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痛苦的传奇:记辽宁法轮功学员于溟

真相网2014.10.30】导言:从门前到楼梯口,马丽在旧金山唐人街的租住房有一条不长的小走廊。她说, 这条走廊让她想起自己远在中国大陆的丈夫,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此刻,他正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肮脏拥挤的牢房里,受到拳打脚踢、揪头发、拽耳朵、针 扎手指、重物砸胸的刑讯逼供后,面临被判刑。

据大纪元特约记者报导:2013年8月29日晚上,于溟从正在筹备婚礼的妻姐家中被沈阳公安带走,理由是为了中 共当局头号人物即将到来的视察而“维稳”。当时刚满22月的幼子正在他怀中酣睡,他穿着背心短裤,甚至不被允许穿鞋。一天以后,在被押往看守所途中,于溟 脱铐跳车逃走,9月24日再次被捕。

超越痛苦的传奇:记辽宁法轮功学员于溟

于溟和妻子马丽在中国的合影。(马丽提供)

于溟今年42岁,这是自1999年“7·20”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他第四次被非法绑架,这使正在美国旅游的妻子马丽和女儿于子真被迫流离海外,有家难回,幼子于子正被寄养在辽宁乡下,完好的家庭顷刻破碎,至亲骨肉天各一方。

整整13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于溟被三次更改罪名。没有任何家属和律师可以会见到他本人,律师的会见申请八次遭拒。

近日,律师接到通知,于溟案将于10月31日在沈阳法院开庭。

超越痛苦的传奇:记辽宁法轮功学员于溟
辽宁省沈阳市中型服装企业老板、法轮功学员于溟,因信仰真、善、忍,于今年9月24日再次遭到当局非法绑架,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图为,于溟的生活照。(知情者提供)

(一)当地有名的年轻商人

24年前,马丽刚刚20岁,已经是沈阳一家饭店精明能干的大堂经理,她正在和隔壁饭店的厨师于溟恋爱。

“他帅到了惊人的程度!”穿过悠长的回忆,马丽似乎看见年轻时代的于溟,身材高大,朴素洁净,穿白色衬衫,裤子用老式烙铁烫得裤线笔挺,每天按时出现在她家平房的胡同口,接送她上下班。

“那 个小胡同有四、五十米吧,每次快到他来接送我的时间,那些大叔、大妈、大嫂、小姑娘都搬着凳子坐在胡同口等着看他,整条胡同都被挤满了。”没有人想到,马 丽这位有着腼腆笑容的英俊男友,多年以后会成为中国大陆的普罗米修斯,为坚守信仰而被缚。那时,他古希腊雕塑般精致的五官和笑容使这条沈阳小胡同蓬荜生 辉。

“你,以后打算怎么生活?”于溟的问话使花前月下变得有些沉重,但是马丽能够理解。于溟的单身父亲是个长途司机,经常不在家。他和哥 哥、姐姐曾经借钱买了三两饺子过年,哥哥于水最佩服弟弟啃着窝头就能睡觉,而他自己常常因为饥肠辘辘而无法入眠。于溟说自己小时候“没有过过一天好日 子”,他吃的最多的就是苦,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明白人为什么会吃苦,人该怎么活着。

但是那时,于溟只是一个味蕾高度发达的厨师。除了舌尖可以迅速分辨食材、调味、火候和刀功,他性格暴躁、能力平平。所以,当1997年他在一个夜班公交车上突发奇想,准备为妻子“想穿什么就穿什么”而开设一家服装加工厂时,人们都觉得这外型出众的一对太天真了。

出人意料的是,这间开在沈阳五爱街的服装厂却越做越红火,短短几年积聚大量财富,拥有近百名员工,还协助于溟继母办了一家慈善机构,无偿收留孤寡老人、无家可归的儿童以及残障人士,年纪轻轻他就成为当地有名的成功商人。

“这 是修炼法轮大法给予的智慧”,于溟和马丽对这一点都深信不疑。自从看过《转法轮》,于溟因为找到人生真谛而欣喜,他努力想把全身每一颗粒子融入到“真、 善、忍”中去,性格巨变使他与从前判若两人。他告诉自己跟谁都不要生气,处处为别人着想,做生意不可以利欲薰心、锱铢必较,渐渐地,一条又一条深厚的人脉 随着他的平和谦逊而打开。

更令马丽感到神奇的是,于溟仿佛一夜之间被赋予超凡的能力,他对当时的服装市场开始眼光敏锐独到,对生产流程设计精准,从厨师到商人,从迷茫困惑的红尘到明白宇宙真相的修炼者,于溟完成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的跳跃。

所 以,从1999年“7·20”至今中共对法轮功长达15年的持续迫害中,于溟从未有过其它选择,即便他因为说真话三次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沈阳 马三家劳教所经历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和人格侮辱,尽管服装厂因警察查抄、工人被吓跑而倒闭,自己身陷囹圄,家人生活窘迫。

有一段时间,受到过多刺激和惊吓的马丽精神几近崩溃,但是她没有像有些人建议的那样离开于溟。她和她的家人都忘不了2001年被关押的于溟说过的一句话:“你替我给妈买件羽绒服,我答应过她。”她知道,丈夫的身体几乎尝遍中共所有酷刑,但是那颗善良的心依然让她感到温暖。

