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重庆医大一院涉嫌活摘7名法轮功学员器官

真相网2013.2.16】据大纪元记者张明健报导:近日,大纪元记者了解到,“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在2006年涉嫌对至少7名法轮功学员进行活体摘取器官的罪恶。该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医生做手术不是救人,是在杀人,满地是血,要用水冲2小时才干净”。

2006年,在一连串媒体人、主刀医师家属和老军医的指证下,中共活体摘取、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被掀开,让国际社会震惊,并称之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目击器官移植活供体被押进医院 尸体从暗道运出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位于重庆市渝中区袁家岗友谊路1号,是国营三级甲等综合医院。在其简介中称:本院是重庆市唯一一家同时获肝、肾移植技术准入的地方医院,形成了器官移植等优势技术。

2006年冬天,李金珍(化名)小姐因事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停留了3个月左右。她说:“2006年冬天,我看到从医院内靠近操场的一个侧门开进来7辆警车,从车上下来20多个便衣警察,又从警车押下来7名法轮功学员,双手在身前带着手铐,其中有男有女,年岁从30至40多岁不等,看上去身体很健康。”

“这些人被押进一栋2-3层矮矮的废旧独体小楼里,小楼安了铁门,楼门口站着两排便衣,一直把这些法轮功学员全数押进去。”

她表示,当时一位重庆医科大学英语教授对她称“这些是犯人,从监狱押来治病的”,但如果是来治病,就该去门诊,而不是被关押在废旧的小楼里。

这名重庆医大教授有两个学生同在该院做医生,其中一个说另一个:“他(一个常做手术的医生)都成屠夫了,整天就知道拿手术刀杀人,都麻木了。”

数日后,医院一位40多岁的男保洁员对李金珍说:“这里的医生哪里是动手术,简直就是在杀人,血喷的到处都是,手术室的地上全是血,我们用水管冲,都要冲两个小时才干净,那哪里是在动手术嘛,简直就是在杀人嘛,他们(手术医生)经常这样的。”该保洁员称,手术地点就是对面大楼的3楼和4楼手术室。

记者向一位医生询问,给病人做器官移植手术时是否会经常弄的满地都是血,这位医生表示:“一般不会这样,做手术时医生有止血方案,比如用止血钳子等止血。”她还表示,“如果弄的满地是血,那就是医疗事故,更不会经常这样”。

李金珍还告诉记者:“我有几次在半夜很晚的时候看到,从医院大楼禁用的电梯里4、5个40多岁的男人往外推死人,那个电梯平时是禁止使用的,可能连着暗道。我看到推出来的尸体很奇怪,都用医用绿布包扎着,包的非常紧,也非常厚,超过对普通尸体的处理程度,这些尸体很可能就是被活摘器官后死亡的法轮功学员。平常死的人,都从普通的电梯里往出推。”她说:“我还看到过几次,从外面往禁用电梯里推人的,用布盖着,不让看。”

该院一位牙科医生身边的工作人也向李金珍证实:“这个医院有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发生,那7个被关进小独楼的人是法轮功学员,等待做器官移植的供体。”

李金珍向记者表示,那7名被押进医院的法轮功学员,是做为器官移植的活供体,而在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的野蛮摘取,使器官供体的血大量喷溅出来,其遗体在午夜从密道偷偷运出去销毁。

2006年器官移植喷发 2天就找到匹配供体

2006年3月4日,《长春城市晚报》报导了一则离奇的百里“摘心”术:2月27日,浙江28岁的心脏病人谢抱时在弟弟陪同下乘飞机来到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入院检查后才发现,他患的是“终末期扩张性心肌病”,必须马上做心脏移植,否则性命不保。可上哪去找愿意把心脏捐献出来而自己去死的人呢?

报导没有透露心脏的来源,只说医院在第二天就找到了免疫匹配的心脏。“28日早上10点多,吉大二院肾病内科主任苗里宁乘救护车赶往距长春50公里外的地方去取供体心脏,十分钟就摘下一名男子的心脏,放在专门的心脏冷冻保护液中,然后以180公里的时速赶回吉大二院,3小时后,那名男子的心脏就在谢抱时的体内跳动起来了。”

2006年5月19日,《南方日报》在报导轰动全国的齐齐哈尔第二制药厂的“亮菌甲素”假药造成数十人死亡的同时,还报导了中山三院肝移植中心如何抢救中毒患者的事。

报导说,5月16日,专家在会诊后给中毒患者任贞朝开出的治疗方案是:马上进行肝肾联合移植。“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仅隔一天时间,省外就传来好消息——配型与病人吻合的肝肾找到了。17日下午6时,肝肾被火速空运到了广州。8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

就在普通民众为这些神奇高效的移植手术感到欣慰高兴时,国内外的医学专家们却疑惑深重:作为常规外科手术,器官移植技术本身并不难,难点主要在于匹配器官的找寻。国际社会上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肝脏肾脏一般要等好几年,为什么“找寻奇迹”却在中国频繁发生呢?不同人种的器官匹配机率是一样的,中国人口多并不是关键原因,哪怕人口基数大,最终能匹配的器官数量也应该是非常有限的,况且中国人有即使死了也要保留全尸的传统观念,恰恰是最不利于寻找匹配器官的因素。

中共活摘器官罪恶被曝光

2006年3月17日,原苏家屯血栓医院工作人员安妮在美国向国际媒体证实:其丈夫(苏家屯血栓病医院陈姓主刀医生)在大概2年的时间里,就亲手从2千多位活着的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眼角膜。这些包括老人和孩子在内的无辜的人们,在被活摘了眼角膜、肝、肾、心后,遭焚烧灭迹。

随后,一位沈阳老军医多次从国内投书《大纪元时报》,指证有至少36个类似苏家屯的集中营,其中吉林的代号为672-S的集中营曾关押法轮功学员超过12万人; 摘除器官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焚烧没咽气的活人也很普遍。器官移植的实际数量远远高于公布的统计数字。

迫于国际压力,中共卫生部副部长2006年11月被迫承认,有移植医生在牟利犯罪,但却推脱说与政府无关,并称器官来自死刑犯。但国际社会立即驳斥了这一说法:依据中共官方数据(源自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不完全统计),2000~2005年中共政府公布的死刑每年约1,700例,与1994~1999年类似,而器官移植却从18,500例急剧上升到60,000例。

国际社会质问,2000年至2005年这6年间激增的41,500个器官从何而来?更何况,即使是把所有死刑犯器官全部摘除、且完全合格移植,也不够前六年的18,500例的手术数字,更不用说最近6年剧增的4万多例移植手术。 

中共从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逮捕学员;数百万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里。无数法轮功学员或神秘失踪或被捕、判刑后失去联络。大量曾经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有系统的验血和体检;而验血和器官健康与否正是器官移植的先期步骤和先决条件。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