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交流: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

真相网2016.8.9】文: 清宇 转载自明慧网

我在这篇文章中讲的认识,都是个人在大法修炼和学法中悟到、看到的,层次有限,难免有片面和境界局限性。请大家以法为师,宇宙的无限真机都在大法之中。

序言 为什么要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

作为大法弟子,走过许多的艰难,在最后走向圆满的道路上都不希望有遗憾。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美好的愿望总是在各种各样的复杂因素的干扰和伴随下,不能尽如心意。而这些复杂的因素中最隐蔽、最不易察觉的就是来自副元神的干扰因素。

师尊在《大圆满法》中介绍功法特点时说:“千万年来在常人中传出来的其它功法都是修副意识的,修炼者的肉体和主意识只起载体作用。圆满时副意识修上去了,他把功给带走了,修炼者的主意识和本体什么都没有,修炼一辈子前功尽弃。”

师尊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强调:“我们这个大法是给你主意识修的,就是给你自己的,你们要明明白白的自己修。”

对于主、副元神之间的关系,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当然,主元神得功,副元神也得功,为什么呢?你身体的一切信息、一切灵体,你的细胞都在长功,当然他也要长功。可是到什么时候他都没有你高,你是主,他是护法。”

师尊把法明明白白的讲给了我们,我们知道了在历史以往的一切修炼中,都是副元神在修。在这一次亘古未有的正法修炼中,师尊把法轮大法的东西都下给主元神。

在师尊把法讲的非常明了的情况下,我发现有的副元神还是把主元神和肉身当作载体来修炼。这些年中师尊讲的法他们都在听,却不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有的副元神不断的干扰和迫害主元神修炼,甚至还参与了对其他大法弟子的干扰和迫害,我看到有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

我把这些年中看到的副元神的来源、副元神对主元神的迫害和个人在目前的状态下悟到的法理写出来,仅供同修参考。

第一章 真我和副元神的来源

在这一次的正法中,师尊把所有法轮大法的东西都下给主元神,师尊知道弟子的来源,珍惜弟子,冲破重重阻力,揭示天机,使弟子们知道了自己的来源和使命。

在 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尽自己最大认知也不曾知晓的、涵盖一切却又超越一切的本源之处,创世主一念生成无量大穹和无可计量的佛、道、神。这些觉者们,在各 自的境界中,证悟到不同的法理,开创了不同的世界,这些世界里的神佛又在自己所在层次中证悟到了不同的法理,并开创了天地万物,层层如此。这都是宇宙根本 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派生出的不同的法的具体体现,但是无论任何的天体、宇宙和单元世界,在开创时,其标准、智慧和能力,都存在不足。所以除了宇宙根 本特性真、善、忍外,任何派生出来的生命、物质和特性都会发生疲劳,在高层看,就是这些大穹、天体、宇宙经历了久远的岁月,都将面临坏、灭的劫难。这些大 觉者们为了拯救自己大穹体系内的无量众生,决定下走到险恶的下界,来拯救大穹。

创世主在大穹之顶,看到层层大穹、天体、宇宙在偏离真、善、 忍根本特性,面临坏灭的劫难;看到一些觉者们出于慈悲,要挽救无量众生,救度大穹的坏灭。创世主知道,谁也不能真正解救大穹的危难。唯有自己亲身降临,才 能从根本上挽救这一切,并重塑众神。创世主因这慈悲的一念以真身下走,在经历不同的层次时,创世主都有不同的形像和称呼,都有洪大的慈悲、威德和法力。

在 不同层次中的觉者们,当创世主降临在他们面前,宣讲法理时,他们对创世主都有着坚定的正信,他们在创世主面前签下神的誓约,愿跟随创世主抛下神的光环,一 起下世正法,救度众生。他们以真身下走,在每一层次中这些觉者都有不同的形像和称呼。在不同层次中,这些觉者的选择,都让那些不敢选择下走的神佛震惊。不 敢下走的神佛认定:去到险恶的下界,这些觉者们会沉在里面,永远回不来了。在一路下走中,这样的震撼,不断的发生着。

在大穹高层,有一些生 命,它们看到了宇宙面临着劫难,出于自救的一念,它们周密的安排了一整套的机制,想挽救大穹的危难。这套机制的运转特点就是销毁一部分、才能保留另一部 分,上升的规则就是置换、替代,用它们的话讲,叫更新。但是由于它们受原有的宇宙特性的制约,摆脱不了成、住、坏、灭的规律,它们并不能挽救大穹,最终所 有的安排将不了了之,创世主称它们为旧势力。

创世主带着觉者们下走到大穹中层以下时,旧势力看到了,它们觉的创世主与众不同,借助创世主和 这些下走的觉者,能成就自己的安排。创世主看到了,旧势力的参与使正法变的更加复杂,增加了难度。但是为了救度所有的生命,为了确保无量大穹的圆容不灭, 为了防止更遥远大穹来接缘的生命接错机缘,创世主将计就计,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

可是旧势力的一步一步的安排实在太险恶了,它们给每一个下 走的觉者都安排了一套机制,来左右觉者的修炼。单单在副元神方面,它们就给下走的神安排了一个或几个副元神、甚至十几个副元神。这些副元神不入三界,却在 三界的范围内,在小于表层粒子的不同粒子层中存在。这些副元神把下走到人间的觉者当作载体,按照原有的修炼方式,想要修炼自己,它们承担的职责就是到最后 时刻要替代主元神,成就它们的东西。

如果按照旧势力的安排,那一切真的都毁了。因为以真身下走来到世间的觉者,在大法开传后成为大法弟子的主元神,如果修的是副元神,副元神修上去了,下走的觉者还在人中,当初对下走的觉者寄予无限希望的无量大穹、天体、宇宙就全完了,那真是苍宇的劫难,可怕至极!

历史一路走来,大法洪传,师尊历尽艰辛,冲破阻力,揭示天机,把大法传给主元神。

师尊在《洪吟三》〈唤醒〉中说:“真我是谁来这里”。我认为:真我就是大法弟子的主元神,是想拯救各自苍穹之劫的觉者。

而 副元神的来源,除了旧势力安排的之外,还有下走的觉者自己的安排:有的副元神是觉者在下走过程中,经过不同的层次时,一些非常有能力的生命,请求充当觉者 的护法,圆满之后回到他原来的世界;有的副元神本来就是觉者在高层的护法,是在觉者面前立下誓约,要用生命来捍卫觉者的安全,觉者把自己的一些能力和法宝 赐给了护法,圆满后跟随觉者返回家院;有的副元神是代表高层天体来和大法结缘的。他们都是正的生命,但是在下走过程中有的护法被旧势力欺骗,或是被旧势力 胁迫,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来迫害觉者。

在本文之后的几个章节中,我把我看到的有些同修的副元神迫害主元神的事情写出来。天体大穹极其的广阔、庞杂,我看到的只是我所在层次中显现出来的局部,看不到全部。写出来,是希望引起同修注意,并作为借鉴。

第二章 副元神显现的蛛丝马迹

有 一天我读师尊的讲法,师尊在《各地讲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说:“过去讲修炼修炼,谁也没修成;上天上天,谁也没上去。大家知道有副元神, 把人作为载体修炼的副元神有上天的。因为把人作为载体之后副元神就带有了人的外形形像,所以有人看到过去修炼方式中谁谁升天了,说这个人在去世的时候看到 有升天的,可是升天的那个不是他的主元神,不是真正的这个人。所以过去来在三界的生命没有回去的,都是副元神,而副元神对于主体怎么样从来不重视。任何的 神对于人从来都不重视的。”

在读这段法时,我反复悟“不重视”三个字,只觉的身体透过一阵阵凉意。我回想起这些年中副元神显现出来的一些蛛丝马迹,我问自己:“你知道副元神一直在和你捣乱吗?你知道副元神在给你制造魔难吗?你知道副元神想让你吃苦受难、白修一场,他得果位吗?”

