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eting Animal 为什么这么爱开会?日本心理学博士:没能力的人坐在会议上,就有在做事的错觉

真相网2018.6.2】从民国时期一直延续到后来中国大陆的民间,广传的一句话就是“国民党的税多、共产党的会多”,当然后来的重心不在于前半句说国民党了,而是在后半句说“共产党的会多”。这当然是带讽刺意味的,但确实是事实。在当今现实社会中,确确实实有相当一部分人,特别是一些主管、负责人已经只知道开会,不懂得做事了,从年头到年尾,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他们都在召集组织各种各样的会议,但却从来不钉一颗钉、不画一幅画、不贴一块板、不挖一寸土、不做一餐饭…… 离做实实在在的具体事务越来越远,也就越来越不会做具体实事。开会成了他们生活、工作、思维的主要或全部,因此有人给他们的恶习取了一个很贴切的称呼:Meeting Animal(会议动物)。

那么,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开会呢?给被动去“听”会的人造成什么影响呢?而去“听”会的这些人往往还有一大推要做的具体事务等待着去一手一脚的做才能完成工作,又是什么心情呢?

最近日本心理学博士榎本博明有了研究结果写成书,李欣怡进行了翻译,请看看他们是怎样的结论:

解剖“爱开会”笨蛋的心理 光是坐在那边就有自己在做事的错觉

对热中于工作的人而言,会议是剥夺工作时间、堆积压力的场所。但是,有些人就是涌不上“冲吧!”“我会加油的”这种念头,对这种人而言,只要出席坐在那边、时间就会自动流逝的会议,是非常轻松惬意的。

身为会议的召开者、主持人的上司,对工作缺乏热情时,只要讲讲话,上班时间就会过去的会议,不但不嫌浪费,根本比什么都贵重,所以特别爱召开会议。不仅如此,为了不要让会议早早结束,还会要求大家做不必要的报告、问没有意义的问题,无谓地拉长会议时间,试图不做事就把上班时间填满。

被叫来开会的人,也变成坐在那边就等同于在工作。会议能够神奇地填补这些人工作动力的不足。

无能的上司可以借由会议来夸示自己的存在

对没有工作能力、无法在工作上指挥下属的上司而言,会议就变成唯一自己能指挥大局的贵重场合。工作本身是下属比较熟、做得也比较好,跟客户的关系也是下属比较强固。如此一来,身为上司的立场就会变得很微妙,感觉上无法得到下属的尊敬,还会被瞧不起。问题是他没有能力在工作上显示自己的存在感,于是只好试图在会议上显示。

会议不同于工作现场,基本上客户、往来对象、竞争对手都不存在,身为上司的人提出一些没什么意义的问题或意见,或是没人听得懂的话,也不会带来实质上的问题,也没有更上面的人在那边一一指责。

因此,即使是无法理解工作内容的上司,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发言。再怎么说毕竟是上司,没有人会明确指出他抓错重点或是思想肤浅,导致他自我感觉良好。他会自以为已经让大家看到自己的存在感,对此感到满足。会议之所以会没完没了,背后存在的是这种无能上司在会议中指挥大局的心态。

会议不再是做决议的场合,而是满足“认同需求”的地方

原本会议应该是进行必要的探讨或决策的场所,但对于“爱开会”笨蛋而言,却是一个想尽办法显示自己很能干的地方。因此,他们会漫无目的地为了议论而议论,其他人会越来越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在讨论。

纯粹是个报告会议,他们也会一一提出疑问,摆出一副好像有深意的样子,发表一些根本没人在乎的意见,本来应该很快可以结束的议题,也会花上一大把时间。

这其实跟“认同需求”有很密切的关系。每个人都不想成为职场的逊咖或隐形角色。因此,对于不以发言为苦的人来说,会议是在职场上唯一能够满足他们认同需求的场合。这样的情况下,议论本身才是目的,所以特别难应付。其他人并没有将积极发言和有能力划上等号,也没有因此给予高评价,但是“爱开会”笨蛋却会自动满足于提出无意义发言的自己,以此填补他们的认同需求。

“责任分散效应”的实验

此外,在“爱开会”笨蛋的心中,多半还潜藏着“责任分散效应”。“责任分散效应”,在心理学领域中,已经在许多关于援助行为的研究当中实际获得证明。

比方说,有人做过一个实验把写好收件人地址、也贴好邮票,接下来只要丢到信箱就好的信件,故意丢在学生宿舍走廊上。收件人就是该实验的研究者,有几封寄达就变成援助行为的指标。

这些信件的寄达率,在住宿生人数平均58人的小规模宿舍是100%,平均166人的中规模宿舍是87%,而在平均529人的大规模宿舍则掉到63%,实际证明了宿舍规模越大,越难引发援助行为。这个实验被解释为牵涉到“责任分散效应”。

