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君:坚定法轮功正信,我们走上了天安门

真相网2014.07.20】

学君:坚定法轮功正信,我们走上了天安门
这张历史照片记录的是2000年7月19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周年到来之际,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诉冤请愿的场景。横幅上书“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 (AP Photo/Chien-min Chung)

一、珍贵历史照片的背后故事:天安门广场举起横幅
十四年过去了,我作为照片中的当事人之一,没想到还能活到今天得到这张珍贵的历史照片(清晰大图)。遥望过去,历经中共残酷迫害,生离死别,仿佛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沧桑岁月。法轮功学员的悲壮历史,震撼苍穹,谱写了一曲曲悲壮而伟大的壮丽史诗。

这张历史照片记录的是2000年7月19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一周年到来之际,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广场打出横幅诉冤请愿的场景,是被一名外国记者在广场抓拍到的。举起的大横幅约有四、五米长,上面写着:“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最左边举横幅的学员是来自南方某大学的博士教师,最右边穿警服的学员是来自北方的一位警察,中间几位来自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山东、江 苏等地。从中国最南端的广东,到最北方的黑龙江的学员都有,仿佛是当时全中国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坚定正信的一个缩影。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互相并不认识、从来没有过联系、来自于不同的地方,为什么会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一起走上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呢?

众所周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 氓邪恶集团出于妒嫉、极端的权力欲、对非法执政的心里恐惧和对“真、善、忍”的抗拒,全面发动了最邪恶、最残暴的对法轮功的无辜镇压。从那时起,数千万的 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生活在艰难黑暗的日子里,被剥夺了正常生活和生存的环境,甚至是自由说话的最基本的天赋权利,无辜的承受着肉体上、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全 方位迫害。

2000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达到顶峰时期,在镇压法轮功一周年到来之际,中共知道一定会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请愿,就在全国各地动用军、警、特务进行围追堵截,在进京的各个路口、车站、旅店都严查外地进京人员。

当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于7月17日至19日以总统身份首次访问北京,北京的气氛更是异常紧张。我们选在7月19日去天安门打横幅,也有考虑到普京到北京这个原因,就是要让国际社会看到我们法轮功学员是堂堂正正的坚持法轮功正信的。

针对“7•20”一周年,中共内部传达的指示是凡去天安门的法轮功学员要“严惩”和“株连九族”。但是,全国各地还是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在所有申诉渠道都被取缔的情况下,冲破重重围追堵截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

2000 年7月19日早上8点多,我们偶然聚集的有大约20来名法轮功学员一起走向天安门,当时广场上聚集了很多的警察、便衣和武警,沿着广场四周,大约2、3米 就有一个武警,已处于戒严状态,只准出广场,不准进入广场,但我们还是通过各种方式走进了广场。陆陆续续广场上聚集了可能有上百的法轮功学员。

大约9点钟,我与那位警察法轮功学员迅速从包里取出那条大横幅,各抓一端拧紧迅速展开,其他几位学员也来一起举横幅,就是照片上的那面大横幅。我们一边跑 动,以便让四周的民众都能够看到横幅,同时一边不停的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顿时,广场上法轮功学员的呼喊 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周围的民众也惊叹观看,这是我们法轮功学员在遭受无辜迫害下出自心灵深处最真诚的正义呐喊!

立刻,警察、武警蜂拥而 至,几位举横幅的法轮功学员在警察的暴打之下还是尽力的高举着横幅,哪怕多一秒钟都在坚持将横幅高高举起,那时的每一秒,都有数不清的拳头和警具打在学员 身上……就这样在毒打中坚持、坚持、再坚持,直到最后被打昏,等我回过神来时,几个警察仍然强制地按住我的手脚和身体,还用脚使劲踩在我的脸上,将我全身 强压在地上,并将我拖到了警车边……,其他一些学员也被打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后来我被他们扔进了警车,等我完全恢复知觉后才看到头、脸、 手、手臂、颈、背部都有受伤,还流着血。

大约几分钟后,我们被非法抓捕,被警车快速拉进了天安门派出所关押。

随后不断有学员 被关押进来,不久天安门派出所后院已经被关押了大约数百名学员。后院关不下了,就关在地下室(比后院更低一层的地方)。在那里,我们法轮功学员,始终没有 暴力、没有恐惧、没有任何过激行为,只是背诵着法轮功经文,从上午到下午,没有饭吃,没有水喝,就这样一遍一遍、一刻不停的大声背诵着。

大约下午3点左右,天安门派出所后院的大铁门被几辆大客车拉来的警察打开了,他们狂叫着并动手把法轮功学员分开,要先拉走女学员,学员们不配合他们抓人,就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我们没有犯法,我们没有罪!学员们手挽着手,不让警察拉走。警察开始使用更剧烈的暴力,拳打脚踢,强行把学员们抓到早已停在后院大 门外的大客车上,然后,一车又一车,被强行拉到了北京各个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那之后,谁也不知道谁被关押到了哪里?是生是死?我们这些学员之间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一晃已经过去十四年,不知当时照片中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如今安何在?

