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没有谎言就没有共产党

评论:没有谎言就没有共产党【作者﹕明镜】考查共产党的历史,人们就会发现除了其残酷的暴力之外,还有一个法宝就是:谎言。什么抗战的中流砥柱,什么水稻亩产13多万斤,什么钢产量翻一翻,什么“赶英超美”,什么“六四没死一个人”,什么“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三个代表”、“天安门自焚事件”、“和谐社会”……哪一句是真的?

邪党之谎言由来已久:

比如:所谓的“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

和给人类不同的历史阶段都制造上两大对立阶级一样,(什么奴隶主和奴隶、地主和农民、资本家和工人阶级等等。)在哲学领域里马克思同样树立了两大敌人——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说,那个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是唯物主义,认为意识第一性物质第二性的是唯心主义。唯心主义呢,颠倒了物质和意识的真实关系的,是反动阶级和保守势力的世界观;唯物主义则是反对反动势力和宗教迷信维护科学发展推动社会前进的思想武器。然后在历史上挖空心思削足适履的找,谁是唯物主义谁是唯心主义者。

可怜得很,马克思及其子孙们搜肠刮肚的找了好多年,连他们牵强附会的都算上,所谓的唯物主义者也是寥寥无几。(党徒们把老子也说成是唯物主义,还说老子宣扬无神论。可真是吓人没商量。)于是他们又说唯物主义哲学的发展历经了三个阶段:古代的朴素唯物主义、机械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即马克思主义哲学。当然马克思主义是最高的唯物主义了云云。

为什么要编造这么一套东西呢?当然就是为了害人。谁要是不合共产党的意,那么就给你扣上唯心主义的帽子;反动的、伪科学、愚昧、迷信、邪教,该批该打该杀活摘器官。谁要是按照共产党的意图去干,那么就戴上唯物主义桂冠。革命、科学、先进,要大力赞扬,暴力维护的。

可是,对共产党略有了解的人们,都会记得一些共产党喊破嗓子的口号:比如“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的产”、“政治挂帅,思想领先”、“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抓革命,促生产”……按照唯物论标准看,这不都是属于“意识第一性”的唯心主义吗?不正是要大批特批的吗?可是,谁要是对这些口号敢说半个不字,阶级斗争的新动向!立刻批斗会上见,要了你的命还说你是“自绝于党”呢。

共产党魁首之一的林彪说:“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这是我军政治思想工作的方向,也是整个军队建设的方向。”这不又“意识第一”了吗?可是毛泽东说,“谁说中国人没有创造?四个第一好,这是个创造。”《人民日报》讲:1964年2月1日《人民日报》的社论说“全国都要学习解放军”中大力提倡“解放军大抓政治思想工作,坚持‘四个第一’的原则……这些都是解放军无往而不胜的原因。”

于是,什么唯物主义唯心主义,还不是个谎言?还不是个由着共产党任意捏作的羊毛蛋?“马克思主义全部学说的理论基础”原来是这么个荒诞不经的东西。

比如:鼓吹进化论

大家都知道进化论之邪恶之荒谬和令人作呕历来都是正直的人们所不齿的,可是马克思却极为赞赏地说:“达尔文的著作非常有意义,这本书可以作为我研究历史上阶级斗争的自然科学根据。”恩格斯称进化论为十九世纪世界三大发现之一,在中共的教科书中,如政治、语文、历史、生物、地理及领导讲话、社论、文章中都奉进化论为真理,完全不顾进化论如今已经被世人所普遍唾弃的事实,仍然“从猿到人……”的重复着谎言。