修 炼以来,当我在人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剜心透骨的割舍中,难受万分,我突然感觉到有一个生命在我的头顶上很开心的在笑;当我遇到困难,焦头烂额,无奈的 仰望天空时,我感觉到有一个生命若无其事的在冷眼旁观,看我如何收场;当我发放真相材料时,遇到凶险,撒腿奔跑一阵之后,心跳加速,腿肚子转筋,我感觉有 一个生命在无情的嘲笑我;当我看师尊的讲法录像时,有几次感觉有一个生命比我还聚精会神,有一次我刚刚打开录像,就看到那个生命认真的坐在那里,我说: “挺认真啊!”那个生命很不耐烦的回手一甩,说:“别打扰我。”

这么多年我偶尔感受到了这个生命,也想知道他是谁,却无从知晓。我和同修交流时,我说:“我在人中吃苦时,我感觉到有一个生命在笑,他是我世界的生命吗?”同修说:“不是,你世界的众生看见你哭,看见你在为他们承担,苦不堪言,他们应该落泪,怎么能笑呢?”

五 年前的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了这个生命的眼睛正盯着我的思想念头。当四目相对时,他大吃一惊,迅速隐去了。我感觉到这个生命懊悔了半日,他一边懊悔一边忙 碌,弄来许多东西来间隔我,让我看不见他。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只是责备自己,给别的生命带来了麻烦。现在细细想来,他的眉眼和我很相似,只是眼神十分冷 漠。他把我看的很透彻,我却不知道他是副元神,我深刻领悟了“不重视” 三个字的内涵,那就是利用你,还看不起你!

我想起迫害开始的那几年,有一次单位找我,在领导的办公室,在我开口说话的瞬间,一个意念打来:“这屋这么污浊,我走了。”我看见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我飞出去了。我纳闷:“我怎么走了?”

师 尊在《法轮功》一书中告诉我们如何区分主、副元神,说:“假如你在那里打坐,往对面睁眼一看,对面还有一个我,那就是你的副意识。假如你在那里打坐,你对 着北面,可你突然发现:你在北面呢,你想我怎么出来了,这是真正的我出来了,坐着的是你的肉身和副意识。这可以区分的开。”

我明白了:在一些关键时刻,这个副元神从来不起到护法作用,他想:你的事,与我无关,我没参与,你死在人中,我走我的。

有 一次,我和同修约好第二天下乡送资料,结果头一天骑自行车驮着孩子时,自行车不受我控制,冲向道牙子,我硬生生的下了自行车,脚着地的瞬间,疼痛无比,我 都觉的纳闷,这自行车怎么不好使了呢?第二天我坚持下乡送资料。现在,我非常明确的知道是副元神在捣乱,因为他也能控制这个身体,他想学法,不想下乡。

现在回头想想,我知道了经历的事情中,有哪些是副元神在捣乱。这个隐蔽、狂妄的副元神,不听师尊的话,不去保护主元神,还迫害主元神,后来甚至参与了对我的迫害,最终形神全灭。

第三章 发现干坏事的副元神

有一次,我和同修甲、乙在一起交流时,同修甲说自己看书走神、炼功静不下心,有时很闹心,有的执着心去的很艰难。我和同修乙觉的自己有时也会出现走神、静不下心这种情况。我们谈到各自都存在着一些不好的思想、有时甚至还很顽固。

我 和同修决定一起发正念清除这些物质。发完正念后,同修甲纳闷的说:“我看到一个我,在一个院子里打开了门,放出许多不好的生命,对它们说:‘先出去躲一 下,过一会再回来。’”同修甲的话让我们感到惊讶。针对这个场景,我们大家交流了各自的看法。我一开始认为是业力构成的自己,但马上就被同修乙否定了,因 为发正念中包括清除业力。经过学法和交流,最后我们认定是副元神,因为副元神长的和本人一样。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里讲的主元神,就是指自己的思维,自己要明白自己在想什么,做什么,这就是你真正的自己。而副元神干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虽然他和你同时出生,叫一个名字,主宰一个身体,长的一样,但严格的说,他还不是你。”[1]

这件事让我们震惊,同修甲的副元神包庇邪恶被发现了,那么他不可能只做一次坏事。那么这么多年在同修甲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个副元神究竟都干了什么?推而广之,是不是还有一些同修的副元神,在主元神看不见的情况下,在干坏事呢?那么副元神为什么这样做呢?

我们经过交流,悟到以下认识:历史上所有的修炼都是修炼副元神,副元神把主元神和肉身当作载体修炼。我看到载体本身就是机制,已经被旧势力打造的称心如意,运用的十分顺手。

在正法中师尊把大法的东西都下给主元神,让主元神做主,副元神做护法。师尊纠正了以往大穹偏离法的一切安排,健全了大穹过去不健全的机制,重定天纲!把我们从载体的待遇变为主体的地位!

对 于师尊的安排,有的副元神能够按照师尊的法理和要求去做,同化大法,对主元神能起到帮助和保护的作用,作为护法而存在;但也有许多副元神及其背后连带的许 许多多生命与因素对这种安排不满。由于受过去的特性和智慧所限,它们不知道主元神的真正来源,还在坚持着原来的安排。

因为副元神不入三界,不在迷中,他们知道主元神所得到的,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有的副元神心里不平衡,不甘心自己的从属地位,同时不屑于主元神的执迷不悟。他对主元神的执着心了如指掌,借口主元神要达到应有的标准,对主元神進行考验,实质就是干扰和迫害。

副 元神能从觉者那借来功和法宝,还能调动许多力量。如果他不想当主元神的护法,那可能就起负面作用,充当迫害主元神的角色。这就造成了我们在做证实法的事情 时会遇到干扰,发正念时效果不佳,看书静不下心来,因为执着心不放,过不去关,或者是出现病业现象,等等,副元神在捣乱是其中原因之一。

师 尊出于慈悲,对于旧势力以及它们控制下的一切生命和因素,包括副元神,师尊一直在给机会,但是这些生命一直没有归正。师尊说:“它们以它们要的为第一性 的,不是以我正法目地为第一需要的。”[2]师父告诉我们:“我一直在讲,旧势力的参与是一种迫害,是一种干扰。如果历史上的那些神度的都是人的副元神而 不是人的主体本身,那么大家想一想,这种度人的方式针对今天的大法弟子修炼能管用吗?大法弟子、包括世人的主体都在表面”[3]。师父说:“但是从现在的 情况看,宇宙中旧的最后的因素还在干扰着未来所要所成的。”[4]

我们交流了法理之后,同修甲说:“我肯定不想要不好的东西!保护不好东西的一定不是真我,是不好的副元神该清理就清理。”我们决定发正念清理同修甲的副元神,目标非常明确。

发正念中,我看见同修甲的副元神出现了,恶狠狠的对我说:“数你最坏,你什么事都管,我知道你的一些轮回,这几天你们遇到的麻烦事都是我弄来的。”我立即打出一念:“师尊的法你一直在听,却一直在保护邪恶因素,干扰同修甲的正信,干扰我们做正事,你再不归正,罪不可赦!”