二、没有第二选择,法轮功学员不得不走上天安门向世界发声

众所周知,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为根本指导,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李洪志先生所传的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就我个人而言,1999年迫害发生时,我已经修炼了多年法轮功。自修炼法轮功后,我从小患有的严重胃病(每天都会 痛几次)和做教师的职业病严重咽喉炎,很快就全消了,身体到达了从来没有过的健康状态;同时,更加受益的是心灵的净化和道德境界的升华,深深的体会到了法轮功的奇效。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教导我们做好人,让我们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日子从来没有过得这样充实,从内心感到无比幸福。

就像我一样,全国千千万万的各民族、各行业的法轮功学员也都从法轮功修炼中亲身体会到了超常的功效和受益良多。在这方面,从1999年7月镇压之前中共官方的一些报导就可以佐证,例如:

1998年上半年,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到长春视察了法轮功修炼的情况;1998年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

1998年9月国家体育总局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人12553人,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每年共节约医药费2100多万元。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确有奇效。

1998年下半年,由前中国全国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于年底向中共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与江氏集团开始动用整部国家机器全中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动用一切媒体、司法、军警、 特务、党政、外交,进行了全方位的镇压。全部媒体24小时不停转地编造弥天谎言,一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诬蔑陷害就此全面展开:在迫害之初的30天之内, 仅《人民日报》就发表了347篇严词污蔑法轮功的文章;中央电视台及各省市的上百个电视、电台,反覆播放诋毁、曲解法轮功的节目。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灭绝性的迫害,对每一位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很大的冲击和考验。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要镇压这样一个教人向善、使千万人受益的好功法?我们几千万的法轮功学员又怎么会在一夜间成了被镇压的对像呢?

在 迫害刚开始后,我们单位领导就找我去谈话:开场就说,你是法轮功骨干,犯了错误,并且要按照共产党污蔑法轮功的十大罪状认错。我当时感到十分的茫然,我还 真的不知道犯了什么错? 我还不认为我犯有什么错呢,我仅仅只是修炼了法轮功,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没有做任何错事,仅仅凭中共内部的文件就认定了这么多的普通民众一下子就犯了罪 吗?

对于民主国家的民众,这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事情。但是,在专制的中共独裁下,可以没有法律、没有人权、没有良心道义,共产党说你犯罪,你 就是犯罪了。就像是我们法轮功学员遇到的情况一样,一夜之间,经过共产党的政治污蔑和陷害,我们就成了被打压的对像。在中共历史上,三反、五反、反右、文 化大革命、六四屠杀学生、迫害法轮功、打压维权上访、迫害民运异议人士……每次都是如此,人人自危,每次都使得全国笼罩在一片恐怖气氛中,挑动民众斗民 众。

事实上,从开始镇压法轮功至今,从来就没有过任何法律依据。纯粹是由于中共江泽民集团出于妒忌法轮功修炼人数众多(多于共产党员人 数)、其极端的极权思想,和中共集团固有的对人民的暴政流氓本性,加上苏联解体后,中共对其执政合法性危机的恐惧不安,要树立江泽民的个人权威和维护统 治,才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最残暴、最无辜的镇压,而并非法轮功真正有什么问题。

正如在CBS专访节目中,主持人华莱士表示,他们无法理解为什么中共当局要迫害法轮功团体,他说:“他们炼功,相信精神生活。究竟是什么东西令你们如此担心法轮功,需要虐待、逮捕、杀害法轮功学员。”

当 时,我们几千万中国法轮功学员一下子就像是生活在艰难黑暗的人间地狱里,被剥夺了正常生活和生存的环境,甚至是自由说话的最基本的天赋权利,无辜的遭受著 名誉上、经济上、肉体上的全方位迫害。面对无辜的和不公正的打压,我们的心都在流血,我们也意识到我们必须在痛苦中做出抉择:是在压力面前屈服、苟且偷 生、违背良心的放弃法轮功?还是不畏强暴、勇敢的站出来维护事实、伸张正义、坚持法轮功信仰?