中共为什么如此崇尚进化论呢?因为,只要你相信了进化论,你会觉得,神是不可能存在的,相信神太愚昧了。那么你去贪去偷去抢去……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死了什么都就完了,好人坏人都一样,不干白不干。那么我为什么要做好人?做好人还受气受害说不定还要被“我党”杀掉……坏人怎么样?我看坏人还自在,该吃的吃了,该享受到享受了,还是“我党”的“好同志”谁拿他有啥办法?这不是本事吗?这不是资本吗?什么因果报应,什么轮回转世,什么天堂地狱的,在哪儿呢?让我看看?封建迷信!愚昧可笑!于是这样的人,党说踩死那个地主老太婆去,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哪怕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也会“响应党和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去干的;党叫他去监视和跟踪法轮功学员,只要给他点蝇头小利,他就会理直气壮的去干,哪怕他是年过花甲的甚至是饱经中共迫害的老人;党叫他去辱骂、毒打、电击、侮辱、甚至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都会“和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那个手连抖都不抖一下的”。

一个谎言能激发人们如此高昂的革命热情,能使共产党如此的得心应手杀人害人,那么进化论还不是共产党的绝对真理吗?

比如:实现共产主义

人类真的能实现共产主义吗?看看苏联,解体了;看看东欧,剧变了;看看中共,腐败得透了顶了;拿什么实现共产主义?这吵吵了多少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不也是个弥天大谎吗?谁编造的?马克思也。就连中共党魁的江泽民都公开说他也不相信共产主义了,那么还有谁会相信共产主义的鬼话呢?(可是,直至今天中共还在强迫和诱骗人们入少先队、共青团、入党的时候还在重复: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自己的生命之类的谎言。中共之谎言欺骗到了何等地步。)

比如:阶级成分论

恩格斯是资本家出身吧?按照共产党的阶级成分决定论来看那么他怎么可能会成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呢?

恩格斯是那么富有,马克思曾经一度穷得连自己孩子都养活不了。按照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来说,恩格斯不正是他的“阶级敌人”吗?可惜,他们二人并不是敌人,而是“有着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的战斗友谊”(这是在共产党学校里讲马恩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吧?)而且他们的相互配合是那么的默契:他们不仅合写了《共产党宣言》,他们不仅在通信中猥亵下流之语淫秽无赖之辞是那么的臭味相投沆瀣一气;就连马克思的私生子恩格斯都会挺身而出认作是自己的私生子,背上黑锅并将孩子寄养在一个“工人阶级”的家里。(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是你死我活的两大对立阶级吗?)为了捍卫马克思的“伟大”,恩格斯和这个“工人阶级”是如此的合作,敢问,这“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吗?

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把中国人三六九等的划分开了。这个是地主阶级买办阶级,那个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及无产阶级,言之凿凿理直气壮的。可实际上怎么样呢?咱就举个大家都知道的例子来说吧:中国近代的著名民族资本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俩以前都是给人家打工的“工人阶级”吧?后来又都成了著名的大资本家,是不是?(其实这样的人很多很多,非常普遍;由资本家又成为工人的也是很多的。)请问:他们到底应该划到哪个阶级里头合适呢?古代还有许多王公贵族被贬成庶民百姓的,也有像刘邦、朱元璋这样的人由社会的低层上升到社会最高层的,那么他们到底是属于哪个阶级的?好比一个叫花子今天一下捡到了许多金子,立刻成了富翁。那么这时这个人又是哪个阶级的?是革命的?反动的?进步的?腐朽的?人生无常啊,“打墙的板儿上下翻着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谁是哪个阶级的?哪个阶级是好的是领导阶级?哪个阶级是反动的是应该被消灭的?全是胡说八道,共产党在这种荒诞不经的“理论”的“指导”之下不知道干出了多少伤天害理祸国殃民的罪恶勾当。

中共在夺取政权以后对所有的中国人进行了全面的阶级划分。有的富人由于种种原因把自己的家产给弄光了,比如抽大烟玩赌博养小老婆等等,就在这个时候共产党划阶级成分了,好,这家穷,苦大仇深,是贫农、是雇农。于是他们就“是中国新的生产力的代表者,是近代中国最进步的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相反那些以前是穷人,由于自己的辛勤劳动勤俭持家,有了点钱,刚置了些田产;共产党来一看,这不是地主吗?这不是富农吗?那么他们当然就“是附属于帝国主义的。”,是“代表中国最落后的和最反动的生产关系,阻碍中国生产力的发展。他们和中国革命的目的完全不相容”了。(这段中引号里的话都是引自于毛泽东《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的)那么给他们戴上地富的帽子分掉他们的财产、把他们打倒、消灭。

按照这个理论推理:现在共产党的官员们占有了比当年地主更多更多的社会财富,而且都是贪污的,这该是哪个阶级的?应该怎么办?

