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彩孙子:我爷爷不该引狼入室

真相网2017.9.15】就在刘文彩的收租院和水牢越来越被曝光出来是共产党的谎言的时候,今年6月份大陆网站突然出现一篇痛骂刘文彩、歌颂土改的文章。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向大纪元讲述了刘文彩的历史真相,并且对爷爷当年投奔共产党的行为感到深深的后悔。他称之为“引狼入室”和“自掘坟墓”。

刘文彩是中国四川大邑县安仁镇人,民国时期军阀刘文辉之兄。刘文彩被中共贴上“恶霸地主”的标签,被塑造为所谓旧社会地主阶级压迫平民阶级的典型代表。

共产党的政治宣传中说,刘文彩在他的“水牢”里折磨欠租的农民,还强迫刚生了孩子的女人给他喂奶。

但是从90年代开始,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开始走访刘文彩昔日的长工、佃户和安仁镇老百姓,记录他们对刘文彩的真实看法。当地人称刘文彩为“刘大善人”。1988年,四川官方正式承认地主庄园陈列馆中的“水牢”实属编造。评论家笑蜀(真名陈敏)1999年发表的《刘文彩真相》一书,描述了刘文彩对家乡安仁经济和教育的贡献。众多谎言一个个被戳破。

但是今年6月份,一篇叫“刘文彩杀人如麻,土改光芒万丈”的文章出现在大陆多个网站上,刘小飞告诉大纪元,这篇文章的出炉是有缘故的。

最近一本叫“软埋”的小说成为舆论焦点。该小说讲述了一位经历过土改的女性的故事。2017年4月,《软埋》获得第三届路遥文学奖。但是中国一些左派人士认为这部小说是在为地主阶级翻案,否定中共的土地改革政策。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张玉找到刘小飞说,《软埋》否定土改和新民主革命的合法性。刘小飞当场予以反驳。“我说这些(土改)都是反人类罪的,有什么合法性?我说都是照搬苏联的一套,现在俄罗斯都把当年列宁、斯大林的历史罪行公布出来了。你有什么合法性?”

刘小飞说,在这件事之后,《环球时报》找到一个叫张映泉的人写了上述骂刘文彩的文章。“他说是刘家人让他给刘文彩翻案,结果他调查的结果不仅不能翻案,而且说刘文彩强奸妇女,乌七八糟的。我们刘家谁找了他给刘文彩翻案?他全是用栽赃的方式。”

许多朋友让刘小飞去起诉。但是刘小飞对中共的司法完全不抱希望,“太天真了。起什么诉?司法没有独立,你打什么官司?”

刘小飞向大纪元讲述了刘文彩的历史真相,并且对当年刘家投奔共产党的行为深深地感到后悔。
引狼入室

刘文彩的弟弟刘文辉原本是国民党军阀。1942年,与蒋介石早有嫌隙的刘文辉于重庆秘密会见了周恩来,并悄然开始了与共产党的合作。此后,刘文彩开始为当地的地下党提供帮助。

“我爷爷其实是引狼入室。是我爷爷把安仁镇建立成了共产党的避风港,而且他的对手就是国民党的人。南京中央政府说,刘文彩的安仁镇成了小延安了。所以真正害我们的就是这拨人(共产党),这些人邪恶得根本不可想像。爷爷当年一次性给中共地下党350担大米,又是多少挺机枪,又是几十箱子弹,什么手榴弹,什么机关枪,这些都是自掘坟墓。”

刘文辉和刘文彩为什么会从国民党倒向共产党呢?

笑蜀曾经写过一本书《历史的先声——中国共产党曾经的承诺》,此书摘选了1941年至1946年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中国共产党在报纸、杂志、书刊上所发表的要求自由民主宪政的谈话、文章和评论。比如毛泽东在1944年答中外记者问时说道:“只有加上民主,中国才能前进一步。民主必须是各方面的。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刘小飞说,刘文辉相信了这些话,受骗上当了。刘文辉1942年跟共产党联系,并拉上了刘文彩。“(刘文彩)就这样跟共产党有了关系。最终引狼入室,成了他们的盘中餐。我们全家都给圈进去了,全家族都给圈进去了。”

共产党为何要对刘家恩将仇报呢?刘小飞说:“共产党卸磨杀驴的事太多了。刘少奇、林彪都被卸磨杀驴。刘文辉家族算什么?”