这是当时一个极其艰难的选择!

选择坚持法轮功信仰,从此可能失去一切,面临的将是铁窗、黑牢、苦役、酷刑、失去工作、失去家庭、甚至是死亡;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中共流氓强权,什么坏事都干过,也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的没有人性底线的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

我们的亲身经历让我们深信法轮功是在教人做好人,法轮功没有错!我们法轮功学员坚定正信没有错!我们是在做好人,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也没有错!

俗话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正是法轮功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却没有要我们一分钱;也是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让我 们明白了做人的原则和人生真谛,内心充满了幸福,他却突然蒙受着千古奇冤。那么,我,与千千万万大陆法轮功学员一样,作为受益者,凭着良心,怎能不站出来 说一句公道话呢?这时选择保持沉默不是跟支持邪恶一样吗?

尽管艰难,我们大多数法轮功学员还是选择了坚持法轮功信仰,坚持自己的良知道德!

于是,在镇压之初,法轮功学员们主要是向当地政府部门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和炼功后身心受益的亲身感受,以唤醒有良知的政府官员不要迫害这么好的功法和做好人的人。但是,地方政府不但不解决问题,还抓捕关押上访的学员,直言是中共中央的决定,要中央才能解决问题。

后 来,各地法轮功学员也到北京中央(国务院)信访办反映情况,这是一个民众向政府申诉问题的专门机构。但是,在中央(国务院)信访办外面不是接待申诉的工作 人员,而是各省市的警察在那里等着抓捕当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学员还没有走到信访办门口就被抓捕,然后押回当地关押。

就这样,在投诉无门、无处伸冤的强权镇压之下,成千上万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不畏生死、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走向北京天安门广场---这个天注定的充满庄严和世界瞩目的中心位置,在那里向世界发声:

这不是为了政治!

我们仅仅只是要凭自己的良心诉说一句公道话,喊出我们的肺腑之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为法轮功遭受的无辜镇压申冤;如果没有惊天的冤屈、没有正信无畏的勇气,在中共极权暴政下有谁愿意、谁敢去天安门广场申冤彰显正义呢?

我们仅仅只是要告诉世界:你要污蔑我们是X教,是X教成员,我们就敢堂堂正正走上天安门宣告:法轮功是正法正信;我们不会畏惧强权,我们会坚定法轮功正信修炼!你们不应该迫害善良的修炼人,你们错了!

三、我的故事:残酷迫害之下,用生命谱写永恒的正信

在1999年7月中国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全面镇压法轮功之前,我从读书到工作,几乎每年都获得优秀学生、优秀教师等很多优秀奖励,有数十项之多,是大家一直评价的大好人、有才华的人。一直没有任何的违法乱纪和犯罪记录。

然而,迫害开始后,一夜之间这一切全部颠倒了过来……

从1999年上半年起,因为我炼法轮功,并且参与当地法轮功辅导站工作,我的电话、行动等从那时起就已经被公安、国安秘密非法监控。

在1999年7.20迫害法轮功一开始,我就被当作当地一个所谓的法轮功重点骨干受到关注、进行迫害。当时,各个部门(不下十个),如公安局、组织部、纪委、派出所等等联合起来对我进行了难以计数的骚扰和迫害。

他们上门抄家、收缴法轮功书籍;不分白天还是晚上,也不管是在单位上班还是在家里,随时随地的进行突然传唤和恐吓;说我是法轮功骨干,强迫我交代炼法轮功的 所谓“错误”,要按照中共诬蔑法轮功的十大“罪状”一条一条地认罪;有单位领导还在全体职工大会上进行大批判会式的批判,说有些“顽固分子”至今不认错, 威胁要对我处分等;诬蔑我教一些人炼法轮功强身健体是在同共产邪党争夺接班人,我一个普通百姓,只是在修炼法轮功在做好人锻练身体,怎么就被上纲上线到争 夺接班人呢……

那期间,我遭受着巨大的精神折磨和痛苦,无法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就这样被他们折磨了几个月的强制交代所谓的“错误”。我告诉他们:我修炼法轮功没有做错什么,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

