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明评论】结束中共政权是新时代的开始

真相网2013.1.9】亲爱的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苏明。

二零一二年的十二月二十一日,据说是世界的末日,是玛雅人在五千多年前预测出来的,在各国的历史上都有过预言家,一些宗教也发出警告性的预言,相信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是一旦做出这种危言耸听的预言,就难免使人无法相信了。相信预言的人并没有触犯法律,宣传预言的人更不是罪犯。

美国拍出了《二零一二年》的电影风靡全球,没有人因此而获罪。共党却在中国大陆逮捕了五百多名预言的相信者。如果说共党无法,共党一定不爱听,还要阵阵有词的给于回驳,再发表一大堆严正的声明。

可是如果说共党有法,却又拿不出相信预言就是犯罪的条款,没有法律依据也可以抓人。共党说这叫做依法治国,依的又是什么法呢?共党们会理直气壮说依的是稳定压倒一切的法;是加强党的领导的法;是不退回到僵化的老路的法;是不改旗易帜邪路的法,其实所依的就是共党的家法私刑。

这种法既不是习惯法,也不是传统法,既不是流氓团伙的帮规,也不是山寨土匪的法,土匪绑票收到了赎金就放人,共党则不然,收到了赎金就撕票。虽说在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中国有共党,但是只有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最恶。中国大陆所谓的开放政策,包括号召外国人领养中国人的弃婴。本来是人道主义的关怀,由于共党体制的全面贪腐所致,即便只为外国人来领养弃婴的夫妇要花上几千美元的领养费,把人道关怀变成了婴幼儿的买卖。

据调查二零零九年一年,共党在弃婴领养上的收益为七亿人民币,华夏民族的婴幼儿要由外国外族人来领养,这已经是中华民族的耻辱了,共党是不懂得廉耻的,还要以此来收益。共党煽动民族主义狂热,高喊五千年文化,然而在中国的历史中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实在是搞不明白出售婴儿与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或者是与习近平的民族复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是打算因此而反映出强大辉煌,还是为了十年后的小康生活打下经济基础呢?女婴被抛弃,这是违背天伦,愧对列祖列宗的大逆不道,是共党一胎化政策逼出来的。出卖女婴是共党政府的行为,共党为自己做下了民族仇、家族恨,却又到处去逼着民众说幸福,幸与不幸自有公论,当然也有一些刚吃了没几天饱饭便猖狂的人拳打脚踢的到处去喊叫自豪、骄傲。

玛雅人聪明,能够计算到五千多年后的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世界没有毁灭,并不能成其为一个谜,一个尚未揭开的真正的迷,反而是玛雅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科学的昌明至今不过才三百多年,自豪骄傲的人究竟对这个地球了解多少?

中国人有三千多年的文字的历史,但是文章的标点符号却是外国人发明的,从那以后中国的教书先生们就不必去教学生们句读了。乐观的人说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开始人类进入了新纪元,一个万象更新的新时代,在这个除旧迎新、新旧交替之际,对于喜欢到处求福求寿的人来说也是一个祈福的好机会。

俗话说行善、积德才有福报,就是说先要付出才有结果。古人说有心为善不奖,无心罪恶不罚,看来为了行善而行善是被民族文化和传统所不齿的。对于中国人来说最大的善行就是推翻共党这个政权,解民与倒悬。当今世界上的大恶就是共党极权政权和独裁专制的政权,人人去行大善、除大恶、积大德,实现世界大同的福果应该是新时代的当务之急。

翻开共党的历史,共党腐败开始于一九二七年的湖南痞子运动,共党腐败第一人就是毛泽东,毛死后官倒贪污开始于共党的高层,继之于腐败,从上到下形成了整个体制的全面腐败。腐败已是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但是既然提出了反腐败,那么从最高层开刀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至于可行不可行那就只好又当别论了。

近日有报道说,今年的前十一个月,仅北京市一地就有三百五十多个共党赃官卷款外逃,而卷走的赃款数量高达三千亿人民币。以北京市人口两千万计算,人均一万五千块钱被赃官们卷走了,共党贪腐的胃口之大不能不使人们震惊。

