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日后篡取军权傅全友难辞其咎

真相网2015.4.4】笔者本月初在《郭伯雄靠行贿朱和平达到向张万年求官的目的》一文已经向读者的和听众们回顾了当年郭伯雄是如何与在兰州军区的顶头上司钱树根结下了梁子。如今郭伯雄已经受擒在即,钱树根上将憋在心中十数年的那股怨气终于可以公开发泄出来了。

郭伯雄在他的官方公开简历自称是“解放军军事学院完成班毕业,大专学历”,并用括号注明(1981—1983 解放军军事学院学习),但同时又注明他是1981—1982 年任陆军第十九军五十五师参谋长,1982—1983 年任兰州军区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所以曾有评论文章怀疑他当时经历的是所谓的“在职学习”,学习期间并未脱离部队,就象习近平当年在福建省任职期间通过“函授”形式“就读”清华大学研究生并获取博士学位一样。

与郭伯雄的“大专学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钱树根上将的“中专学历”。此公无论是现役期间还是退役之后,从来都是强调自己只有“中专文化水平”。但他的这个中专,确是实打实的中专,五十年代在前苏联援助下设立的重庆炮兵学校的首届毕业生。

就象我们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的那样,虽然因为“家庭出身不好”(富农成分)而在炮校毕业后长期职务上受压,但在邓小平发动军队整编的一九八五年,钱树根这个当年在中级军官中还是非常稀有的军校毕业生终于被派上了用场,四十六岁即当上了四十七集团军军长,1985年12月—1987年6月,率部参加云南老山地区的边境防御战争,因战功突出而受到中央军委嘉奖,甚至得到了当时的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夸奖,。1987年8月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报道他事迹的报告文学《军长和他的壮士们》。1987年10月他当选十三届中央侯补委员,1988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从老山前线换防回到兰州军区之后,钱树根改任二十一集团军军长。二十一集团军1995年在原二十一军基础上被整编为集团军的过程中,曾经担任过一届中央军委委员和总后勤部长职务的王克是集团军“创始人”。现任解放军总参谋长房峰辉是钱树根在该军的隔任军长。

钱树根1992年10月连续当选十四届中央候补委员,同时晋升兰州军区参谋长。1994年7月,被授予为中将军衔。

在中共现行军事体制中,大军区参谋长及大军区政治部主任如果不是副司令员和副政委兼任而是专任,级别上也属于大军区副职。这就是为什么一九九四年钱树根已经晋升中将军衔,而当时的兰州军区几名副司令员中至少还有一名仍是少将军衔。依此类推,大军区的副参谋长自然就是正军级。

外界华文媒体有一则关于郭伯雄如何被江泽民“发现”的故事,说的是“1992年郭伯雄还是47军军长,少将军衔。在九十年代初,一次江泽民到陕西视察,顺便去了47军。江中午饱餐后要睡个午觉,郭伯雄一看机会难得,赶紧把战士轰走,亲自在门外站岗。江泽民这一觉睡了两个钟头,郭伯雄在外面百无聊赖,但连厕所也不敢去,怕江随时醒来,功亏一篑。江睡醒后一推门,看见站岗的卫兵竟是47军少将军长郭伯雄。

“江泽民到哪个军也没享受过军长站岗的待遇,对郭顿生好感。于是郭伯雄从47军军长,调到了北京军区任副司令员,随后连升三级,当了中央军委的副主席,混了一副上将的肩章。”

演绎归演绎,郭伯雄日后成了江泽民的亲信,在整个“胡锦涛时期”都是和徐才厚一起成为江泽民最可靠的军中代理人是毫无疑问的,但他的最初被“发现”,其实还是要“归功”于王瑞林和张万年,而及时向此二人保举郭伯雄的则是当时的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长傅全友。

郭伯雄由兰州军区的军长晋升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具体时间是一九九三年底,在此之前,他已经担任了三年多时间的陆军四十七集团军军长。出任四十七集团军军长之前,已经在兰州军区副参谋长位置上坐了整整五年,“下基层”时,已经刚刚上任兰州军区司令员没几个月的傅全友对他承诺两年之后回调军区司令部,升任参谋长职务。

1994年10月钱树根在中共十四大上继任中央候补委员,回到兰州军区后即被宣布接替迟云秀的军区参谋长职务。接任此职后的第一次“下基层”就是回到自己的老部队四十七军视察。