想起祖辈做出的错误选择,刘小飞痛悔不已。“你说林彪这样帮助毛泽东,后来什么下场?共产党帮助共产党,最后都没有得到好下场。像我们这些人会有好下场吗?这都是教训,血的教训。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家族)去投奔共产党,最后落得这个下场。这都是自掘坟墓。我都觉得太羞耻了。”
全县公认的刘大善人

1959年,刘文彩的安仁公馆被改为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正式对外开放。馆中的一间地下室成了“水牢”,一名叫冷月英的女人自称是刘文彩“水牢”的唯一幸存者。冷月英说,“水牢”里满布了死人骨头。

2013年,刘小飞带着当年的刘家长工一起到庄园故地重游。长工说,庄园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了。“当年是平的。那个水牢是(共产党)后来改修的。本来就是一个我爷爷放柚子的地方。他现在说是鸦片库,连鸦片库都不是。鸦片很容易潮解。谁把鸦片放在潮湿的地方?不符合常识。”

1965年,中共四川当局命令四川美术学院的师生创作泥塑群雕“收租院”,以展现刘文彩和他的“狗腿子”如何压榨贫农。

但是刘小飞说,爷爷是全县公认的“刘大善人”。比方说佃户来交租,“八个人到齐了就开饭。经常还有回锅肉”。三太太还做了月饼,每人发一份。

刘小飞1998年到安仁镇,在中巴车上,驾驶员在知道他是刘文彩的孙子之后就说:“我爷爷今年95岁了,现在还在。他说当年在你们家交公粮的时候,八个人到齐了就开饭,结果(共产党)编了XXX的收租院(谎言)出来。” 他说完之后,车上的人都说:“刘文彩当年是全县公认的刘大善人,这都编些什么呀!?”

刘小飞说:“有了当年老佃户的这句话,收租院所有的艺术性、思想性和真实性统统分文不值。”
欲逃往香港被拦住

1949年10月17日,刘文彩患肺癌在成都病故。12月27日,共产党的军队到达成都。

刘文彩一去世,大夫人,也就是刘小飞的祖母就打算带全家去香港。“我爷爷刚一病故,我祖母就把管家叫到堂屋里,问老爷留下多少钱?”管家说有黄金600两、银元7000多。此外,刘小飞的祖母还有3万到5万银元,在成都中心地段有三个大门面,有几个豪华公馆。

“当时要走,对我们来说,方方面面资源是很多的。”但是刘文辉不让走。“我们已经开始动手了,开始卖田产了,就在这个时候没有多久,刘湘(四川大军阀,刘文彩的侄子)的夫人走了。刘家其他人到我们家里来问: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想走。刘文辉都不让走,要大家去投奔共产党。”

刘小飞听祖母后来在土改运动中沉痛不已地说:“早知道,还是走了的好。”

回想至此,刘小飞搥胸顿足地说:“这都是血的教训啊!我想起这些来,我都想哭了。我们自己造的呀!我们自己掉下地狱的呀!从此我们就失去了自由,我们就完全不能支配自己了。”

宣扬刘文彩“恶行”的政治狂热在80年代渐渐消散。1988年,四川官方正式承认了地主庄园陈列馆中的“水牢”实属编造,地下室的水被抽干了。馆方随后又撤除了所谓的“刑具室”、“行刑室”等。
中共拒绝为刘文彩平反

当地人希望为刘文彩平反。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前馆长吴宏远自1976年起在庄园工作,90年代任馆长,后调任大邑县委宣传部副部长。1997年,他将“地主庄园陈列馆”的名字改为“刘氏庄园博物馆”。吴宏远表示,成都市的一名领导在一次会议上拍著桌子骂他。吴宏远每对博物馆做出一点改动,以前在安仁活动的一些老地下党成员便写信到省里、中央告状,反对给刘文彩“翻案”。

刘小飞说:“其实本地那些干部,就是大邑县的干部一直都想给刘文彩平反。90年代县委副书记周文峰都给我讲过,这不是本县搞的,是上面搞的。”

1992年大邑县县委统计,历史上谁给本县贡献最大?结果第一名是刘文彩。“全部大邑县人士都公推刘文彩。他修公路、修街道、修学校、修水利,所有大邑县老百姓都得到过他的帮助。”

但是在1958年毛泽东强调阶级斗争之后,四川当局决定将刘文彩树立成当地“恶霸地主”的典型。

刘小飞说:“革命的首要问题就是找敌人。而且那个时候又正好是1960年前后,大饥荒饿死了4000万人,要转移他们的政治危机,需要这么一个东西。那会儿又在搞四清运动,也要这么一个东西来推动阶级斗争运动。所以这些东西他们是派上了大用场的。后来文化大革命,江青讲话,除了她的样板戏,特别还把收租院也放到她的讲话里,都是他们用来推动她的阶级运动的。”

在中共加强思想控制的今天,刘文彩平反的希望十分渺茫。刘小飞说,中共如果这样做,将付出政治成本。

“尤其是那些妖魔化我们的人,如果把真相还原,他们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所以要把这个公布出来,这个政治成本他们是付不起的。”

转载自大纪元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liu-wencai-lead-wolf-into-room.html
本文标题:刘文彩孙子:我爷爷不该引狼入室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yb5lxvxb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iHDGTJ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7年9月15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8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