比如:所谓“剩余价值”学说

马克思本来出身于一个富有的家庭,是属于剥削阶级还是被剥削的阶级?马克思后来一不做工二不务农,靠恩格斯的供养生活,算不算剥削?占没占有谁的“剩余价值”?

现在农民们在农活很忙的时候就要雇些人来干活,(这,太普遍了吧?)算不算剥削?那么这些中国社会最底层的最穷困的农民们是不是也占有了别人的“剩余价值”?算不算剥削阶级呢?

我今天雇用了你,你明天又雇用了我,那么我们谁剥削了谁呀?

江泽民把国库里的几个亿“搞”给他儿子做生意,那算什么“价值”?属于哪个阶级的?发展了社会生产力?“代表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比如:“五个社会阶段”

马列主义历史唯物主义观认为:人类的历史必须经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五个社会阶段。说,当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时候才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可是俄国资本主义并不发达,列宁却发动了“十月革命”,并声称,社会主义首先在一国取得胜利,这不是扇了马克思的一个耳光吗?中国的资本主义更不发达,是什么“半殖民半封建社会”(这是列宁规定的)毛泽东为什么也要革命呢?这不又在扇马克思吗?甚至中共还讲:到1958年各少数民族都进入了社会主义。(有的由原始社会末期、有的由奴隶社会、有的由农奴社会。)——这不又一次打马克思的嘴巴修正主义了吗?

其实不是。假如是列宁或毛泽东在马克思之前那么说了,马克思在后也会这么干的,为什么呢?因为都是谎言,谎言与谎言之间有什么诚信可言吗?有什么逻辑性可循吗?当然,中共又有谎言说:“与时俱进”“理论创新”云云。

可真是“西谚有云:真理需要坚持,而谎言永远变化。智哉斯言!”(《九评共产党•【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比如:“不打棍子”

在蓄谋“反右派斗争”的时候,中共先是要大家给它提意见。没人敢提,它就诱骗大家提,而且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不搞秋后算账。”但是没多久,它就对所有提过意见的人们大打出手了,把真心帮助共产党整风的意见统统说成是“向党发起疯狂进攻”的反动言论,这些人当然都是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的“要和共产党轮流坐庄”的反党反革命右派份子。此等谎言一出,对这些人怎么整都是不过分的,于是全国几十万无辜的知识份子因此而家破人亡。棍子、辫子算什么?秋后算账算什么?直接就在他们的生命上下手呢。更为可怕的是:直到二十多年后给右派们平反时,还有不少人愤愤不平:为什么给这些坏人平反呢?

如此翻云覆雨岂不羞耻乎?但是毛泽东说,这叫做引蛇出洞,一网打尽的“阳谋”,到现在共产党依然说,反右派斗争是“必要的”。毫无羞耻可言。

比如:所谓的“香山集体大自杀”

那是1999年4月底,中央办公厅文件称有上万法轮功学员将在5月1日要到香山集体自杀!恐怕有点头脑的黑社会老大也不会这样耍流氓的,因为用不了多少时间这个谎言就会不攻自破。

这么多人为什么要去自杀?理由何在?而且选在了5月1日。(所谓5.1节不是共产党的“节日”吗?这个无聊透顶的“节日”和法轮功又有什么关系?一听就是个谎言,而且非常的弱智。)为什么北京几十万学员无一人知道有这样的事情,而中共中央办公厅就给知道了呢?如果真有此事,那么向来以搞特务工作而暴发起来的中共为什么要过早的泄漏这么大的机密而使自己的打压落空呢?

