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见真佛来世度人救人的真实故事

预见真佛来世度人救人的真实故事【真相网综合报道】在中国民间或宗教中一直传承着大量人类大劫难时真佛会下世度人救人的传说,很多人心灵深处还铭刻着等待得救的那份期盼,但随着人类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这份纯真的记忆也变得越来越淡漠,本文记录了预见真佛来世的度人的几则真实的现代神话故事,也许有人会觉得有些茫然,但也许会唤醒心中那份沉睡已久的佛缘。

长春般若寺八旬老住持:真佛来了!

【文/黑龙江省 龙天,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至五月八日,李洪志师父在长春吉林大学办了第七期讲法班。由于参加的学员太多,每天分上下午两个班,晚上的班是十点开课,师父是很辛苦的。

我有幸参加了上午的班。因为我生活比较困难,就和另一位学员借住在长春般若寺的二僧庙(尼姑庵)。那里的住持法号叫净空,当时八十多岁了,因她和我母亲生前相熟,我们就和她住在一个屋内。净空住持那时病了一年多了,嘴歪眼斜、口齿不清、行走不便,也吃不下东西,表现的是中风偏瘫的症状,打点滴一年多了,由几个小尼姑伺候着她。

说起净空住持,还有一些故事。她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人,俗家姓王,二十四岁就出家到了长春,念了五十多年的阿弥陀佛。“文化大革命”期间,共产党谤神谤佛,指使红卫兵砸寺院,把净空师徒十人关在一个屋内。屋里放一口大锅,成天炖着肉,不给别的吃,逼迫她们吃肉破戒。净空不吃、不破戒,宁可饿死也不破戒。一周后净空饿昏倒了,到第十天的时候饿的快不行了。有好心的年岁比较大的人从窗外扔進来炒熟的黄豆,其他人就把黄豆磨成面给净空冲水喝。后来也有人给扔進来小米,她们就把小米用布包好,在炖肉的锅里煮熟,再用水涮一涮吃。一个月后,红卫兵又强迫她们还俗、嫁人,净空被迫流浪了一个月。

借住尼姑庵期间,我们白天出去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因为佛教里面是不接纳气功的,所以我也没提自己参加讲法班的事。当讲法班还剩一堂课的时候,净空问我到长春干什么来了?我说参加气功学习班。净空问我学什么气功?我告诉她学的是法轮功,是修“真善忍”宇宙大法的,是佛法,还有五套功法。净空请我炼一下给她看看?我就给她演示了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看完演示后,净空马上说:“真佛来了!山外有山,佛外有佛,庙里没有佛,我佛在门外,我师父来了!”我心里奇怪:怎么李老师是你师父了?然后她跟我说:“快带我见李洪志师父去!请帮助我给师父上香,说我心中有师父,请你帮助我见李洪志师父一面,了我心愿吧!我一定要出去见我师父!”见她十分虔诚,我就答应了她。

我知道师父在晚班上讲法,就赶到师父讲法的地方,向工作人员说明了这件事。开始,工作人员并不赞成出家人来听法,经我再三请求,工作人员就去和师父禀明情况,我在外面等着。不久,工作人员回来说,慈悲的师父让净空第二天上午八点来听课。

回到净空住处,我和她说明了情况,当时就遭到她几个徒弟的反对,还要撵我出去。第二天早上,我们搀着净空往外走的时候,被一帮尼姑拦住,连挡带推的不让走,尼姑们还用头撞我。她们说,净空住持有病这么久,出了事谁负责?净空说:“我就要去,看谁敢拦?不穿袈裟我也得去!”就这样,净空毅然弃了袈裟,和我们一起出了寺院大门。出了门,净空抬头看了看天,说:“这么多年没出过寺院,今天出来了。”

接着,我们凑巧搭上一辆熟人开的车,赶到了吉林大学,又正巧遇见师父。师父让我们到一间办公室里,还亲自给我们倒水、搬凳子,笑眯眯的不说话。后来,慈悲的师父让净空坐在自己的一侧,听了第七期讲法班的最后一堂课。听完课,净空非常高兴的抱住了我,说:“我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放下了!”她还说,以前她一个出了五服(形容亲属间血缘关系远)的叔叔杀了一头牛,现在她的病是那头牛来讨债,这回好了,师父帮她把病因解决了,并告诉她将在两年后圆满。