正 念中我看见空中出现一把天锁,一群正神瞬间就把同修甲的副元神抓住,塞進锁眼里。别看天锁不大,里面可是一个广阔的世界,一套弹簧机制在自动运转,同修的 副元神就在弹簧里,弹簧把那个副元神身上不好的东西一层一层的给绞了下来。这个锁还不停的在移动,一蹦一蹦的,蹦过的地方留下一行字:“破坏正法的下 场。”

我对同修甲、乙说了我看到的情景,我们一致认为这个副元神是罪有应得。过了几天,我问同修甲:“学法、炼功能静下心来吧?”同修甲 说:“好两天,心又不静了。”我和同修乙纳闷,那个干坏事的副元神已经遭天谴了,同修甲怎么还静不下来?我们决定再次发正念,清除干扰同修甲的一切不好的 因素。

发正念时,我看到同修甲的另一个副元神打开了许多空间,带着许多败坏的乱七八糟的奇形东西出来了。这个副元神手举白旗(投降的意 思),低着头、很服气认输的感觉。走到我面前时,突然抬起头、面目表情狰狞、张嘴就向我咬来,瞬间就被我的佛法神通挡住了。正神很快把这个副元神抓住,绑 在天柱上,施以鞭刑,同时雷公打雷劈他、电母放电电他,从他身上掉下来焦糊恶臭的物质堆在了脚下。

在这里要和大家解释一下:无论被塞進锁眼的,还是受鞭刑、电刑、雷劈的,都是在副元神所在的那一境界中受天刑,消减罪业,不是在销毁他们,还是在给他们机会。

我 和同修交流:既然我们的副元神不止一个,那么说不定哪个时期由哪个副元神出来干坏事,干扰我们的正念、正信,甚至随着我们层次的提高,在不同的层次中还会 有负面的生命来干扰,也许他们和旧势力有约,也许他们高于旧势力,但毕竟是负面生命,受一种从上而下贯穿下来的机制控制,在接力式的干坏事。现在是正法时 期,一切生命都要在法中衡量。作为大法弟子,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好的留下,坏的去掉,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第四章:有生机却自寻死路的副元神

关于主、副元神之间的因缘关系,在法中有表述:

“弟子:旧势力有可能在大法弟子的副元神中安插负的生命吗?
师:别想那么多。(众笑)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就连真正历史上我带的大法弟子它们都做了手脚了。”[1]

“弟子:主副元神之间是否也存在因缘关系?
师:有的有因缘关系,有的没有因缘关系。”[2]

那么同修乙的主、副元神之间是怎样的因缘呢?

我 和同修甲、乙在发正念清理同修乙的副元神时,我看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她,提着一把刀,说:“她欠我19条人命呢,我绝不放过她!”一瞬间,我明白了同修乙 的主元神和副元神之间的冤怨。我意念中对这个副元神说:“过去世她已经偿还了她杀掉的18条人命了,这一世你操控她丈夫打她,往死里迫害她也有38次 了!”那个副元神不服气,说:“可她一次也没死啊!”我说:“她没死,是因为修大法了,大法师父保护了她,你想打死她,有没有天法了。你赶快住手吧,还能 有条生路,大法弟子给你一个好去处,如果我们给不了,我们的师尊也会给。你再执迷不悟,耽误主元神救度众生,你也是有罪的!”这个副元神不服气,一转身走 了,她一边走一边狠狠的说:“是你的师尊,不是我的师尊。”

古时在陕北一带,同修乙曾当过一名江洋大盗,叫益风,本领高强,和弟弟益南一起 杀人越货。一天,弟弟益南被一名捕快抓住,一名捕快以残忍的方式处死了他,并把尸体大卸八块,扔在了不同的地方。哥哥益风(今天的同修乙)知道后,决心报 仇。他藏起来苦练两年功夫,又用易容术伪装自己,把捕快家打探清楚。第三年,在捕快新婚大喜的日子里,益风持刀闯进捕快家,连杀十八口人后闯入内室。捕快 仓促与之对决,两人都受伤。益风决定撤退,撤退前扔出刀,扎在新娘胸口。捕快腿受伤,不能追赶。他浑身血迹,爬到新娘身边,抱起青梅竹马的新娘,心内十分 悲伤。新娘奄奄一息,艰难的说了一句:“替我报仇!”死在了捕快怀中。

捕快家中喜事变丧事,一家老少加上新娘十九口被杀,只剩捕快一人。捕 快办完丧事,只觉的身体被抽走了筋一样,支撑不住自己,浑身乏力、万念俱灰。想报仇, 却又找不到仇人,悲痛涌上来时好似万蚁攻心,人几乎近于崩溃。终于有一天,他跟随云游僧人走了。虽然出了家,却放不下仇恨,自然不能修成。捕快又转生,转 生后又累世修行。有一世在道家中修炼,成天喝酒,被称为疯道长。那一世竟然修成了,副元神上去了,主元神还在人中。

今世,益风转生成同修乙,被杀的新娘转生成她丈夫,捕快的主元神转生成了同修乙的副元神。

师 尊说:“过去有的道家为了麻醉你的主元神,叫副元神能够修炼,叫你喝酒。道家有许多喝酒的,喝的把自己麻醉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呼呼睡觉了,人家带着副元 神炼功。我讲的是千古之迷呀,别看我在这就这么讲出来了。什么这个方法,那个方法,因为他们看人是修不成的,也许他好心,从你身体上修出了一个,你也算积 了德了,吃了苦了,你的青春毕竟是扔在宗教里了,怎么办?来世也叫你转生一个副元神?也可能是这样的。我看这个机会很渺茫。然后再叫你修炼?这也很少。” [3]

在法中我悟到,这么渺茫的机会都让捕快摊上了,主元神转生成副元神。旧势力为了历史大戏的开演做了充分的安排,为了阻碍同修乙真是不遗余力,煞费苦心。而那个由捕快转生来的副元神,如果只记着复仇,不惜失去万古机缘,实在是太可怜了。

同 修乙得法后,很快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 七•二零后,家庭魔难逐步升级。这个副元神经常控制同修乙的丈夫骂她,有一次骂:“修,修,修到啥时候,都那样,早晚得爬大烟囱(指死后火化)。”还控制 同修乙的丈夫喝酒,每天都喝酒,喝完酒耍酒疯,往死里打同修乙。同修乙在家庭暴力中生活,一开始认为是欠丈夫的,被动的承受着丈夫的打骂,心里也曾无奈的 认为自己业力大,才有这么大的魔难,羡慕别人没这么大的业力,苦闷中认为自己遭了这么多罪,一定也还了不少业债吧。