钱树根是四十七集团军作为整编之后的“集团军”首任军长,自然以创始人自居,当年在四十七军追随他日后一直还是留在该军逐级晋升起来的老部下们自然也是对他由衷地欢迎。此时的四十七军军长郭伯雄即显得非常不自在。一是因为他私底下认定钱树根出任军区参谋长挡了他的道,二是因为他自从到四十七军之后一直感觉到该军从团到师再到副军的三级军政主官们大都对他这个“自己的老部队连番号都已经不复存在的寄生干部”不太买账,所以看到这些人见到钱树根那番激动难耐的样子,自然是妒火中烧。

笔者在十几年前的“读书声”节目即已经介绍过,外界只知道郭伯雄发迹于兰州军区,却不知道兰州军区当年与郭伯雄同时代的,从四十七集团和二十一集团军中一步步爬升上去的中高级军官们大都看不起郭伯雄,原因就是他郭伯雄入伍之后一直赖以生存的十九军在一九八五年整编过程中即被撤消番号,而当时的郭伯雄一度已经做好了“转业地方”的思想准备。

在十九军期间,郭伯雄因为在该军军部作训处任过十年时间的副处长(正团级)、处长(副师级),一九八三年被提升为十九军参谋长,两年之后即赶上了军队大整编。他本人日后也曾经对部下感慨过,说他在那次整编过程中,已经在老家陕西宝鸡联系好了转业地方后的接收单位,没想到柳暗花明,突然接到了调任军区作战部副部长的命令,从此便“时来运转”。

一篇揭露郭正钢当然也就是揭露郭伯雄家世的内地网文说: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消息发布之后,不仅这位解放军“最年轻的少将”在网上“红”了起来,其一家子也进入了国人的视野。不了解郭家便罢,一了解了对“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郭正钢的祖父郭孝西是陕西省咸阳市礼泉县新时乡张则村人,在1977年早早离开了人世,很多村民已经不太记得他的样子,只说他是个普通的农民。张则村早些年生活困难,郭孝西没有赶上好时候。

郭正钢其父的战友曾对前往采访的记者回忆说,郭家穷得家徒四壁,郭正钢其父在当兵前连袜子都未穿过,若不是当兵提对干,估计连媳妇都说不上,更不会有郭正刚了。

而就是这个当兵前连双袜子都没有穿过的郭伯雄,进入部队之后居然每到关键时刻都能够得到“贵人相助”。

郭伯雄在一九九二年前后虽然暂时因为资历、人望各方各面都远不能与钱树根相比而不得不在四十七军军长集团上忍气呑声,但他在傅全友身上下的工夫,终于在傅全友进入中央军委之后得到了回报。

前面引述的那则郭伯雄亲自为江泽民“站岗放哨”的演绎或许是始自兰州军区司令员内流传的关于郭伯当年是如何巴结傅全友的故事。

早在2011年5月,也还是郭伯雄和徐才厚都还以军委副主席身份架空军委主席胡锦涛,时任军委第一副主席习近平暂时也还拿他们无可奈何的时期,浙江省的地方报纸《金华晚报》报道说,驻金73051部队幼儿园举行50周年庆典,原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傅全有上将发来贺信,时任某集团军副军长傅勇少将出席庆典。

这里的“某集团军”即是日后担任过解放军总后勤部长再到总参谋长的傅全友的起家部队第1集团军,该军隶属南京军区,军部驻地浙江湖州。

傅勇生于1954年,入伍后即一直在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一步步晋升,担任过摩步旅旅长和集团军副参谋长。在郭任徐才厚主军期间,其晋升步伐加快,2010年4月任第1集团军副军长,2011年又被特意安排挂职海军东海舰队副参谋长,并于同年7月以副军级的职务晋升少将军衔。

当时郭伯特意安排傅勇到海军挂职,目的就是为他晋升正军级南京军区副参谋长职务做铺垫。这一安排虽已达到目的,但郭伯雄退役之后,傅勇就一直“原地踏步”了。

当初郭伯雄在位时对傅勇的安排如此上心,全因为傅全友在晋级中央军委委员之后曾向王瑞林和张万年保举过他郭伯雄。

转载自自由亚洲电台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9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