回到净空住处,众尼姑看到净空眼也不歪了,嘴也不斜了,精神十足,还吃了一大碗饺子,都很惊讶。而且,以前不会打坐的净空自此经常打坐。一九九六年,净空在打坐中离世,火化时炼出了五光十色的舍利子。尼姑们都说:人真的能在大法中修成圆满,这回我们亲眼看见,相信了。

四十八年苦盼道 六十年后谜终解

我叫李慕仙(化名),家住在中原某县,一九一九年出生于一个世代修小道的家庭。

我的祖父曾任本县东南区的区长。那时候家里有五六顷地,比较殷实,但由于他染上抽大烟的恶习,不久家道中落。

八岁时,我还曾在县城的大院落里居住,后来才搬到乡下。兄弟五人,我是老三,十多岁时母亲去世,家里人认为我命硬,星相不吉,要把我施舍给寺院,但终究没有送成。

十多岁时,我被送到县城的永记咸菜店去学相公(当学徒)。店里离水井半里多地,我从后门进出担水,一天四十多挑,来来回回几十里路;加上年龄小,个子低,挑水的时候水桶两头轮番碰地,受尽了罪。

青年时的一件善事

民国三十二年,中原数县大旱,来我县逃荒要饭的人很多。街道两旁老老少少曳儿带女,一到晚上哭声不绝。我亲眼看到本地人吃剩的柿子皮扔在街道两旁的水沟里,而要饭的人却拾起来,吹吹就吃了。我当时已经独立开了一个米醋店,那天我煮熟了一斗米来做醋,刚打开门,就进来了一老一少,一个老汉拉着一个四五岁的娃儿,恳求道:“好心人给我的孙娃点饭吧!他两天两夜没吃饭了,他妈也饿的没奶了。”

我心软了,给他盛了一碗熟米。他们祖孙刚离去,马上又来了一百多个人,我说我是做生意的,都施舍了怎么办?他们有些人要给我下跪,我急忙扶起,,也只好全部施舍了。有的人来的晚了,只好自己铲些锅巴吃了。他们走后,房东训我:“我五六顷地,都不敢施舍,明天你怎么办?”

第二天果然来了不少人,一共二百八十人。由于我也没钱,只好每人施舍给他们一分钱,当时的一分钱可以在县城买一点东西。

高人的不解之谜

大概是民国三十四年,那年日本人派飞机轰炸我县,我钻进某庙防空洞避险保了一条命,不过那一年父亲也去世了。

可能是一九五零年,我三十二岁,当时在县城的某街居住,有一个家在山里婆娑街(音)的朋友,他那年四五十岁。有一天他给我引见了一个修道人。

修道人当时六七十岁,从东南的某县过来。只见他个头挺高,面色红润,声如洪钟,几乎能把房顶的灰震下来,就是在屋外也能感到脚下的地在震动,很有道行的样子。

我们四五个人十分羡慕,便由山里的朋友做“保道人”,给我们“点道”,举行了入道的仪式,仪式十分庄重。

修道人给我们举行了仪式后,下午就离去了,十分仓促。

临走的时候,修道人的神情十分严肃庄重,告诉我们:“人类的大劫难就要来临了,弥勒佛祖就要下世弘传佛法,普度众生。你们千万不要错过。”

我们急忙问如何去寻找,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修道人说,“鸡唱三遍”后,“长白山下伴月潭”,俗姓“十八子”。后来被我们追问急了,才又笑笑说:“反正是在东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解释。

后来,我又在邻县同师兄弟们和修道人见了一面。由于当时的邪党已经禁止传道,我们师兄弟把门关上谈话,突然有人把门猛地推开,我们吓了一跳。只见我当时的老师--修道人哈哈大笑:“怕什么怕?!”我们放下心来,修道人又给我们说了一些关于修道的事情,可是这次没有提及那件事情。