2000年7月,我挣脱了当地公安对我的严密看管,在所有申诉渠道都被取缔的情况下,不得不凭着自己的良心站出来为法轮功遭受的无辜镇压到天安门去和平请愿。本文前述的珍贵历史照片就是这部份内容的前半部份。经历了前面介绍的被非法抓捕后,我和其他一些学员被关进了一个大客车,之后,被转移到了北京门头沟看守所。在那里,他们对我进行了所谓的行政拘留。北京的监狱是江氏邪恶集团统治下的人间地狱,苦不堪言。

我被非法关进了底楼的一间仓室,一个小铁门里面是一个约20平米的房间,一个小灯泡亮着,很昏暗。里面一张大木板,占了约十分之八的地方,那就是十几个人睡在一起的床,有一个约60厘米宽的泥土地板 过道,厕所(不到一平米的小坑)在进门的另一头,在厕所旁边有一个小天窗,这是唯一能见光通气的地方。里面已经关押着十几个刑事犯。

犯人们在警察的唆使下,在监牢里可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任意迫害毒打。刚一进门,首先大牢头叫我头背伸直紧靠墙壁蹲着,并开始监牢里的 “训话”,动作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或者声音回答小一点,或者回答没有达到他们的要求,他们就是拳打、脚踹、扇耳光。大牢头、二牢头、三牢头……一个一个 的来。

后来三牢头找岔打我,一边问我,一边将牙刷的头部拉开用其反弹力不断的弹打我的额头和用牙刷柄来刺我,在打了数十下后,又把我拖到厕所边一阵暴打,脑子一下给打得没有了知觉……

我记得:在监牢的第一个晚上,因为连续遭受中共警察暴徒和犯人的在天安门广场、天安门派出所、监牢几个地方的多次毒打,已经是遍体鳞伤,有的地方还在不断地流血。牢头不准我睡在木板上,我实在坚持不了了,就躺在又脏又烂的土地板过道上,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了。

大约半夜,我被几个犯人掐我的鼻子人中穴给惊醒了,他们以为我没有呼吸已经死去了,正在用力掐我的人中穴抢救我。后来,大牢头叫两个人不准睡觉看着我,担心我再次昏死过去。
有一天,二牢头在“审”我的时候,盯着我看了很久,没有出声,也没有再出手打人。他说了一句良心话:“看着你很善,我们真的不忍心打你,你知道吗,是警察叫我们打法轮功的……”

还 有,牢头与监狱警察还勾结起来对我们进行经济勒索。在我被非法关押进去时,一个狱警(个子不高约1.6米,50多岁)要我交出所有的东西和钱,并进行了登 记,当时我还有几百元钱。不久,牢头就来逼我拿出那些钱来,我当时还不理解,大家都关在监狱里,你要钱有什么用呢?后来,那个警察叫牢头带着我强行取走了 那些钱,钱还没有经过我的手就被全部勒索走了。至于他们之间怎么分赃就不得而知了。

在北京监牢里,每天吃两顿,每天每顿都是一样的没有油水 的几片茄子煮的盐水汤和黄色的窝窝头,这种窝窝头大约有一两大小,很硬,以前我以为是玉米做的,后来有人披露那是用饲料掺杂在一起做的。而且,就是这样的 东西,大家也不够份量吃。每顿由牢头发给大家吃,一般我能分到一小半碗汤和两个小窝窝头,吃不到的就只有挨饿了……

由于警察暴徒和监牢里犯人的多次毒打,就是至今我都无法回想起来,究竟是谁将我的左边肋骨打断。

这在当时令我难受至极,剧痛难忍,不能转身、不能碰、睡觉更不能压,就是每呼吸一口气都会牵扯得剧痛难忍,而且呼吸困难,而监牢里又不给医治,我只能在巨痛中分分秒秒的煎熬着。

在从北京看守所押出后,又将我非法关到了当地驻京办事处的地下室。地下室的出口有一个很牢固的大铁门锁着,地下室中有一些约6、7平米的小房间,每个房间关押了7、8个学员。房间里什么都没有,7、8个人躺在地上就睡满了整间屋。当时地下室可能关押了上百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

这里只是一个将法轮功学员从北京拉回当地关押的中转点。在这里,一些没有任何标记的便衣人员再次搜身、勒索钱财,打人更是司空见惯,惨叫声在地下室里回荡格外令人胆颤心惊……

