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员须知史实:马克思是这样评价《共产党宣言》

党员须知史实:马克思是这样评价《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是“粪、污秽之书”,你一定会认为这是出自反马克思的哪位异议人士的反党言论;对很多马克思的信徒来说,可能做梦也不会想到,那被列宁奉为经典,被毛泽东称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用马克思本人的话,却是“污秽之书”,而他们也可能难以相信,马克思称无产阶级为“蠢蛋、恶根及屁股”。 据作家Von Richard Wurmbrand在《Marx and Satan》一书所述,在著名作家中,只有马克思称自己的作品为“屎”、“污秽之书”。)

美国人Sergius Riis将军,马克思的崇拜者,在马克思死后,专程去伦敦,拜访马克思故居,马克斯家人都已经搬走,唯一能见到的是马克思先前的女佣海伦,她说出的事实令他很吃惊﹕

“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当他病重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头上缠着带子,面对着一排蜡烛祈祷。”

这位美国将军困惑了:卡尔-马克思向谁祈祷?哪来的这种怪模怪样的宗教仪式?

马克思在早年是基督徒,他在一部有名的作品《基督徒们依椐约翰福音15:1-14而合一:合一的意义、必要性及其影响》中写道:“与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紧密而鲜活的友谊之中,又在这样的事实当中:他总是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心里。”

亨利-马克思大律师对他的天赋很高的爱子卡尔-马克思寄予很高的期望。Rolv Heuer在《才与富翁》一书中说﹕“亨利-马克思大律师的给卡尔-马克思每年700银元,作为上大学时的零花马,而当时很少有人年收入超过300银元。”这种贵族大学生难以基督教义去苦行。雨果在《悲惨世界》中就描写过这类在大学深造时寻欢作乐的大学生,那些人比马克思的财力要差得多。

马克思奢纵的大学生活,使他对一切正教中的禁戒,感到束缚,渴求个性彻底解放,欧洲秘密流传的撤旦教适应了这种渴求。

马克思挥霍金钱于享乐,导致与父母无尽的冲突,亲情幻灭,精神空虚,使他陷入了撒旦教会秘密组织的罗网。

马克思主义者Franz Mehring在卡尔-马克思一书中说到:“亨利-马克长不曾想到,他留给卡尔的丰厚遗产会有助于实现他所害怕的事,但他似乎隐隐的觉察到他心爱的儿子被魔鬼转化。”

1837 年3月2日马克思的父亲来信,对他说﹕“我曾经盼望有朝一日你会大名鼎鼎,获得世俗的成功,但这并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这些曾是我长期的幻想,但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它们的实现并不能使我快乐。只有你的心保持纯洁、富有人性地跳动,不让魔鬼转化你的心,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快乐。”

卡尔-马克思终于在大学加入了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信徒。

1837年11月10日给他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撒旦教会祭师念诵祈祷文的魔教仪式很特别,处处和西方正教相反:“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在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照着祈祷书念诵,但念诵顺序是完全颠倒的,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颠倒过来念。十字架被踩在脚下,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旦之名,一部《圣经》在焚烧。所有在场的人发誓﹕“要犯天主教义中的七宗罪,永远不做好事!”。然后,他们纵欲狂欢。”

-----把《圣经》焚为灰烬,脚踩十字架,蜡烛颠倒,教袍反穿,把祈祷书、上帝、耶稣、圣母玛丽亚的名字都颠倒过来念诵,一切和天主教、基督教相反,反天主、反基督、反上帝。

在犹太基督教系中撒旦是恶魔之王,对上帝充满了妒嫉与仇恨,同时也仇恨人类(因为上帝创造了人类)撒旦能在其教徒纵欲狂中显现,教徒是他的代言人。

马克思在诗中写道:“我渴望向上帝复仇。”

落实到人世,卡尔-马克思的仇敌是上帝创造的人类。

马克思在剧本《Oulanem》中写道﹕
“我年轻的双臂充满力量,
将以猛烈之势,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你将堕下去,我将大笑着尾随,
并在你耳边低语﹕“下来陪我吧,朋友!”

——这些陪他下地狱的“朋友”是谁?首先就是被他的理论诱导的无产阶级和知识份子。而他要抓碎的是整个人类!