第二年,从东南邻县的师兄弟说,修道人已经不在世了。当时邻县的商号也有很多人学这个道。我当时的老师俗姓赵,当时嘱咐我们不要告诉外人。

漫长的等待

后来中国大陆发生了很多事情,什么“镇反”、“三反”、“五反”、“四清”、“吃食堂”、“大炼钢铁”、“文化大革命”、镇压学生,等等,人能活下来都不容易。

我三十多岁才成了家,虽然社会很混乱,但始终没有忘记修炼。因为这还看了一些道家风水及修炼的书,如《性命圭旨》等,也曾经问过其他教的一些信徒,但没有得到关于弥勒下世度人的一丝消息。

夙愿终成

时光如梭,当年和我一起入道的人(包括我的继母和妹妹)相继去世了,由于一直没有得到有关的消息,此事也渐渐淡去。

一直到了一九九七年的正月初五,我去邻村访友,见人家放录像听到老师讲课说是弘传佛法,救度众生。特别是讲到天目,“玄关”,我觉得十分有道理,这才是真法。当时恍然大悟,“鸡唱三遍”不就是再过三个鸡年吗?(我国用生肖纪年,每十二年一个轮回)九二年五月老师开始传功正好是三遍以后。(九三年是第四个鸡年)吉林不就是东北吗?“十八子”不就是“李”吗?

修了大法后,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骑自行车好象有人推一样,装几袋红薯的架子车也不需要人推,时常看到法轮和莲花。

屈指一算,四十八年。

六十年后,大法破谜

得了大法,我的身体更不用说,如今我已经九十二岁了,在太阳地下,不戴眼镜也可以看书。

不过,当年修道人的预言中的“长白山下伴月潭”一直没弄清它的确切含义。由于我从未去过东北,一直认为“伴月潭”是一个潭的名字,可能在老师的家乡附近。

一直到去年,我才彻底明白预言,“月潭”是“净月潭”的简称,“长白山下伴月潭”指的是长春,它正好在“长白山下”,与“月潭”为“伴”。这是说的是老师开始传法的地点。

读者们,这可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善良的人们呀,不要听信邪恶的谎言,赶快了解真相,以免被大劫难淘汰!

未来人的神话故事

【明慧网2001年4月4日】一个大法弟子如果因为别人的修炼故事而坚定在大法修炼中的信念,而不是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从而达到对大法的“坚不可摧的金刚不动”的正信,那是有漏的。以下是我修大法前的真实故事,希望对一部份对大法修炼还不能做到金刚不动的人有所帮助,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法正乾坤的大法修炼。

我十四岁时就有师父找到我,教我修炼的法门,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刚读中学的小姑娘。这个师父的年龄有五百多岁了,经常要给我讲法,一个问题一讲就是几个月,而我也还是似懂非懂。一开始我的天目就是打开的,看到各个庙里、寺院里到处都是狐、黄、白、柳等等附体,佛像上根本就没有佛。这些可怕的景象经常把我吓得要命,所以我经常恳求师父把我的天目关掉。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别人都去了北京,我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子却独自上了峨眉山。在半山腰的一个寺院里,我结识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方丈,我恳求在他这里借宿。老方丈说:“居士啊,你走错了方向,你应该向北走”。我赶紧说:“我没有走错方向,北边是俗人去的地方,这里才是我要来的地方”。方丈听了很高兴,我与他结成了莫逆之交。住了两晚后,我问方丈怎么把猴子招来,我知道峨眉山的猴子是通灵的。方丈说:你对着山谷喊:“三儿,快回来赶斋”就行了。我选了个可使声音回绕的方向对着山谷一喊:“三儿,快回来赶斋”。一会儿就来了几百只猴子,在我面前又唱又跳,高兴得大翻斤斗。最老的那个猴子过来把我一把抱住,在我脸上一个劲的亲,口水都流到我脸上了,然后它从嘴里吐出一颗丹来给我吃。我看着嫌脏,不敢吃。方丈说:“居士,你心里还有障碍,这丹可是它修了几百年修来的呀”。随后这群猴子从山谷的这边到那边搭成一个猴桥(后面猴子的手抓住前面猴子的腿,一个接一个),那个老猴子把我抱起来从这个猴桥上走过去,吓得我不敢睁开眼睛看。然后它们把我送过界送到另一群猴子那里。方丈跟我说:“历史上只有苏东坡一个姓胡的朋友受过如此待遇,你是第二位,而且你比他要多两样,一个是老猴子给你的丹,一个是猴子把你送过界去,而猴子一般是不许过界的”。