比如:从“三不政策”到科学与迷信

共产党对气功不是有“三不政策”吗?(即不争论、不宣传、不批评。)可是为什么在1996年6月17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把当时被北京青年报评为“十大畅销书”之一的《转法轮》批判为“伪科学”了呢?这算哪一“不”?

一个月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法轮大法书籍。这又是哪一“不”呢?

我们想问:什么是真科学?按照共产党的说法马列主义就是真科学了。可是在科学蓬勃发展的今天马列主义为什么是如此普遍的被人们所唾弃呢?真科学为什么会如此的脆弱?

把控制论说成是“掩盖了资产阶级社会腐朽没落的根本原因”是真科学吗?把相对论批判为“彻头彻尾的形而上学唯心主义”也是真科学?在熊熊烈火中装汽油的塑料瓶却烧之不破是真科学?大面积烧伤者被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气的还是真科学?

对马克思的迷信,对列宁、毛泽东、斯大林、对所有中共党魁的迷信……对暴力对金钱对“政治运动”对谎言的迷信,难道说都是“崇尚科学”吗?逼着人们入党团队的时候发毒誓是哪个科学家的发明?其科学原理在哪儿?那么到底是谁在“宣扬迷信”呢?

法轮大法是堂堂正正的佛法,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体会变好,精神境界在提高,大善大忍,正念正行,这是实实在在的,是被无数的修炼人的实践所证实了的更新的更高深的科学。伪科学能达得到吗?迷信能做得到吗?读《共产党宣言》、《毛泽东选集》能使人的病好起来吗?能使人有善念而道德水平得到提高吗?能使社会安定家庭和睦吗?

江泽民的“邪教”大谎

1999年10月25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了江泽民在法国访问时答法国费加罗报记者问时毫无根据的宣称“法轮功就是×教”。第二天,中国各大官方媒体以“法轮功就是×教”为题在头版头条刊载了江泽民的讲话。

我们通常看到那些泼妇们在骂街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骂这个是什么什么那个是什么什么,非常的难听,不堪入耳。这能说明什么呢?能说明被骂者就真的如骂词所言的那样吗?能把泼妇骂街的话当作真理当作衡量被骂者如何的标准吗?

我们要问:人权恶棍江泽民的一句信口雌黄就是评价谁邪与正的标准吗?他说谁邪谁就是邪的?就应该肆意的来迫害?谁给了他这个特权?如果说凡是江泽民所不高兴的所无端仇恨的都是“邪教”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邪教”岂不是太多了吗?亘古的传统江泽民不喜欢,西方的民主政治江泽民也不喜欢,六四学生、民主人士、包括万里、乔石在内的正直之士,包括敢问江泽民不爱听的问题的香港记者都是江泽民所不喜欢的,都是“邪教”了?如果凡是江泽民所高兴的所喜好的才是“正教”的话,那么共产党搞假恶斗杀人害命当然就是江泽民的“正教”了,共产党的独裁腐败就是江泽民的“正教”了,江泽民的老爹江世俊当汉奸卖国求荣,江泽民自己出卖国土、道德败坏、纵子贪污、任人唯亲、排除异己、草菅人命当然都是“正教”了。

江泽民的这个“正教”可是八千多万人头祭出来的呀!对于正常的人们来说,谁敢要这样的东西?对于正常的人们来说,吃人的共产党不才是真正的邪教吗?

在谎言最密集的日子里:

(1)不可理喻的“法律依据”

1999年10月30日,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都没有提到法轮功,但是这两个文件却可以成为江泽民罗干等人镇压法轮功的“法律依据”。正常的人们谁能作出这样的举动呢?