也就是,住宿生人数越多,大家会觉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吧”,越难有当事人意识,责任感会被分散掉。我也在行人很多的都心市区车站前和行人稀少的郊区车站前做过同样的实验,掉在行人稀少的郊区车站前的信件寄达率高出很多。此外,发现受伤女性时的援助行为发生率,也是在只有1位时是70%,而有2~3人的时候则降低到40%。

如果觉得除了自己没有别人了,就会觉得“我不想办法不行”,意识到责任感。当还有别人在的时候,责任感就会被分散掉,认为:“就算我不做也会有其他人做吧。”如上所述,责任分散效应在心理学实验当中已经获得证实。

不想承担责任所以搬到会议上

正因为这种责任分散效应的存在,不想负责的人就变得爱开会。采取经过会议上的讨论,大家一起决议的形式,就算发生不好的事,也可以逃避责任,告诉自己毕竟是大家一起决定的,不是自己的错,就能轻松自在。

日本组织中常见的不负责体质,也源自这种责任分散效应。关于企划和付款等,签呈上一个接一个盖上附属负责人的印章。借此责任得以分散,形式上变成不是特定的个人肩负责任清算,而是大家一起决定的。

在没有任何人抱持“是我决定的”、“是我批准的”这样责任意识的情况下,案子一个接一个轻松拍板定案。然后,没有人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每个人都可以维持轻松的立场。“爱开会”笨蛋的心里,潜藏着这样姑息的心态。对这种人来说,会议是一个多么方便的决策机构啊。

此外,也有上司会滥用这种责任分散效应。如果是在自己的指示或提案下失败或发生问题,很可能会被追究责任,所以什么都提到会议上,制造出“是大家一起决定的”这个事实,企图规避责任。和会说“出事的时候我会扛下责任,请大家尽全力去执行”的上司,是正好相反的自保态度。

不管在会议中再怎么讨论,结果最后还是无视于别人的意见,强迫大家接受自己的意见或方针的上司,有些人会说,既然他一定会坚持自己的意见,开会讨论也没有意义。但是,在上司的立场上,提到会议上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他们是企图将一己的意见或方针变成“大家的决定”,好在出事的时候可以规避责任。

滥用心理学概念,目的只是让员工发泄情绪

有的职场是这样的。定期召开会议,让员工说说在工作中发现的问题或需求等,结果大家说归说,公司并没有采取对策也不改善,造成员工对会议的意义抱持疑虑。如果说公司有订定场合让员工尽情说出心里的话,或许有些人就会误解这是个民主、理想的职场。不过,像这种会议营运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听取员工心声,并反应在往后的经营上,而只是让员工发泄情绪。

借由说出心里的话,能够达到“自我揭露的感情净化效果”(译注:自我揭露指说话者透过共享真实感受或想法,进而与谈话对象拉近距离),提高士气,而前述做法就是在滥用这种心理学的见解。他们只是觉得,让大家讲出想讲的话,宣泄完就没事了。

不过,再怎么表达意见或期望,也不见任何改善或对策,总有一天那种态度会被看穿,因此,不管再怎么宣泄,结论都是“既然不会听取任何人的意见、期待,还不如当初什么都不说”、“去想要讲什么是浪费时间”,并不会提高士气。

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心术不正的“爱开会”笨蛋,还在那边企图开无意义的会议达到感情净化效果。

------------------------------------------------------

★不管老鸟菜鸟,上班族走跳职场必知的护身指南!

◎什么决策都要开个会的“爱开会”笨蛋是这样想的:

1. 因为是“大家一起决定的”,所以出问题责任就不会是只有自己扛。
2. 会议是他“刷存在感”的地方,所以会做各种没必要的讨论,拖延时间。

◎任何状况都坚持按规则来的“爱规则”笨蛋是这样想的:

1. 只要凡事都照表操课,就不需要自己思考,也不会显示出能力不足。
2. 没有自信能用道理说服别人,所以喜欢拿规则来回应问题。

◎凡事都要人拿数据出来的“爱数字”笨蛋是这样想的:

1. 思考逻辑单纯,因此会无条件认为数字是客观的。
2. 用数字来管理人很轻松,自己就不需要去思考或处理复杂的事务。

作者简介:

榎本博明,1955年生于东京都,心理学博士,毕业于东京大学教育心理学系。曾就职于东芝市场调查课,之后进入东京都立大学研究所攻读心理学,博士课程肄业。后经加州大学客座教授、大阪大学研究所助理教授,现任MP人类科学研究所代表。著作众多,包括《有人就是要害死你!》、《享受孤独的勇气》、《暴走社会》等。

译者简介:

李欣怡,毕业于东吴大学、名古屋大学。爱日文、爱日本小说,近年最爱的作家是奥田英朗。生活中遇到自己无力阅读原文的好文章时,就会对译者心怀感激。希望在浩瀚且持续扩大的翻译宇宙中,自己也能参与其中,堆砌一砖一瓦。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