她丈夫还经常对她说: “你欠我的!”时间一长,同修乙也觉的不对,就反驳说:“我不欠你的。”但在法理上认识并不清晰,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修乙想离婚,她丈夫威 胁说,要杀她的娘家人。同修乙觉的不能离婚,一是害怕影响大法的形像,二是心中还有个想法:毕竟丈夫和自己夫妻一场,希望他能变好,能得救。但是她丈夫被 邪魔烂鬼牢牢控制着,根本不让她讲真相,还烧毁真相资料、谩骂师尊与大法。

师尊说:“这个人就是坏到这种成度了,所以什么样人都有,佛也敢 骂。当他骂出口的时候,他元神都掉下去了。”[4]邪恶知道他作恶多端,必下地狱,操纵他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下八十层地狱!”还有一次冲同修 乙喊:“我下二百层地狱!下地狱得你跟我一起下!”同修乙生气的说:“下地狱你自己下!我一定圆满!”其实她丈夫的主元神真的在地狱中,阳世中的肉身被各 种邪恶因素控制,活着的已经不是这个人了。

她丈夫前世是个经常上妓院的花花公子,人皮中保留了大量的败坏观念。这一世的身体又被邪恶做了手 脚,使得她丈夫性欲极其强烈,经常把胸脯捶的膨膨响,喊:“我是强悍的男人,四十岁的人是二十岁的心,身体倍棒。”夫妻生活,一年中没有几天消停的,不管 白天黑夜,月经期间也不放过,并恶毒的虐待同修,对她的身体真是迫害呀,家庭成为变相的牢笼。她丈夫还不止一次扬言要和她同归于尽,同修乙的日子过的苦不 堪言。

我悟到,正法洪传,旧势力摆不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它们把个人修炼看的高于正法。为了阻碍大法弟子修炼,它们有意的把许多邪恶的因素保留到最后,强加给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在这方面法理不清,被动的在魔难中修炼。

其实师尊早已把我们从地狱中捞出洗净,生生世世所欠的债、包括欠神的,师父都给我们偿还了,并帮我们善解了一切冤怨,用善报补偿了众生,师尊不但把我们推到位了,而且还赋予我们更大的使命。

师 尊说:“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同时呢,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 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份。(鼓掌)开天辟地没有任何的神敢于这样做,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5]

如 果我们还局限在“业力轮报”的旧理中,承认业债,被动的苦挨,旧势力就会钻我们的空子。借着大法弟子有业力、有执着,制造更大的麻烦,我们就耽误了自己, 还毁了众生。作为大法弟子,要摆正修炼基点,分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在法理上要清晰:我们不是来还债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的。

师尊说:“旧势力时不时的就会有对学员的干扰,可是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多主要啊!非得搞这些干扰。不承认它!因为它们谁也不配参与。我要 的是众生都不来干扰,都在那儿等着,一路正下去,最不好的生命、再坏的生命、在历史上犯了再大错的生命都可以在原地圆满,这不好吗?(鼓掌)当然不是无原 则的,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东西我会使其转化为善报众生的,都要给最好的补偿的,他做不到师父帮他做。”[5]

在我们交流法理时,我看见这个副元神在四处找帮手。我正告她:“师父的法讲明了,你还不归正。我们交流的法理你都听到了,你还跟大法弟子对抗,正法洪势也不能留你。”我看见她向我投来仇恨的目光,一转身走了,不停的四处在找帮手。

我 和同修甲、乙商量了一下,认为应该清理这个生命。发正念中,我看见正神把她抓起来,用沉塘索把她沉塘了。沉塘索,天刑中的一种,也是一种自动运转的机制。 正神用它把犯天条的生命绑上,沉在天塘里,让这个生命吃苦消业,我看见天塘中的象沙砾一样的物质,进入副元神的身体中,每一个沙砾都是由钩子、叉子、铲子 之类的物质组成,在磨砺这个副元神的胃肠、肌肉和骨骼,黑色物质在不断的往下掉,两个时辰(就是现在时间的四个小时)后,沉塘索自动把这个生命拽出来,一 个时辰后,又把她沉进塘里去了。

这个生命吃了两天的苦,她认识的仙家道友在她出来时看她,她就哭诉。这个副元神有师父,师父还有师父,往上 推算,有五、六代师父,还有许多的徒子徒孙,他们对我和同修甲、乙都很不满。第三天,这些生命终于搅在一起向我们发难。发正念时,我看见正神把这些反对的 生命都销毁了,包括那个副元神。我理解:这个副元神其实是有活下来的机会的,但她自毁前程,还连累了许多神,而这些神,恰恰没摆正自己与大法弟子、与正法 的关系,被旧势力控制迫害大法弟子。

作为大法弟子,如果我们法理清晰,能够悟到: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走出三界的生命,不归旧势力管,任何旧的生命都不配管我们。如果真能正念坚定,力可劈山,障碍我们的因素就会归正。在正念的作用下,我们就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 理解“助师正法”其实是师尊帮助我们正与我们自己相关的层层宇宙中偏离了宇宙特性的法。助师正法,是为自己在做,表面上看是我们参与了正法,实质上是我们 在法中清洗自己、归正自己的过程,当我们提高时,和我们相关连的部分,师尊帮助我们做了。我们要做的是提高心性、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我们的一切是师尊给的,是师尊带着我们走出苍宇的劫难,摆脱了坏灭的规律。在大穹从组、宇宙更新的时刻,我们要去兑现和师尊的神圣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尊赐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荣耀和责任,我们不要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和嘱托。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第五章 被归正的副元神

一天下午,我意念中对自己的所有副元神说:“这么多年你们跟着我,我干什么你们都知道,你们干什么我都不知道。如果有干扰我的,从现在开始,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赶紧归正;三天之后,不归正的,我要清理门户。”

第二天早上,我知道有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副元神自动归正了。半夜时分她偷偷的把袖子里装迷魂药的一个小瓶扔掉了。

这个副元神从高层下来时,被旧势力强迫签约。如果不签约,旧势力就不让她下来得法,无奈之下,她签下约定。这个副元神自我得法以来,就一直往我的空间场扔迷魂药。

副 元神撒的迷魂药,有让我发困的,还有撒在我丈夫面前的,象一层薄薄的雾,这层雾能迷惑我的肉眼。我明白了,我为什么这么多年看丈夫非常顺眼,看到的都是他 的优点。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夫妻之间没有色的问题,但有欲望,你把它看淡了,心理平衡就行了。”[1]我一直在纳闷,我和丈夫断欲多年,为什么我看 到他总觉的他英俊潇洒,我认真的发正念,去情、去色,殊不知是被旧势力做了手脚,迷魂药中有色迷、情迷、贪睡之类的东西,它们在污染着我的肉眼,还破坏我 的正信。

我看见旧势力为此事而设下的机制,这个机制象个复杂的仪器,由专门的神看管着,在自动的产生迷魂药,不同的传送带传送着不同的迷魂 药,有让我迷在色中、情中的,还有让我犯困的。有的神负责把迷魂药交给副元神,有的神负责监督这个副元神干坏事,有的神负责记载:某年某月某日某个时辰, 某修炼者的副元神兑现和神的约定,把迷魂药撒在主元神的空间场中,阻碍主元神的悟性,不让她精進。