为了营救丈夫,马丽曾在中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在多次集会上呼吁,去华盛顿DC美国国会寻求帮助,除了辛苦工作养家糊口,她还每天在旧金山街头为丈夫征签。

“希望这场迫害早日结束,所有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能回家,与家人团聚”,她说。

超越痛苦的传奇:记辽宁法轮功学员于溟
于溟和女儿于子真在中国的合影。(马丽提供)

(二)女儿:相信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

于子真今年15岁,身高已经1米70,身材窈窕,从她脸上不难找到于溟和马丽的痕迹,但是她坚持说“我觉得我还是像我小弟”。

她出生于1999年1月,半岁以前一直生活在一个幸福富裕的家庭里,和中国大陆所有同龄孩子一样,他们得到了过多的爱,却从来不懂得什么叫付出与承受,在学校,他们被教科书和老师的灌输洗脑。

“在 没有来美国之前,我恨过我爸爸”,于子真的声音有些难过,“很多人都曾经告诉过我,如果不是爸爸这么瞎折腾,我会生活得像个公主,从来没有人告诉我爸爸曾 经受过那么多的苦。”在于子真的印象里,父亲的全部信息也仅仅局限于从一个劳教所到另一个劳教所,她是来美国后从互联网上才开始了解一个真实的父亲,她开 始明白不是父亲不正常,是中国共产党不正常,她很高兴自己知道父亲是个好人。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刚开始感觉他就是个陌生人,每次被放回家都骨瘦如柴,非常虚弱,2009年9月从劳教所回家,医生认定他活不过三天”,但是父亲回家后勤于修炼,恢复得很快,当父女之间重新变得亲密,父亲却再一次被非法抓捕。

在 于子真眼里,父亲于溟阳光开朗,腰身挺直,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十几岁,没有丝毫牢狱之灾的晦暗之气,尤其是眼神中的热情和真诚令人难忘。他爱看书, 工于写诗做赋,戴着一副浅色无框眼镜,如果不用他粗犷、急促、夹带很多手势的东北口音说话,很像一个从容儒雅的学者,这些都使于子真赞叹不已。她认为父亲 有一个伟大的信仰,能够支撑他在魔难中淬炼、升华,使他勇敢、坚强。

在阳光充裕的加州,于子真每天都想念着父亲。因为,“在雨天,我发现爸爸会咳嗽,好多关节会出现状况,他毕竟受过太多重创,但是他不想让我们难过,而是一个人独自承受”。

想到父亲第五次在炼狱里煎熬,于子真的心很痛,“那些坏人会得到应有的报应,我爸爸一定会回家”,因为她相信父亲就像一部电影里所说的: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他们的羽毛太鲜亮了,把他们关起来是一种罪恶。

(三)仗义豪爽的汉子

“他已经远远超越了痛苦、超越了迫害,像一个传奇。”

来自辽宁沈阳的旧金山法轮功学员于洋这样评价于溟,他是于溟的朋友,了解于溟数度九死一生、命悬一线的艰辛历程,“每个人都说他仗义豪爽,是条汉子。”

2002年3月,北京团河劳教所为了百分之百“转化率”,狱警们又开始新一轮“攻坚”。一根3万伏的电棍,捅到一头牛身上,牛会马上倒地不起,数根甚至十几根电棍同时电击,对一个人来讲更是令人难以承受!皮焦肉烂,仿佛万箭穿身般的痛苦令人痛不欲生。

于 溟被固定在床板上用几根高压电棍整整电击了一个上午,但是他依然没有妥协。中午的时候,恶人们把于溟从床板上放下来让他上厕所,于溟勉强站稳后,环视着满 屋恶警,用手一一指着他们,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从我开始,不许你们用电棍折磨大法弟子。”说完,于溟昏倒在地。从那以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法轮功学员没 有受到电击折磨。

2006年9月开始一直到年底,北京团河劳教所,于溟绝食反抗,被捆在椅子上整整3个月,每天两次被按着头强制灌食。他每 天都在消瘦,从原来的160多斤骤减到90斤左右,肌肉萎缩,两次心脏骤停,生命垂危。当他被解下绳索放在垫子上,身体像婴儿一样松软无力,但是只要稍有 气力,他就会发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立即停止迫害!”的呼喊,令狱警们胆战心惊。狱警给他注射了麻醉药,使他每天沉睡。即便如此,他们仍然畏 惧这头躺下的雄狮,将他全身绑在床上,丝毫不敢松开。

2008年,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于溟被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3个月,不能站、不能躺,还被上老虎凳长达12天,用电棍电击下体,又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使他几次昏死。

那 一次,狱警以为于溟必死无疑。他们叫来犯人洗净他浑身上下的血,换上一身衣服,让狱医给他脑袋上缝上被铁棍打出的几寸长的血口子,然后抬到一个封闭隔离的 房间里。他们甚至伪造好了于溟的撞头“自杀声明书”,趁于溟昏死期间,让于溟按了手印。但一个星期后,于溟像一个奇迹,又一次醒了过来。

“一定要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这次被捕之前,于溟有时候会突然这样对马丽说。在中国大陆,一个人有持守,就意味着幸福宁静的生活时刻将被离别和痛苦所打断——就像于溟正在经历的这样。

他必将成为见证,坚持信念的见证,魔鬼作恶的见证。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6 + 7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