(2)精神病和义和团

1998年5月,中共的政治院士何祚庥在北京电视台的节目中,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又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杂志上编造谎言说,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并暗喻法轮功会像义和团一样造反。

炼法轮功到底怎么样谁最有发言权?是真正修炼的人呢,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马列恶徒?法轮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那样为什么会有114个国家的上亿的人们在修炼?不仅有中国人,还有许多国家的人;不仅有普通民众,还有许许多多的学者、教授、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这些人都是傻子吗?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士中有相当的人都是从史无前例的文革浩劫中过来的。他们能随便地相信什么吗?有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是从1992年修炼至今的,近二十年了,他们自焚了吗?自杀了吗?得精神病了吗?没有,没有一个。而横遭共产党残酷迫害的倒是铁的事实。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人们所公认的好人。请问,邪教能教出好人吗?邪教正教的是共产党说了算还是真人真事说了算?人们啊,在您的周围谁见过真正炼法轮功的出精神病了?法轮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那样为什么会有整家整家的人们在修炼?难道说这家一个人出了精神病其他人都甘愿得精神病?法轮功要真是如何祚庥所言的为什么现在世界上会有114个国家和地区上亿的人们修炼法轮功呢?

共产党不是一直在热情的赞扬义和团吗?不是说义和团是“沉重的打击了中外反动势力”的“反帝爱国运动”吗?甚至于还要把列强不能瓜分中国的原因都要归功于义和团的吗?谁要说了义和团不好,那还不是个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吗?怎么这下何院士如此的六亲不认了呢?这不是反党了吗?

但,不是。何院士可是共产党的人,共产党的院士,又是中共巨头罗干的连襟,他的话都是党叫他说的,他怎么可能会反党呢?而且是为了污蔑法轮功而说的,所以不管何祚庥怎么说,说什么,那都不是反党。(共产党的“政治”就是这么“搞”的。)唯物辩证法不早就告诉人们要辩证的看待问题吗?辩证唯物主义实乃编造邪恶的唯谎主义者也。

(3)“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和“围攻中南海”

1999年4月23、24日,天津市公安局警察在殴打和非法逮捕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相关机构反映实情的法轮功学员的时候,天津市政府放出话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可是当大家满怀对政府的信任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的时候,江泽民罗干们立刻反咬一口:这是“围攻中南海”。两相对照,流氓无赖的嘴脸暴露无余。

什么叫“围攻”?咱们打开当时的录像看一看,咱们翻开词典查一查,咱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时在场的人们谁围了什么?攻了何方?怎么攻的?拿什么武器?损坏了什么东西?世界历史上有这样“围攻”的吗?这不是当面撒谎吗?这不又是耍流氓吗?

(4)“背景”、“会功”、“示威”、“游行”与“串联”……

1999年6月7日,江泽民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讲话,称“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

看过《芙蓉镇》的朋友也许会想起王秋赦一边敲着破锣一边高喊“运动了!”的情景。这决不是艺术家刻意的夸张也不仅仅是讽刺,更不是个别的特例,而是这个中共时代的真实,一个民族巨难的缩影,是党文化下人性的变态,同时又是一个信号:共产党又要整人害人了!

江泽民这话就是这样一个信号。

民政部发布的“关于取缔法轮大法研究会的决定”的通告,公安部发布“六禁止”通告,包括“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所悬挂、张贴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条幅、图像、徽记和其它标识;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散发宣扬法轮功的书刊、音像制品和其它宣传品;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聚众进行‘会功’、‘弘法’等法轮功活动;禁止以静坐、上访等方式举行维护、宣扬法轮功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禁止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故意散布谣言或者以其它方式煽动扰乱社会秩序;禁止任何人组织、串联、指挥对抗政府有关决定的活动”云云。

我们要问:“会功”?什么意思?翻开我们师父所有的著作,翻开法轮功学员所有的文章,从没有过这样的词汇。那么这话是哪儿来的?是从共产党的“决定”里来的。而共产党的文件里头还要用引号把它引起来,意思是法轮功说的。这不又是谎言吗?这不又是无耻的栽赃吗?“示威活动”?在中国法轮功什么时候“示威”过?“游行”过?“组织”?在中国谁在搞“组织”?在中共恨不得把中国人的呼吸都要“领导”起来的社会里只有谁才能够“组织”?“串联”?这不是文革时毛泽东搞的东西吗?怎么赖给法轮功了?“指挥”?谁指挥谁?法轮功是修炼,不是搞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大家都是来修炼的,在一起炼功、学法,到上班的时候就走,连名字都不知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怎么“指挥”?这不是以邪党之心度君子之腹吗?扪心自问:到底是谁在“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是谁在“散布谣言”?“煽动扰乱社会秩序”?是谁在“对抗”政府总理朱镕基已经做出的开明决定?