峨眉山上有很多修道的人,一般人是看不到他们的,他们都有功能把自己呆的地方隐起来,就跟神话故事中说的一样。在半山腰以下都是一些修了两三百年,最长不超过五百年的人,这个群体人数最多,他们的功柱也只能冲到半山腰往上多一点。在修炼界里历来都是师父找徒弟,从来没有徒弟找师父的,人要想找到他们都是痴心妄想。半山腰往上,修道的人就逐渐地减少,他们的道行也越来越高,年龄也越来越大。到山顶上那就寥寥无几,他们都修炼了两千年以上了,他们的功柱也已冲出了银河系,有的已超过如来境界很多,但他们还在修,还没有修成圆满,这里面有我过去的师父。后来我知道我们伟大的师尊李洪志老师上峨眉山的时候,全部峨眉山的修炼人都出来欢迎我们的师尊,他们的功柱象焰火一样五颜六色冲向空中。

在青城山上有位修了四千多年的道人,他要收我为徒,我婉言说我已经有师父了,我想要找到即身成佛的法门。他告诉我:他是看着释迦牟尼、耶稣、老子等何时投胎转世、如何传法度人的。师尊李洪志老师讲法时说:在从四川到西安北上的途中,有许多山里修道的人下来问师尊为什么这些大法弟子修得这么快,师尊问他们:“我这些弟子最多修了两年、最少修了两个月,比你们如何呀?”他们说:我们没有几个能比得上的。后来师尊允许他们听师尊讲法,这其中的一位就是这位修了四千多岁的道人。

文化大革命的后期,我跟另一位修炼中的人一起去了康藏地区,希望在密教中找到即身成佛的法门。修炼界的人都知道,西藏的密教早已是政教合一的了,根本不是修炼,真正的藏密在康藏而不在西藏。当我们到达的时候,遇上了一位从长春一步一拜拜到康藏来寻求正法的人。我们一起找到了一座大寺院。寺院中一位大喇嘛正在讲法,我们去了后,这位大喇嘛把我独自叫到他的身边并排坐下来听他讲法,这在藏密中是非常稀有难得的大礼遇。大喇嘛问我们为什么要到康藏来求法,我们都说内地已经没有正法了,寺院中到处都是狐黄白柳的附体,所以上这来求正法。大喇嘛静下来想了一下说:“不对呀,内地不久就会有万古难遇的大法传下来,而且就是从长春传出来的,你们回去等着吧”。我一听内地有大法要传,赶紧下山,并且与跟我一起去的人约好,谁先找到大法一定要告诉对方。而那位长春来的不相信,就留在了康藏。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全国出现了很多有特异功能的小孩,有的能耳朵识字,有的能用手心识字,有的能用后脑勺识字。相信大家对那个时代还有印象。我们修炼的人知道这都是真的,但这些功能不能拿出来表演,于是我找到许多这样的小孩,告诉他们的家长为什么不能把小孩的功能拿出来表演。结果这些被保护下来的孩子后来全部在修炼法轮大法,而那些被家长带着在各地表演的小孩,最后全都毁在常人社会中了,而且给社会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因为超常的东西是不能在常人社会随意显示的。至于那些所谓的揭批特异功能的人,只不过是被神在利用的小丑,是高层生命在利用这些小丑来抑制这种破坏常人社会的现象,因为人越不相信神,神就越不允许哪怕一点点神迹让人看到,如果神要允许的话,让你换个脑袋也是小事一桩,人却还觉得现在的科技如何了不起,为什么历史上全人类每一个民族都有类似的神话故事呢?那时候并没有现代化的通信工具呀,就是因为人越来越不相信神,神的真实故事也就成了“神话故事”。那些被我保护下来的孩子当时就告诉我:“宇宙之主将要拯救地球”。

到了九十年代初期,我为还找不到大法而难过,有一天我跪在佛像前发了一个誓愿:“我一定要找到一个性命双修的即身成佛的正法来普度众生”。当天晚上打坐炼功时,我的主元神就飞了出去,在另外空间一个空间一个空间地找,一个空间一个空间地问:“有没有真正性命双修的即身成佛的正法呀?”每一个空间都有许多修炼的人,每一个空间都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好的正法,他们都跟我说:“你要找到了这么好的正法一定要来传给我们、度我们呀!”