2000年8月,我从北京被押到当地后,在当地看守所继续将我进行非法刑事拘留。

在那里,强迫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9点要干十几个小时的苦工,没有周末,也没有工钱。当时是做一种过节用的满天星彩灯,全部手工操作。一位牢头说过,东南亚 的这种产品都是这里生产的。因为要手工接线和压制,很多人的手都磨掉了一层又一层的皮,缠了一层又一层的胶布。我的手在做了一段时间后就麻木了,在以后的 一两年里几个手指头都没有知觉,使劲掐都感觉不到痛。

中共对待法轮功学员除了残酷的肉体折磨外,还要进行残暴的精神折磨。明明知道法轮功学员不愿意放弃修炼,没有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只是在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而中共却用各种手段来逼迫法轮功学员写保证、不再练习法轮功和违心的说假话来诬蔑法轮功、放弃信仰。他们通过向家庭施压,利用开除公职来威胁,采取各种手段来威胁、恐吓、甚至是酷刑来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在那痛不欲生的日子里,真的是生不如死,逼得人真想到不如一死了之。在当时,死反而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而在那种环境下要坚持活下来却是很难很难, 也确有一些人承受不住就自杀了的。

经历这段残酷的迫害,2000年下半年从监牢出来后,我认识到了中共的邪恶,主动提出了退出共产党。

到了2003年9月,当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610准备再次对我进行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时,我被迫在紧急关头离开了工作单位,再次流离失所。

2004年约4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工作单位找理由将我非法开除公职。

2004年10月,我因为做讲清法轮功真相的事情,被国安再次非法抓捕。当时几十个警察将我抓进一个派出所,几个人强行使劲拧住我的胳膊,按住我的头,强行搜身。之后又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因为警察一直强行用力拧住我的手臂,我的两个手臂被他们拧伤大片瘀伤乌紫。

然后,我被非法关押在一个秘密据点进行迫害,他们不让我睡觉、辱骂、恐吓、逼我去自杀等等。他们企图给我扣上什么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技术机密等等完全莫须有的罪名。不分白天晚上的不断审问。

在关押我的约10平米的小房间里,所有窗户密封看不到外面,他们新装上了监视器和拾音器,我在房间里走动,监视器会自动转头跟踪我。除了审讯我时人多之外, 除了用仪器监视外,平时每次至少3个国安特务一班在旁边监视我,连上卫生间也得开着门,不离开他们的视线,8小时一班,每次换3人,24小时轮班不停的监 控。

这些年,中共搜刮了我多少钱财,已经难有具体的数目。在我被非法抓捕时,警察强行搜身,收走了我所有的随身物品:银行存折、房子钥匙、 手机和其它物品。同时,进行强行抄家,非法搜走了我的笔记本电脑、掌上电脑、激光打印机、手机以及其它值钱的物品。更残暴的是还强行在我老家的住房门上打 上封条,查封住房,强制不准人进驻,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后来,在国安的秘密据点被暗无天日的非法关押后,被继续关押到了当地的洗脑班 (注:洗脑班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的转化场所,相当于监狱)进行强制洗脑迫害,国安、公安、610等全部出动对我进行迫害。在那里是强制性的胁迫甚至是 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强制要求违背道德良知,对精神和肉体进行残酷的的摧残。比如,逼迫写污蔑法轮功的资料,强迫观看污蔑诽谤法轮功的电视片,高音喇叭持续播放诽谤性声音等等。

在洗脑班,国安只许可两个最邪悟的帮教和学校校长三个人与我接触,610还专门指派一个610办公室的人作为所谓的监护,与我吃住在同一间屋里,24小时监视我;并且规定我不许出房间的门;并且,那里的值班警察每隔20分钟就来房间巡视一次,完全没有人身自由……

为了摆脱中共邪恶集团的继续迫害,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大约20天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关押地方的二楼跳下,逃出了魔窟。

尽管当时摔伤了手和脚(至今还留有伤疤),在中共邪恶集团对我进行疯狂的追捕中,我带着伤逃到了一个山上,一个到处是坟墓的荒山野岭,就这样在缺吃缺住的危急情况下、在坟堆边艰难度过了永世难忘的7天逃避追捕的日子。之后,幸得联系上其他法轮功学员才得以脱险。

自2004年11月逃出中共魔窟之后的几个月,由于中共邪恶集团围追堵截的到处搜捕,狂叫“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我不得不过着无家可归、浪迹天涯的艰难日子。

……

以 上只是我惨淡经历的几个片段,一个发生在21世纪现代高度文明的真实的悲凉故事,而真正在那种环境下遭受迫害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而我的经历也仅 仅是亿万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之沧海一粟。中共邪党和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令人发指、毫无人性、血泪斑斑、罄竹难书……

四、失去了一切,值得吗?