十二月十八日社科院发表的中国养老金二零一二年发展报告中说,二零一零年中国大陆的养老金缺口为六百七十九亿元人民币;到了二零一一年这个缺口就增加到七百六十七个亿。中国大陆现在的六十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六,以十六亿人口计算,老龄人口占两亿五千万左右。辛苦工作了一辈子的人们,到了老来却领不到养老金,可是三百多赃官却一下子卷走了养老金缺口的四倍的钱,说明了共党的贪腐的欲望已是无人性已极了。

这两天有消息说共党正在调查江泽民当政时期的一笔一点二万亿元的款项不知去向,这是一笔占到了GDP百分之五的巨款,当然是有去向的,早在维基解密披露共党中央和国务院的人在瑞士银行的五千个私人账户之前,就有消息说江泽民在瑞士银行有二十亿美元的存款,使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大吃一惊。

但是不到十年的时间,中国人已经变成是见怪不怪了,就连铁道部的一个局长都在外国银行存了二十多亿美元,那么部长、总理、总书记们也就可想而知了。温家宝家族资产有二十七亿美元,有人说这是栽赃,有人说是夸大了,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置身于腐败的泥潭之中而青云直上,又如何向公众证明他自己是清白的呢?只有自身清白的人才有权利去反腐败。

令人不解的是一点二万亿去向不明,当时的总理是朱镕基,应该清楚,后来接任的温家宝也应该清楚,前后两个总理在交接工作时候,对这一点二万亿的巨款也必须有个交代和说明。如此的一笔巨款去向不明,朱镕基是无法卸任的,温家宝也不敢接这个任。

一个是轻松的卸任,一个是勇敢的接任,这桌面下的交易又是什么呢?所谓的去向不明的说法,其实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去向是很清楚,都进入了共党干部们的腰包。近日瑞士的德语报纸《每日汇报》上登出了一篇题为“两万七千亿美元的黑钱流出了中国”的文章。

文章说美国的金融机构,应该简称“GFI”调查发现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年间,约一百五十个开发中国家非法逃离的黑钱接近六万亿美元,这笔钱分别流入了包括瑞士在内的所谓避税天堂和发达国家,其中以中国大陆两万七千四百亿美元的黑钱居全球之冠,而排名第二的是墨西哥,外逃的黑钱总数是中国大陆的五分之一。

专家们警告说,无论哪个国家都无法承受如此大量的失血,中国大陆的经济是颗已经启动了的定时炸弹。文章中还提醒发达国家说,要更专注于打击洗钱和秘密银行账户及逃税,据估计外流的黑钱是通过对外援助的方式流出来的,通常每一美元的对外援助实际上却有十美元流出了境外。

从这篇文章中我们可以了解两个事实,一是共党们卷逃的钱的数量到二零一零年已是两万七千四百亿美元,相当于二十万亿人民币,这笔黑钱又相当于二零一零年全年国民总产值三点五万亿美元的百分之八十。

二零一一年和二零一二年,共党们又卷走了多少钱我们现在还无法知道;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二年那是江泽民和朱镕基当政,后来的八年是胡锦涛和温家宝当政,这四个人是要对那十年间外逃的两万七千四百亿美元负责任的。

二是我们终于可以明白一点,那就是贫穷落后的中国大陆为什么总是慷慨的对外国投资,对外国援助,还大方的借钱给外国,买外国的股票,原来是可以趁机外逃出十倍的钱。全民创造的财富就这样消失了,而暴富了的共党们正在安然的学习领会十八大精神。

香港的《争鸣》杂志十二月刊的消息说,共党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务院召开的各部委负责人学习十八大精神的会议上说,目前的阻力、困扰大家都看到了,就是来自上面,上面大会小会讲改革,讲思想解放,讲不改革会窒息,一无具体的政策,二无明确的规则,三无清晰的指引,叫金融系统怎么搞?在科学发展时代,什么都以摸着石头过河做政策指导,是要付出沉重代价的。

周小川在分组会上又发言说,我要负责任讲出事实,住房早在六年前已经出现了问题,没有人正视,都跟着总调子说假话,编假数字;今天住房的泡沫已经形成了,我的观点是早日曝破比迟曝破要少付出政治、经济、社会代价,如果任由口号式的稳定压倒一切,而掩盖真实情况,历史是不会宽恕的,最终付出的代价极可能是国家难以承受的。