马克思的好友Bakunin写道﹕“人必须崇拜马克思。人至少必须怕他,以得到他的宽恕。马克思极度自大,自大到肮脏和疯狂。”

马克思称呼人类为“人类垃圾”。

恩格斯在未与马克思同流合污之前,在《The Magyar Struggle》一文中指出﹕“马克思,这个假装为无产阶级而战的人,把这个阶级的人称为“蠢蛋、恶棍、屁股”。”

马克思在《人之傲》一诗中说﹕
“带着轻蔑,我在世界的脸上,
到处投掷我的臂铠,
并看着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崩溃,
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激情。
那时,我要神一般地凯旋而行,
穿梭于这世界的废墟中,
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
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要的是“世界的虚墟”!要的是斗争哲学﹕穷人斗富人,党内残酷内斗,两败俱伤,同归于尽。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那是小儿科!造宇宙的反不成,也要争个“与造物主平起平坐”。——什么“冲天大将军”黄巢,杀人八百万!闯破天的闯王李自成、闯塌天的魔王张献忠,一切反天杀人的混世魔王、凶神、太岁……相形之下,都成了没有“话语”的哑吧“小巫”。

马克思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资本论》、《共产党宣言》巧妙得像牛顿的经典力学、麦克斯韦的经典电磁学一般的逻辑严整,似乎达到了“公理数学化”或“数学公理化”,让人们看不出破绽,被列宁奉为经典,被毛泽东武断为“放之四海而皆准”,前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东德、现存的古巴、北韩、越南、外蒙古、中国等13国实践者无不上当,而英、美、德、意、日、澳、加拿大等工业国无一不是鄙弃生产关系、上层建筑这种乌托邦经济学而成功的。

赏给“人类垃圾”这些乌托邦“话语”,马克思自己称为“粪----污秽之书”。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作家像马克思那样称自己的作品为“粪”、“污秽之书”,他蓄意把恶魔之王--撒旦的排泄的秽物,灌渝给被愚弄的工农和知识份子。

英文版关于马克思的资料在各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网站上都有。

一位学自然科学的老先生,因为是党员,调回老家四川,当了半辈子马列主义教研组长,他向我的朋友推荐马克思主义者网站www.marxists.org及《Marx and Satan》一书(Von Richard Wurmbrand着)。

老先生说﹕“吓出一身冷汗!——原来加入的是魔教!”从网上拷贝下来,导致家族成员先后退党,退团,退队,投入了“三退”大潮。老先生劝我的朋友说﹕“要想不再作马克思的‘朋友’,不交党费自动脱党是不够的,要改变‘下来陪我’的命运,得真正去认识卡尔‧马克思,彻底和撒旦决裂。”

中共元老们在惨烈内斗中受尽欺凌,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刘少奇、邓小平、陶铸、彭真、彭德怀、李井泉......迫害使他们的否定限于文革,止于毛,想不到《共产党宣言》中 “在欧洲游荡的幽灵”;他们下一代的否定,止于“阶级斗争”;自己被共产党封闭,不可能知道马克思主义发源于撒旦秘教,还在马克思的圈套里打转,冲不出撒旦的思维罗网。

有些老干部似乎否定了马克思,就丢了灵魂,把“死后去见马克思”当作光荣,他们并不知道马克思称无产阶级为“蠢蛋、恶棍及屁股”。

庄子曰:“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把这些撒旦之“粪,污秽之书”奉为经典,该是多么深的迷信,多么大的愚昧,多么久的污染?!

附注1:(据我所知,在著名作家中,只有马克思称自己的作品为“屎”、“污秽之书”。他自觉、蓄意地将秽物给予他的读者。怪不得他的某些信徒,比如罗马尼亚和莫桑比克共产党,强迫囚犯们吃自己的屎尿。

As far as I know, Marx is the only renowned author who has ever called his own writings

"shit," "swinish books." He consciously, deliberately gives his readers filth.

No wonder, then, that some of his disciples, Communists in Romania and Mozambique,

forced prisoners to eat their own excrement and drink their own urine.

本段话译自 Von Richard Wurmbrand 所著,由 Living Sacrifice 图书公司于1986年出版的《Marx and Satan》一书,另外还参考了《The Cult of Marx - its origin in Satanism》、《Was Marx a Satanist?》等文章。

转自《阿波罗网》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10 + 10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