这个副元神目睹了同修甲的副元神被塞入天 锁里,已经心惊胆颤了; 主元神又发出命令,副元神决定不干坏事了。其实她多次决定过,但在旧神的胁迫下,又动摇了,违心的干着坏事。这一次她虽然下了决心,还是担心旧神不放过 她,思来想去,满面愁容。她想起主元神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时求助于师尊。最后副元神决定向师尊求救,再三犹豫,再三鼓劲,副元神终于去见师尊。

师 尊身边众神环绕,光芒四射,副元神在外徘徊一会,师尊知道她来了,让众神给她让出一条道。副元神来到师尊面前,跪下,泪流满面,说:“伟大的创世主啊!请 原谅我这个生命吧,您这些年讲的法我都在听,自认为比主元神听的都明白,可是却一再抱着旧理行事。私心使我想保全自己,正理又让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时常 左右为难。我这次决心再也不干坏事了,请诸天神佛见证我的话语,若违背这些话语,让我万劫不复。我恳请创世主保护我,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万载难逢的机缘, 我真的想跟上正法進程,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希望创世主成全我。”说完这些话,副元神哭倒在地,这个生命至诚的忏悔和愿望让宇宙中的正神为之动容,都动念想 保护这个生命。

师尊笑了,目光穿透遥远的苍穹,慈悲的为她开示“网开一面”和“将计就计”的法理,副元神明白了,脸上涌现出感激的笑容;众神明白了,進一步感受到大法的神圣、威严和无所不能。

师尊又给她讲了将来有好的去处,叫她切不可忘记她的约定,去做一个正法时期真正的护法神!副元神泪流满面,点头应允,叩拜师尊后离开。不同层次的神看到这个生命被创世主赋予更大使命,很是羡慕。

师 尊讲法中说:“这个旧的势力在历史上安排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做了极其周密、细致的安排。它们为了它们安排的事情不出问题,在上一个地球时它们已经演习过一 遍了。大家想想,它们能不执著吗?它们能放手它们要做的吗?可是呢,我们如果正念很足,又符合了宇宙的一个理,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 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2]

我悟到,我要归正我的副元神,这是我的决定;副元神决定不干坏事,这是她的选择。副元神在历史上和旧势力签过约定,但是她今天选择了听从师尊。

虽 然这个副元神自动归正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怕她有反复,意念中给她下个罩。如果她真的归正了,旧势力找她算账,这个罩可以保护她;如果她再反复,这个罩 就自动规范她;不彻底改正,就销毁她。因为以前发正念灭恶时,我看见有的生命打不过我,就求饶,说再也不干坏事了。我就放过它们,告诫它们不要助纣为虐。 可是它们一转身,我看见它们就在偷着乐,它们心里想:骗过她了。这时我绝不手软,立即消灭它们。正因为多次差点被骗,我想了个办法,想归正的,我就给它下 个罩,如果它动恶念,这个罩就自动销毁它。

一个月后的一天上午,我想:修炼人,得慈悲宽容,现在是正法时期,应该让这个副元神发挥应有的作 用,不枉她下来一场,动念解除这个罩。中午时,我看见这个罩有许多层,在不断的打开。下午学法前,我看见许多的旧神,手里拿着约,围着这个罩,冲里面的副 元神吹胡子瞪眼,看来一直在找这个副元神算账,罩是透明的,副元神站在里面往外看。我和同修乙说了这件事,同修乙说:“赶紧发正念。”我发出一念:我的副 元神已经归正了,不归旧神管,有对她进行干扰迫害的,抓住旧理不放的,只能被销毁。我俩发了二十分钟正念,我看见旧神还围在罩外。

我和同修 乙开始学法,时不时的我就看见旧神围着罩不依不饶。终于,罩全部打开了,旧神冲了上来,把功打到副元神身上。副元神就象人被电击了一样,瞬间变成一个火 球,亮光、火光中夹杂着黑色烧焦的物质,副元神痛苦的缩成一团,身上一层一层的往下掉烧焦的黑皮(因为副元神也是有业力的)。在霹雷、闪电般的进攻下,副 元神居然慢慢的站起来了,身体白净,神清气爽。旧神当时傻眼了,愣住了,纳闷这个副元神怎么没死。这时正神围了上来,剿杀旧神,很快把它们灭掉了。我看着 《转法轮》,目睹了另外空间的整个过程,心非常平静。

师尊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3]

师 尊告诉我们说:“正法在人这儿做绝不是为了迷住大法弟子与正法本身。”[4]师尊开示:“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 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4]

我悟到:对副元神的归正,是大法弟子慈悲、宽容的体现,是用功能挽救即将被旧势力淘汰的生命,她归正了,能進入新宇宙,她不归正,旧势力最终要消灭她,正神也不饶她。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归正副元神,是自己应尽的职责,是大善的行为,是真、善、忍根本特性的体现。

同修啊,转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放下人心,做一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创世主对我们的嘱托。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第六章 被送回去的副元神

大法弟子跟随师尊,以真身下走,在人世间当主元神。但也有少数真神随同真身一起下来,这是勇气,也是一种智慧。

在 有形体阶段,真身、真神、思想三位一体时,一些大觉者看到接受的神的安排中的考验因素很强,如果毁在人中,那是真正的劫难,为了保险起见,有些觉者做出真 身、真神同时下走的决定,让真神来做副元神。这是一种双重保险,按照师尊的安排,主元神圆满,副元神也跟着提高;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就是副元神圆满。这种 安排其实很冒险,也有旧生命圆滑的特点,敢于这样安排的神很少。

在本地同修中,我发现了有一位协调同修,副元神是在有形体很高层次上下来的真神。这个副元神功能很强,该同修在邪恶猖獗时,正念非常强,在正法修炼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我地还有一位同修,在天上当过护法金刚,我看见他在天上时发出的誓约:在人间护法,有同门弟子不在法上,他要纠正。他的副元神也是真神下走。

在发正念时,我看到师尊的手,巨大无比,穿透层层天宇,把这两位同修的真神都送回去了。

第七章 在监狱中作恶的副元神

七•二零时,有许多大法弟子被邪恶绑架。在监狱、派出所、洗脑班、精神病院等地方,一轮又一轮的迫害开始,大法弟子意志坚定,法已经在心里扎下了根。面对这样的修炼人,邪恶气急败坏,副元神悄然上场,勾结邪恶,迫害主元神。

有的副元神知道主元神的执着,就控制常人,在主元神的执着中下手。利用主元神放不下的人心、人情,来动摇他的正信。还有的副元神利用主元神的色心,让主元神犯错误。真有这样的同修,在色欲心驱使下,犯下错误。修炼人哪,色欲心一起,即为大过。

有的副元神翻看主元神的轮回记载,看主元神最怕什么。有的翻看几世、十几世、甚至上百世,找主元神的软肋。

有的同修上几世被蛇咬死,记忆中保留了那时的物质积存,当这一世被迫害时,副元神往恶警头脑中打蛇的影象和坏思想,恶人弄来毒蛇,把毒蛇放在同修的身上、缠在脖子上,拿东西打蛇,同修可怕的记忆被复活,被毒蛇吓的魂飞魄散,屈服了。