(5)“煽动分裂国家罪”及“颠覆国家罪”

2001年6月4日,针对法轮功学员大量向民众散发法轮功资料的情况,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有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可以对散发、制作传单、DVD、VCD、CD光盘者处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及“颠覆国家罪”。我们要问:共产党当年搞工农武装割据什么什么根据地,那才是真正的“分裂国家”“颠覆国家”的罪犯,为什么不判罪?打死了人,该当何罪?出卖国土,该当何罪?无官不贪,该当何罪?江泽民罗干血债累累,该当何罪?老百姓在无处说理的情况下通过散发传单、光碟等形式向人们说明事实真相怎么可能“分裂国家”“颠覆国家”呢?这不是只准共产党杀人放火不许老百姓点灯吗?

(6)坐姿、手印、烧不着的头发、塑料瓶及烧伤不怕感染

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谎言,江泽民罗干他们连常识都不管了,公然上演了这么一出漏洞百出的比荒诞片更荒诞无稽的电视剧来作为对法轮功打压升级的“证据”。

那个“自焚”的主角王进东,连坐到姿势都不是法轮功的,结的“手印”也不是法轮功的,而中共一口咬定他就是炼法轮功的,而且是从1996年就已经开始炼了。我们真正炼法轮功的人们都知道: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一开始你就会知道怎么打坐怎么结手印,因为师父的教功录像在教我们。可怜王进东“炼法轮功”四、五年了还不会坐,不会结手印,你说他是真的还是假的?他烧来烧去的,怀里的装过汽油的塑料瓶却没烧着,那塑料瓶难道是铁做的?人最容易烧着的是头发吧?后来出现的王进东头发却是完好无损的……这不明摆着是在演戏吗?记者采访烧伤面积达40﹪的孩子的时候竟然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像访问健康人一样,这样的东西拿去当故事片里的情节也骗不下眼泪来的假货却成了中共用来打压法轮功的“根据”!气管切开手术四天就可以说话唱歌?烧伤病人的伤口就要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气?这么一个根本就经不起任何思考的东西竟然在十几亿人的大国里大演特演,千遍万遍的重复,而且不少人至今都还能信以为真。

结语

林彪说过:“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确实,在共产党社会里,说谎是无处不在的,谁要不说谎,人家就说你太老实。老实,在共产党这儿,就是智力低下没出息的意思。在这个社会里生存的人,首先必须学会说谎,因为马克思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家。共产党是无处不谎言的,包括共产党的这个名字都是个谎言。共产党,不就是要搞共产吗?可现在的“国有企业”一个个都“改革”到共产党官员的囊中物了,就这么“共产”的吗?它的党章里都明确写着,资本家也可以入党。是这么“共产”的吗?

共产党嘴里永远没有真话。它口口声声“实事求是”,但它从来就没“实事求是”过。刚刚坚持的东西马上改口大骂的事情是俯拾皆是的。它一会儿“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一会儿“弘扬传统文化”;一会儿“批判孔子”,一会儿办“孔子学院”;一会儿狠批“三自一包”一会儿“大包干”“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会儿“消灭剥削阶级”一会儿允许资本家入党;一会儿“对资本主义进行社会主义改造”,一会儿“大力发展非公有制企业”;明明是块亡共石,它就说是“救星石”……

而共产党从来都没脸红过,因为共产党就是靠谎言起家和维护其生存的。如果没有了欺世大谎,它是连一天都存在不下去的。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8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