后来我的功力不够上不去了,我的一位师父给了我一只仙鹤又继续带着我一个空间一个空间地往上找,一个空间一个空间地往上问,一直上到我们再也上不去了还是没有找到。每一个空间的修炼人都希望我找到这么好的正法来度他们。

正在我难过、绝望之际,突然从天上飞来一朵莲花,迅速把我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佛殿上去。一位巨佛正在讲法,他身边是一层一层的佛在听他讲法,离巨佛最近的佛的身体也很大,然后是一层一层的越远越小,最外面一层佛是如来佛,身体也最小。我看到了很多如来佛,如老子、孔子等,最奇怪是我还看到了耶稣。

我一进佛殿,法会就散了,我心里真是难过,心想我怎么这么没缘份呀。莲花带着我来到了巨佛的胸前,我的身体随着佛力的加持也大到了这么大。巨佛对着我打起了大手印,顿时发出万道金光,万道金光中飞出一本本金光闪闪的经书,我高兴得双手拼命去接,最先接到的就是《转法轮》和《法轮功(修订本)》。我的思想一动:“我在常人社会怎么找到您呢?”巨佛立即显现出李洪志老师《转法轮》中穿着西装的模样。瞬间我就回到了人间的肉体上。

人间的等待是急迫难耐的。一九九五年,我在路上遇到了同我一起去康藏的朋友,我一看到她红光满面,就冲她说:“啊!你一定是找到正法了,赶快带我去”。我拖着她就往她家走,心中之迫切难以言表。一到她家,我一眼就看到了桌上的《法轮功(修订本)》,我一看就是他,一下就抢在怀里。我的朋友死活不给,说她也只有一本,我说那你告诉我是在哪儿买的吧,我去找。她跟我说了地点,当时已经要到下班时间了,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那家书店,书店正准备关门,我赶紧问店主还有没有《法轮功(修订本)》,店主说:已经卖完了,等下次吧。我不信,自己跑到书架上去翻,翻来翻去找不到,心想我怎么这么没缘份呀!仍不死心,打开书架的柜子一看,里面金光闪闪的两本《法轮功(修订本)》,我立刻买了下来。

回到家打开《法轮功(修订本)》一看,我全明白了。过去我那么多师父都给我讲过法,什么大小周天、玄关设位、天目、宿命通等等等等,有的一个问题要讲上一年也讲不清楚,而《法轮功(修订本)》中三言两语就讲清楚了。为什么人看了大法的经书觉得高呢?觉得师尊口气太大呢?因为这些在修炼界都是密中之密的东西从来就没有人讲清楚过,都把他当宝贝一样藏着,而师尊把他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讲了出来,不单人的大脑容不下,一些神也容不下,他当然就显得口气大了。

后来有学员把我后面这段故事画成了连环画送给师尊看,师尊说:“这对未来人来说,就是神话故事”。

后来我把大法传到了康藏,传给了被我保护下来的孩子,传给了许多在深山里修炼的人,他们都回到了尘世在修大法,他们有的是师弟带师兄、师兄又带师父的下来得法。当我们学员去峨眉山洪传大法时,山上的和尚当晚许多都得到观音菩萨的点化,一大早下山跪在路旁接《转法轮》。师尊说:“神都知道我在传大法,只有人不知道”。

我把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下界投胎在哪里做了一个目录,我找到他们并把大法传给他们,但一些人在常人中已经迷得太深得不了法,这其中就有大家在佛经中经常看到的“阿难”。大法确实不是人随便能得的,那些修了几千年还不能圆满的人都想得到他却得不到,得到了的可是万古难遇的奇缘呀!人却不知道珍惜这伟大的宇宙大法!

所有的神都知道,迫害大法那是罪不容赦的。

我讲的故事不到我亲身经历的十分之一,可我在大法修炼中却仅仅是普通的一员。

本文链接:http://dafahao.com/foresee-true-buddha.html
本文标题:预见真佛来世度人救人的真实故事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jpzhn2v ||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pF5pR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本文 发表于: 2011年6月01日, 更新于:2012年2月18日.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键分享(中文):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5 + 10 =

【您可以使用 Ctrl+Enter 快速回复】

Copyright © 2008 - 2017 , Design by 真相网. 版权所有.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