有的同修过去世在山上被几个山狸猫给吃了,这一世又披上那时的人皮。副元神控制恶人把猫放进同修的衣服里,扎紧衣服口,打猫,猫连抓带咬,同修屈服了。

有 的同修,过去世被几次坑杀过,一次是在秦赵的长平之战中,作为降将,和士兵一起被秦国大将白起下令坑杀;有一次是被土匪活埋;还有一次在一九五零年,是地 主儿子,在斗地主中,被工作组挖坑,大头朝下活埋了。这一世被迫害时,恶人挖坑,头朝下把他放在坑中,美其名曰“栽人”,往里倒屎倒尿,过一会再拽出来。 一种可怕的窒息的感觉控制了同修,一种濒于死亡的物质淹没了同修,同修屈服了。

有的同修,一千年前在丛林死于毒虫的围攻,这一世恶人利用虫子来迫害同修,把他剥的一丝不挂,往他身上放虫子,有的是毒虫,比如毒蜘蛛、毒蝎子等。在明慧网上有文章,揭露邪恶利用动物迫害大法弟子,恶人把各种虫子放在同修的身上,放在口腔、肚脐、阴部等地方,迫使同修屈服。

在邪恶的迫害中,有的大法弟子写了“三书”后,压力非常大,觉的对不起师尊,修炼的信心大打折扣。师尊在讲法中对于这些事情都有阐述。

“弟子:菏泽大法弟子被抓被打的很多,在菏泽被抓的都不转化,就送济南劳教。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吗?师: 我也不承认什么转化不转化的,你看他心里呀。我还这样想,你们知道吗?那个旧势力它为了让他转化,给他造成很严重的心理上的迫害。它知道这个我是不承认 的,采取什么办法呢?它把他有正念的一边儿,就是修好的那边隔开,不让他的思想接触上,然后问他人的表面。而人的表面人的东西与后天的意识太多了,修好的 一面又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你迫害他,你叫他写了什么我都不承认的。旧势力知道我不承认,它为什么还这么干呢?它能够起到一种作用,就是想破坏学员的意 志。做错的学员就会想,唉呀!我写了这个了,我完了,师父不能管我了,我对不起大法了,从此就变的消沉起来了。这是它们的手段,我是不承认的。跌倒不要 紧,不要紧的!赶快爬起来!(鼓掌)”[1]

“弟子:师父能否对大陆监狱中的大法弟子讲几句?在狱中如何才能做好、加强正念?师: 那里是邪恶最后盘踞的黑窝,大法弟子每个人面对的情况都不同,无论如何别丢失自己的正念,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把法放在第一位就能够保持 他们的正念,就能够抵挡邪恶,面对邪恶就知道怎么做。但是哪,情况是复杂的,状态不同,有的真的会失去生命,有的被迫害很严重。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每个人 在历史上的情况,还有旧势力在大法弟子被欺骗的情况下的安排,所以这些都构成了很复杂的情况。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只要心中装着大法,就能走过来,即使失去 生命也一定会归位,即使一时糊涂,最后也能走过来。”[2]

师尊慈悲弟子,给了弟子发表声明的机会,不承认旧势 力的迫害,不承认重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让弟子回到大法中修炼。师尊说:“宇宙中旧势力看到大法洪传,全是善的,它就制造出许多魔来,它就制造出许多魔 难。这样它们本身恰恰给正法当了魔,给宇宙的大法当了魔,就是这么一个关系。”[3]

我和同修多次往监狱大量的发正念,看到一些场景。

场景一:我看到同修的副元神操控常人在迫害他。

场景二:有几个同修在商量如何反对迫害,不一会他们的几个副元神也凑在一起,商量如何操纵恶人迫害主元神。

场景三:我看见监狱和地狱相连。有的警察就是地狱的魔鬼,在吃人肉。

场景四:我看见一根烧烤的肋骨掉到地上,我很惊异,对同修说:“他们把大法弟子的肋骨烤了吃。”

我 看到了详细的情景,几个恶人凶神恶煞的把三个虚弱不堪的大法弟子拖进地下室,一个恶人拿着大粗棒子,两棒子把一个大法弟子打晕了,然后拿尖刀开膛破肚,问 其他恶人:“哥几个,要哪个部位?”地下室就象一个屠宰场,被杀的那个大法弟子的身体在抽搐中被肢解了,另两个大法弟子肝胆欲裂,其中一个说不出来话来, 眼角流泪,恶人指着他,狞笑着:“明天吃你。”另一个很快精神失常。精神失常的同修的副元神手拄着桌子,邪恶的笑着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看到其中一个恶人把烤好的肋骨拿回家,对妻子说:“加工好的排骨,尝一尝。”不知情的妻子和他一起吃着,另外空间有神在记载这件恶事。俩人吃饱了,男人伸伸腰,说:“明天做清蒸的。”

除了活摘器官卖钱,我还看到恶人活体肢解大法弟子,把内脏拿去,加些调料,煮了吃,把肋骨烤了或炖了吃,大脑做汤喝;邪恶出售的胶原蛋白等产品中有用大法弟子的身体加工出来的。

师尊说:“大家知道的邪恶被暴露出来了,其实比那个更残酷的还有。”[4]当看到这句话时,我想起看到的场景,忍不住流下眼泪。那真是魔鬼在人中,地狱在人间。

师尊说:“创世造物神定天纲”[5];“神人鬼畜灭 位置自己定”[6]。因修大法而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师尊一定安排好的去处,而邪恶的生命都将得到应有的报应。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有望〉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题〉

第八章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的其它形式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时,惯用手段就是抑制主元神,让主元神不发挥作用,让副元神得功。

一种手段是让主元神困,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困,看书困的把书都扔了,炼动功困的直晃悠,炼静功一直在睡觉,发正念困的直倒掌,一点作用都没起。这种困有时是因为副元神时日长久、坚持不懈的往主元神身上扔迷魂药所致。

我 看到我们这个地方的一个机制,象一个转盘,里面有十多个迷魂阵,把有的同修困在其中。在现实中这几位同修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发困。还有的同修被各种迷魂 物质笼罩着,犯色迷、情迷、欲迷,贪睡。我看见有一个机制在大量产生迷魂药、迷魂丹、迷魂弹,这个机制和一个同修相连,产生的物质能加强同修色欲,能让常 人迷恋同修的容貌,甚至让别的同修意乱情迷。这只是我看到的关于迷魂药的一个机制。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还有一种手段,就是让主元神学法、炼功、 发正念一直在胡思乱想,心静不下来。比如有人一学法就想起常人事,放下书干常人事去了。炼功、发正念时浮想联翩,当然发困、心不静并非都是副元神的因素,还有其它因素,但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我们真得注意。

师 尊在《美国东部法会讲法》中说:“修炼是离不开这个人体的,所以必须得是人这边在修,才能够改变。有的时候看大法书,你不集中精力,口里把他念完了,思想 不在,是因为你的副意识或其它方面也在起作用。你的思想偶尔的出现了,一会又没有了。如果你经常出现这个问题,你就等于放弃这一切,把这法给别人,这是不 行的,我也不允许这样修。”

副元神在抑制主元神方面,还包括让主元神在什么时候、什么事情上糊涂,副元神去主宰身体;利用主元神的业债,让主元神犯错误、过不去关,使主元神消沉、懈怠、无精打采、带修不修、甚至放弃修炼。

我还看到比较嚣张的几个副元神,联合起来殴打主元神,有的同修七、八个副元神轮流控制身体,欺负主元神,还操控别人来欺负主元神。

还有很隐蔽的情况,就是副元神在修炼人之间制造矛盾。这时如果遇事向内找,不被人心、人情所动,修自己,剜心透骨的去人心,这关能过去。

副元神不但能让修炼人听错话语,造成矛盾和隔阂,还能让修炼人听不到说话,有一次我和同修说:明天某某时间发正念,到发正念时,我没看见同修的功,过后问她,她纳闷的说:“没听你说呀!”

