭,吓得都没有吃完饭就走了。连王树花的老伴都说:这死鬼干什么坏事了,死了也不让人们消停。

霹雳面前,善恶自见;选择作恶,还是从善

前面一个例子中,有当地老人听到公安局长遭雷劈后说:“雷不会打错人。”下面这两个例子就真实的说明了这一点。

深 圳一男子向法轮功学员提供了一则亲身实例:二零零六年某一天,在深圳一家大型酒店工作的几位同事下班后,一道去游泳。在去游泳的途中,一湖北省监利县籍的 二十五岁的男同事说:他要把他的生命交给共产邪党。游泳时,突然天降大雨,打雷。几个同事都被雷击了,但都没事;只有那个说把自己生命交给邪党的那名同事 被雷击后,沉入水下,当场死亡。最后还是用打捞船捞上来的。

二零零一年,广州市越秀区“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在从化一个招待所办转化班。所在地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一楼是监禁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二楼是负责监视法轮功学员的陪同人员休息的地方,三楼是“610”人员来时休息的地方。

一 天“610”的人正在和所有陪同帮凶在三楼开会,讨论如何加强迫害手段,这时天空一阵一阵的打雷。这些助纣为虐的不法人员觉得越来越不妥,雷声好象就在自 己的头顶一样,结果这些人连忙跑回二楼各自的房间。但还是觉得雷声离自己很近,大有劈过来之势,于是他们又连忙跑到一楼的饭堂躲避。这时,一个闪电把饭堂 门口一颗铁树的花盘劈开了两半,所有人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再往哪儿逃好了。

不知谁说了一句:“还是到法轮功的人那儿好。”协助洗脑的人员立 即跑回各自看管法轮功学员的房间,“610”恶人也跟着躲了进去。看到法轮功学员都非常安稳祥和的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他们感到惊讶不已,问:“你们不怕 吗?”回答几乎都是一样的:“不怕。”这些人紧紧挨着法轮功学员坐下,自言自语的说:“这个雷好象跟着我们打,还是坐在法轮功的人身边最安全。”

如今天灾人祸频仍,遭天打雷劈只是恶报中的一个类型而已。如果我们细心观察一下就会发现,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正在遭到不同形式的恶报。这不是法轮功学员要把恶人怎么样,而是天意的展现。面对隆隆的天意,何去何从,请人自辨!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persecution-thunderclap-splits.html
本文标题:飞剑:迫害法轮功 天打雷劈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z7bk9lh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pkEDq8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4年8月01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7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