这些年总有人问我,你有大好前途、大有作为,仅仅为了坚持法轮功信仰,你失去了家庭、工作,一无所有了,值得吗?

我,一个风华正茂的诚实的好公民,一个可以为国家做出很大贡献的优秀人才,仅仅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就剥夺了我人世间的一切,没有了正常的生活、工作、家庭、甚至几次险些失去生命……

我,无怨无悔,我用纯真的良知道德,没有违背良心,坚守了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是法轮功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是法轮功指引我找到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生命的归宿,坚信法轮功,值得!

我没有做错什么,尽管这一切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但是却铸就了一份用生命谱写的正信的光芒。

五、重演迫害信仰历史 迫害反助法轮功弘扬世界

很多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迫害法轮功这场惊动全世界,让数千万人遭受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事件,究竟中共得到了什么?法轮功又失去了什么?

历 史总是惊人的重复着过去的教训。在二千多年前,耶稣遭到迫害时,他的门徒也面临着生死抉择。耶稣最忠诚的门徒彼得,为求自保,面对愤怒的人群,三次不肯认 主。看着受难的耶稣,彼得远远地躲着,啜泣着,那是彼得毕生的耻辱。许多年后,当彼得在罗马殉道之时,他要行刑者把自己倒过来挂在十字架上,因为他自觉与 耶稣不配。

当年彼得没能做到的事,这次在中共重演镇压法轮功信仰的迫害中,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做到了,我们勇敢的站出来走向了天安门,向世界发声,喊出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的亘古流芳的誓言,用血肉之躯的亲身体验向世界证实:法轮功是好的,我们是法轮功的忠实信徒。

正如一位中国大陆学者十分感叹的评价说:当初耶稣受难时,12门徒中没人敢承认自己是耶稣的弟子,而如今李洪志大师受诬陷时,却有数百万法轮功学员冒死到天安门请愿,呼吁还师父清白,由此可见李大师的感召力亘古以来绝无仅有。

是的,在现代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还有这样一群为了信仰而不畏生死的人们,他们朴实无华、坚信真理的精神已经令这个疯狂的时代看到了未来人类的希望。

也正如著名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副主席马克•帕尔默先生曾这样评价法轮功:“我相信你们的法轮功运动将谱写我们的时代——21世纪的历史。我们相信,当人们回顾今天的历史,他们一定会说:是的,这是起源于中国的运动,谱写了这个时代的历史。”

历史上,从迫害中走过来的基督教,奠定了二千多年长盛不衰的信仰;

今天,在最邪恶强权下历经十五年的迫害,法轮功没有倒下,法轮功依然是法轮功,法轮功弟子依然是“真、善、忍”的忠实信徒。虽然中共暴政可以虐杀人的肉体,却永远不可能消灭法轮功正信,过去没有,现在不行,将来也不可能。

历经魔难的法轮功,更加昭显出辉煌,中共的迫害反助法轮功弘扬世界。至今,世界上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法轮功修炼者,还有更多国家和地区的民众有幸得闻 法轮功真相。据不完全统计,法轮功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各界的各种奖励、褒奖和支持信函达3000多项。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转法轮》已被翻译成25种语言并 在世界各地出版发行;《法轮功》已被翻译成30种语言并出版发行;还有更多语种的翻译正在进行过程之中。

在长达15年的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中,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的实践着“真、善、忍”的理念。面对强权和暴力,我们只坚持真理,没有屈 服,也没有以暴制暴、以牙还牙;面对谎言和诬陷,我们只讲真相,澄清事实,揭露迫害者的邪恶。我们用真诚去化解谎言,用善良去唤醒良知,以坚忍去熔化暴 恶。法轮功学员能够以血肉之躯走过这场由中共江氏集团发动的惨无人道的、邪恶的、残暴的无辜迫害,将为人类留下了正信战胜邪恶的永恒颂歌。

本文为真相网首发,可自由转载,请注明来源:
原文链接:http://dafahao.com/falun-gong-right-faith-tiananmen.html
原文标题:学君:坚定法轮功正信,我们走上了天安门 - 真相网

本文TinyURL短网址: http://tinyurl.com/j88gyjx
本文Google短网址: https://goo.gl/Imjzss

如喜欢本站请订阅: 或者 点此【RSS订阅真相网】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9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