在 旧势力的安排中,有一种很费心思的安排。就是家族中的几个修炼人,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他们的副元神之间互相勾结,瞒天过海,调动一些因素,来迫害主 元神。他们阻碍主元神悟到法理;加重主元神的观念和自我,利用他们没修下去的人心和观念制造间隔,使修炼人之间矛盾重重,不向内找,尽看别人的不足,十多 年家人同修之间的关过不去,甚至还动手打仗,没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美好。这样的安排,在大法弟子中为数不少。

副元神还能加重修炼人的病业假相,往主元神那儿打思想念头,让主元神陷入病业假相中无法自拔。还能阻碍其他修炼人对他的帮助,迫害其他修炼人的身体。

有一次我给病业同修丁发正念时,从同修丁的身体中出来一个长的一模一样的他,坐在我对面,说:“不用你管。”抡起巴掌要扇我嘴巴子。我知道他是副元神,用功能把他隔开了。发完正念,我和同修说起副元神有干坏事的,同修丁相信,但是他的家人同修不相信,疑惑的说:“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尽量不做坏事’。副元神怎么能迫害主元神呢?”我努力的和这位家人同修交流,这位家人同修都不认可。

第 二天打坐时,这位家人同修出现了,对我说:“你少管闲事,再管,让你不得好死,告诉你个天机,让你死是早就定好的,最终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打坐 中我知道了,在历史上,丁和家人同修的主元神是同根所生,他们的副元神也是同根所生,而主、副元神之间又存在恶缘,他俩的副元神联合起来干扰主元神,阻碍 家人同修悟到法理,加重同修丁的病业假相。我发现还有几位同修的副元神在迫害同修丁。这些副元神形成捆绑式的约定:清除一个不正的副元神,其它的就支援, 它们签约时的大穹都有连带关系,归正时就得全部归正。

更糟糕的是,他们的主元神还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这些主元神在上界时,或是自愿签过保 护副元神的约定;或是被骗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定;或是被迫签过保护副元神的约定,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这些约定有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保护自己的副元神,有的 是自己的主元神保护别人的副元神,这些约定使副元神有恃无恐的干坏事,在修炼人之间挑事,迫害同修丁的身体。这是我看到的一种复杂的情况。

建议同修坚定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只要师尊的安排;按照大法学会的通知,加强发正念。

第九章 形神全灭的副元神

因为我在不断的发现副元神干坏事,并且清理了一些,逐渐的,阻碍我的力量出现了。

我 和同修发正念时,有一次我们困的都倒掌,我感到纳闷,无意中我发现同修丙的形像,丙用嘴在轻轻的吹一团浅黄色的物质,我明白了,是这团迷魂物质在干扰我 们,是丙的副元神在捣乱。我开始防范丙,不动声色的在意念中告诫这个副元神: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干扰发正念。但是这个副元神不听劝阻,依然在捣乱。

我 们发正念时,我发现丙的副元神要保护邪恶生命,我就把功对准丙的副元神,意思非常明了:如果你保护这个邪恶生命,我连你一起清理。这个副元神对邪恶生命 说:“我不能保护你了,我被发现了。”邪恶被清理掉了。发正念结束后,我们开始学法。学法时,我突然脑袋疼,我晃了晃脑袋,看到丙正在看我,看见我,忙转 移视线,这一瞬间,我发现脑袋不疼了,我知道了,是丙的副元神在害我。我接着学法,不到五分钟,突然心口一阵疼痛,我马上看丙同修,发现丙瞪着眼睛在看 我,看见我,又转移视线了,我心口的疼痛瞬间减轻。

我意念中决定清理丙的副元神,这个副元神出现了,叫嚣:“我也做了许多正法的事,你凭什 么灭我?”我说:“你迫害主元神,让主元神欲望强盛,不修自己,还干扰我们发正念,这段时间我们灭恶时,你一直在捣乱,告诫的话说了不少,你听了吗?你坐 在我们这里捣乱,干着比魔都坏的事,凭这些就不能留你。”正念中我看见这个副元神被正神销毁了。我安心学法,学了四十多分钟,我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 我,我一抬头,看见一个机制,把这个副元神又制造出来了。我一下明白了,以前我清理了一些副元神,过一些时候,发现他们又产生了,还干坏事,当时我很困 惑:怎么清完还有啊?原来是有产生他们的机制。

我还看到在一定层次中,同修丙的这个副元神接受旧势力安排、和旧势力签约的场景,竟然也很震撼。

在高层,旧势力为了确保它们运转的机制不被发现,做了许许多多细致的安排。其中包括干扰开天目的大法弟子,干扰揭露副元神干坏事的大法弟子。

负责安排的神对这个副元神说:“我们赋予你一个神圣的职责,让你去充当某某神的副元神,你的职责是阻止一个修炼者发现副元神的秘密,保证我们的安排,你可能面临着被发现、被销毁的危险,你可愿意承担这个职责?”这个神说:“愿意。”

神又说:“当你被发现,被销毁后,不到半个时辰,我们早已安排好的机制会自动产生一个你,具备和你同样的威德和法力,所以,你并没有真死,因为我们会备份无数个你。届时,你带领群神,剿杀灭亡你的神。你可愿意?”这个神说:“愿意。”

神说:“因为你的功劳,你将回归你来时的世界,享有无尽的荣耀,神界将记载你的辉煌和贡献。”副元神答应了,签下了约定。旧势力的神对这个副元神还有其它的安排,包括如何抑制主元神,阻碍主元神同化法,加强主元神的欲望,等等。那一层次的神对领命的这个神钦佩不已。

看到这个场景,我为丙的副元神感到悲哀。面对又被造出来的副元神,我心里想:旧势力备份了那么多副元神,得灭到啥时候呀?这时,师尊出现了,说:“还是给他们机会吧!”