对于决策方面的错误及后果,不反思、不检查、不公布、不总结,将房市的泡沫,巨额的坏账、呆账,及赴外投资的巨额亏损留给了下一任,地方党政为了虚假的政绩欠下了巨额的债务,根本难以偿还,却照样带病晋升,进入了最高领导层。

这番话是从一个即将失势的共党高官的嘴里说出来的,可是可相信度应该是很大的,一个即将得势或正在风头上的共党是永远不会说实话的,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社会是由一伙搞虚假数字和掠夺全民财富的共党们在领导着。

所以对于什么腾飞、迅猛、盛世、辉煌、老二之类的说法,绝大多数人是抱持着冷漠和根本不相信的态度的。本人就是其中的一个,理由有两点,一是极权统治下的国民们没有自由,而没有自由的人民是创造不出包括经济在内的科学、艺术和文学的进步和成就的。

二是无论人民多么能够吃苦和勤劳所创造出的有限的财富是经受不住政权的贪腐、挥霍和浪费的。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才造成了近二十多年世界上的共产极权和专制独裁政权纷纷的垮台,这些政权的受益者们,从来不打算放弃既得利益,从来是千方百计的要保卫政权,人民就只能革命、起义去推翻它,统治者们的下场都是很凄惨的,毕竟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

十二月二十二日晚,贵阳到遵义之间的铁路被人家炸毁了,造成了三十多班列车停驶。我们不能赞扬这一举动,但却深深的理解采取这一行动的人的心情。当一个人被政府逼迫的无法生存,且又找不到正义的帮助时,就只能采取他认为能够发泄愤怒和怨气的行动去报复政府,就如同杀警察的杨佳先生所说的,你们不给我的说法,我就给你们个说法。

前不久共党中央的秘密会议被人披露出来,其中一项是共党估算出的二零一二年全国群体事件二十万起,每年增长百分之二十,每一起群体事件的起因,都是人们要求公理和正义。一年二十万起因为无公理、无正义而引发的群体抗争,其实也就说明了在共党之下是没有公理,也没有正义的,人民需要政府,但是不会需要无公理无正义的政府。

有些个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既可笑又讽刺,共党们曾经是钻山沟出身,思想上完全处于流氓无产者的状况,所以打出的旗号就是无产阶级,把自己封为先锋队,又号召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共党们没想到的是,无产阶级并不光荣,也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做无产者,因为人的自然属性中天生就有创造幸福生活的能力和动力,人们希望过上有产者的尊严生活。

先锋队们一进城就过上了特权生活,背叛了无产阶级。这三十多年先锋队们又成了千万、亿万暴富了的富翁们,他们的暴富是把有产者抢劫成无产者,把无产者抢劫的无以谋生,全国一片赤贫,经济全面崩溃。世界末日的说法显然是荒唐,但在今后这是个完全不必考虑的问题,至于新纪元新时代的说法,应该起到鼓励人们自强的作用。

叙利亚反抗独裁政权的起义军已经包围了首都,他们的宪政民主的新时代很快就会到来,独裁的旧时代将成为历史。中国大陆也同样,共党六十三年罪恶累累,民愤激昂,应该是改朝换代的时候了,共党自知是亡在旦夕,但它们不会主动的交出公权力,自行解散下台,因为它们害怕被人民清算。

改朝换代从来是人民去做的事情,人民要法制、民主、人权、自由,那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人民起来革命就是新纪元新时代的到来之日。中国人起来结束共党的政权,就如同中国人抗战十四年打败了日本一样,会受到全世界的赞扬和尊敬的。久违了的荣光,让我们用行动再次挣回我们旧日的光彩。

谢谢各位听众朋友们的收听,下次的这个节目的时间里我们再见。

◇ 一键分享: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文分享: . . .. . . . . . . . .. . . . . .

这里是你留言评论的地方

7 + 8 =
Copyright © 2007 - 2018 , Design by 真相网. 本站资料可以免费自由转载. 若有版权问题请留言通知本站管理员. 【回到顶部】