过 了几天,同修丙不来了,同修丙走后的几天,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回家路上,我感觉四周都是身影,一层又一层,并且听到了沉重的脚步声,我回头看,谁也没有, 只有同修乙在我身边,我觉的她离我很远,我浑身抑制不住的在发抖,肉在颤,我说:“我怎么这么害怕?”同修乙说:“邪恶在迫害你,我送你回家。”第二天晚 上还是这种感觉,第三天我感觉我的身体象被打散了一样,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我好象看见了另外空间七零八散的肢体残骸。我对同修乙说了这种感觉,她说: “八成你真有一层身体被打散了。”

这时,我和同修也不去发正念了,又过了两天,我看见师尊在一个广袤的大穹中寻找我的肢体残骸,师尊不辞辛 苦的在找寻,我看到师尊脸上的汗珠。师尊把找到的身体残骸合在一起,这些残骸变成了一个碑,碑文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某弟子神体在正法时期,被旧势力 安排的乱神毁掉,以此纪念为正法付出生命的弟子。我看见这个碑闪闪发光,师尊把手放在碑上,碑变成天国,進入新宇宙中。

看见碑文后的第二天,我在家,心里突然非常难受,心疼、心碎了一般,浑身无力,冷汗淋漓,马上要休克的感觉,我强撑着,给同修乙打电话,让她帮我发正念。

我勉强坐在地上,盘上腿,惊讶的发现:我的脚发紫、发黑,我请师尊加持,心中坚定一念:我有师尊管,谁也动不了。刚一立掌,就看见了师尊和许多正神,师尊说:“看来真不能留它们了。”我知道师尊说的是丙的副元神,还有许多同修的副元神。

那么为什么许多同修的副元神也卷在其中?同修丙不去发正念之后,找了许多同修,对他们说我做的事情不对,如何如何,结果许多同修起来反对我,在另外空间,就有许多副元神在联合、在丙的副元神带领下,来毁坏我的肉身和肉身中的真身。

在这之后,我陆续的看到一些景象。

神在审判丙的副元神,列出了许多罪状。神还审判了其它的副元神,按正法理衡量,违犯了天条,有的在受天刑,有的被打下来,有的被销毁。

我 目睹了丙的副元神被销毁的过程:副元神被五花大绑,披头散发,绑在受刑台上,这个受刑台是个“灭”字台,罪大恶极者受之。受刑台是分级别的,大致有五级, 有人、神、鬼、畜、灭之分,一个里面还有许多区别。我看到丙的副元神得到的法被拿走了,所有下的机制都被拿走了,大法轮一下把这个副元神绞进去,打为原始 之气。

此后的一段时间中,所有层次中所有微粒中的丙的副元神的形像,都在无尽的销毁中;和副元神有连带关系的、从宏观到微观所有的因素和生命都在无尽的销毁中;所有安排这件事情的、参与的乱神都在销毁中,时间漫长,无尽无休!

师尊说:“每个生命在历史中的所做所为都要自己负责。特别是在宇宙正法中,谁出自于什么目地、干了什么事,哪怕一件小事,都要负责,就是被定为在正法中负责起正、负作用的神、鬼与微小的生命都得接受审判。”(《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在 这个过程中,我進一步悟到了师尊讲的“将计就计”的法理。在另外空间我的神体被打散的同时,师尊用障眼法障住所有神,一念造出了我的神体,旧神在毁,师尊 再造,同时发生。旧神只看到了师尊在层层空间找寻我被打散的身体,却看不到师尊再造我神体时的殊胜和庄严,他们认为师尊对他们做的事也无可奈何,旧势力得 意洋洋,要进一步实现他们的安排,在人中直接弄死我。

在旧势力的安排中,定下的就是让我不得好死,我不止一次听到旧神威胁:“少管闲事,再管,让你不得好死。”我也听到几位同修的副元神都骂过我:“不得好死。”我对同修乙说:“看来许多旧神和副元神都知道我的所谓结局,可是正法中的事情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大 法弟子是慈悲的,是修善的,在对待副元神上,作为和我们相伴而来的生命,经历漫长岁月的等待,无论是正、是负,无论是我们体系中的生命,还是旧势力强加進 来的生命,真心希望它们选择归正,有一个好的归宿,不枉下走过程中的艰辛和等待。因为大法弟子毕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是神的使者,我们在传递善,实践 善,只要他们还有一线生机,我们就不断掉他们的生路。

但是这样的机会已经很少很少了,因为这么多年来有的副元神的所做所为中的心性,已经决定了它们的位置。法是有标准的,慈悲和威严同在!这一点,大法弟子要理智清醒,要护法,不要护短。

让 我们用师尊的话共勉,师尊说:“你在修炼的过程中啊,你自身对映的那个天体,不管有多大,就随着你修炼的成功它们也都归正,一定的。你修炼不好它们归正不 了。当然了,这里边还有另外一个因素,就是正法──我洪大的正法之势过来的时候,那时候好的就留下了、坏的就处理了,所以你们在正法没到之前,是最好的挽 救众生的机会。到时是不等的。正法洪势一过来,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感谢师尊在大穹从组、 万宇更新的时刻,把建立威德的机会给了我们;感谢师尊让我们拥有着宇宙中最伟大的称呼“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感谢师尊赋予我们“助师正法”的使命,这是当初我们以生命为保证获得的殊荣;感谢师尊的浩荡佛恩,有了师尊,我们才有了一切,师尊是我们得救的唯一希望! 我们必不辜负师尊的嘱托,兑现和师尊的神圣誓约!我们当初凭着对师尊的正信下走,我们也必将凭着对师尊的正信庄严而神圣的回归!

作者的话

从 发现副元神干坏事到把这篇文章写出来,中间经历了许多的困难。在这个过程中,几位同修鼎力支持我,当我面临来自其他同修的巨大压力和无形的压迫时,想:是 不是自己错了,这时,几位同修异口同声的说“没错”,那铿锵的话语、坚定的态度,鼓舞着我的士气,振奋着我的精神;当这几位同修有困惑时,我尽自己的理 解,说这件事应该如何如何,我们反复切磋法理,又努力向前;在我写文章时,同修一直在坚持发正念,清除阻碍的因素。同修的帮助让我感动,一份横亘万古的信 任让我们携手走过艰难,兑现了和师尊的神圣誓约,在此感谢同修。

弟子万分感激师尊的加持、护佑,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控之中。静静回首走过的 路,我看到,当我动摇时,师尊安排同修鼓励我,当同修困惑时,师尊点悟我,让我斟酌说的每一句话。每一时期遇到的事情,如何進、如何退,师尊安排的如此详 尽。当我们商量一些重大事情时,师尊用一个罩保护着我们,阻碍了旧神的窥测。

但是旧势力的安排何其阴险,我和当地同修的副元神都被做了手脚。所以,当我们做事时,阻力来的太快,邪恶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打坐中我看到:我和同修在万丈山崖之间走钢丝。我对自己说:你永远不要指望有谁对你宽容,你要修好自己,走师尊安排的路。

感谢师尊,千言万语道不尽师恩无限;感谢师尊,带着弟子们走过苍宇的劫难;感谢师尊,重塑弟子们的神体;感谢师尊,保护着弟子,替弟子承担,没有师尊的护佑,别说兑现誓约,弟子自身的安全都难以保障。弟子们唯有精進以报师恩。

叩拜师尊,谢谢师尊。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old-forces-arrangements.html
本文标题:修炼交流: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j2lx2bg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3WypQr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6年8月09日, 更新于:2016年8月13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9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